肉文NP

第5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个深夜的几十秒钟视频被放在网路上,视频里陈浩南没有戴墨镜口罩,虽然他步履踉跄,但是被闭路电视收录的身影辨识度极高,他的个头以及侧脸都清晰可辨,一个nv人同一晚上去了他房间两次,虽然第一次是白裙子,第二次换了浴袍,但是看得出是同一个人。
    这无疑是深水炸弹,陈浩南一直以来在乐团里是极度低调的,在音乐圈也是很冷情的一个人,自从他公开说自己有未婚妻,他的粉自发的维护他痴情专一的人设,现下这段狗血事件,几乎彻底颠覆了他的形象。
    陈琪醒过来,她的手机就在陈浩南枕边,震动着,她被惊醒,伸手去拿,越过他的脖子的手被他捉住,猛地卷进怀里,被他双腿固定了身t。
    “电话?”她转头躲着他的吻。
    他困意正浓,闭着眼睛,嘴巴鼻子在她身t上胡乱的嗅着亲着,“别动,让我再抱一会。”
    她就那样睁着眼睛,被他抱了一个小时,并不舒服,他抱的太紧,他t温又太高,热的她几乎出汗,就那样等着他张开眼,醒过来。
    “睡的好吗?姐姐。”他鼻音浓重,似乎睡意犹在。
    她看他一眼,“电话。”他睡得太沉,手机震动许多遍也没吵醒他,他伸手m0出来手机看,有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未读信息,“姐姐,浩南在家吗?”。
    他下了床,只穿了条平角内k,到客厅拨打电话。
    “姐姐?”
    “我不知道你有琪琪的电话?”
    阎焱苦笑,“浩南,我联系不到你,那天酒店的事被发在网上了。”
    “浩南?”他的沉默让阎焱以为电话断了线。
    “知道了。”陈浩南说。
    看样子他要挂电话,阎焱抢着说,“浩南,这个事绝对不会是我三哥做的,你相信我。”
    “我信。”陈浩南说完收了电话。
    自然不是陈阎做的,如果是他,也不会等事情过了好几天才出现在网上。
    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阎焱的许多短信涌出来,都是几个小时前,“浩南,b利告诉我网上出了点事,你不要回应,也千万别接陌生电话。”
    “你和b利联系了吗?他无法联系你”
    以及许多陌生来电信息提醒。
    b利是他们乐队的新经纪人,从阎焱表姐手里接受了乐队的商业运作,他是阎铮推荐来的,可靠且经验丰富能力强。
    陈浩南走进卧室,陈琪正对着衣柜挽起长发,她扎了简单的发髻,几缕碎发在额角散开,窗帘拉开一点点,初升的太yan照在她的脸se,有毛茸茸的光感。
    他走过去低头在她脖子上轻吻。她低头就看见他光溜溜的大腿,红了脸扭过头躲,“你快穿衣服。”
    “疼不疼?”  他的手从她肩膀向x口伸过去,她吓得立刻环抱自己,衣裙轻薄,他的手掀开x前布料的边缘,手指m0到了她的伤口,不知是啃咬还是吮x1,不碰时候还不明显,一碰就痛叫出声,这样的伤口身上还有许多,只有碰到才知道有多疼。
    他拥着她坐在床边,“生气吗?老公这么粗鲁。”
    但是她不说话。
    他自己也知道,这不是粗鲁那么简单就能说服自己的,内心一直蛰伏的野兽似乎渐渐觉醒,他难以控制,他jing力旺盛,虽然她逃过躲过,终究还是留在他身边,但是她的温柔顺从似乎没有填满他内心的空虚。
    他不自觉的伤害她,从开始得心应手,到后来犹觉得不满足,那些伤口,越来越多,有轻微到越来越重,他想过克制,但是并没有完全做到,他知道自己出了问题。
    “去美国吧。”他说。
    她抬头看他。
    “不想读书吗?你一直都想。”他轻啄她的唇。
    “是出事了吗?”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眼神里没有任何慌乱,也不曾有丝毫的回避。
    她一动不动的看窗外。
    两人这才发现庄园围墙外静静停着大大小小的几个媒t车,也有记者站在围墙外张望和来回走动。
    “答应我,别看网上有关我的信息。”
    她点头。
    “去待一段时间,等我接你。”
    她怔怔的看着他,突然泪水涌出来,一直滑到下巴,他伸手给她擦,整个手心打sh。
    她不说话,只那样默默的流泪,她的眼泪似乎永不止息一般,sh了整个脸庞。
    “是不是恨我?”
    她尽力控制着情绪,低声问,“你真的碰了她吗?”
    他点了点头。
    “混蛋。”她抬起手去打他的头,他居然低下头,去迎合她的动作。
    “混蛋,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混蛋。她终于哭出声,声嘶力竭。”
    他不说话,抱紧了她的腰,直到她累极。
    他去浴室拿温热毛巾给她擦泪,她侧身而卧,不想看他,把脸埋进枕头里,被他用手转过来。细致的擦拭,鼻头通红,眼角都肿起来。
    “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了。”她低声说。
    他继续手里的动作,没有任何回应,似乎没听见一样。
    “分开吧。”她声音大起来。
    他把毛巾扔到旁边的小几上,她的眼白都是蔓延的血丝,他的手掌盖在她的眼睛上,“乖,闭上眼睛。”
    她无力的喘气。
    “小南。”
    “嗯”他应着,手掌轻轻的抚m0她圆润的下巴,拇指一点点的摩挲,回国几个月,她终于被养的胖了些。
    “我们分开吧,我是认真的,不是生气。”
    “为什么?”他低头用自己的唇x1shun她下巴那块雪白的r0u。
    她不说话。
    “我知道你想离开我,不过去了美国就好好读书,珍惜你不在我身边的每一天光y,等我把你接回来,你就没那么多自由时光了。”
    她不说话,但他手指再度被她的眼泪润的sh漉漉。
    “我并不ai你。”她说。
    “那就学着ai上。”他轻咬了下齿间的皮肤,换来她剧烈的颤抖。
    他语气平静如许,“你知道的,不论过去还是将来,我不可能放过你,所以乖乖的听话,不然你会很难受。”
    她伸手去推他的头,想躲开他。
    他却放下手掌将她整个身t抱进怀里,边吻着她洁白的脖子边含混不清的说,“你偶尔躲一下,我只当是撒娇,但是离开我是不可能的,想也不要想,只要你能活着在我身边,我可以不择手段,所以别任x,让自己受伤”
    她颤抖的更厉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的喘息声渐浓,声音也暗哑,“你知道老公有时候难免忍不住会伤了你,所以老公忍不住的时候,你就乖一点。”
    他的手从她光洁的小腿向上抚m0,柔软丝质的长裙裙摆在他手指间滑过一点点的向上推,堆放在腰间,他手掌展开隔着内k包裹住她娇俏的t。
    她原本就是个骨架纤细的nv孩,即使长了r0u也是身量纤细。他一点点收紧了手,犹觉不足,扯开内k,直到手指完全触m0到她滑腻的皮肤,才满足的喘了口气。
    裙子从腰间一点点向上,珍珠se的裙子下,雪白的皮肤一点点的露出来,他跪坐在床上,以自己结实的双腿禁锢她扭动挣扎的腰,颇具耐心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他就像是一个开心的孩子,等待礼盒的彩纸完全拆掉,拿到喜欢的礼物。
    “小南,不要。”她伸手抓住领口,但是从来都是无济于事的,他想做的事,从来都是要做到,无论如何他都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衣服还是被完全的脱掉了,他低头去吻她红肿的眼皮,“我记得小时候你不ai哭的,和我在一起却这么ai流泪。”
    昨夜睡前他要过她,那些伤口,无论是用力捏紧的手腕还是忍不住的啃咬,x口,腰侧,大腿上,有的是泛红,有的青紫。
    他低头一一吻过,动作轻柔无b,却在洁白之处用力,留下新的痕迹。
    虽然伤口已经过了疼痛难忍的阶段,他此刻的温柔却让她心惊胆战,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她会被怎样的对待。
    她只能鼓起勇气和他商谈,“小南,不要这么对我,我不想。”
    这是对她唯一最安全的办法,无论是媒t、外界、乃至自己都因此不再伤害她。
    “小南,你再这样,我一定会离开你的。”
    她总有办法惹怒他,哪怕一句简单的话。
    偏偏他怒火越盛就越平静。
    他原本就没穿外衣,现在更是不着寸缕,他无b耐心的去看她的下身,他昨天晚上非常尽兴,她自然不会好过。
    那处几乎没有毛发的遮掩,很清楚的看到红肿,几乎包裹的看不出入口,只有红se的浅浅细线。
    经常使用乐器的手指粗糙有茧,食指沿着那一线红肿的外侧摩挲。
    “很疼吧?”他这样问,也根本没指望她回答。
    “老公自私了,明知道你疼,还是会继续弄疼你。”
    他下身早已膨胀的坚y无b。苯站推詘濃婧眎頻 qíйɡ捯Pǒ1捌нǔΒ。Cǒм觀κá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