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101天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Cindy在悠铭和溪云间瞄来瞄去,感觉大战一触即发,捂着肚子哎呦哎呦叫起来。
    “Cindy,你怎么了?”隐弦放下筷子关切问。
    Cindy:“老毛病又犯了,隐弦,你扶我回房里休息吧!”
    隐弦扶Cindy站起身说,“悠铭、溪云、凡伽,不好意思,我陪Cindy回房,你们慢慢吃。”
    悠铭也跟着站起,“要不要我给Cindy找医生来看看。”
    Cindy忙说,“不用不用,趴一会就好,隐弦陪我回去就行。”
    这次TB所有人的房间都被安排在观海大厦,隐弦他们下到15层自己的房间。刚出电梯,隐弦就把扶着的Cindy推到一边,“行了,别装了,自己走回房间。”
    Cindy:“要不是我装,现在溪云和悠铭早就打起来了。隐弦,该不会文神也喜欢你吧!”
    “不是,他喜欢凡伽,我就帮他试探下凡伽是否也对他有意思。”
    Cindy一屁股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不解问,“凡伽是悠铭的神使,说直白点,就是悠铭的女人,他盯着人家女人不放干嘛,他不是自己有神使吗?”
    凡伽是悠铭的女人这句话触动了隐弦,她知道自己不是悠铭唯一的女人,在她之外,悠铭肯定还有别人,可为什么这句话被Cindy点破后,心中不是滋味呢!
    “也许是不喜欢自己的神使吧!”隐弦推开浴室的门,去洗澡。
    手所触及的肌肤几乎都被悠铭亲过,隐弦把手放在私处清洗时,从穴口处摸到滑腻的液体,两腿间还留有白色浊迹,回想和悠铭激情缠绵,隐弦心跳突突加速,脸也不知不觉热起来,红扑扑的。
    她裹着浴巾出去,Cindy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床上。
    隐弦问:“你不洗澡吗?”
    Cindy:“等你时候早就洗过了。”Cindy说到这里猛然坐起身,“说,你今天到底去哪里了?别想骗我,和悠铭在一起是不是?你俩到底做了什么?”
    隐弦就知道骗不过Cindy,于是坦白说,“我俩上床了。”
    “啊!”Cindy惊叫一声,差点没从床上弹下去,声音贯穿整个楼层。
    “你俩上床了?怎么上的?”
    隐弦一愣,满脸不解,“什么怎么上的,就是上了啊,脱衣服,然后做性交运动。”
    Cindy眨眨眼,半响不说话。
    隐弦五指在她面前挥挥,“怎么,傻了?”
    Cindy缓缓问,“那你们现在什么关系?”
    “和以前一样。债权人和债务人关系。”
    Cindy一把抓住隐弦的手臂,急切问,“那你岂不是白被他睡了!”
    “不白睡,睡一次30万呢!”隐弦笑嘻嘻的说。
    Cindy恨铁不成钢的点着隐弦的头,“你真把自己当妓女了!悠铭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这天界有多少大大小小的女神官、男神官想爬上悠铭的床,没有一个成功过!他一定是很喜欢你,才和你睡的,你就应该趁着这次机会,努力挣个一席之地,这样不就有个金主包养啦!”
    隐弦撇撇嘴,“悠铭喜欢的不是我,只是因为我像他妻子而已,我不想做替身。我对悠铭,只走肾,不走心。”
    “你管他喜欢的是谁,做替身有什么不好,你真是死脑筋!只怪我长的不像他妻子。”Cindy遗憾说,“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你可自己想好了,以后后悔都没地方去哭!”
    “不会啦,不会啦!”隐弦回自己床上躺下,不解问,“Cindy,你说我第一次怎么不疼不出血呢?”
    Cindy:“你指破处吗?”
    隐弦:“是啊,一点不疼,也没有出血,我以前没和别人做过,应该是处女啊,这是怎么回事?”
    Cindy长叹一声,“像我们这些神职人员一般是死后被带上天,致死伤口会修复,但是像处女膜这些应该没有修护,你应该做人的时候就不是处子之身,所以你没有出血不是很正常吗?”
    “你的意思是,我做人的时候,和别人做过?”
    “对啊!隐弦,你真的一点也记不得做人时候的事?”
    隐弦摇摇头,“一点也记不起来,那我做人的时候和谁做过呢?”
    Cindy开玩笑说,“没准也是悠铭。”
    隐弦想到悠铭手指插进去的时候,直接摸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根据她以前的任务经验,这个地方得和任务男主做几次后,才可以一下找准,如此看来,悠铭很熟悉自己的身体,也开玩笑说,“没准真的是呢!”
    Cindy本来已经有睡意,想到一件事突然机灵坐起来激动问,“隐弦,悠铭怎么样?”
    “你指哪方面?”
    “还能哪方面!当然是战斗力、技巧、经验啦!你高潮没?”
    “要是满分是一百分,我给他两百分。”隐弦答。
    Cindy羡慕说,“这么厉害!我也想和悠铭做,隐弦,你要不要问问悠铭玩不玩3P,我不要钱的!”
    “好呀,让他分点精力给你,省的把我折磨的没完没了。”隐弦慵懒的说。
    Cindy从自己床上下来扑到隐弦的床,掐着她的脖子问,“你这是……炫耀吗?什么叫折磨的没完没了?嗯?”
    “还需要具体解释吗?就是各种操,怎么操都操不停,这波高潮刚过,下一波高潮就来了!”隐弦不怀好意赤裸裸说出这番话,挑逗的冲Cindy眨眨眼。
    “你什么时候变得说话这么露骨?隐弦你还是我认识的隐弦吗?”Cindy无奈松开她说。
    “Cindy,你说我俩约定做一次30万愿心,我算了算,我还欠他920多万愿心,就是说要做30多次,你说我怎么缩减次数呢?”
    Cindy在黑暗中翻隐弦无数白眼,“30多次算多吗?我怎么感觉还不够!”
    隐弦严肃说,“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我想把债快点还清。”
    Cindy随口说,“产品差异化然后加价!”
    “我知道了!我把每项都列出不同价格!”隐弦顺着抓起旁边的笔纸写下:
    单纯性交30万愿心
    口交50万愿心
    后庭50万原因
    SM调教套餐(什么都可以做)150万
    她写好后拿给Cindy看,“你帮我看看我价格定的高不高?”
    “隐弦,你真是穷人思维,你以为150万就是天文数字了,别忘了悠铭可是财神,掌握天界至少60%财富的男人,不说别的,咱们住的观海大厦就是他旗下产业之一,据说他还要投一千亿初始资金,在缥缈海修‘弦铭’大桥!我要是你,做一次就一百万,否则免谈。”
    “人家是有钱,但人家也不是冤大头!要不然能成为财神吗?就这样吧,价格我不改了,做人要厚道。”
    楍文鱂在яOひяоひщù。оΓɡ髑傢鯁噺 請収藏網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