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一百七十五-一百七十六章 满月酒(喷奶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十座城池于越国而言不过就像牛魔王身上的牛虱子,虎躯一震,甩掉一些也不会伤筋痛骨,但就算是牛虱子也是牛魔王的所有物,越国老皇帝为人自私吝啬,收到回信后气的吹胡子瞪眼,怒骂宸国不知好歹,一帮文臣左右劝说,武臣们则叫嚣着要与宸国厮杀到底。
    老皇帝在位几十年,深谙帝王心术与权谋之道,气归气,单看宸国的精兵气势大涨,若是一直不肯退兵,怕是等不到南阳国的救兵又得损失惨重,与其让它大鱼吃小鱼,不如随便喂一些,让它吃饱滚蛋。
    越国同意修改求和书,消息快马加鞭的传进了摄政王府,顾未时对此态度冷淡,挥手交给秦秋之全权处理。
    秦秋之处理的相当不错,两军谈判三言两语就把要选的十座城池给定下了,气的越国老皇帝当夜吐出一口鲜血,惊动了太医院里所有太医。
    虽说命是救回来了,但老皇帝心有不甘,喊来新月公主,交待了几句话。
    新月公主年纪尚轻,听着父皇交托的任务,画着精致妆容的脸略有些凝固,老皇帝恩威并施,答应她若是顺利完成任务,就让宰相家的二公子许今朝入赘做她的驸马。
    许今朝乃何人?那可是越国出了名的美男子,相貌仅次于宸国的摄政王,新月公主在宴会上与他见过几次,早就芳心暗许,可惜对方压根没把她当回事,满脑子全是些诗啊画啊的,标准的书呆子。
    老皇帝拿他作奖赏,新月很难不动心。
    书呆子又如何?只要长得好看带出去有面子就行,
    新月接下任务,等着过几天出发宸国,会一会她未来的丈夫。
    凤仪阁内,苏邢面色潮红,双手搭在顾未时的肩膀上,目不转睛的看他吸奶。
    午睡醒来,胸口湿了一片,没办法她只好叫门外的丫鬟把顾未时请来,顾未时话不多说,撩开她的衣裳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饱胀的乳肉如石头般硬鼓鼓的,他吸一会又会软下来,恢复原样。
    一只胸乳吸得差不多了,顾未时意犹未尽,左手在另一只发硬的乳肉上轻轻地来回抚摸。
    “别摸了……”
    苏邢涨的难受,想让他快点把另一只也吸了。
    顾未时不急不慢的将唇凑到另一只涨硬的乳头上,才蹭了一下就有乳白色的奶汁流了出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来到乳晕处围绕乳头中心向外一拉一夹,六道激流射了他一脸。
    苏邢尴尬的想给他擦脸,却被他制止了,他饶有兴趣的又用手指挤压乳头,腥甜的奶水再次喷射而出,这次他张开嘴全数射进了喉咙里。
    乳白色的奶柱源源不断的往外喷射,苏邢好受了许多,便想推开他。
    顾未时还在兴头上,哪会那么容易就此作罢,钳住苏邢乱动的双手,欺身压上床,含住了那颗涨硬的乳头。
    吸吮的感觉慢慢变了味,一根棍状物体紧贴着苏邢的大腿根前后摩擦起来,今日是月子里的最后一天,照理说应该可以行房事,但苏邢深知以顾未时的体力,一旦释放出兽欲,不做个四五次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正当她纠结着该不该做的时候,顾未时已经脱下她的亵裤,将炙热的龟头顶进了穴口。
    “唔,等一下,我还没湿呢……”
    苏邢全身绷紧,想留点缓冲的时间,可顾未时显然等不及了,她话音未落,他就俯冲着贯穿了她的甬道。
    “啊。”
    长时间没做,下面的小穴咬得肉棒更紧了,顾未时倒吸一口冷气,两手抓着软绵绵的乳肉稍微抬高了一些身子。
    “放松,你这样我动不了。”
    乳汁润过的嗓音性感的咬人耳朵。
    苏邢心猿意马,看着他那张不似凡人该有的脸,其实她多少也是想要的……
    “夫君,轻点,安哥儿就睡在隔壁,别吵醒了他。”
    “这样,算轻吗?”
    顾未时故意抽出半截肉棒,又重重顶进花芯深处,产后的身子比生前还要敏感,他不过插了一下甬道就分泌出那么多滑腻腻的淫水。
    苏邢也感受到了下身的变化,一种熟悉的酥麻快感串上尾椎骨,她呀的一声叫了出来,随即捂住自己的嘴,给了顾未时一记小拳头。
    两人在床上做了许久,大床嘎吱嘎吱摇晃的响声盖过了苏邢的娇喘,隔壁婴儿还是被吵醒了,呜哇呜哇的大哭不停,苏邢于心不忍,推着顾未时的胸膛就想先哄孩子。
    顾未时黑着脸,擒住苏邢的手压在头顶,嘴里吸着腥甜的乳汁,将快感推送至高潮。
    农历六月二十三日,安哥儿满月了,顾未时设下满月酒席邀请朝廷各大重臣前来庆贺。
    傅大将军家的大公子傅清和携妻子古丹珠一同前往,作为摄政王的“姐夫”,傅家成为了大小官员们巴结的对象。
    傅清和心思通透,总有办法把这些心术不正之人请回去,久而久之,想通过傅家升官发财的人也就越来越少。
    当夜,星月同在,银色光辉照耀大地,给所有来客都加上了一层滤镜。
    苏邢抱着安哥儿坐在主桌,阿姐陪在身边与安哥儿玩耍,一群夫人围在一旁像是熊二见了蜜似的,不是捏捏安哥儿的小脸,就是摸摸安哥儿的小手。
    苏邢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儿子,阿姐可以那是因为她是她亲阿姐啊,其他人谁知道她们的手干不干净。
    婉拒了几位有品位的夫人,对方也识趣的缩回了熊爪,改为口头赞美。
    “你瞧这孩子,长得多俊啊。”
    “是啊是啊,这眉眼就和王爷如出一辙。”
    “你们看他在打哈欠了呢,真可爱。”
    “……”
    苏邢默默与阿姐对视了一眼,阿姐丢给她一个习惯就好的眼神,打岔问道:
    “孩子是不是要睡了?”
    苏邢正想顺阿姐的话把孩子送回房,眼角瞥见秦秋之走到顾未时身边附耳说了什么,顾未时即刻抬眼看向厅门外,那里站着一位绝代佳人在朝他暗送秋波——
    应群里小可爱们的要求,来个喷奶PLAY~
    第一百七十六章赌气
    摄政王纳侧妃一事,在关阳城传开了,有人说摄政王娶公主娶上瘾,也有人说越国是在讨好宸国,好谋取更大的利益,不管外界传的如何天花乱坠,王府里生活如常,丫鬟小厮们都坚守本分,绝不闲言碎语。
    凤仪阁内,苏邢抱着安哥儿等边珍收拾好包袱就出发去傅大将军府。
    满月酒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她给顾未时的时间够多了,他没有一句解释,甚至把人安置在了明月阁里,新月公主和明月阁,多般配啊,他是用行动告诉她答案吗?
    “王妃,都收拾好了。”
    边珍手提两个大包袱,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劝道:“我们这么一走会不会惹怒王爷,王妃,别怪我多嘴,哪个男人不三妻四妾,王爷何等身份,将来若是……肯定还得充盈后宫,到时候你还能这样说走就走吗?”
    边珍这话说给任何人听,都是有理有据的,但是苏邢不一样,她有着现代人的思想,怎么可能受得了古代人的一夫多妻制。
    “别说了,先去阿姐家住几天,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苏邢多说无益,抱着安哥儿率先走出了房门,门外面奶妈急的像只无头的苍蝇来回乱转,自从侧妃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满月酒席上,王妃铁了心要自己喂奶,她说也说不动,好朋友边珍也没办法帮她,再这样下去,她迟早得卷铺盖走人。
    “王妃,您这是要去哪呀?”奶妈注意到边珍手里的大包袱,彻底慌了神。
    苏邢不想理她,奈何儿子听到奶妈的声音就伸出小手手哇哇大哭,小孩子认奶不认娘,她给他喂了几次奶,他都憋着嘴不肯吃,真是和他爹一个德行,难伺候。
    “哎哟,小世子是不是饿了?王妃,孩子是无辜的,您不能让他天天饿肚子,这还怎么长身体呀。”奶妈瞧着安哥儿雪白粉嫩的小脸明显没那么肉了,心疼的不得了。
    她对安哥儿是有感情的,为了给他最好的奶水她在饮食方面多有忌口,王妃虽然也有奶,但每个人的奶水味道不同,小娃娃吃惯她的奶就很难接受亲娘的奶,王妃还非要把安哥儿抱过去自己喂,这些天安哥儿肯定没好好吃,多可怜啊。
    苏邢头痛欲裂,她不擅长照顾婴儿,还是得找专业人士帮忙照看。
    “奶妈,我给你双倍工钱,从今天起,你就只能听我的,能做到吗?”
    “啊?”
    奶妈左右为难,她是按了手印的,哪有说换主就换主。
    “奶妈,王爷王妃说白了都是一家人,你有什么好犹豫的。”边珍一旁挤眉弄眼。
    奶妈脑袋不灵光,好半会才反应过来,“哦哦哦,好的,我听王妃的。”
    苏邢这才把宝贝儿子转交给奶妈,前一秒还在她怀里哭的没完没了的安哥儿,下一秒闻到奶妈身上的奶味立马收了声,还砸吧砸吧小嘴,发出模糊的童音,喊nainai,气的苏邢甩头就走。
    顾未时不在王府,苏邢事先备了辆马车直驱傅大将军府邸。
    阿姐得知她带着安哥儿要来小住几日,惊讶的忙把她带进房里问她是怎么了,苏邢受了委屈,一股脑的把心里的事说了出来。
    阿姐是明白人,知道这事要劝也不好劝,只能让她放心住下来。
    晚上,傅清和回府,看到苏邢抱着安哥儿与古丹珠坐在一起等他吃饭,眼里晃过一丝恍惚。
    一桌子菜,三个人吃,谁都没吃多少。
    苏邢没什么胃口,逗了一会安哥儿就觉得累了,让奶妈把孩子带走,留下三个大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傅清和看向苏邢,眼里温润友善,再看向古丹珠,那又是另一种充满爱意的眼神。
    苏邢全都看在眼里,羡慕阿姐有那么温柔体贴的丈夫。
    傅清和吃完晚饭,说要去趟摄政王府,免得王爷担心,苏邢却想,他会担心什么,没了她他还有新月公主,他才不会担心她。
    一顿晚饭吃的三人各藏心事,苏邢不知道,在他们吃饭期间,傅清和与古丹珠一直在暗中交流,他们想帮苏邢,但因为不知道她的任务是什么,只能顺着她的意,走一步算一步。
    摄政王府,顾未时回府后杜管家就把王妃带小世子离府未归的事说了,顾未时表面没什么反应,挥挥手让他退下。
    夜晚寂静无风,月光蒙上了面纱,透出朦朦胧胧的光晕,模糊了夜色。
    顾未时晚膳未吃,负手立于书房门口,心思飘向了远方。
    她在生气,他当然知道原因,可他能怎么办?娶新月公主是必然要走的一个过程,她理解也罢,不理解也罢,他都不会有所改变。
    “兜兜转转,脾气倒还是一样大。”
    顾未时低声呢喃,眼底闪现出纵容的宠溺。
    不远处,新月端着一碗鸡汤小步走了过来,“王爷,听说您晚膳没怎么吃,臣妾下厨给您炖了碗鸡汤,您趁热喝一些吧。”
    顾未时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进了书房,“不用了,你留着自己喝吧。”
    新月当场被拒,尴尬的站在原地,她好不容易等到机会,怎么能就此放过。記住首發網阯 連載閲讀快人壹步:нaíTaǹɡSнǔщǔ(海棠書屋)點C加O加M
    “王爷,臣妾炖了很长时间,鸡骨头都炖烂了,你不尝一口吗?”
    顾未时见她跟了进来,转身阴沉着脸,眸中寒光流转。
    “本王有让你进来吗?身为越国公主,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新月被看的后背发凉,端盘子的手抖了一抖。
    “臣妾怕王爷饿坏了身体,才……”
    “出去。”
    “是、是,臣妾这就出去。”
    新月吓得头都不敢抬,一出门就撞到了前来通报的杜管家,一碗温热的鸡汤洒了一地。
    “啊,你怎么走路不长眼!”
    “侧妃恕罪,是奴才不好,奴才一会就叫人再给侧妃端碗鸡汤。”
    “谁要你的鸡汤,下人煮的鸡汤能和我煮的鸡汤比吗?”
    新月将刚受的气全洒在杜管家身上,杜管家也是无辜背了黑锅,明明是对方没看路才撞到了一起。
    “杜管家,进来。”
    顾未时一开口,新月立马换了一副嘴脸,柔声说道:
    “杜管家,刚才是我不好,鸡汤就不用赔了,你快进去吧,王爷喊你呢。”
    杜管家点头应是,心底则是一阵恶寒——
    推荐两首歌,一首叫:BadApple!!(东方幻想郷)———TAMUSIC
    另外一首:红颜(BadApple中文版)——岚AYA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