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Day09Jin-Ning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靳时~”
    瞿宁仰躺在沙发上,脸上盖着一本书,拉着波浪线的尾音懒洋洋,有点闷,仿佛失了真。
    “麻烦帮我倒杯水。”
    靳时刚从房间里出来,闻言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任劳任怨地听她使唤,把她脸上的书拿下来:“这几天持续降温,你还是披件衣服吧。”
    打从进了二月,长沙就没有过晴天,不是阴天就是下雨,气温一直很低,好在这个公寓有独立的采暖系统,不至于在室内也要套羽绒服。
    瞿宁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昨天熬夜了,有点困,刚刚睡过去了。”
    靳时有点啼笑皆非:“难道你刚刚喊我是梦话吗?”
    “那倒不是,听见你出来了。”瞿宁接过温水喝了一多半,兴致缺缺,“小青拆了内固定,快递还没来,追剧也没兴致,实在不知道这几天要干什么,就打发时间。”
    她努了努嘴,靳时这才看见封面:“《呼兰河传》?”
    “嗯,萧红的。”瞿宁换了个姿势,又直直趴在沙发上,腰上的衣服因为动作上提一截,露出白皙柔软的腰,“就是民国时期一个有名的才女。”
    “我知道。”靳时把她衣服拽下去,坐在她旁边,“我读过她的《生死场》,笔锋很凝练,还挺印象深刻的。”
    意外共同的知识区让瞿宁顿时生出继续聊下去的念头,她把头枕在手上,笑吟吟地瞧他:“我一直挺喜欢她的,可惜她太缺爱了,好像始终把情爱和男人看得很重要,不然我觉得她后期不会过得那么惨。”
    “缺少某种意义也是获得。”靳时把书倒扣在桌子上,同她闲聊,“我反而觉得正是她的家庭环境才让她有敏锐的感知和深透的思想,促就她写成《生死场》。”
    “也对,这世间总是因果相扣的。”瞿宁跟着点头,她依旧没什么精神,说出来的话就软绵绵的,“我之前没想到会爆发疫情,就带过来了两本书,还有一本书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那本读着太压抑了,没敢看。”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靳时重复了一遍,不太确定的,“是那本关于性侵的吗?听说过,好像是一个女作家根据亲身经历写出来的。”
    “对的。她年幼被辅导老师性侵多年,2017年的时候控告失败,写下这本书后就在家里自杀了。”显然性侵触及到她的底线,瞿宁很是愤愤不平,“不过我知道这事已经是看完书后了,后来我看了她的访谈,发现是一个极有礼貌而且心思细腻的姑娘,我很难相信这个天使般的女孩有这么惨痛的幼年经历。”
    瞿宁说完深深叹了口气,重新趴在沙发上,神色郁结。
    “可惜啦,我当初知道这件事难过了很久。”
    靳时见她整个人都蔫了下去,淡淡安慰道:“上帝觉得世界太脏,不配拥有天使,就把她召回天堂了。不必太难过。”
    “但恶魔依旧在人间逍遥。”瞿宁垂着眼,“后来翻翻总是想哭,就不太敢看了。”
    她坐起来,凑近靳时,甩开脑中沉闷的情绪,拿手托着下巴:“看你挺博学的,你那有没有什么可读的书,能借我一本吗?”
    靳时想了想,突然皱了皱眉,凑近她,表情有点奇异,像是看着恶作剧的小孩子好笑又没办法。
    瞿宁愣了愣,连忙往后撤:“还不行,我大姨妈还没走干净。”
    “你偷吃我茶叶蛋。”他挑了挑眉,语气调侃,“作案痕迹没处理干净,我闻到了。”
    “我……”瞿宁看出他压根就没生气,便同他胡闹,“我没有,憋胡说。”
    靳时笑了笑,他不经常笑,一笑便有拨云见月的惊艳感。
    他拿起桌上那本书,果不其然从上面看见残留的污渍,看戏般的:“解释一下?”
    “……”瞿宁乖乖地低头,“我错了,就馋了那么一下下。”
    她比划出一个一截小小的距离,企图减轻罪行。
    靳时也没想怎么样:“想吃就拿,我又没说不行。”他轻飘飘地把歪了的话题拉回来,“我们看书的范围可能有些偏差,你不一定能读的下去。”
    “你说说看嘛,兴许我就能读完呢。”
    “《人间喜剧》,《红与黑》,都是英文原着。”他说完顿了顿,又补充道,“只有一本没有翻译的《世说新语》,文言文,你要看吗?”
    “……”
    “…………”
    靳时这下是真看戏了:“怎么?这是什么表情。”
    “好吧,我们看书的范围的确有点偏差。”瞿宁只好这么说。
    靳时看的都是那种大名着,几百年经久不衰的,相比瞿宁就有点小巫见大巫,挑的偏,也有思想有内涵,但说名着又还够不太上的那种。
    她察觉到什么,歪了歪头:“英文原着?你精通英语?”
    “大学的第二专业是英语。”平平淡淡的语调,“第一专业是计算机。”
    “啊,学霸。”瞿宁为他鼓掌,“简直是文理都不误。我当初是一心想去外企才咬着牙学了英语,结果还是做了设计,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
    说到忘得差不多,瞿宁眼中浮起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征服欲,她搓了搓手:“你借我本《红与黑》吧,我看过电影,应该能啃下去。”
    “电影?”靳时拉着她起身,一边道,“那部改编力度挺大的,你要是先入为主会读不下去。”
    瞿宁才不管这些,跟着他去了卧室:“没事,我只看脸,电影里的男主角可帅来着,一度是我的梦中情人。”
    “哦?原来你还是看脸的?”
    “当然,要不我怎么会找上你……”瞿宁立马明白说错话了,尾音拉长几秒,“这么好看的人当舍友呢,是吧。”
    “是吗?”
    靳时没回头,他牵着她的手像是他的内在,始终体贴和温柔。
    “那还是我的荣幸了,小姐。”
    “哦,亲爱的,别用欧美翻译腔跟我说话,这可真让我觉得糟糕。”
    “我敢打赌,这方面您才是天才。”
    “啊,我的上帝……呸呸呸,模仿不下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