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zρο18.cοм Day22JinShi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您真的要让伊柏相亲?”
    靳时站在房间里的窗户边。这是长沙本月第五个多云天气,太阳时隐时现,云层绵密如针织,软软地卧在天边。
    从这里可以看见来回巡逻的保安,正询问来往的过路人。
    “爸,您是觉得现在安全了?”靳时压着喉间的怒意,眉头不意外地皱起来,“是因为现在确诊数字没以前上涨得快了,就觉得疫情这种事跟自己无关了是吗,现在跟别人接触……网上相亲?”
    靳时彻底被气笑了。
    “有多靠谱……啊哈,很靠谱,隔着屏幕谁知道真假,那女孩会知道她的相亲对象不喜欢女孩子吗?”
    “靳时!”父亲低声训斥一声,“你姑姑在旁边,不要乱说。”
    “事到如今,我还在乱说?”靳时压着胸中翻涌的情绪,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声音平和下来,“这么多天,我跟您说同性恋不是病,您骂我被伊柏带坏了,我发给您的权威文章您不看,叁流推送倒是奉为圭臬……爸,不想接受不愿意接受的内容您就直说,您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你这话什么意思?”父亲立马严肃起来,声音里的恼火隐隐绰绰,“那不是病要心理医生干嘛,伊柏那孩子就是太乖,容易着道你知道吗!你姑姑这是为了他好!”
    那边手指敲击桌子的声响哒哒不停,想来父亲也动怒了。
    靳时转了个身,这房间面积倒是不大,一张双人床,一张电脑桌,衣柜和床头柜,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家具,乍看很冷清。
    靳时这才发现冷清,一个人住其实没感觉,瞿宁不在才觉得空。
    那么……伊柏呢?
    一个人的房间,联系不上的恋人,和永远絮絮叨叨,道德绑架的父母。
    “伊柏呢?”
    靳时突然平静下来,连声音也不带感情了。
    “还在家呢。”父亲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我跟你说,你可别跟伊柏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不该说的话……呵。”靳时笑了笑,心里的烦躁烟似的冒出来,“这句话您曾经说过,在伊柏因为我跟您发火的时候。”
    这话一出,手机里面都陷入了难以形容的沉默。
    伊柏很乖的,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并且从无人反驳过。
    这个很乖的男孩子,在十叁岁的时候因为靳时严重的神经衰弱,提出要跟他一起出去租房子住,并在觉得就是矫情的靳时父亲面前发了火。
    “他考一百的时候,您觉得是应该的。他整夜睡不着,您觉得是矫情。”
    瘦弱的男孩子把比他高一头还要多的哥哥护在身后,双肩颤抖,脸颊因为愤怒而涨红。
    那么小的孩子,他怎么有的胆量。
    连靳时当时都这么想。
    “他做卷子做到吐,你不知道。他被您骂蒙在被子里哭,你不知道。他因为你给的压力常常失眠,困倦,你不知道。他被你伤自尊侮辱谩骂,被你折磨感情折磨到想自杀,你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根本就不关心你儿子这些年都是怎么活过来的,你用自己都做不到的要求去要求别人,就在昨晚,我哥他因为期末考试的成绩在外面吹了一夜风睡不着,你问过一句吗?”
    “别用一副听陌生人故事的表情看着你儿子,做爸爸,你根本没合格过。”
    “我不会让你毁了我哥哥的。”
    靳时从只亮着一盏灯的小房间里转回思绪,小小的背脊挺直的男孩子重新坠回记忆里。
    他吸了一下鼻子,以免自己溢出哭腔而显得软弱。
    “那么,现在。”靳时清清冷冷地开口,“我也不会让姑姑毁了他的。我保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