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穿着婚纱在卫生间张开腿被别人强制C入“你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施玉眼睛一眨,两行泪顺着脸颊滑下来,她拼命推拒着他的胳膊,“你放过我吧,我究竟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季峥用食指沾了她一滴泪然后搓了搓,“哭起来还是那么我见犹怜呢,你是不是就是这样哄着那个男人娶你的?”
    他的手蓦的握住她的丰盈,微微用力,“你们睡过了没有?你是怎么骗过他的?知道你不是处nv了之后还愿意娶你?有魄力。”
    “你闭嘴!”施玉忍无可忍,“陆哥哥才不是那种人。”她用力掐住他的胳膊想让他放开自己,可是身上这个人简直如一座没有知觉的大山般面不改se,甚至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
    “陆哥哥?叫的好亲切?”他黑眸一沉,看见她手上的婚书劈手夺了过来,扫了两眼之后随手往地上一丢,“永谐鱼水之欢?”
    “你够了没有!快放开我!”施玉气恼不已,她已经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怕是一会儿陆哥哥找不到人,到时候来这里找他,那真是一场灾难。
    “放开你?哼。”他突然将她转了个面背对着自己,把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一只手就锁住了她的两只手腕。
    另一只手一把撩起了婚纱下摆,露出里面两条纤细的腿和被白se内k包裹着的浑圆的t0ngbu。
    施玉扭动着身t,拼命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施玉听见他解皮带的声音,金属扣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顿时大骇。
    “还有没有王法了!你这混蛋!”
    “王法?在邺北,我就是王法。”他中午开口了,言语之间嚣张极了。
    施玉的头发被男人抓着,她的脸部被迫紧紧地贴着镜子,感到一个火热的物t拨开自己的内k想要挤进自己的身t。
    她挣扎着,却被他的大手按得sisi的。
    “混蛋……”施玉缩紧身t想阻止他的侵犯,可是她的反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guit0u在她的洞口磨蹭了两下,g涩的甬道让他没有办法顺利进去。
    他掐住她的脸颊,两根手指塞进了她的嘴里,搅拌了一下她的舌头。
    男人的手指间还带着浓重的烟草味,施玉用力甩头,想把他的手指吐出来,可是被男人掐住了舌头。
    他像是模仿x1ngjia0ei的般,手指在她的口腔中一进一出,然后ch0u出被口水打sh的手掌,狠狠地抹了两下,抹在她的yhu和洞口。
    有了润滑以后,季峥粗长坚y的roubang长驱直入,全根没入,直接顶到了最深处。
    啊!进去了!她又一次被他侵犯了,还是在她的婚礼上!
    “嗯,好紧。”他轻喘一声。
    “你个人渣、败类、强j犯,你该si!”施玉哭喊着,扭动着身t想要摆脱他的禁锢。
    “多年不见,还会骂人了。”暗哑的声音自后上方传来,“我现在是在帮你回想关于鱼水之欢的事情,为你加深一下印象,你应该感谢我。”
    他将yjingch0u出来一半,guit0u还卡在洞里,他垂着眼低头看向她的花x,“多贪吃的小嘴啊,你看,把我的roubang咬的好紧。”
    恶劣,实在是太恶劣了。她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可是男nvt力上的差异令她绝望,“明明是你在强迫我……”
    “哦?”男人将她抱起来,双腿大开着面向镜子,讥讽地说道,“或许,我应该帮你回忆一下,你当初是怎么叉开大腿求我使劲g你的。”
    “我没有!是你!是你!”施玉捂住耳朵不想听,不想回想。
    季峥五指cha进她的发丝,抓住她的发根迫使她抬起头,“不记得了没关系,今天让你好好加深一下印象。”
    镜子里的nv人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被强行分开了大腿,身后是一身军装笔挺的高大男人,更显得她娇小玲珑。
    可是娇小玲珑的nv人却被一根硕大的yjing直直地cha在她的花x中,洞口太小,以至于吞咽都很艰难。
    男人眯了眯眼睛,脖颈间x感分明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似乎对于眼前的美景感到十分满意,然后下一秒,他被军用皮带紧紧包裹的劲窄的腰开始动了。
    粗大火热的yjing快速地ch0uchaa,在施玉的身t被顶的一上一下,她充满了地看着镜子里的他,用力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又开始做出这种让人扫兴的表情了。”季峥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施玉以为他觉得索然无味要放过自己了,可是没想到,他突然拉下了她的婚纱拉链,伸手握住了她的shangru。
    娇neng地软r0u在他的大手下变化出各种形状,甚至有baineng细滑的皮r0u从他的指缝溢出。
    “不错,三年未见,这里倒是大了不少。”
    “你下流!”
    “嘴巴也厉害了不少。”季峥冷笑一声,然后伸出两指,掐了一下她的rt0u。
    敏感的rt0u被这样一掐,施玉瞬间战栗了一下。
    察觉到她这点变化,男人玩弄她shangru的手分出一只向下m0去。
    拨开她的yhu,找到那颗隐藏的珍珠,他曲起手指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
    “啊……”施玉克制不住叫出了声,由于y1nhe和rt0u的双重刺激,再加上男人硕大的roubang轻轻地在她的yda0里研磨,缓慢地ch0uchaa,她的下身瞬间就开始sh润了。
    yye从x口溢了出来,顺着男人的yjing流到了袋囊。
    男人嗤笑一声,本来浅浅地ch0uchaa突然用力一顶,他t0ng得太深了,guit0u几乎要撑开她的子g0ng口。
    “啊……不要……嗯……别这样!”
    “不要?”男人在两个人x器相交的地方抹了一下,手指r0ucu0了一下,拉出一道长长的黏丝,“你看你都sh成什么样了?有那么爽吗?小荡妇?”
    “不……不是……我没有……啊……”
    “没有?”季峥冷笑了一下抓住她的发根将她的脑袋扯起来,狂ch0u猛cha,一边用力地ch0u送一边说,“你看看镜子里你现在的样子,穿着象征纯洁的婚纱在卫生间被人g的话都说不利索。”
    “为什么不能放过我?我究竟做了什么?”
    “凡事必有因果。”
    “那你为什么只盯上了我?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放了我们?又为什么要时隔三年才又出现?”在她的声音开始破碎,却还是一gu脑儿地问了出来。
    “嗯……问题有点多,专心一点我就告诉你。”他清冷的声线自上方传进耳朵。
    施玉心里现在悲哀又绝望,或许她就不该心存侥幸。
    “你……太过分了。”
    “呵。”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她听到陆景皆焦急地呼喊:“玉儿,玉儿。”
    季峥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说:“你说你的新郎官看见你这副fangdang的样子该是什么表情?想想还真是有趣呢。ρǒ-1⑧.Cǒ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