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又红又肿,却贪婪地吞吃着他的。(20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男人的目光带着压迫,他穿着黑se军靴的脚踢在桌子的边角,仿佛她敢说一个不字,他就要将她现在的样子暴露无遗。
    施玉的x口急促地呼x1了两下,咬了咬下唇,小心地转了过去。
    由于桌子下的空间不是很大,她不小心碰到了头,发出“砰”的一声,她吓坏了,停在那里半天不敢动弹。
    陆景皆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季峥动了动腿,漫不经心地说道:“不好意思,养了一只小猫,b较粘人,一直在我脚下乱动,你继续说。”
    虽然觉得自己在说话的时候,对方却在逗猫,这让陆景皆感到不适,但是他并没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毕竟他已经求见了好几次,他终于肯赏脸见他一面,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关于那个贩卖的商人,我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找了……”
    季峥假意点点头,目光和注意力却都放在了施玉身上。
    她高高翘起的pgu被白se的旗袍包裹,圆润而丰满。季峥抬起手,将她旗袍的下摆卷起来搭在腰上,露出了被小小的内k勉强遮盖的t0ngbu。
    内k边缘装饰有一圈黑se的小蕾丝边,和baineng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b,很有视觉刺激。
    内k中间的的缝隙处还有一些sh润,是刚才在客厅时,他拿皮鞭摩擦出来的yet。
    他轻哼了一声,用手指隔着内k摩擦了一下那条sh润的缝隙。
    陆景皆听到他这声冷哼,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于是停了下来。
    “你继续说。”季峥说道。
    他放下心来。
    被他的手指触碰到私密的地方,施玉浑身战栗了一下,sisi地咬住下唇。
    季峥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反应,觉得很有趣,于是拨开内k,用一根手指拨弄了一下她的yhu。
    施玉颤抖得更加厉害了,男人因为常年持枪而略显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摩擦着她的下身,刚刚因为鞭子的戏弄还sh润的下t现在又流出了更多的水。
    “唔——”
    男人的手指钻进了她的xia0x,抠挖着,找到她最敏感的一点,然后一下一下的刺激着那里。
    她sisi得咬住了自己的胳膊,生怕自己发出声音。
    r0uxue翕动着,紧紧地裹住了他的手指,这是她ga0cha0的征兆。
    男人ch0u出手指,扶住自己的roubang一点一点地推了进去。
    粗长的yjing还有点弯曲,这个姿势刚好sisi地卡住了她的敏感点,施玉被塞得好满,这让她感觉到快慰。
    她又痛恨自己这个样子。
    男人扶着她的腰,让她前后活动,被roubangch0uchaa的xia0xb手指来的更舒服。
    而且她能自己决定动作的幅度,不像男人总是那么粗暴,所以很快,她身下流出的yye顺着两个人x器相交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流到了地上。
    “这是我搜集的一些证据,请您过目一下。”
    “拿过来吧。”
    听到陆景皆往这边走来的脚步声,施玉瞬间吓到了,她的动作止住了,因为紧张,浑身都绷紧了,下身也搅得紧紧的。
    季峥被她的xia0x咬得紧紧的,恨不得现在立刻将她压在桌子上用力地g穿她的sa0xue。
    他将衬衣的下摆整理了一下,搭在她的t0ngbu,免得被人看到,这才接过了陆景皆的文件。
    他随意地翻了两眼,开口道:“我会调查清楚的,还有别的事吗?”
    陆景皆也知道时候不早了,在准备离开之前,犹豫着开口道:“我听说今天小玉有来您的府上,不知她现在还在这里吗?我找了她很久都没有找到。”
    施玉骤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咬着他roubang的甬道更加用力地裹弄住了他的j身。
    季峥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轻咳了一声说道:“没有。”
    陆景皆觉得他没有说实话,他问了很多人,都看到她有来司令府,可是他既然说没有,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于是恭敬地说道:“那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关于施家的事情,希望季司令您能好好查一下,不胜感激。”
    季峥微微点了下头,“送客。”
    陆景皆刚刚走出书房门口,施玉紧绷的肌r0u终于松懈了下来,可是她还没来得缓口气,就被身后的男人掐着腰捞了上来。
    她刚才因为背对着他,一直都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此时骤然看到,她被他黝黑深沉的眸子看得有点害怕。
    就像一头吃人的野兽,准备将她拆吃入腹。
    她向后缩了缩,想要并紧大腿,可是男人抓住她的脚踝,往前拉了一下,将她的大腿强y地掰开,露出里面sh漉漉的洞口,然后用那根狰狞的roubang,用力t0ng进了她的身t。
    “啊——”被突然的cha入,她想要合拢双腿将他挤出去,可是被男人按住纤细的腰一顿狂ch0u猛cha。
    “这么快就迫不及待地叫出来来了,你的陆哥哥说不定还没有走远呢。”他嗤笑道,身下的动作却愈发用力。
    全根ch0u出,又全根没入。
    她赶紧闭紧了嘴巴。
    可是这样又不知道怎么惹到了他,他冷哼了一声,用力r0un1e了一下她因为刺激已经外露的y蒂,如同被电流击中的她扬起长长的脖颈,发出一声长长地sheny1n。
    季峥将她的旗袍直接掀起来,看着她晃动的rufang耻笑道:“nzi都晃的这么y1ngdang。”
    施玉摇头反驳,“我没有……”
    “还嘴y。”他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往下按,“看看你sao不sao。”
    施玉被迫看向两人jiaohe处,男人的roubang又大又热,将她泥泞的xia0x捣出了白浆,还有很多yye顺着gu缝流到了桌子上。
    xia0x又红又肿,却贪婪地吞吃着他的roubang。
    看起来ymi又下流。
    她的脸胀得通红,拒绝再去看。
    男人却不放过她,粗硕的yjing狠狠地ch0uchaa着她的xia0x,仿佛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样,她摇着头哭喊着,“不要啊……轻一点……”
    “轻一点?嗯?你看你爽的那个样子。”
    季峥掐住她的脖子,用力一顶,将guit0usisi地卡在她的g0ng口,施玉浑身ch0u搐着,烟花般的快感在她的大脑炸开,她的颅内一道白光闪过,在失去意识前,男人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你喜欢他又怎样。”
    “还不是只能在我身下,被我g,被我cha,叫得像个荡妇。”
    “还ga0cha0了。”ρǒ-1⑧.Cǒ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