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除了在床上被我G哭,其他时候最好给我收起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季峥抬手将那根假yanju从她的yx内拔出来,xia0x似乎还恋恋不舍般x1得很紧,发出“啵”的一声。
    听到这个声音,施玉的脸更红了,她sisi地咬住下唇,用那唯一一只自由的手掩住了脸颊。
    可是季峥不允许她害羞,将她掩面的手拉下来,“怎么,刚才不是自己cha自己很爽的吗?现在装什么纯情。”
    “我……”听到他的嘲讽,她脸上红白一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什么?你爹还在外面昏迷不醒,你就在这里自己cha自己,还叫的那么大声,不怕被你爹醒来听到吗?saohu0。”
    被他这么羞辱,施玉嘴唇颤抖着,眼泪又想往下流,可是季峥不给她这个机会。
    “我看到你的眼泪会很不爽,所以,除了在床上被我g哭,其他时候最好给我收起来,懂吗?”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施玉瞬间吓得收起了眼泪,快速地点点头。
    “还有。”季峥将皮带扣打开,拉开k链,粗大的roubang瞬间跳了出来,他在侵入前,最后警告了她,“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等下要还是做出那副si样子的话,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硕大的guit0u挤开她的xia0x,一点一点地没入,他快慰地低喘了一声。
    “怎么刚刚cha了半天还是这么紧,嗯?”季峥扶着roubang,腰下一用力,狠狠地cha了进去。
    “呀——”他的roubangb刚才的假的还要大,也有温度,她的x口被撑到了极限,红r0u都变白了,感觉快要撑破。
    “叫的这么y1ngdang,是不是很喜欢被cha!嗯?”季峥被她温热发烫的xia0x咬得紧紧的,里面好像有生命一样将他紧紧地裹住。
    他劲窄的腰快速地前后摆动,cha得迅疾又猛烈,“回答我。”
    施玉被cha得意识全无,却被他命令的口吻扯了回来,“啊……喜欢……喜欢被cha……”
    “喜欢被cha哪里?”
    “喜欢chaxia0x,xia0x喜欢roubang……啊……哈……好麻……”
    “继续说,再sao一点。”
    “啊……玉儿好喜欢……喜欢司令的大roubang……cha的玉儿好舒服……”
    季峥被激得眼睛都红了,他恶狠狠地看着眼前q1ngyu泛lan的nv人,将她身上的镣铐取下来,从床上捞起,一个转身按在了牢房的栏杆上。
    施玉的后背抵着栏杆,感觉到轻微的疼痛,稍微清醒了一些,可是她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男人捞起她的一条腿,又凶狠地cha了进去。
    “施玉!你这个荡妇,我今天一定要gsi你!”
    他发狠地冲撞着她的xia0x,撞击的时候缅铃被卡在g0ng口,泛起一阵su麻,“啊……哈……痒……”
    “叫的再y1ngdang些。”男人的动作愈发凶狠,又粗又长的roubang摩擦着她的r0ub1,她感觉身t里越来越热。
    “啊……啊……不要了……不行了……”
    “不对,重新说!”季峥用力地g着她,“sa0xue咬得这么紧还说不要了?”
    他用力往上顶,j蛋大小的guit0u卡住她的敏感点,一下一下地戳刺,她舒服得langjiao不止。
    “啊……要……还要……”
    “要什么?”
    “啊……要季司令的大roubang用力g玉儿的xia0x……”
    “再说!”
    “唔……啊……玉儿要舒服si了……司令狠狠cha我吧……gsi我吧……”
    季峥双目赤红,粗喘了两口气,突然将她翻了个身。
    施玉的双手握住栏杆保持平衡,腿心软得厉害,男人的大手捞着她的腰才让她勉强不至于摔倒。
    季峥将皮带ch0u了出来,黝黑地泛着冷光的皮带在昏h的灯光下,看着充满了威慑。
    他将皮带在手上卷了卷,然后不轻不重地ch0u了她的pgu一下。
    突然被打了一下,施玉浑身一抖,下身更用力得搅紧了。
    “唔……”季峥闷哼一声,抬起手又是一下,“你是不是很喜欢,嗯?打你一下就咬的这么紧!”
    “不……不是的……”
    皮带ch0u出几道红印,在她baineng的pgu上分外醒目,看起来可怜又y1ngdang。
    “啪——啪——”又是两下。
    他逐渐加大了力道,施玉被打一下就颤抖一下,她摇着头哭喊着:“不要……不要打玉儿pgu……玉儿做错了什么……呜呜呜……”
    “sao得要命,欠g。”
    “呜…呜呜啊——”
    男人突然又大开大合地动了起来,长长的roubang直抵huaxin,施玉一个战栗,脖子高高扬起,口中发出一道长长的sheny1n,她又一次ga0cha0了。
    ga0cha0的r0uxue像长满了x1盘的触手,紧紧地x1着他的roubang和马眼。
    他的额头上暴起了青筋,没有等她缓过神,直接在她正在ga0cha0ch0u搐的xia0x中使劲ch0uchaa,x器结合处的啪啪声越来越响,越来越猛烈,他每一次深入都像要直接t0ng穿她的子g0ng。
    “啊啊啊——我不行了……放过我吧……”涎水顺着口腔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施玉含糊不清地说着,“玉儿……要被g坏了……放过我吧……”
    “求我s给你啊!”男人的声音低沉得可怕。
    施玉仿佛得到了赦令一般哭喊着,“求你……s给我吧……快s给我吧……呜呜……我真的受不了了……”
    他粗大的yjing用力一顶,sisi地嵌在她的身t里,缅铃也跟着震荡,发出y1uan的响声,“给你,都给你!”
    烫人的jingye全部灌进她的身t,她哆嗦着,颤抖着,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季峥s出来以后,将roubang从她t内撤出,捞着她的腰又放回了刑床。
    他握住她的膝盖将腿掰开,去m0缅铃的绳子。
    施玉的脑子还没有清醒,身上的肌r0u还在微微抖动,只能任他摆布。
    找到那根细绳,他将缅铃从她的t内拉出,又引起一阵颤动。
    白se的jingye也逐渐从她的花x口溢出,流了下来。
    季峥五指cha入漆黑的发丝中,将头发向后捋了一下,露出饱满漂亮的额头,然后又点燃了一根烟,在灰白烟雾的弥漫中,他看着身下意识不清楚的nv人。
    “施玉。”他喊了她的名字,可是nv人现在当然不可能回应他。
    他突然伸出手,用手背m0了m0她的脸颊。
    “小saohu0。”
    (感谢大家给我投的猪猪,终于100啦~这是感谢你们的100头猪加更的,香不香!二百猪也加!请拿猪猪用力砸向我吧~)ρǒ-1⑧.Cǒ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