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我再不来的话,你们两个是不是要G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季峥说话算话,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于是将她的父亲带去治疗了。
    施玉也终于放下心来。
    季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着身下的那片被打sh的衣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施玉觉得好丢脸,不敢看他。
    男人将挂在架子上的军帽取下戴在头上,帽檐压低,将大半眼睛遮在y影里,他转身一变,又成了那个高高在上,且冷漠无情的司令,仿佛刚才的欢好都不存在了。
    他转身向门外走去,施玉赶紧叫住了他,“司、司令……”
    男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抬起下巴看着她,“怎么,还没爽够吗?”
    “不、不是的。”施玉慌忙摆摆手说道,“我、我的衣服都坏掉了……”她的声音愈发的小声,好像生怕他不高兴,“能不能给我一件衣服,不然我这样出不去……”
    季峥看着坐在床上,双手掩盖着重点部位的nv人,那双漆黑的眼珠在帽檐的y影下上下打量了一下。
    施玉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非常不好意思,她咬着下唇怯生生地看着他,“我……”
    男人没等她说完,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丢给她,“那你就披着这件大衣回去吧。”
    施玉睁圆了眼睛,“可是、可是我家离司令府好远,我这样怎么回去啊……”
    男人y冷的声音响起,“你的家已经被封了,谁允许你回去了?”
    “我……”她不想再给他抓到把柄,“我住别的地方。”
    “哦?别的地方是哪个地方?你那个未婚夫的家里吗?”
    “不、不是的。”害怕会连累到陆景皆,施玉飞快地摇头,“我是指旅店之类的地方。”
    “没有我发话,你哪也别想去,回你今天睡醒的那个房间。”季峥将帽檐压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施玉没有办法,只好将他的大衣拿起来。
    草木灰颜se的军大衣厚重又宽大,还带着淡淡的烟草味,这件大衣穿在季峥身上都垂到了腿弯处,到了她身上几乎要拖地。
    她里面什么都没穿,只能裹着这件衣服,好不狼狈。
    还好现在是晚上,并没有什么人,她一路小跑着,想快点回到自己那个房间。
    可是这个司令府实在太大了,他私人关押的监牢和住处的距离差不多是从最南到最北的距离。
    黑暗中,她一路快跑,却没想到撞上了个人。
    “啊——”她一下子摔在了地上,露出两条百花花的腿。
    她赶紧拢了一下大衣,抬头去看。
    “小玉!”
    熟悉的声音传来,她借着稀薄的月光看到了陆景皆那张清隽的脸。
    他身穿一件青灰se的长袍,头上戴着一顶圆边帽,看到她赶紧蹲下来,压低了声音说:“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连日来的委屈突然找到了突破口,施玉一下子扑到了男人的怀里,“陆哥哥……”
    陆景皆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背,“没事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找了个理由拜见季司令,一直等到现在,寻了个借口四处走走,就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你,我就知道,还好我来了,我来救你了,小玉。”
    施玉的泪水瞬间决堤,“我、我,我不能走……我爹他……”
    两个人还要说什么,远远地传来了脚步声。
    施玉赶紧站起来,她现在几乎能很清楚地分辨出季峥的脚步声,脸se瞬间又白了一度。
    “陆哥哥……你快走吧,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没关系。”陆景皆低声说道,“我本来就是来拜见他的,他同意了我四处走动的。”
    说话间,季峥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
    身旁有人提着油灯为他引路,昏昧的光自下而上照亮他周围一小片的地方,她勉强能看清楚他的脸。
    男人本身浑身气质就冷y,此时看着她和陆景皆的眼神更加可怖,眼底仿佛有暗冰流动。
    施玉下意识地靠近了陆景皆,仿佛雏鸟与生俱来的天x,在找寻更合适的巢x。
    她这个动作让季峥的眼神更冷了,他的嘴角挑起一丝笑,只不过笑意未达到眼底,削薄的唇上下开合,吐出极为恶毒的话。
    “我要是再不来的话,你们两个是不是就要g起来了?”ρǒ-1⑧.Cǒ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