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最羞耻的惩罚,当着喜欢的人面前被干到高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隔着栏杆,季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施玉,“你是在故意激怒我吗?”
    “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上次的教训你似乎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他说着,从枪套里拿出一把黑色的泛着冷光的柯尔特。
    “咔咔”两下,他把枪上了膛,施玉紧张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季峥单手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施玉。
    “你到底要干什么!”陆景皆大惊失色,赶紧开口阻止,“你不要伤害小玉,有什么事冲我来!”
    施玉咽了下口水,即便她再大无畏,被枪抵住脑袋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恐惧。
    可是就在陆景皆开口的那瞬间,季峥动作利落地扭转手腕,朝后开了一枪。
    “砰”的一声,子弹划过枪膛,炸出一声巨响。
    空气瞬间凝固了,施玉的瞳孔放大,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陆景皆也愣在了原地,子弹堪堪划过鬓角,似乎还能感受到子弹的温度,只差一点就可以穿透他的颅骨。
    季峥漫不经心地吹了下枪口,微微侧头,轻蔑地向后瞥了一眼,“我做事情什么时候轮的到你来置喙。”
    施玉没想到他居然这样张狂肆意,不,应该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但是她没想到的是,他真的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想要了陆景皆的命。
    她颤抖着嘴唇,试图说什么,可是被他轻飘飘地扫了一眼,就瞬间哑了声音。
    枪管又一次指向了施玉,她这次是真的害怕了……
    他的枪口顺着她的额头滑到她的唇边,戳了戳她饱满的唇,然后来到了她的胸前。
    施玉脸色青白交加,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毕竟他之前曾经对她做过同样的事情。
    “你、你要干什么……”
    他帽檐下的那双深沉的黑色眸子幽幽地看着她,像是优雅的猫科动物在杀死猎物之前玩弄时的样子,“我想做什么你不清楚吗?上次这把手枪差点把你搞到高潮的样子,你忘记了吗?”
    他说着,用枪柄撩起了她的裙底。
    “你疯了吗?!”陆景皆回过神来以后,听到他的话激动地晃着铁栏杆说道,“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当真是不怕死,”季峥突然转过身,那双黑沉沉的眸子看着他,带着狠厉的微笑说,“我不仅能,还要当着你的面做。”
    “什么?”
    “把他给我带到刑房。”季峥下了命令,铁门被打开,两名士兵推搡着,将陆景皆连拖带拽地带到了刑房。
    施玉还依稀记得之前自己的父亲在这里被季峥打的鲜血淋漓的样子,她惊慌地看着他说:“是我不好,你怎么对我都可以,请不要伤害他。”
    季峥听了她的话,唇角虽然还挂着笑,但是吐出的话却格外的凶狠,“放心,你们两个,谁都跑不了。”
    他打开牢门,直接掐着她的后脖颈一起带了出去。
    陆景皆被绑在了刑床上,就是之前施玉被他在这里羞辱时的那张床,“你到底想要怎样?”
    季峥用修长的食指竖在唇间“嘘”了一声,“等下你就知道了,别着急,好东西要一点一点地吃。”
    随手点燃了一旁的熏香,他对旁边守着的士兵命令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他拍了下手微笑着说:“好戏开始。”
    季峥握住施玉纤细地手腕一把将她甩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坚硬的青砖地面硌得她后背生疼。
    “啊——”她尖叫一声,还没回过神,季峥就掀开她的裙角,将内裤扯了下来。
    施玉拼命挣扎,“你别碰我!”
    她的陆哥哥就在旁边,他怎么能!
    “别碰你?”季峥冷笑一声,“你怕是忘记了之前在我身下是怎么样求我干你的。”
    “那都是你逼我的!你放开我!你这个人渣!”看到他已经解开了皮带,她梗着脖子,手脚并用剧烈地挣扎着,由于她胡乱的扑腾,没注意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季峥强忍着怒火,掐住她的脖子死死地按在了地上,“你这个贱女人。”
    他拉下军裤的拉链,硕大的阴茎直接跳了出来,打在她的腿心。
    施玉摇着头,拼命地踢着腿,却被他用
    更哆内容請上:yuzHaiWuDe.vIp膝盖给镇压了。
    他的手握住阴茎,硕大的龟头在她的穴口摩擦了两下,轻蔑道:“你湿了。”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你这个混蛋!”她拼命地扭动着身体,不远处就是她曾经的未婚夫,可是她现在被别的男人按在地上准备侵犯。
    陆景皆拼命地挣扎,眼睛瞪得通红,“季峥!你强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算什么男人!你无耻!快放开她!”
    季峥冷哼了一声,“果然是一对苦命鸳鸯,骂人的词语都如出一辙。”
    施玉还在胡乱地挣扎,她不想认命,不想这样被羞辱。挣扎间,随手摸到了半截凸起松动的红砖,她用了点力气,直接抠了出来。
    抬起手,用力地向他的后脑砸去,可是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突然抬起了头。
    砖块有一块尖角,狠狠地砸到了他的额角,瞬间血流如注。
    季峥没有预料到她的行动,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强烈地眩晕感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施玉狠狠地推开他,捡起地上的那把柯尔特,手脚并用连跑带爬地摸去了陆景皆那里。
    找到一把刀子,快速地划开他身上的绳子,陆景皆随手从地上捡起长衫披上,拉着施玉就往外跑。
    可是门口守着士兵,她哆哆嗦嗦地举起枪对着那两个士兵说:“陆哥哥……我、我们不能杀人,可、可是……”
    她害怕地想哭,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陆景皆温暖的大手接过她手里的枪,坚定地说:“我来。”
    可是陆景皆也并没有什么持枪的经验,只打伤了一个人,还被发现了。
    几发子弹打完以后,两人正准备往别的地方跑,季峥强大的体力和耐受力让他已经醒了过来。
    血液顺着额角流到了脸颊上,他手里拎着另一把M1式长筒步枪,枪口划擦着地面,配合上他沉重的脚步声,宛如死神地召唤。
    两个人至此已经无路可退。
    季峥摸了摸已经流到唇角的血液,用大拇指从左到右缓缓地抿了一下,殷红的血液将唇瓣打湿,然后缓缓地勾了起来,显出几分浓稠地恶意。
    “该说你们天真好呢?还是蠢笨?”
    他扬了扬下巴,身后的士兵分别钳制住了施玉和陆景皆,两人瞬间动弹不得。
    季峥踱步走到陆景皆的面前,抬起枪狠狠地抵住了他的额头。
    “本来想留你一命的,看来是没必要了。”
    “不要……别这样……不要啊……”施玉瞳孔放大,拼命摇着头,嘴里不停地说着。
    季峥的食指缓缓勾起,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手,施玉突然发力挣脱了禁锢她的士兵。
    是她害了他,本来他可以顺顺利利地离开邺北,顺顺利利地活着,可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的自私,她把他当成了救命稻草,现在却害了他。
    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季峥的脚下,抓住他的裤脚拼命地摇头,眼泪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不要啊司令,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都是我的错,求你放过他吧……”
    季峥垂着眼睛看着她,无动于衷,甚至抖了下腿,无情地将她踢到了一边。
    施玉又爬过来,再一次抱住了他的军靴,她抽噎得厉害,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说:“司令,求你了,我真的不敢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我再也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杀他,求求你了……”
    季峥斜睨着她,“松开。”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充满了威慑力。
    施玉不敢再违抗他,向后退了退,可是显然他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
    她双手撑地,额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地面,“司令……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了……不要杀他……”她磕得用力,沉闷地声音在空荡的牢房回响,很快,额头上就磨破了皮,渗出了细细密密的血珠,混合在一起,好不可怜。
    “司令……”她哽咽着,眼眶通红,随着磕头的动作,发丝混着泪水粘在脸庞,“以后你要我干什么我都愿意,我再也不跑了,求你了求求你了……”
    “我真的知错了,求求你放了他吧,我再也不敢了。”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嘴里来来回回都是这几句话,她怕她要是不让他满意,他就真的开枪,那么她就是死也难辞其咎了。
    陆景皆满眼的心疼,“玉儿,不要这样,我没事,为了保护你死去,我心甘情愿。”
    看着两人情深意切的样子,季峥就冷嗤了一声,将手里的长枪从陆景皆的额头上收回,又用枪口抬起了施玉的下巴,“你说你做什么都愿意?”
    施玉看到他的话有缓和的余地,于是拼命点头,“我什么都愿意,我真的什么都愿意。”
    “不反抗了?”
    “不反抗了,再也不反抗了。”
    “很好。”
    季峥示意士兵将陆景皆拷起来,两人折腾了半天,又回到了原点。
    季峥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两条腿分的很开,他抽出自己的皮带,用手指点了点面前的地面:“跪到这里来。”
    施玉不敢反抗,乖乖地跪了下来。
    季峥点了点自己的拉链那里,命令道:“拉开。”
    施玉咬了咬嘴唇,看着他手里还握着的那柄长枪,咬了咬嘴唇,伸出颤抖的手,将他军裤的拉链拉了下来。
    “掏出来,放到嘴里。”
    “玉儿!不可以!”陆景皆脸胀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不要!你不要做!”
    “把他的嘴给我堵住。”
    士兵找了块脏兮兮的抹布,准备塞住他的嘴,可是季峥又开口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衣衫不整的样子,“把他内裤给我脱了塞嘴里。”
    “你!”
    士兵们很快扯下他的内裤,季峥那双漆黑的眼微眯了一下看了一下他的下身,然后轻笑了一声,用皮带点了点施玉的下巴,“那么小的玩意儿,满足的了你吗?”
    陆景皆受到这么大的羞
    更哆内容請上:yuzHaiWuDe.vIp辱,气得胸膛上下起伏。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季峥非常嫌弃地摆了下手,士兵把他的长衫给拢住了。
    “动。”
    施玉握住他青筋虬结的阴茎,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放进了嘴里。
    “嗯……”季峥发出一声快慰的轻呻。
    硕大的龟头将她的嘴里塞得满满的,阴茎充血膨胀,愈发地硬挺。
    想到陆景皆站在她的身后看着自己这个样子,她就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季峥修长冰凉的手指沾了点她的泪,饶有兴致地开口道:“很委屈吗?”
    “唔……”她嘴里塞着他的肉棒说不了话,只能摇摇头。
    “喜欢我的肉棒吗?”
    她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他轻笑一声,然后按住她的后脑勺,迫使她动作的幅度加大。
    “嗯,下面两个睾丸也吃一下。”
    “对,就这样。”
    陆景皆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屈辱地跪在别的男人身下,那张红艳艳的小嘴里吞吐着别的男人的生殖器,他痛苦极了,可是他没有办法,也恨自己的无能。
    良久,季峥快速地挺了挺腰,粗长的阴茎几乎卡进了她的喉咙,她快要窒息了。
    浓浓的精液顺着马眼处射出,她拼命挣扎想要吐出他的性器,可是被男人按得死死的。
    带着腥味的白色液体射了她满嘴,拔出来的时候还有一些射到了她的脸上。
    口腔、脸颊、发丝,全部都是他的精液,她的睫毛快速地颤抖,抬起手想要吐出来,可是男人冷冷地开口道:“给我咽下去。”
    施玉嘴唇颤抖着,眼睛眨的飞快,最终还是艰难地吞了下去。
    “张开嘴,给我检查一下。”
    她抬起头,乖乖地张开嘴给他看了一下。
    施玉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可是没想到,这根本不算完。
    季峥的生殖器很快又硬了起来,他一把将她扯到自己的腿上,分开了她的大腿。
    粗长的肉棒狠狠地插进了她的小穴。
    “啊——”她穿的那件粗布旗袍是两片式的,虽然她重要的地方被一片衣服挡着,陆景皆根本看不到,可是这样张着大腿被季峥插着做这种事,她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你刚才说的话都忘记了吗?”阴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瞬间不敢动弹了。
    “我、我……”
    “你要是再乱动的话,小心我把你最后的这点遮羞布都给你掀开。”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在她耳边低语。
    施玉不敢再乱动,承受了这个事实。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没关系,只要他能活下来,她怎么样都没关系。
    “你要是配合的好,让我高兴了,我就把他放了怎么样?”他循循善诱着,宛如引人堕落的恶魔。
    “我喜欢什么样的,你很懂,对吗?”
    “嗯……”
    施玉点了点头,红着眼睛对着陆景皆轻声说了句:“陆哥哥,不要看……”
    陆景皆目眦尽裂,拼命想挣脱身上的枷锁,可是铁链何其牢固,他只能做无用功。
    施玉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嘴唇又动了动,极其难过地哀求道:“求你了……”
    陆景皆看着她秀致的面容此时狼狈不堪,最终闭上了眼睛。
    有泪水从他的眼角溢出。
    空气中有香味奇异的熏香缓缓溢出,围绕在三个人的周围。
    施玉感觉自己花穴处的阴茎更热更硬了,她大张着腿,努力地吞吃着他的肉棒。
    虽然她现在非常不情愿,但是身体却逐渐变得湿润。
    透明的淫液从身体里流出,打湿了他的军裤,他嘲笑道:“这么快就兴奋了。”
    火热的阴茎在她的穴里用力地抽插起来,他将她的腿掰得大大的,然后伸进袍子里揉捏她的花核。
    “啊——”身体最敏感的地方被他用力一揉,浑身都战栗了一下。
    小穴用力地夹紧他的肉棒,他闷哼一声,“叫!”
    “啊……司令……”
    “嗯?我干的你爽不爽?”
    粗长的肉棒奋力地捣弄着她的小穴,每一次抽插都带来极大地快慰,“舒服,舒服极了……”
    “喜欢我干你吗?”他诱导着她说出更加羞耻的话。
    “喜欢……”
    他对她的表现很不满意,“这么勉强?那——”
    施玉慌忙摇头,“不勉强,真的不勉强。”
    “那就好好给我叫,在我没射之前,你不许停下来。”
    他话音一落,又一次用力地插了进去。
    “啊……唔……玉儿好喜欢司令的肉棒……”
    “玉儿好舒服……啊……嗯……”
    当着陆景皆的面,施玉却不得不这样淫荡地表现。
    她以为自己会麻木,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升起了更多的快感。
    劲窄的阴道内紧紧地包裹着他的性器,每一次地抽出与插入都带来极大的舒爽。
    淫水越来越多,两个人性器相接的地方发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
    “嗯……啊哈……玉儿被司令干的好爽……”
    季峥像是不知疲倦的野兽般,不停地抽插,完全没有射精的意思。
    他侧头看了紧闭着眼睛的陆景皆一眼,嘲弄地勾了勾唇,“你看,你的陆哥哥被你叫的硬起来了呢,你在这里为了让他活下来而取悦我的时候,他却在想着怎么操你。”
    陆景皆嘴被堵着,听到他的话愤怒地“唔唔”了两声。
    “他肯定很想看看吧,看看自己的未婚妻,被别的男人干的淫水直流的样子。”
    施玉刚想辩驳,季峥敲了敲手边的枪支,她瞬间噤声。
    “继续,让你停了吗?”
    更哆内容請上:yuzHaiWuDe.vIp  他不满地用力握了一下她的乳房,然后下身用力地顶弄,“这样张着大腿当着别人的面操你你是不是很兴奋,嗯?”
    “没、没有……”
    “说谎,明明流了这么多水。”
    “呀……”施玉尖叫一声,季峥突然撩起了她衣服的前摆,阴户瞬间暴露在空气中,虽然陆景皆闭着眼,但是这样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于是下身用力地搅紧了。
    “骚货!”季峥低吼一声,“还说没有,骚穴咬的这么紧,是想给我夹断吗。”
    他突然站起来,就这样抱着她,走到了陆景皆面前不远的地方,像给小孩子把尿一般的姿势,将整个身体都暴露在了陆景皆面前。
    一边走着,硕大的阴茎还在她的穴里抽插,现在只要陆景皆睁开眼睛,就会看到施玉被男人抱着,大张着腿被干的汁液四溅的淫荡样子。
    她吓得将穴口缩得更紧了,带着哭腔说道:“陆哥哥,你千万不要睁开眼睛,玉儿求你……”
    陆景皆额头上青筋暴起,手握得紧紧的,声音苦涩,“玉儿……我、你放心……”
    季峥冷哼一声,动作突然粗暴起来,灼热的阴茎狠狠地捣弄着她脆弱的小穴,每一次地抽出都带出一片红肉。
    透明的淫水在他的抽插下渐渐变成了白沫,捣出的白浆沾满了他深紫色的肉棒,粗壮的性器插在红肿的小穴里,将她的阴唇都操得向外翻开。
    肉茎越插越用力,越来越厉害,每一次的抽插都挤开了她阴道内的褶皱,剐蹭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带来一阵酥麻。
    “哦……夹这么紧,这么紧的骚穴,真想干死你!”
    “啊……啊……不要……轻一点啊……别插那么深……”
    “不对,重新说。”
    “嗯哈……舒服……司令的大肉棒干的玉儿好爽……用力……”
    急速攀升的快感从腿心直接扩散到四肢百骸,她浑身颤抖了着,腿心都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
    青筋凸起阴茎被紧紧裹住,季峥闷哼一声,奋力劈开紧缩地褶皱,摆动臀部,抱着她像抱着个娃娃般上下套弄,几十下以后将肉棒狠狠地插进了她的花心。
    “啊啊啊啊——”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高潮猛烈而汹涌,像是海啸般席卷了她的全身,季峥伸出手用力按了一下她的阴蒂,本来就在高潮中的施玉就非常敏感,双重刺激下,她的花心里直接射出了一道阴精,悉数打在了季峥的龟头上。
    季峥抽出肉棒,大量地淫水喷射而出,有些甚至溅到陆景皆的脸上。
    她居然当着陆哥哥的面被干的高潮了,淫水还喷到了他的脸上……
    此时,施玉和陆景皆都已经明白了,无论以后如何,因为今天的事情,是再没有可能在一起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