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YuwangShE.Vip 浴室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耷拉着眼皮,林家砚的手抚过她细长的脖颈,轻轻吻她的脖颈:“很听话,很好,我很喜欢。”
    他的舌拉扯着她的丁香小舌头,裹卷着她口腔的每一处气息,他的手握着那两只丰满得像水滴的胸,一点点将着浴室里的氛围变得暧昧,氤氲的雾气在蒸腾,手指又抚上了那片芳草地,他顺着缝隙研磨、挑逗,来来回回,程琅敏感极了,她的背开始轻轻抖,很快他的指尖湿透了。
    “我累了,不想做了。”她开始放软了声音。
    手指滑进了温暖的小穴,林家砚沉声:“我不操你,玩一会就好。”
    一点的挤压着软肉,程琅趴在浴缸里,嘴里哼哼唧唧。
    他拿手指又满足了她一次,程琅的指甲抓破了他的后背,从后面看,林家砚的后背伤很多,一部分是程琅抓的,一部分是旧的。
    疤痕是一个男人的过去,可想林家砚的过去并不好过,从零碎的伤口看,可能比她想的还不好过。
    程琅看到了,但她并不打算深究,毕竟林家砚是强行插入她生活的第叁者,她没有好心到去心疼一个用卑劣手段强行毁掉她跟徐成言的疯子。
    水汽迷蒙了她的眼。
    程琅说:“林家砚,别玩了,我现在很累,真的。”
    林家砚如他所说没有操她,满足她后他就作罢了,似乎真的只是为了取悦她。
    程琅累的根本没有力气,他洗完澡把她抱到了床上,吻了吻她的鬓角,轻轻道:“睡吧,晚安,宝贝儿。”
    程琅眼皮睁不开,随他去说,随他吧。
    夜晚星空闪动着微弱的光芒,林家砚在阳台抽完了一根烟,黑暗里他似乎能够看见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处处和他较劲的男人,那个男人占据了她的心。
    林家砚拢起手又点了一根烟,他咬着烟屁股,嘴角勾着一丝冷笑,尼古丁让他亢奋,他看着这青黑的天幕,天幕下是这座不夜城,阳台上已经落了好几个烟头,最后一根烟将燃尽,他把烟头碾在阳台的砖面。
    程琅,他淡淡咀嚼着这个名字。
    ——你还好吗?你的伤口疼不疼?
    ——呐,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左边的蛋糕店奶油超级甜,右边那家的青团也还可以,你喜欢哪个?
    ——你等我,我待会都给你买来
    ——这是我的零花钱,给你,你快拿着吧,我可以回家再问我妈妈要
    ——再见啦,我要回家了,挥挥
    五岁的程琅,十二岁的林家砚,他浑身是伤,死里逃生,手臂骨折,腿也是瘸的,一脸血污,脏的跟乞丐一样烂在这个偏僻小城的一隅,程琅的眼睛灿若星辰,像是夜里最亮的明星,她的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她蹲下身朝他伸出了手。
    那一年,林家砚逃出了深渊,在他坠入更深的深渊之前,遇到的第一缕阳光就是程琅。
    他是程琅灿烂人生里的一个过客,而程琅是他黑暗生活里唯一曙光。
    他不甘心只做个过客。
    他怎能只做个过客。
    林家砚在阳台沉思了很久才转身回到了房间,程琅翻过身,吸了吸鼻子,眼睛还红着,他俯过身把被她踢掉的被子拉上来盖好。
    程琅睡沉了但不安稳,又踢了一脚,刚盖上的被子又被踢掉了,林家砚又给她拉好,怕她又把被子踢了,轻轻地把她抱起来,把被子的一角塞到她身下压住。
    程琅不知梦到了什么,舒展了眉,她和小时候没多大变化,尤其是嘴角的梨涡,她的标志。
    林家砚看了她一会才走开。
    后半夜程琅醒来,迷迷糊糊看见林家砚坐在窗边,她睁开眼,看到他坐在画架面前,灰色的衬衫勾着他的背影,衬得背脊挺直,他安静沉默的坐在窗前,一只手上握着颜料盘,另一只手捏着画笔,他在画画,他和夜色在程琅眼中又构成了一幅画。
    暗沉的灯光,黑色的天幕,镀上了一层阴郁和孤独。
    程琅揉了揉眼再次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光大亮,程琅在林家砚的怀里醒来,她睁开惺忪的眼,恢复了一点意识,感到臀间一个坚硬的东西抵着她,她扭了一下,林家砚也睁开了眼。
    她急急说:“我想起来了。”
    林家砚问她:“你想起什么了?”
    “我想起来了。”她又重复。
    他以为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想起了原来他们早就见过,眸中一片惊喜:“你想起来了?”
    程琅听他的语气,觉得不对劲,后知后觉的知道他会错了意,以为她想起什么事,抿着唇:“我想起床了。”
    这次说的明白,是一场乌龙。
    她那表情又可爱又抓人,林家砚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松开了搭在她腰上的手。
    程琅坐起来,浑身酸软,刚一下床,踩着地毯,腿就软了,不仅软还疼,想起来昨晚上好像撞到了落地窗的玻璃,低头一看,膝盖是红的,好像还肿了。
    林家砚也起来了,身上不是昨晚夜里那件灰衣服,而是换了一身棉麻的睡衣。
    他利索的翻身下床,扶着她的腰,把她扶起来。
    “娇气。”他说她。
    程琅皱眉:“我以前不这样的。”
    说完察觉说错了话,林家砚最容易在她以前的事上发火。
    “那男人就没把你干到过腿软?”他带着几分嘲弄,一想到她的男朋友,就生气。
    “你以为他和你一样么?他是人,你是畜生。”程琅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软。
    林家砚却挑唇,一字一句的说:“那,是,他,不,行。”
    “昨晚我是放过了你,要不然早就干得你连床都下不了。”他在这事上格外的嚣张,因为他有这个资本。
    “有病。”她骂。
    林家砚把她扶到了马桶上:“要我帮你脱吗?”
    程琅踹了他一脚:“滚啊。”
    他笑着挑着她的下巴,又亲了亲她的唇,方才退出去关上了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