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小林的晚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程琅,你这个图不行,东拼西凑的,你自己再看看呢?”她的直系领导刘滔插着兜在她后面指手画脚,正巧看到了她打开的百度百科,“上班时间你还有心情划水呢?”
    程琅是做设计的,互联网的UI设计,和画画搭点边,但不完全搭边,她随便诹了个理由:“我在学习林家砚的色彩,他的色彩一直很棒,游戏原画和互联网设计是互通的,我觉得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的。”
    刘滔挑眉,讥讽:“你看的懂吗?就你这水平还是脚踏实地的一步步来吧,别想着有的没的,这个图你下午抓紧啊,明天要上线,你这做不完得加班。”
    程琅忍了下来,她说:“哦,好的。”
    心理是:我操你大爷啊,你行你上啊,长了一张嘴就会bb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要怪就怪她刚来WTS的时候没有请团队成员吃饭,这里规定了新员工入职必须请大家吃饭,明明是领导应该请新员工,到他们这里就反了。
    程琅才不愿意做这种事,反正她一做设计的技术流跟其他人也没有太多交集。
    结果就被针对了。
    程琅关掉了林家砚的百度百科,继续画图,中午饭也没吃,就在那一遍遍的改图。
    发过去一稿,刘滔说颜色不行。
    再发过去一稿,刘滔说人物动作不到位。
    又发过去一稿,刘滔说这下差不多了,你再给我看看第一稿。
    ……
    程琅想杀人,她劝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谁还不是为了一口饭吃。
    生活就是这样,一遍遍把人搓圆揉扁。
    以前回回被刘滔为难,程琅就给徐成言打电话,委屈巴巴的求抱抱,徐成言会耐心的安抚她的情绪,然后晚上的时候带她去下馆子,吃好吃的,徐成言出国以后,程琅就只能发语音哭诉,徐成言会在电话那头哄她。
    徐成言说:“小琅,等我回去升职了,你要不想干啊,咱就不干了。”
    程琅想徐成言,很想,很想把一肚子的委屈告诉他。
    徐成言是她的后盾,可是现在她的生活经历了这么大的动荡,她却只能打破牙齿和血吞,她从来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她看着徐成言的微信头像,她好想跟徐成言诉苦,想跟徐成言说她好累,说她被林家砚逼到了绝境,说她快崩溃了,还想说刘滔又为难她,她的工作也不顺。
    可是她不能,她要跟徐成言分手的,她要亲手把这个后盾推出去。
    四年的感情,说散就散。
    一想到这事,程琅就难受的想哭,她爱徐成言,爱到想好了他们未来的蓝图。
    刘滔:“图改完了吗?开发再催了,你改完发我。”
    程琅吸了吸鼻子,把委屈吞到了肚子里继续改图。
    下午四点林家砚她打电话,程琅正一肚子窝火,一是稿子被毙了,二是她不想分手,这一切全都是林家砚害的。
    程琅不接,林家砚继续打,她继续挂。
    结果在挂电话的时候,稿子又被毙了。
    程琅接起了电话,怒不可遏:“你干嘛啊!”
    林家砚听得出她吃了火药。
    “我问你晚上吃什么?”他问她。
    程琅中午就没吃,晚上更没心思:“我不吃!”
    “还是上次那家港式餐厅?口味还可以,我看你上次吃的也不少。”
    她现在真是一肚子火无处发:“随便,我要上班了,你别烦我。”
    “上班也要吃饭啊,我给你打包了送过来。”
    程琅哪还有心思吃:“你好烦,我挂了。”
    林家砚看着挂掉的电话,她真是脾气越来越大了,他为她考虑,想问她晚上吃什么,结果就是被发了一通脾气。
    就不该惯着。
    话是这么说,晚上六点还是打包了港式餐厅的叉烧、肠粉还有鸡爪送到了她们公司楼下。
    程琅挂了电话继续改图,她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是这么倒霉!
    怎么人际交往就这么难,疯狂不想上班,不想画图,明明自己情绪已经崩了,还要一而再,再而叁的接受生活一拳拳的重击。
    晚上七点,刘滔走了,程琅还在办公室。
    林家砚给她发了条短信:我在你们公司楼下的餐厅,下来吃完晚饭再继续加班
    程琅本来不想理他,可是她已经一天没吃饭,饥肠辘辘。
    简单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把文件上传到了自己的iCloud里就拎着包下楼了。
    一进餐厅就看到了林家砚,他坐在那,身上是早上那件深灰色的大衣,面前放着打包的饭菜,见她来了,他才拆开保温饭盒。
    把菜一一拿了出来。
    程琅坐在桌边,心情不好。
    “谁惹了你?”他看她翘着的嘴唇,快要戳鼻子了。
    程琅不说话,心情很差,接过他递给她的筷子。
    餐厅门口走进了两个人,是开发,张扬和林亮,程琅跟他们是对接关系,张扬也看到了程琅,朝她挥了挥手。
    程琅只能硬着头皮挥手,公司楼下的餐厅就这一个最大,平日客流量也最多,被人看到也是迟早的事。
    张扬走过来,看着程琅旁边的男人,他印象里程琅的男朋友好像不长这样,但又觉得自己记错了。
    “程琅,那个图你今晚能给到吗?”张扬问她。
    程琅也想今晚给,可是一张图要经过层层指导意见,不是她说给就能给到的。
    “我尽量。”
    “你还有多少没搞?要不你先给一部分,我们先弄起来,不然明天晚上要上线,白天来不及弄。”张扬想了想,又说,“你晚点给到也没事,反正今晚给到,我跟林亮苦一点,晚上加个通宵把事情做完。”
    程琅本来想带回家做的,结果被张扬这么一说,只能回:“行吧,我吃完饭就上去弄,尽量今晚给到。”
    “辛苦了。”
    张扬说完就跟林亮去了餐厅的窗口点饭去了。
    林家砚慢条斯理的把一块叉烧放进嘴里,嚼了两下,抬头看她皱着眉,黑着脸。
    “就这事不高兴?”他语气轻佻。
    程琅抬起头,也不全是,最近太衰了,自打遇到林家砚之后,她就没好过。
    “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干活了,但是总是做不好。”程琅没人诉说,现在只想找个倾诉的人,刘滔的为难让她不舒服,她又是个自尊心极强得人,刘滔说的每个问题都源自于她的不自信,不然她就怒怼回去了。
    林家砚没吃两口,就搁下了筷子:“那就别做了,干嘛为难自己。”
    程琅肚子很饿,扒拉了两口饭:“明天这个要上线,就算是提离职也得走一个月流程,自己的事情还是得做完。”
    她虽然对刘滔有意见,但是还是有最起码的工作态度的,她的活她就得干完,不然只会拖延产线其他人的时间。
    “明天一定要上线?晚一点都不行?”林家砚问。
    程琅点头。
    然后赶急赶忙的咽着米饭,林家砚给她递了杯水:“你慢点儿。”
    程琅扒完米饭:“我上去加班了。”
    林家砚站起来,拉住了她的手臂:“你再吃会,不着急这一时半会。”
    “急的。”
    “那你等等。”
    “做什么?”
    林家砚把桌上东西收了一下:“我跟你上去。”
    程琅见了鬼的表情:“你上去干嘛?”
    “晚上正好没事,陪你加会班。”
    程琅心跳了一下,她不太明白林家砚究竟想干嘛?
    可是也不想他这么直接的介入她的生活,她说:“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加班还要人陪。”
    林家砚想起了什么,挑眉,弯腰在她耳边说:“你就是小孩。”
    程琅回过头,他的唇擦过她的耳际,冬夜的冷风吹裹着耳朵,她往后缩了缩,林家砚顺势揽住了她的腰:“小孩可没你爱哭。”
    ——————
    跟上进度呀~喜欢收个藏投个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