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YuwangShE.Vip 浴室(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说的极为正经。
    程琅竟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好像他分析的是对的。
    可是这是不对的,徐成言对她很好,他们都很好,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认同了林家砚的话。
    林家砚并没有逼迫她,缓缓道:“爽完就去洗洗吧。”
    程琅浑身无力,脑子还很懵,撑着床垫,试着爬一下,但膝盖麻了,动不了。
    “膝盖麻了?”他问。
    程琅点头:“嗯。”
    林家砚有点无奈,看她又好笑,伸手把她抱了起来,程琅满脸绯红,他吐了两个字:“娇气。”
    林家砚拿了毛巾替她仔细的洗,像是打理一个精美的瓷器,目光灼灼。
    “我,自己可以。”她说。
    被这样看着,她到底是接受不了。
    林家砚握着毛巾,敷了一下她昨天撞到落地窗的膝盖:“膝盖还疼吗?”
    程琅摇头:“不疼了。”
    他站起来,身上的衬衫已经湿透了,贴着他的肌肉线条,衬衫勾勒出了他结实的腹肌,程琅脸还是红的,她挪开了眼睛。
    林家砚伸手把她两侧的头发拨开:“想正面还是背面。”
    程琅惊讶抬头:“你不是说今天不——”
    林家砚伸手把她抱起来,抵着冰冷的瓷砖,她的背脊挺直,他手臂有力,托着她小巧的屁股。
    程琅居高临下,头发湿透了。
    “背脊会有轻微的撞击感,有点疼,能接受吗?”他问她。
    程琅眼睛被雾气迷了,蒸的她不敢看他,这样的场景太迷乱了,她不敢想。
    “你说不勉强——的。”她的嘴巴守着最后那点礼义廉耻和倔强。
    “那就是能接受。”
    明明说的不是一个事情,可是他却准确的说出了她的意愿。
    程琅觉得在他面前,自己毫无隐私,林家砚就这样的姿势,慢慢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浑身颤抖,紧紧抱着他,在欲望的冲击下,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我不能。”她低喃。
    林家砚抬起头,吻她的唇:“你能的,身体也很喜欢,流了很多。”
    程琅哭了,道德冲撞和身体渴望失去了平衡:“我控制不了,林家砚,怎么办?我不想这样的。”
    氤氲的热气,狭小的卫生间,林家砚托着她的臀,用力往前,程琅的后背撞到了冰冷的瓷砖上,冷与热,一点点的疼,还有密密匝匝的快感堆积。
    她的脸躁的一片,林家砚唇贴着她的胸,含着她的顶端,吮吸舔弄,程琅弓着背,她迷失了,眼睛染了雾气。
    林家砚掐了一把她的臀瓣:“不想么?不想却又夹得这么紧,真是欠打呢。”
    他配合着她的心理预期,程琅的手指紧紧抱着他的肩膀。
    无与伦比的体验,她咬着唇,带着哭腔:“我没有。”
    他又带着她的身体撞在了墙上:“你有,夹得真紧。”
    “啊——”
    “冷么?”他怕她背脊的墙冻着她。
    这种时候他依旧保持着清楚的理智,好像迷失的只有她。
    程琅摇头。
    林家砚在一点点的试探什么方式是她要的,他把她放下来,让她背过来,手臂撑着瓷砖,他从后面撞了进去,程琅惊呼。
    进去的同时,手拍打了她的臀侧,惹得她夹得更紧。
    粘稠的液体顺着她的腿根滑到了地砖,是她的,林家砚的手握着她的胸。
    “刚刚那样,抱着的,好不好?”程琅声音涩涩的。
    林家砚退了出来,又把她提起来,眼中难以言喻的快乐,她打开了她的身体,他看见了一丝缝隙。
    他的手托着她的臀,以刚刚的姿势再次进入了。
    程琅低喃一声,她低着头,羞耻罪恶折磨着她,她咬着他的肩膀,牙齿微微用力,她叫他:“林家砚——”
    他的手穿过她的长发:“暂时别折磨自己了,琅琅。”
    他的话如鬼魅,程琅迷了心窍。
    “林家砚——”
    他戳着她的敏感点,一点点磨着她,快把她弄疯了。
    她脑子无法集中,只有眼前这个男人,他太好看了,黑发沾了水,根根竖起,他的鼻子也好看,他的嘴唇薄薄的。
    他的后背有伤,程琅伸手去摸,摸到了一些轻微的凸起。
    她的心在颤抖,内心的天平在向他一点点倾斜,只是她还不自知。
    “啪”的一声,臀部又挨了一巴掌,程琅紧缩了一下,她嘤咛一声。
    “又走神!是不是还想被打?”他的声音低沉暗哑。
    程琅咬着他的肩膀:“嗯。”
    她在示弱,她想被打,她承认林家砚说的是对的,她渴望那么一点点的疼,或许更多一点点的疼,不能太疼。
    ——————
    存稿再次用完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