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勾引老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六的早晨,徐成言没有工作,程琅也有空,他们就挂着电话,虽然有时差,可是徐成言为她调整了作息。
    程琅已经打了好几遍草稿,她得说清楚,身和心分开她做不到,她不能再耽搁徐成言了。
    可是话到嘴她又舍不得。
    四年不是一两天,四年是上千个日日夜夜。
    徐成言最近也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不对。
    “小琅,怎么了?最近好像你一直不开心。”他问她。
    程琅正在思忖着怎么开口,徐成言就问了。
    “还因为上次工作的事?”他又问她。
    爱是什么?以前程琅认为是两情相悦,相依相伴,现在程琅认为是成全,她不能害了徐成言。
    总要面对的。
    程琅抿唇:“我们分开吧。”
    五个字,简单的将这和谐的氛围打破,她跟徐成言终究要变成陌路。
    电话那头是良久的沉默,徐成言并不相信程琅会说出分手的话,就像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可是他知道程琅懂分寸,她从来不拿分手开玩笑。
    他不可能怀疑程琅变心。
    他问她:“发生什么了吗?”
    程琅没忍住,脸上湿了一片:“嗯。”
    徐成言是她的男朋友,她没有理由再瞒着他,最近的事情早已超过了她的接受范围。
    隐瞒从来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她必须把他们之间的鸿沟交代清楚。
    她把爸爸出事,林家砚的出现,还有她用自己换了爸爸平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徐成言。
    电话那头良久的沉默,程琅声音哽咽:“对不起,成言,真的,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你。”
    “是我,把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毁掉了。”
    ……
    程琅还在继续说。
    大概过了五分钟。
    徐成言说:“你别怪自己,这不怪你。”
    程琅愣了,她捂着脸,大声的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徐成言隔着电话听到她的哭声,他也红了眼睛。
    “我们不分开,我不会跟你分开。”徐成言的声音很坚定。
    程琅吸了吸鼻子:“可是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怎么会?”他忍着心里的疼,放柔了声音,“我知道你没有其他的选择,我知道。”
    他知道,他理解。
    程琅摇头:“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我和你在一起。”
    徐成言脸色博乐:“我不分手。”
    “林家砚不会放开我。”程琅近乎绝望,林家砚是绝不可能让她和徐成言在一起的。
    “他这是在犯罪,报警不行吗?”徐成言说道。
    “报警,那我爸爸呢?”程琅想过逃,可是逃了她爸爸呢?
    林家砚可以救她爸也可以让她爸坐牢,如他所说,救她爸爸花了很大的代价,如果她逃了,林家砚一定会打击报复的,而她的家人就是最好的筹码。
    徐成言沉默了一会,镇重说道:“程琅,犯了错就要承担相应的惩罚,你不能因为是你爸爸而走不正当的途径,我可以原谅你之前所有的行为,那是不理智的,我理解。但是现在我希望你报警,林家砚对你做的是强奸,你的父亲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承担他应有的后果。”
    他的话很冷,和之前判若两人。
    徐成言说的程琅又何尝不懂,可是这个世界从来不是非黑即白。
    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你要我爸去坐牢?”
    “他应该去坐牢,你也应该报警,而不是一而再再而叁的被林家砚…”他无法再说出“强奸”的字眼,“你如果真心想摆脱林家砚就必须报警,这是我跟你唯一的出路,如果你爱我,你想跟我在一起,你应该报警。”
    程琅趴在桌上,她报警说什么?
    她受林家砚的诱惑才被他上了?然后爸爸去坐牢?
    把一个家彻底毁掉?
    “我不要我爸坐牢,我爸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程琅不能再把她爸推到刀尖。
    “所以你宁可牺牲你和我的未来么?小琅,你是这么想的?”他终于还是质问她了。
    程琅没得选,她怎么选也不可能选择眼睁睁看着爸爸坐牢。
    谁也没再说话。
    语音电话因为中途信号不好中断了,没人再回拨,就像他们的感情,最终也会无疾而终。
    程琅想,她跟徐成言这次真的完了。
    心中蔓延着无限的凄凉,她坐在电脑桌前,什么也看不进去,窗外有凉风吹进来,桃花带着春天一起挤进了房间,真是讽刺。
    她连林家砚进门都忽略了,他打开了她的卧室,走了进来,程琅眼里挂着的泪水还没擦掉。
    等到反应过来,一张脸被林家砚握在掌心,他的拇指擦掉了她的眼泪,眼神很沉。
    他的目光总是深邃,偶尔才会夹杂些笑意,多数时候是看不见底的,而且阴郁。
    “你怎么进来的?”程琅下意识开口。
    林家砚撇撇唇,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你妈之前给的钥匙。”
    程琅想往后退,不想让他看清楚她的痛苦,可是她的脸还在他手心。
    “分手了?”他猜。
    程琅眼泪就掉了,没说话,林家砚“啧啧啧”了一声,把她拉到怀里。
    “好了,别哭了,我也挺好的。”林家砚声音温柔了很多,像是哄小孩子。
    程琅骂他:“都是你,我本来好好的,真的好好的。”
    林家砚捧着她的脸,吮干她的眼泪,又提了提她的下巴,亲她红艳艳的嘴唇。
    程琅很难过,撇过脸,躲过了他的吻:“我很难过,能不能让我冷静一天?”
    他低头看见她长长的睫毛:“今天考试,你忘了?”
    程琅确实忘了。
    “错一题十下。”他又提醒她。
    程琅哪有心思考试:“今天难过,不想考。”
    “难过不是理由,难过更应该化悲愤为力量。”林家砚是要把她逼上绝路,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
    程琅根本无法说动林家砚,毕竟她之前承诺过的考试,林家砚又是一向的强势,根本不会因为她没有心情而懈怠她的学习,正如他说的,他愿意教她,已经是意外了。
    他把程琅拉到他腿上,窗外的阳光溅落在她身上,碎的光铺了他一身。
    林家砚声音轻轻的,很好听:“构图的十二种方法是什么?”
    程琅脑子里自己顾不上难受了,拼命的回想林家砚上课讲的,他教课也很有一套,都是用图的形式,她咬着唇,努力想:“中轴型,标准型,圆图型,斜置型,网格型,散点型…emm……”
    她挠头,十二种确实有点多。
    “想不起来了?”
    程琅挠头,碎光又挠了一片,让人心动。
    “忘了一半,六十下。”他口气很淡。
    “指示型!”她一激动,抬头,鼻尖撞到了他的嘴唇,很轻。
    程琅往后缩,林家砚揽着她的腰,声音染了一层暗哑:“勾引老师,加十下。”
    ——————
    林家砚想给琅琅一个哭的理由,真是操碎了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