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惩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光溅入了林家砚的眼睛,程琅看到了他眼中的情欲,臀间感觉到了他的硬挺的那东西。
    可他却面色如常,继续说:“十二种构图只消化了七种,还有五种,我以为你起码得记得十种,琅琅,你这个学习态度很不对。”
    程琅很想哭,不仅是因为自己不记得知识,今天本来就难过,眨了一下眼睛,眼泪就打转,她却不能在林家砚面前哭。
    “我没有来得及复习,我会改。”她的问题,她承认,知道错了,就改。
    林家砚的手贴着她的脖颈,一点点摩挲:“具体说一说,交叉型构图的利弊。”
    程琅低着头,脑子里一片混乱。
    “交叉型…”她重复了一遍,“我…”
    她想不起来了。
    “我不记得了。”她说。
    “80下了。”他说。
    程琅点头:“嗯。”
    “我要是具体问你剩下十一种构图的利弊,你一个都答不上来。”林家砚对她了如指掌,他说,“110下吃得消?”
    程琅是怕的,80下她都怕了,更何况再加一百多下,可是这样却让她隐隐觉得解气,她认为这是一种惩罚,惩罚她伤害了徐成言,惩罚她爬上了林家砚的床。
    “嗯。”她轻声说。
    林家砚在试探她的情绪,现在明白了。
    “那继续,简述一下七项原则分析法里含义层面的叁个分析法。”
    他的问题都不难,全都在笔记上,有一半程琅答得上来,有一半答不上来。
    林家砚只问了10个问题,可是却累积了280下,因为问题里的坑太多了,七项原则是70,十二种构图是120,各种问题都不是单个的。
    答完了所有的,一个小时以后了。
    林家砚抱着她,阳光还是一样的浓烈,房间通透澈亮,春意自窗口漫进来,程琅像是考砸了的小孩。
    “280下,自己数。”他说。
    程琅趴在他的膝盖上,眼睛湿了,问题答完了,她错了好多,她最近总在错。
    难过的情绪又被徐成言勾着了,她的心思又落在了“分手”这件事上,答题错了能改,可是感情里做了错事,她无法改了,也改不了,她跟徐成言完了。
    鼻子疼,心里也疼。
    那些年年岁岁让她不敢深想,她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林家砚掀起了她的连衣裙,一股凉嗖嗖的风钻到了她的腿根,风如妖精一般顺着缝隙钻进了她的身体,让程琅下意识夹紧了屁股,她有些慌乱:“你干嘛脱我裤子?”
    还没问完,屁股就挨了一下打。
    真的不轻,很疼的那种。
    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惩罚开始了。
    第一下,没忍住叫了出来。
    随后她又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眼泪因为第一下挨得重了,直接就掉下来了。
    她不想在林家砚面前哭的,可是疼,屁股疼,心里疼,或许是因为被打了,没有那么重的心里负担,也就顺其自然的哭了。
    林家砚下手真的重,打是真的打,不是做爱时候调情的那种打法,实打实的小孩子做错了事,被家长摁在膝盖上打屁股的打法。
    屁股肉多不会打出事,所以是家长常用来教育孩子的招数。
    每一下都打的她眉头蹙着,程琅细皮嫩肉,没有挨过打,一下接着一下,眼泪在脸上肆意乱窜,指甲下意识的扣着林家砚的大腿。
    不过七八下,她就绷不住了。
    起初声音闷在喉咙里,只听到呜咽。
    肩膀抖动,房间只剩下“啪啪啪”的拍打还有她的哭泣声,她把头趴在林家砚的腿上,脸闷着。
    手掌与臀肉,每一下,都打碎了阳光,臀肉轻颤,她实在太嫩了,只几下,臀瓣已经红透了,泛着粉色,春天的水蜜桃不过如此。
    林家砚知道她很难过,可她还是拘谨着,不敢放声,她就是这样的性格,永远都是闷着自己,受了委屈也是偷偷哭,自个难受。
    程琅疼的眼泪水直掉,她感觉屁股火辣辣的疼,可是疼里却又带着一股难言的痛快,疼是一种惩罚,是解脱,她脑子里是徐成言,她背叛了他,所以她该接受惩罚。
    身体与灵魂剥离开,她的灵魂在至高点上看着身体受苦,自找的,活该的。
    屁股的区域就那么大,连着打了叁十几下,后面的每一下都疼的刺骨。
    嘴里开始发出难以忍受的轻叫,身体开始下意识的扭动,心理觉得畅快,可是身体的反应又很怕疼。
    在这种心理的快感和身体的害怕中,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双重的折磨她的心里生出了一朵花,身体越痛,心里就好受了一些。
    “哭吧,琅琅。”他的声音透着一股魔力。
    程琅所有的矜持和理性都全线崩了,她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那句“哭吧”。
    她的声音一点点溢出来,就像找到了发泄口。
    “你打死我吧。”她说。
    倔强到了极点,她就想疼,疼让她舒坦,让她安心,林家砚微微一愣,他的手也很疼,他没有用道具,道具会让他感受不到力度,手发力是双向的,他能感受落在她臀上的明确力度。
    他咬了咬牙,又用了几分力,程琅瞬间大哭了起来,真的疼了,这回没压着,彻底放了喉咙哭。
    臀瓣已经从粉色变成了红色,她是真的对自己狠,林家砚既答应了她,又不想食言,打她的时候他没有一点的快感,sm是互相满足彼此的隐欲,可是他真的没有这种癖好。
    程琅也没有,她只是需要一个发泄口,而目前这个是最好的渠道,林家砚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事,做爱的时候调情可以,但是其他的时候绝对不会再做这种事了。
    简直就是自找不痛快。
    这个下午,程琅趴在林家砚膝盖上哭,哭的很惨,一半是疼,一半是难过,难过多一点还是疼多一点,她不知道,知道哭的很畅快,从没有这么肆无忌惮的大哭过,还是在林家砚面前。
    哭完了整个人情绪好了一些,但还在打哭嗝。
    林家砚的手穿过她的长发,脸贴着她的发顶,手贴着她的臀瓣,后来也没舍得全打完,寄存了80下,程琅的屁股红通通的,白色与红色,让人浑身紧绷。
    他一边轻揉一边把她抱在怀里,她还在打着哭嗝。
    “疼吗?”
    她已经哭了一遍了,结果又没忍住,又哭了,像个失力的小孩,早已没了形象,放肆的窝在林家砚怀里哭,眼泪打湿了他的前襟。
    林家砚抱着她,安抚她:“别哭了,宝贝儿。”
    程琅一味的哭,这段时间的委屈找到了发泄口,眼泪像是打开了水龙头,反正就想哭。
    程琅声音带着特别浓的哭腔:“疼。”
    他在帮她揉屁股,动作很轻,透着浓浓的爱。
    程琅抿着唇,抬起脸,眼睛水光泛滥:“心里疼。”
    “你继续打吧。”她不想结束,只有在疼的过程里,她的心才不那么疼。
    林家砚目光沉了沉,他真的恨铁不成钢。
    他羡慕徐成言,羡慕的发疯。
    于他而言,爱不是成全是占有,他要程琅,不惜满足她的这种需求。
    “不打了,够了。”林家砚捧起了她的脸,亲她。
    程琅哭的更凶:“打我吧,我现在心里疼,你打我,我的心就不那么疼了。”
    “别折磨我了。”他终是无法再做到。
    林家砚的手提着她的臀,将她压在了那张小床上,手心垫着她的臀,热切的吻她,发了疯,抓了狂,她到底有多喜欢那个男人?
    她越喜欢,他越是受不了,受不了她只把他当做发泄的工具,受不了她无理的要求,受不了她的眼泪,他腾出的另一只手扯开了她的衣服,程琅胸口一凉。
    -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她的手机在床尾,屏幕显示了「徐成言」的名字。
    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局面。
    程琅坐起来,屁股疼的倒吸了一口气,想伸手拿手机,可是林家砚却抢了先,他握着她的手机。
    ——————
    为爱做S失败的小林。
    作者:小林,你要不要做S?
    小林:滚啊,老子没兴趣
    作者:琅琅,你要不要做M?
    小林:滚啊,她没这个癖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