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YuwangShE.Vip 爱抚(微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家砚清楚地知道她所有的敏感点,她让他着迷,让他发疯,让他情不自禁,可是又顾念着她红肿不堪的屁股。
    程琅的下巴搁在他有力的腿上,眼睛湿漉漉的,睫毛上挂了水珠,她轻轻嘤咛,刚刚大哭完,情绪稳定了些,觉得分外安心。
    是林家砚给她的安心,跟做爱不一样,她获得了一种餍足。
    好似走了很久的路,快要渴死,找了一口井,但要走过一片荆棘丛,她的脚被割破了,可是水又让她渴望,喉咙干涩,他的手里举着一捧清澈的水,等她仰起头的时候,一点点灌进她的口腔。
    她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他仰着的下巴,将一捧清澈的水喂进她的口腔,嘴里有了水源,她又活了过来。
    林家砚低头,灯光下看见她潮湿又闪亮的眼睛,像是黑夜里的一颗明星,亮的烫人,眼睛轻眨,就有水珠欲滴,太过怜人,如果不是气急了,怎么舍得这么对她?
    真的很气人,越想越气,忍不住就凶她。
    “还有脸哭。”
    程琅被凶了一句,又哭。
    “你知道么,我今天知道你去约调之后,已经想好了杀人做几年牢。”林家砚的声音透着一股沉重,他的手又挪到了她的屁股,轻轻的揉动安抚。
    程琅看着他,想起了今天锦城风打了她,她怎么就脑子抽了做这种事情,脸蹭了蹭他的膝盖,眼泪蹭湿了他的裤腿,鼻音很浓:“对不起,我错了。”
    林家砚的另一只手给她擦眼泪,他的指尖有薄薄的茧。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怎么找到我的?”程琅问他,她明明什么都没跟林家砚说,他怎么会知道她跟锦城风的聊天。
    林家砚的目光穿过了她清澈的眼睛:“花了很多钱,还欠了别人一个大人情。”
    “对不起。”她再次道歉。
    林家砚擦她不停掉的眼泪:“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程琅撇了撇嘴:“我也不想这样的。”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甚至快要被情绪控制了。
    “脸是被那个傻逼打的?”他的指尖抚摸她脸颊上的手指印。
    程琅点头:“嗯。”
    “妈的。”他骂了一句。
    怒不可遏,他查到了那个叫“锦城风”的人,但是还没来得及收拾。
    “还动你哪了?”他问。
    程琅摇头:“没了,他打我,我就踢他下面,然后我就跑了,望都又不是小地方,哪有人敢在这个地盘撒野。”
    林家砚听她描述,就能想到她当时的情形,弯腰捧着她的脸,把她从膝盖上拉起来,唇吻上了她的唇,带着眼泪的咸味,舌头卷着她的丁香小舌,一只手揉着她的屁股,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背,程琅像个玩偶,被他支配着。
    他的舌尖卷着她口腔的每一寸呼吸,让她头晕目眩。
    程琅呼吸乱了,手胡乱抓着他胸口的扣子。
    林家砚让她贴着自己的胸膛,她像一条快要溺死的尾鱼,依靠着他度给她的那丝空气。
    天地之间,只剩下他和她,在经过一天的挣扎、逃跑、躲避、孤独后,她脑子里已经什么也不剩下,此刻只有面前的林家砚。
    跋山涉水,他一点点让她依赖。
    林家砚的唇从她的嘴唇到下巴,再到锁骨,然后轻轻的含住了她的乳尖,吮吸轻舔,将她每一寸的芬芳都卷入口中,程琅颤抖,稍稍一动,屁股就很疼,疼与爽交杂,她大口的呼吸,前面是他温热的舌头,后面是他有力温暖的大手。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她什么也不需要想,只需要把自己交给他。
    她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痛苦、压抑都不复存在,她看见了他卧室里飘动的窗帘。
    ——跳下去吧,一切都会结束。
    林家砚的牙齿微微用力,扯着她的乳头,刺激着她的神经,程琅轻吟出声,身体化成了一滩水。
    程琅想,她或许死了,可是身体活着,一波波的快感让她觉得还活着。
    起码身体是活的。
    她贪恋这一丝活着的快感和美好。
    林家砚不敢压着她,轻轻抱着她,让她跪趴在床上。
    yu+zhai+wx.c+o+m小林:琅琅什么都好,就是费钱费力不省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