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又挨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一早上,林家砚开车送程琅,昨晚上没睡好,早上一上车就犯困,到了公司,林家砚看她蔫蔫的。
    问她要不要请假,程琅摇头,一天好歹还有八百的工资,她坐着也是坐着,又上楼去了。
    到公司,刘滔就给她一个大活,她手里刚刚交付完一个活动,结果又来一个,刘滔也就见着她脾气好,才这样欺负人。
    可程琅什么也不能说,因为刘滔的针对是工作任务的分配,她就算发火也无济于事,因为这是她的指责。
    她接了活,连着加了一周班,她的优势在交互,做界面她很强,但是视觉是她的弱项,弄得每天来得早走得晚,还做不完。
    周五的时候,离完稿还剩2天,程琅基本做完了,交付给刘滔审稿的时候,闹了矛盾。
    刘滔叉着腰站在她后面:“你这个做的什么呀?这种颜色太旧了,程琅,不是我说你,你是这次的活动的主视觉设计师,你的风格决定了这次所有流程的风格,你怎么回事?这种成稿怎么拿出去?”
    程琅坐着,后背直冒冷汗,她清楚的知道这已经是她能力范围内拿出来视觉效果最好的图了。
    应付这次需求完全够了。
    刘滔喋喋不休,好像就是为了这一刻的爆发,他又继续轰炸机一般的说道:“上周五就没见着你人,你上班期间溜出去干嘛了?这周加班,你加的什么班?糊弄人呢?就给出这样的图。”
    所有人都看向了程琅,她自己自觉脸上发烫,面子根本挂不住。
    其实公司的人际关系很简单,就是和你一路的,不和你一路的。
    成年人的矛盾总是通过各种问题表达,不会光明正大的撕逼,程琅要现在跟刘滔撕逼,那吃亏的就是她自己。
    外人看来只是她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别人不会懂她的工作细分,到头来履历落个“辞退”。
    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不站队独善其身从来不能明哲保身。
    她被数落了,一部分人看戏,一部分人知道这个潜规则,心里盘算着做简历,早日脱离苦海,其实哪里都是苦海。
    走廊的那头走来了一个人,引起了一小片的骚动。
    那人走过来,说了句:“怎么了?”
    声音一出,程琅就回过头,她太熟悉了,是林家砚的声音!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程琅与他对视,今早他还抱怨她最近天天加班,怎么现在他就出现了这里?
    “林家砚?”刘滔开口,声音里有着些许的不可思议。
    “砚哥,你让我整理的数据表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秘书在一旁说道。
    林家砚挥了挥手,在设计组停了下来:“你先去我办公室,我等下过去。”
    程琅惊呆了,惊呆的还有其他人,林家砚是个原画师,他怎么会入职这种互联网公司?
    但是最近部门里就传闻,地上交通部门新上任一个副总,据说是高薪挖过来的,可是谁能想到这个人是林家砚,他对互联网的产品流程一窍不通吧?
    “刘滔是吧?”林家砚开口。
    刘滔立马换了副嘴脸,和林家砚握手:“砚哥,太意外了,我一直是你的粉丝,我玩的好几款游戏都是出自您手,真没想到您入职了我们公司。”
    刘滔对所有人都是和气的,对上司是谄媚的,唯有对下属,他才是那副趾高气扬的态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林家砚没有伸手回握,只是淡淡一瞥,瞥见了程琅的电脑屏幕。
    他指了指:“这是最近的活动吗?”
    刘滔点头:“哎,是的,最近要上线的。”
    程琅呼吸一窒,她这周没有求助林家砚,她怕受到打击,有些拘谨的站着,手指交缠着,林家砚看到她别在身侧紧紧握着的手,只是一瞥。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做界面设计的。”林家砚开口。
    程琅心想他这是要来找茬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至于一点面子不给她吧?
    程琅点头:“嗯。”
    只能装作不认识林家砚。
    林家砚眼眸微抬:“刘——总监。”
    他微微提了声音,将“总监”二字咬得很重,刘滔有点慌乱,但脸上只能保持着微笑:“怎么了?”
    “难道公司没有视觉设计吗?为什么你会把一个需要视觉冲击的页面交给一个做UI界面的设计师?”林家砚声音不带感情。
    大家都知道刘滔是在为难程琅,只是没人敢说,只有上级能说,但是真正的上级根本不会知道哪个员工受了委屈。
    就那么一刻,程琅低下了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心酸,鼻尖很疼,林家砚用他自己公正的态度维护了她,如果自己强一点就不会这样了。
    “其他人手上还有事情,程琅正好空着,便帮忙做一下视觉的活了。”刘滔也是老员工,这种问题对于他来说并不算问题。
    林家砚看向了他,一个自以为是的老油条罢了。
    “刘总监,如果连任务的分配都做不到合理化,那我有权利质疑你的工作能力。”林家砚说的不带任何情绪,实事求是,根本不跟刘滔打马虎眼。
    刘滔一下子慌了,脸上挂不住:“可能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会注意。”
    “程琅,是吧?”林家砚装模作样的瞥了一眼她。
    程琅点头:“嗯。”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说。
    程琅不知道林家砚要找她做什么,只觉得浑身的气都出了,刘滔为难她,林家砚帮她出气,跟在他后面到了他的办公室。
    一进门,程琅就说:“谢谢你啊,林家砚,太感谢了。”
    林家砚很严肃的说:“别跟我嬉皮笑脸的。”
    程琅摆正了脸:“你找我来干什么?”
    “手伸出来。”他说。
    程琅警惕,林家砚生气了:“手伸出来。”
    他声音大了一度,程琅被吓到了,乖乖地伸手。
    啪的一下,他的手心就打了她的手心,程琅疼的缩手。
    “我没记错,你跟我学了快一个月的视觉了,你那张图里用了几条我给你说的理论。”他说。
    程琅一条没用,她还是按照自己之前作图的方式去做的。
    “说话。”他又打了她的手心一下。
    程琅往后缩,脸红的要命:“我……我没用。”
    “我教的不好,是吗?”
    “还是你根本没听课?”
    他的手很用力的打了她的手心,他自己也觉得疼,程琅疼的想哭,可是她就是没有用他教的方法作图。
    “别给我哭,我不会心疼你的。”他恶狠狠的说,想起她每天糊弄鬼的学习,他更生气了。
    程琅咬着下唇,不敢哭:“我错了。”
    啪啪啪的就打她手心最嫩的地方,她下一秒哭了。
    “错什么错?你以为我很闲?每天抽空教你,你倒好,前脚讲了后脚耳旁风?”
    “错了,我错了,疼……”她想缩手。
    林家砚抓着她的手心,噼里啪啦又打了十下,她的掌心红通通的,脸上都是眼泪。
    “说你以后好好听课。”他说。
    “我以后好好听课。”
    “大声一点。”
    她不敢。
    林家砚又打了一下:“说。”
    她不敢,怕外面听到。
    “我以后好好听课!”她叫了一声,眼泪汪汪的。
    林家砚收了手,他的掌心也红了,伸手把她的眼泪擦掉:“就那种图,你还好意思交?”
    程琅委屈巴巴的低着头,她以为林家砚帮她说话,结果关了门,还是训她,一切都是假的。她低低的抽泣,林家砚看她那受气包的样子:“晚上补课,听到没?”
    程琅点头:“哦。”
    “哦什么?不服是吗?”
    程琅委屈极了:“我听见了。”
    她擦眼泪,林家砚问她:“疼了就长点记性,别天天的糊弄人,自己也不小了,别跟小孩子一样,成天指望所有人都惯着你。”
    “我知道了,我好好听课好好消化。”她低着头,莫名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很难过,上班的时候林家砚会时刻监视着她,以前做不好图,刘滔针对她,现在完了,做不好图要挨打。
    她应该离职!
    是的,大不了换家公司。
    心里这样想,也就痛快很多了。
    “那个刘滔,人怎么样?”林家砚问她。
    “不怎么样,跟我有仇。”她跟林家砚是仇人,但面对刘滔的时候,她愿意跟林家砚是一个战线的。
    “我知道了,你过来。”他招了招手,像招呼小猫小狗。
    程琅有点怕,怕他又要教训她,讷讷说:“疼的。”
    他把她拉到跟前,拉起了她红了的手心,手指轻抚,她看着他纤长的睫毛,有点儿不太习惯,唇轻轻碰了碰,温热的触感缓解了疼痛,其实也不是很疼,但就是被教训到了。
    “你别老想着糊弄别人,你糊弄的只有自己。”林家砚说。
    “知道了。”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她以前对工作没这么认真,不过是图口饭吃,但现在她不这么想了,既然做一份工作,她就得做好,哪怕她不爱它,也不能用糊弄的态度。
    既然学习了,就要学好,不然就是白学了,辜负了教你的人,也辜负了自己。
    是林家砚教给她的态度。
    ————yu+zhai+wx.c+o+m小林打人上瘾了,我擦,家暴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