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小林出轨风波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程琅走到了那栋别墅门口,里面灯火通明,在外面,程琅就能瞧见里面的人影,她在门口徘徊。
    进不进,是个问题。
    她咬着唇,一辆玛莎拉蒂从她身边驶过,车灯晃了她一下,她往边上靠了靠,车里下来一个穿着礼服的年轻女人,和司机打了个招呼,径直朝着那栋别墅走去。
    程琅站在路灯下,她很肯定这个女人不是照片里那个,难不成林家砚还换人?不在她身边,就在外面往死里玩?
    她再也憋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栋别墅的正门走了过去。
    出乎意料,门口没人拦着,程琅穿过铁质的门走了进去,见到了别墅外面的假山和喷泉,还有那角落的秋千,穿过门前的庭院,后面是正门,程琅走的不快,每一步都是离揭开林家砚的正面目更近一步。
    林家砚是个浪漫的人,连偷情都选了这么雅致的别墅。
    程琅站在正门,总算见到了一个保镖,问她的情况,她胡诌了一个,说是林家砚邀请她来的,那人一听是林总,便什么也没说,她顺利的走进了别墅。
    里头歌舞升平,沙发上坐着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一人手里揽着一个漂亮女人,程琅进门的那一刻就吸引了一些人,不是因为她漂亮,是因为她的一头粉色头发,太出挑了,而后才会注意她这个人,她生的自然,发型独特,衬得脸更加灵动,好看中带着独特,使她成了那几秒的焦点。
    程琅扫视了一周,并没有看见林家砚。
    但她肯定林家砚在。
    她踩着高跟鞋,走到了一个离她最近的人面前:“请问林家砚在吗?”
    她目标明确,那人挑眉,眼睛在她身上游离:“在,不过…”
    “你是他什么人?”那人反问她。
    程琅抿唇,眼睛眯着:“是林总让我过来的,我是他——秘书。”
    程琅绝不能让别人提前通知林家砚,让他脱身,她要亲自抓到他。
    “秘书?”那人语气带着些戏谑,“他在二楼,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程琅道了声谢,转身的时候听到那人说:“林家砚这小子可以啊。”
    她穿过二楼的客房,心中擂鼓大作,每排除一间房,她就离林家砚越近,他和别人会不会在翻云覆雨?
    她加快了步伐,穿梭在二楼的过道里。
    然后听见了林家砚的声音。
    “林青,你够了。”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怒。
    程琅停住了脚步,不敢往前。
    一个世纪那么久,林家砚和林青走出来的时候,程琅就站在他面前,时间停止了。
    林家砚的手插在口袋,面色凝重,他旁边的女人穿着红色的吊带裙,就是照片里的那个,两个人一左一右。
    他抬起头,这才注意到粉色的头发的是程琅。
    大步走了过来,程琅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嘴唇张开,想说什么,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确确实实和这个女人从一个房间走出来,她听见了心中那朵花枯萎的声音。
    “林家砚,你别碰我。”程琅推开了他的手。
    那个女人走了过来:“你是程琅吧?”
    程琅脑子很懵,这个叫林青的女人知道她,一定是林家砚说的,而且林青反应太自然了,自然得根本不像被抓奸的小叁。
    “要你管。”程琅恶言相向,她不可能对小叁客客气气。
    林青却是一愣,她看着程琅,怎么也想不出林家砚会看上这种小丫头片子,或许男人都一样,都喜欢这种年轻的、充满活力的,所以她的婚姻才会失败。
    “我跟家砚是朋友,你别误会。”林青的声音很沉稳,带着一股不容误会的镇定。
    程琅的手紧紧捏着包,包里是一把水果刀,她应该给林家砚一刀的,但她的手颤抖了。
    “我知道了。”程琅干涩的嘴唇吐出了四个字。
    她低垂着眉,抓奸应该歇斯底里,或者手撕渣男贱女,可正儿八经到了程琅这里,她什么都做不出来。
    “我先回了,晚点回去再说吧。”程琅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平静说道。
    林家砚转过头对林青说:“青姐,你先下楼。”
    林青点头,看了一眼林家砚和程琅,然后越过程琅,走向了楼下。
    “你松开。”程琅叫着却被林家砚强硬的拉进了刚刚的房间。
    他关上了门。
    程琅心一慌,抬起头看着表情严肃的林家砚,她的手里是包,包里有刀,她现在理智尚存,还不会捅死他。
    “谁让你来的?”林家砚问她。
    程琅站在靠墙,背后冰冷:“你能偷情,我就不能来抓奸?”
    林家砚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瞎说什么?”
    程琅觉得他现在就是死不承认了,男人到底都一样,只要不是眼见为实就可以死不认账。
    “林家砚,没意思,真的。”程琅双手环抱着仰头看着他,“你别告诉我孤男寡女从一间屋子里出来是清白的。”
    林家砚扯了扯衬衫的领带,松动了些:“但就是清白的。”
    “你当我傻逼?”程琅言辞激烈。
    “别说脏话。”
    程琅冷哼一声:“我说脏话总比不上你脏。”
    大概真是气疯了,她什么话都说,每句话都像是刀子往人心口上戳。
    林家砚一把扯过她的手臂,扯得她生疼:“你再说一遍?”
    程琅也是个倔脾气:“说什么?说你偷情还是说你出轨?林家砚,你不要脸。”
    她说完,林家砚就把她扯到了床上,程琅知道他肯定要做什么,他就是下半身思考的禽兽,她伸手就从包里掏出了水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刀尖抵着林家砚的胸口,林家砚没有料到她会带把刀,僵硬了身体。
    “你疯了?”林家砚说道。
    程琅握着刀,手指颤抖,只要她狠下心,她就可以要林家砚挨上一刀。
    “是的,我疯了。”程琅眼睛酸的厉害。
    她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为了一个男人失控。
    “我要跟你离婚。”程琅平静说道。
    林家砚皱眉,几乎不敢相信程琅的话,他花了多大的心力才跟她结婚,才闯进她的心,怎么可能功亏一篑。
    “程琅,你信过我吗?”林家砚的手撑在她两边,胸膛抵着那把刀,没有后退。
    程琅眼尾红了,可她死也不让眼泪掉出来,她和他之间有“信任”吗?除了“性”,他们还剩下什么?
    “是你先骗了我,你说你出差,结果呢?你跟别的女人在这里厮混。”程琅言之凿凿。
    “她是项目合伙人。”林家砚说。
    程琅忽然想起来,徐成言说的,这个女人是他以前倚仗的那个吗?所以他跟她是什么关系呢?只是合伙人?
    “你跟她没什么?”她问他,那张照片里林家砚是搂着林青的。
    她的刀始终没放下,如果林家砚说没有,那她会义无反顾的跟他鱼死网破。
    林家砚眉头锁着:“有过。”
    程琅的心落在了地上,碎了一片。
    两个字足以证明那些是真的,林家砚没有想骗她。
    “很多年前的事。”他看到她眼角红了,伸手揉她的鬓角,“我跟她不合适,她也知道,后来就只是朋友。”
    程琅转过脸,吸了吸鼻子,她应该相信林家砚吗?
    可是他说的很真诚,没有任何破绽。
    但她一个字都不信,他们的感情太脆了,经不起任何的波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