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小林出轨风波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玩不过他,一直如此。
    “我不关心,也不好奇。”程琅说道。
    林家砚放柔了声音:“别闹了,刀危险,别伤着自己。”
    他的手伸过去要去拿开那把抵着他的刀。
    程琅反应过激,手一扯,刀口就把他的手心划了一道口子,瞬时有血冒出来,程琅慌了,丢了刀,林家砚坐直身体从床头柜上抽了两张纸,把伤口摁住了。
    “你干嘛抢我的刀。”她说,声音不大,带着一点点的怂意。
    林家砚又抽了两张纸,把染了血的那张扔进垃圾桶,全程眉头没有皱一下:“我看你不把我弄死你不甘心。”
    程琅坐在一边:“林家砚,我先回去了,我们的事晚点回家再说吧,这事我很认真,没有跟你打马虎眼。”
    林家砚眉头蹙着:“回家说什么?”
    程琅觉得他不可理喻:“说你出轨的事,我们的婚姻还能不能继续的事。”
    林家砚许久没说话,他沉默着,空气中弥漫着死寂,他解释了,他跟林青确实没有关系。
    “行吧。”他站起来。
    程琅感到了一阵压迫感,他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既然来了,等等跟我一起回去,一切——回去再说吧。”
    程琅也站起来,没有牵他的手,她不敢去看他,或者说不想面对他。
    他们一同走了出去,下楼,底下已经热闹一片。
    “今天是林青叁十七岁生日宴。”林家砚说。
    程琅心惊,那个女人已经快四十了吗?可是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多岁,妖艳、绚丽,人群中过分耀眼。
    程琅看见了林青,她站在别墅中央,天生的女主角,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贵气,那一瞬,她看见了自己和他们的差别,她是一个普通人,代沟是无法逾越的,如果没有林家砚,她这辈子也不可能接触到这些人。
    林家砚的手紧紧揽着她的腰,她想挣开,可又不能表现得非常失礼。
    林青说完话,大家纷纷上前敬酒,她微笑应对,如同一朵美丽的交际花,程琅自惭形秽。
    “林老师,我听说您最近拍了一幅《赛马图》,得空让我也长长眼?”穿着西装的男人上前,目光很自然的落到了林家砚的身上。
    林家砚轻扯唇:“看自然是有空的,但“老师”不敢当。”
    “下个月的我一个学生在博展中心有个画展,不知道林,”他收了口,改为,“不知道家砚你有没有空?”
    从“老师”到“家砚”,可谓真不把林家砚当外人。
    那人话归了主题,几分圆滑。
    说到底不过是蹭着林家砚的名气,学院派的画法和他这种半路出家的根本不一样,邀他去无非为了那叁二两噱头。
    “我看看,并不能确定一定有空。”林家砚处事也圆滑,不会把话说满。
    “到时我给你发请帖,现在小孩办个画展挺不容易,忙前忙后准备了有一年,我也是看她天赋极高,不然也不会拉下脸来让您赏个脸。”他又继续说,手里的酒杯碰了碰林家砚的酒杯。
    “这位是?”那人看着程琅的粉色头发,看她年纪也很小,估摸着那个学校的在校女学生。
    林家砚揽着她,微笑:“我太太。”
    说的自然,程琅想挣开,但又知道不能让他下不来面子,他们的矛盾不应该剖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看起来很小的样子。”他说。
    林家砚微笑,手指掐了一把她想扭动的腰肢:“是挺小的。”
    丝毫不掩饰自己老牛吃嫩草的意思。
    人多了起来,林家砚便跟程琅坐到了一遍,大多都是一个圈,林青也坐到林家砚这边,主角落座,其他人就都绕了过来,围坐着,那个跟林家砚说话的男人兀自又给在座各位发了邀请。
    程琅顿觉这个老师真的尽职尽责,他们上学那会老师哪会这么宣传自己的学生,能给毕业设计通过就谢天谢地了。
    林家砚的手指在她腰侧画圈:“想什么?”
    她坐直了身体拍掉他作乱的手指:“没想什么。”
    “林大画家,我听说你最近接了个国外的项目,恭喜呀。”有人与林家砚碰杯。
    林家砚微笑:“谢谢,小项目。”
    有了一个风头便有其他人来奉承,一杯又一杯,林家砚都承下了,他心情不大好,所以也没有拒绝。
    林青见他喝的挺多,拦了一道:“大家点到为止,别闹太凶了,家砚胃不大好,再喝下去,今天得出事。”
    程琅侧脸看到林家砚微红的眼角,他的胃不好?
    她从来不知道。
    林青把他手里的酒杯收走,林家砚却是不松手,手握着酒杯的底托。
    “林家砚,你别喝了。”林青声音很小,但听得出不大开心。
    程琅感觉自己夹在中间就像一个电灯泡,她不了解林家砚,或者说,林家砚从来没有给过她机会了解他。
    林青知道他胃不好,她不知道。
    林青知道他这幅波澜不惊的皮囊下是什么心思,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林家砚懂她,看穿了她,替她想好她的人生方向,可是她不了解林家砚,一点也不。
    程琅转过脸,她看不出来林家砚有没有喝多,看不透他这个人。
    “我先回了,明早他酒醒了,再让他回吧。”程琅对林青说。
    林青点头:“晚点我让司机送他回,你也再留一会吧。”
    程琅摇头:“不了,我还有点事。”
    “要司机送你吗?”
    程琅摇头:“不用了。”
    她没有跟林家砚打招呼就出去了,夜风吹的她脸凉凉的,她仰起头看到无数闪动的星星,有云层被风吹得轻轻飘动。
    程琅漫步在别墅区的小路上,她不应该把喝醉的林家砚丢在那栋别墅,他是她的丈夫,他们是夫妻。
    “家砚,有件事我得提醒你,老锦知道是你废了他外孙的手,估计得找你麻烦。”王亮坐到他边上。
    林家砚没醉,只是酒多了。
    “锦天城?”他想起来了,那个叫嚣着要他好看的男人。
    “不是我说,你得罪谁不好,得罪锦俊国,他这人出了名的狠,锦天城又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外孙。”王亮不知道林家砚跟锦天城有什么矛盾,能让他下了狠手。
    林家砚又抿了一口酒,喉咙辣的很,当初就该让锦天城这辈子都待在医院里,真踏马的晦气。
    今天程琅出现在这里无非是锦俊国给他的见面礼。
    Ps:卧槽别tm给我搞成be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