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一二三四章 尾声之心韵唯琴知(全文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以自然的木料之美,去对比大漆的人为之美。
    如此,又是一番风潮。
    轻雅对木料的美,完全没有概念。他只喜欢好听声音的木头,至于木纹如何,他很少去管。所以,单玑在进木头的时候,就选了表象好看的木头。而轻雅,只需要从好看的木头里,再挑好听的声音来斫琴,就可以了。
    配合完美。
    只是,木音的琴,怎么弄,都感觉比灰胎琴要脆。
    轻雅做了不少不满意的,都卖出去了。而这把金丝楠的枯木龙吟。也只是拿来试音,如果不满意,还是要卖出去的。
    唔,这可不算坑人。
    对旁人来说,枯木龙吟能有轻雅弄出来的音色,已经算不错的了。
    真要喜欢追求音色,还是老老实实弄灰胎琴。异形琴只适合猎奇或者无聊闲的,绝对不适合当做主乐器。
    比如轻雅,他就是闲的。
    嗡——
    瑶琴原本内敛的声音,显得有些外放。
    不过,枯木龙吟就是这个效果。毕竟灰胎才是内敛的本质,而枯木,必定龙吟。
    轻雅随便弹着小曲玩,旁边,众位听得津津有味。
    嗯,这张感觉不错,可以先留着。如果后面有更好的,再把这张卖掉。
    轻雅一边弹一边想着,一不留神,几个时辰就过去了。
    众精灵都没耐性听了,陆陆续续都离开了这边。只有单玑一直都在,边听边笑,很是悠哉。
    轻雅玩了个过瘾,抬头,发现天黑了,转头,发现单玑还在,不由得有些讪讪。
    “那个……等烦了吧。”
    轻雅收起琴来,搂过单玑来摸头安抚,道:“是不是饿了?先吃点糕点垫垫,然后我们去吃晚饭。”
    单玑乖顺地笑笑,道:“不饿呀,听你的曲子,就能当精神食粮了。”
    哈?
    轻雅一呆,肚子忽然咕噜一叫,甚是尴尬。
    单玑一愣,哈哈大笑,然后塞给他一块糕点,道:“逗你的啦。是明姐姐还给你送了热腾腾的红豆米糕,可你沉迷弹曲不可自拔,我就帮你吃了,所以不饿。你要想吃的话,得让明姐姐现蒸,那东西要热着吃才好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轻雅表示理解地看着她,反正偷吃的理由总不嫌多,她喜欢就好。
    单玑见轻雅信以为真,心里笑得不行。她连忙从小橙子里面,拿出一小份还温乎的红豆米糕递给轻雅,道:“好啦,逗你的。给你留了一份。剩下的我都吃了,咳咳,太好吃了没刹住。”
    轻雅接过糕点,瞧她,道:“要不分你一半?”
    “不用了。”单玑摆摆手,道,“我已经吃不下了。”
    轻雅……行吧,这就是这份能留下的真实原因。
    哎,谁让是自己认定的人呢,宠着呗。
    轻雅几口吃掉糕点,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单玑适时递上淡盐水,总吃甜的也会腻的。
    轻雅咕嘟咕嘟喝了,满意地眯了眯眼,道:“果然还是宠儿最懂我。”
    单玑保持微笑,她也是吃腻了想喝点咸的才弄的,这些是她喝剩下的。
    此时,天气晴好,气温稍凉。
    月色浅薄,繁星满天。
    轻雅吃了喝了,感觉不饿了,也不着急觅食了。
    单玑早就吃得撑了,自然也不着急觅食。
    轻雅搂着单玑,望着天上的星星,伸手够了一下,自然什么都没摸到。
    “宠儿,你说,为什么星星能看到,却摸不到呢?”
    轻雅随口说着,其实也没想要回答,就是忽然想到了,随口说了那么一句。
    单玑应道:“你已经摸到了。只是,人的感应范围有限,没办法让这个感知被大脑识别。所以,确切的说,你不是摸不到星星,而是无法感知到自己摸到了星星。”’
    “哈?”
    轻雅直接被说懵逼了,道:“师父说了,星星是好远好远的燃烧的球,我怎么可能摸到呢。”
    单玑笑了一下,道:“他说你就信?”
    轻雅……喵的,师父这个骗人的坑货!难道自己又被骗了?
    单玑瞧着轻雅纠结的表情,更笑道:“师父说的没错,但那是异世界后世的研究。此处如何,尚未可知。再者,就算此处同样,后世还有个研究,叫泊松亮斑。也就是说,你看到的星光,或许是一个乃至数个星球遮挡之后,传来的中点光芒。同时,根据光年的定义可知,这些光芒抵达此处的时候,那里的星球或许早已不存在了。”
    稍顿,单玑继续说道:“所以,你想碰触的星星,绝对不是那些个小星球,而是那个闪闪发亮的光点。可惜,这点光芒的能量,难以被人体察觉。是以,我先前才说,君上你不是摸不到星星,而是无法感知到自己摸到了星星。”
    轻雅……说得好有道理,他差点就信了!
    “说起来,我记得你好像说过,我们也是异世之人,是吗?”轻雅努力回想道,“好像还说了什么任务。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单玑默了默,道:“任务已经完成了,君上想回去了吗?”
    “不,我还不想死。”轻雅还没活够,客舍不得,道,“可以继续留下吗?”
    “当然。”单玑点头,道,“神天一日地上百年,我们有好几百年能玩,不着急的。”
    轻雅瘪嘴,道:“好几百年不至于,玩个百年就够了。”
    单玑没有异议,都听君上的。
    轻雅说着,忽然有些好奇,道:“说起来,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呀,我怎么都不知道?”
    “也没什么。”单玑随口道,“是灵偃,想让我们找到雷威的魂体,当他的伴神。”
    轻雅愣了愣,慢半拍地反应过来,道:“所以,当年灵偃烧山,其实是一种祭祀活动,祈求上天帮忙的?”
    单玑点头,道:“的确如此。”
    轻雅有些懵,道:“那可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他怎么舍得?”
    单玑倒觉得无所谓,道:“他不杀,崇岱皇也放不了他们,不如废物利用,牺牲明显目标,保全传承。”
    轻雅……废物利用,这话过分了吧?
    不过,他们要真有实力,像是四大隐族秘地那样,根本找不到目标,也不会被针对了。
    等会儿,毕方谷的隐秘性,其实不亚于那四个秘地。非要说的话,就只有那个安全点,收容了巫家的人,导致目标暴露。
    或许,官家针对的并不是乐雅,而是隐居却被忌惮的巫族?
    有可能哎!
    毕竟,乐雅的威名,那可是让人忌惮到根本不敢对立的状况。跟大杀器讲道理,那简直比对牛弹琴还恐怖。
    “君。”
    单玑忽然出声,打断了轻雅的思路,道:“天气这么好,不要胡思乱想。打扰了气氛,多不好。”
    轻雅……方才乱想的内容,一瞬间都被吓忘掉了。
    不过,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还萦绕在心里,让人十分不爽。
    单玑把头放在轻雅肩头,乖顺地拱了拱轻雅的颈项,道:“世上有很多人,都不是纯粹的好,或者纯粹的坏的。因为,大家都是偏心的。无论你怎么想,他就是那样的。或许他辜负了很多人,但,他对师父来说,总是好的。”
    轻雅懂,道:“万事万物,有所得必有所失。只是,大多数人只能看到其中一面,不能兼顾。”
    单玑微顿,笑然道:“道理总是明白,可事到临头,就是不舒服。”
    轻雅点头。
    对,他就是不舒服。
    而更不舒服的是,其实没有人做错事,无可指责。
    尤其是,如果他站在灵偃的位置,为了单玑,他或许会做出更可怕的事情。相较而言,灵偃的手段还算比较温和。毕竟,他只是灭了毕方谷,并没有连带崶夏城或是归暮关。
    啊,烦躁。
    轻雅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不爽,反正就是不爽。
    单玑无声地笑笑,道:“师父不傻,他肯定知道的,只是不说而已。”
    轻雅闻言,莫名的,心中的烦闷散去了一些,舒服了许多。
    “再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就别想了。”单玑蹭着他撒娇道,“那些都是既定事件,不能改变,也最好不要去改变。想了没用,太伤心情。”
    轻雅……好想咬她怎么办?她会痛的,会哭鼻子的。
    唔,轻雅犹豫了一下,偏头靠着她的发顶。果然跟她亲昵一下,就会舒服一些。
    单玑……差点笑喷了。
    怎么这么乖呢,真是太可爱了。
    单玑只敢这么想,却不敢明说,不然会惹轻雅生气的。
    稍稍安静了一会儿,先前的烦恼,已经被轻雅忘光了,再想都想不起来了。
    嗯,果然记忆力不好也是有好处的,心情很容易恢复。
    轻雅不由自主地笑了笑,道:“我以前也这么不记事吗?”
    “嗯。”单玑点头,毫不犹豫。
    轻雅一噎,道:“我是说,以前。就是,你说我们来这里之前,的以前。”
    “我说的就是呀。”单玑笑眯眯道,“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天生如此,反正我认识你之后,你一直是这样的。所以,每次借口出来玩,你都会选封存记忆作为交换,因为你就算不封存也不记得什么。”
    轻雅疑惑道:“出来玩?”
    “啊,我是指完成心愿的任务。”单玑笑得很甜,道,“反正对咱们来说,这点任务和玩没什么区别,所以,主要还是来玩啦。开心第一,任务顺便就行。”
    轻雅一脸无奈,道:“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任务。”
    “正常,你知道了也会不记得。”单玑笑眯眯道,“而且你有我嘛,我帮你记得就行。等你记得,估计结束了你都没想起来。不如我来帮你记得,这样比较方便。”
    轻雅点头,道:“宠儿的记忆力就是好。”
    “大约是互补吧。”单玑笑应道,“你不行的我行,你行的,我大概能模仿。”
    轻雅好奇道:“那你会的东西,我会吗?”
    单玑笑而不语……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
    轻雅却会意错了,道:“果然还是我比较笨。”
    单玑无语地看他……神尊算笨,那什么算聪明?
    不过,他每次跑到其他世界玩,都显得有些笨。好在,这只是临时的,不然她绝对要拉住他,不让他出来玩了。
    噗啦!
    安静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旁边掉了下来。
    轻雅下意识地挥出一道气垫,护住了摔下去的东西。谷内的都是自己人,无论是谁,摔着都不好。
    小碧波稳稳地摔在了气垫上,抬头,茫然地眨了眨眼。而后,它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轻雅瞧着把自己吓了一跳的小碧波,有趣地笑了一下,招手,把小碧波抓了过来,抱在怀里,摸头安抚。
    这小崽子,这么多年了,还是当年的模样。软萌可爱,软毛也好摸,是轻雅最喜欢的。
    小碧波窝在轻雅怀里,哭声瞬间小了许多。倒不是它故意如此,而是靠近轻雅就觉得安全。心情波动小了,自然也就不怎么哭了。
    轻雅也没问小碧波是怎么了,因为不用问。它就是想粘人了找不到人,好不容易找到了还把自己摔了,傻乎乎的就开始哭鼻子,哄哄就好了。
    果然,简单地哄了哄,小碧波就窝在轻雅怀里睡着了。
    轻雅笑了笑,觉得这小崽子真好玩。难怪这么久了,都没玩腻。
    “对了。”单玑忽然开口,道,“离开的时候,你要带它吗?”
    轻雅微愣,道:“可以带?”
    单玑一头黑线,道:“你都魂契了,当然可以带。”
    轻雅惊喜道:“那我要带。”
    单玑并不意外,道:“说起来,我还差点忘了提醒你。你之前结契的时候,应该都没想着要不要带走吧?正好,你现在知道了,也该把你身上的契约整理一下了。所有要带走的,都结成魂契。不需要带走的,都解除契约,散养或是转给旁人,看你。但有一点,已经被人养过的,尽量不要丢弃,不然会死掉的。”
    轻雅闻言,仔细想了想,点头,道:“那,我带走的,去了那边,是契约依旧,还是只是一起过去?”
    “看你安排。”单玑应道,“想追随就追随,想自立门户也无所谓。不过,我建议这个问题回去了再想,这边讨论没有意义。”
    轻雅闻言,觉得也对。
    那些事情还蛮遥远的,不如先看看当下……他饿了。
    轻雅皱眉揉揉肚子,偏头柔声对单玑道:“宠儿,我们去找姐姐讨食吧,你想吃点什么?”
    单玑忍笑,道:“都这么晚了,别挑了,有什么吃什么吧。”
    轻雅想了想,也是,便带着单玑下了山,去树屋那边找明馨了。
    星光闪烁,无虑无言。
    终终而了,是谓,旋宫千百律,心韵唯琴知。
    【全文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