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分卷阅读3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把花穴涌出的汁液撞得到处乱甩,一部分干在了皮肤上,一部分汇成小水珠顺腿流下。
    藏在肉襞里能引发高潮的凸点被翻找出来,得到了男人的特殊对待,挤蹭磨压钻,一柄肉杵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来招待这位害羞的贵宾,将它款待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可耻的快感不合时宜地涌上,林芙月忍耐到眼泪都流出来,身体痉挛,下身喷出代表着高潮的汁液,她体力接近殆尽,两腿绵软无力地垮了下去。
    不要继续了……真的支撑不住了……
    不应期内男人的每一下操干对少女而言都是折磨,她麻木地任由那根不知疲倦的阳具蹂躏体内的媚肉,任由自己的花穴随本能给予反应,她所剩无几的神志全用来闭紧自己的嘴,压抑住每一声蹿到喉咙里的呻吟——不想……再输一次……
    “嘶——唔!”男人发出了冲锋前的闷吼,砰砰砰地狠操十几下,恨不得把囊袋也操进那口穴里一般深深地钻进深处,释放出浓郁的浊液。
    听到那恶魔每临射精必然出现的低吼,林芙月稍微打起了精神,这场战斗终于可以暂告一段落,对她来说就像是期末考试间的中场休息般令人振奋。
    餍足地长叹,男人舔了舔嘴唇,把半软但仍意犹未尽的性器抽出,里头浓稠的白浊不一会儿也滴滴答答地流了出来,配着少女被干到外翻的花唇,别有一番暴雨残花的意趣。
    “真可惜……”时间不足以再来一次了,男人遗憾地将少女扛回房间,略松一松她手腕上的绳结便欲遁走。
    结束了吗?林芙月脑子浑浑沌沌理不清头绪,既然那恶魔不做了,那么……是她赌赢了吧?
    “等……等一等……”她虚弱地开口,“你……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男人讶异地抬了抬眉毛,思索片刻,咧开嘴凑近少女耳边低声道:“去问你的‘好’爸爸吧~”
    爸爸……?爸爸……怎么了……没有精力再深入思考,林芙月不甘地陷入了昏睡。
    “啧,还是不禁操啊。”男人摇摇头,“小月亮,不操你可不代表老子射不出来了。乖乖洗干净你的小菊花,等老子下次来操!”
    凌晨,少女从噩梦中惊醒,疲惫地为自己除去身上的束缚,草草收拾了一下卧室,头重脚轻地缩进了被窝。
    梦里,无数模糊暗影追着她大声嘲笑,碎碎念着听不懂的话。她在看不清方向的迷雾里茫然地奔跑,失足坠入深渊时,影子们盘旋在头顶上桀桀怪笑,那些一开始无法理解的杂音渐渐汇合成一句匪夷所思的话,回声般反反复复,随她一同坠落:
    “去问你的好爸爸吧!”
    “芙月,芙月!”
    “……嗯?”睁开干涩的眼睛,林芙月模糊看到了室友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你发烧了,还一直喊着爸爸爸爸。”李香玲把冷毛巾搭上她的额头,“你感觉还好吗?”
    林芙月虚弱地闭上眼,眼球烫得像用火烤过。
    “我……我要回家……”
    天哪!!!我终于更新了!!!_(:з」∠)_
    被自己太过于慢吞吞的更新速度震惊到,我对不起喜欢看这篇文的大家_(:з」∠)_
    更文速度是真的很难保证了,咸鱼君只能保证不坑_(:з」∠)_
    emmmmmm顶锅盖遁走,大家看文愉快~
    第十六章 日记(往事揭开/应宁小肉蛋)
    什么样的地方最适合隐藏秘密?
    一个你已经熟视无睹的地方,或是你从来不会在意的角落。比如,书架的最上层。
    那些束之高阁的阳春白雪由于长年摆放整齐不常被打理,当初主人家买来企图充实精神世界,却迫于现实忙碌而渐渐遗忘,于是它们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书架上象征博学的摆设。
    “一,二,三……”林芙月仰着头,按照手中的纸条仔细数着书架最上层的书。
    这张纸条在林风行书房的办公桌最下层上锁的抽屉里静静摆放着,钥匙出现在林芙月的枕头旁。发现钥匙的时候,林芙月松了一口气,猜想那恶魔大概是使了手段把什么东西藏在了和爸爸有关的地方,然后故弄玄虚地吓唬她,并不是真的和爸爸有关系。
    若不是学校以林芙月生病但家中监护人出差,又无长期佣人为由不允许她回家,恐怕她会第一时间回家试试这是哪里的钥匙。
    打开家门,林芙月深呼吸了好几下,她有些紧张,久违地,她将要去探索爸爸的领地。
    林风行很尊重林芙月的隐私,在林芙月自己一个人睡觉开始,他就鲜少进入她的房间,这使林芙月不再随意进出父亲的房间,对他的房间便记忆不太清晰。林风行再往林芙月房间里加了书柜后,林芙月连书房也很少去了,那里彻底成为了林风行在家处理公务的办公室。
    林芙月首先走进了林风行的卧室。相比起林芙月装饰得温馨舒适热热闹闹的卧室,林风行的房间奉行的是极简主义,衣柜,床,桌子,几乎没什么摆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