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分卷阅读5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恳地点点头:“有一点。原本看到我成长的过程被爸爸仔细地记录下来,我还挺感动的,直到我发现爸爸曾对我有过过界的想法。理智上,我明白爸爸已经没有了这种情感,但是我心里有了疙瘩,会后悔为什么知道了这件事。”
    雷德耐心地倾听着,宽慰她道:“心存芥蒂是正常的,这个秘密就是个过期的罐头,打开后你后悔为什么要打开它,把它丢到了一边,但它已经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每想起都会感到不适。可是到底是哪些部分造成了你的不适呢?气味?模样?还是你的想象?”
    “大概是我的想象吧。”林芙月想了想,苦笑,“我不能想象也不能接受我一直敬爱的爸爸原来有这样的一面,我也不能因此责怪他,因为他已将一切都止于发生之前,如果不是我贸然打开了他的日记,我永远不会发现……所以,我在寻找让自己释怀的理由。”
    “Kerwin的意志坚定是我最钦佩的地方。”雷德与林芙月分享他对林风行看法,“能像他这样在未治疗心理疾病时就控制住自己强烈欲望的人很少有。他曾不止一次告诉过我,他决不能伤害他的宝贝女儿,然而面对他的宝贝儿时,欲爱与父爱的挣扎总是令他陷入甜蜜又痛苦的煎熬。他不敢百分百地信任自己的自制力,所以总是在找借口远离,直到他请求我用催眠的手段帮助他遗忘这份情感。”
    林芙月垂眸听着,此时出声打断了雷德:“那您知不知道,最近爸爸又开始远离我了?”
    “……是的,我知道。他又来找我进行咨询了。”雷德点头。
    “那他是不是恢复记忆了?”林芙月追问,眼中充满了怀疑。
    “并不是。”雷德摇摇头,“Luna,请你相信我,我之前并没有对你说谎,他确实没有恢复记忆。”
    “他这次来找我用的不是上次的渠道,咨询的也不是之前的问题。”
    “那就是因为……岳临渊?”林芙月闭了闭眼,努力藏住眼中因提起那个名字而一时泄露出的恨意。
    “你知道‘他’的名字?”雷德微微皱起眉。Kerwin的确说过林芙月见过一次岳临渊,但当时她并不知道那不是她的父亲,自然也不会知道“岳临渊”这个名字。现在林芙月知道这个名字,说明岳临渊与她一定还有过他们不知道的接触,那么……岳临渊说的那些话难道是真的?
    心念百转,雷德正色问道:“是他告诉你的?你们见过几次?他伤害你了吗?”
    林芙月用问题回答问题:“您与他见过面了?”
    雷德知道林芙月对他仍充满戒备,因为他是她父亲的心理医生,一个帮助她父亲隐瞒真相的人。她肯定还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这场谈话从头到尾她都在小心翼翼地探查他们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他决定先回答林芙月的问题。
    “我确实已经见过岳临渊了。”雷德妥协地说,“他是一个危险的、充满攻击性的人,对你有着非比寻常的狂热与执着。我和Kerwin很担心他会伤害你,因此Kerwin选择了远离你。”
    “为什么爸爸怕他伤害我不是选择在我身边陪伴我,而是选择远离?”尽管内心已有猜测,林芙月还是想得到证实,“他和我爸爸……到底是什么关系?”
    雷德马上意识到林芙月其实并不确定事情的真相,只是有个大概的猜测,他斟酌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据实以告:“岳临渊他……是你父亲分裂出来的人格。你可以把他看做是住在你父亲身体里的另一个人。”
    尽管那其实是林风行的一部分。
    雷德暂时没有告诉林芙月这个事实,只是说:“在国际上,我们称你父亲的这种情况为‘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林芙月嗓子发干,手指尖发凉,她在桌子下暗暗握了握拳,尽量自然地拿过水杯喝了一口,然而开口时声音还是有些发飘:“请您,详细说一说吧。”
    已经彻底沦为半月更文了_(:з」∠)_
    感谢不离不弃的各位呜呜呜,把上次忘记放的两千字应宁肉蛋后半截放上~
    不愿意敲蛋的小天使可以等我的正文完结,会把应宁的肉肉用番外集结一波,不过正文完结还有点遥遥无期……远目_(:з」∠)_
    祝大家看文愉快!
    第二十一章  困兽(初见岳临渊)
    人如何区别于另外一个人呢?
    是相貌的昳丽或平平,是身材的高矮或胖瘦,是声音的清脆或低哑,是皮肤的白皙或黝黑?
    还是行立坐卧中惯用的姿态,音容笑貌间流转的神采,举手投足展露的气质,为人处世秉持的原则?
    林芙月只用了一个抬头,一个四目相对,便清晰地意识到:坐在那里的人,不是爸爸。
    尽管他们有着相同的发型,相同的五官,相同的身材,但她就是知道,他不是。
    爸爸对着外人从不失礼数,然总是清冷疏离的,唯独面对她时,似有一股春风吹化了满山的雪,周身洋溢着暖意和生机。他落在她身上的眼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