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яǒùщěищù.íи 开苞次日又挨cao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啊啊……爸爸……别操了啊呜呜……”
    体型娇小的女孩儿不着片缕地躺在肌肉壮男身上,腰胯被男人抱住,将她的穴儿往狰狞的肉棒上一下一下地摁,噗嗤噗嗤地从她穴里捣出大量透明的汁液。
    听女孩儿的哭喊,他们竟是一对父女,这丧尽伦常的一幕是怎么发生的呢?
    却说前一晚刚被父亲开了苞的应宁醒来后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她浑身酸痛,特别是屁股——想起屁股,应宁不由自主地收缩下体,悚然发现一根巨大的硬物还泡在她的穴里!
    “宁宁醒了?”硬物的主人慵懒地单手撑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惊讶睁眼。
    应宁僵硬地提了提唇角,笑得比哭难看:“爸爸,早啊……”
    “早。”应尨低下头,十分自然地在她唇上嘬了一口,“小懒猪,已经快到十点了。”
    “十点?”少女瞪眼,就要坐起下床,“上学迟到了!”
    应尨早有准备,一个翻身将人儿牢牢钉在胯下,摆腰肏了一记:“慌什么?这不是正在上‘穴’么?”
    “咿啊……”女孩儿的穴里舂出了一泡水,她羞得眼睛顿时就湿了,“爸爸欺负人!”
    “就欺负宁宁了。”应尨搬起女儿的左腿扛在肩上,一边慢慢肏着穴一边不忘在她怕痒的大腿内侧亲出一块红痕,“宁宁给不给爸爸欺负?嗯?”
    “呜……”父亲动作和缓,但每一下都干得很深,深到应宁以为他要把自己捅穿,“爸爸……啊……别往里了……”
    应尨我行我素,有条不紊地扣着昨晚造访过一次的宫门。全根没入的感觉太棒,他茎身还有一截始终没肏进穴呢:“给不给爸爸欺负?说出来。”
    “那里不行……咿呜……”黑溜溜的大眼泡进了泪水里,应宁泪汪汪地控诉着眼前禽兽的父亲,“爸爸不要了……宁宁好累啊呜呜……”
    应尨干脆压了下去,用唇舌堵住了女儿顾左右而言他的嘴,亲得人儿口水都流到了下巴才松开来,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吻着:“宁宁给不给爸爸欺负?嗯?不给爸爸欺负想要给谁欺负?”
    “呜呜……”眼神迷离,女孩儿脸上晕满红霞,终于忸怩地吐露了心声,“给……宁宁给爸爸欺负的……哈啊……不、不要别人……”
    愉悦地勾起嘴角,应尨耸动性器捣着女儿的穴,不依不饶追问:“那宁宁喜不喜欢被爸爸欺负?就像这样,用爸爸的大鸡巴欺负宁宁的骚穴?”
    宫口渐渐被捣开的女孩儿呜咽:“喜……喜欢的……啊……爸爸……宁宁肚子要穿了呜呜……”
    “喜欢什么?”
    粗硕的男根抽插力道骤然加重,三两下就将那宫口凿开到仅剩薄薄一层。
    “啊!啊——”即将被攻入腹地要害的少女惊惧地哭叫,“不不要爸爸,不要插了呀啊啊啊——”
    争先恐后挤上来的穴肉阻止不了势在必得的猛兽,它稳准狠地撞破薄薄的阻隔,势如破竹地直取穴心!
    “咿呀呀啊啊——”再次被操到脑子空白,女孩儿挺腰瞠目,浑身震颤,花穴潮喷不止。
    “喜欢什么?”簇拥的穴肉吸得男人头皮发麻,偏偏他还要贴着女儿的耳朵,执着地要一个答案,女孩儿不回答,他就趁人家喷水正敏感的时候往里捣。
    应宁因为快感而绞紧的穴肉受不住蹂躏,在强势的攻击下又要痉挛着制造潮吹,过于激烈的快慰让女孩儿泪汪汪的,恐惧而暗自期待:“喜欢……喜……喜欢……咿咿……喜欢爸爸,宁宁喜欢爸爸啊呜呜……”
    这个答案很让应尨满意,却不是最满意的,他摁住女儿,性器慢条斯理地碾上她宫内的蕊心,循(威)循(逼)善(利)诱:“喜欢爸爸什么?”
    “啊啊啊……那里不可——呜——”应宁泪眼朦胧香汗淋漓,嫩屄已经被操得蕊肉外翻凄惨无比,毛毛上挂着屄水舂成的泡沫。
    喜欢爸爸什么?
    喜欢他严肃阴沉的恶相,喜欢他高大威猛的身材,喜欢他周身狂野不羁的雄性气息,喜欢他用粗犷掩饰的温柔,喜欢他……
    环在男人脖颈上的手滑到他脸上,男人眨了眨眼,额头的汗液滴答在女孩儿身上。被他操得气息不稳、形容狼狈的女儿凝视着他,幽深的一眼让他窥见了其中万丈波澜,应尨立时顿住。
    时光好似一瞬间回转至如梦似幻的前世,刹那盛放随即凋零的芳华在他眼前循环往复、不得解脱。
    直到湿润软凉的唇瓣贴上他的,应尨方能大梦初醒,噙着那两瓣唇肉凶狠地探入舌头,勾住那小舌纠缠不休。
    “啊啊……爸爸……别操了啊呜呜……”
    体型娇小的女孩儿不着片缕地躺在肌肉壮男身上,腰胯被男人抱住,将她的穴儿往狰狞的肉棒上一下一下地摁,噗嗤噗嗤地从她穴里捣出大量透明的汁液。
    听女孩儿的哭喊,他们竟是一对父女,这丧尽伦常的一幕是怎么发生的呢?
    却说前一晚刚被父亲开了苞的应宁醒来后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她浑身酸痛,特别是屁股——想起屁股,应宁不由自主地收缩下体,悚然发现一根巨大的硬物还泡在她的穴里!
    “宁宁醒了?”硬物的主人慵懒地单手撑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惊讶睁眼。
    应宁僵硬地提了提唇角,笑得比哭难看:“爸爸,早啊……”
    “早。”应尨低下头,十分自然地在她唇上嘬了一口,“小懒猪,已经快到十点了。”
    “十点?”少女瞪眼,就要坐起下床,“上学迟到了!”
    应尨早有准备,一个翻身将人儿牢牢钉在胯下,摆腰肏了一记:“慌什么?这不是正在上‘穴’么?”
    “咿啊……”女孩儿的穴里舂出了一泡水,她羞得眼睛顿时就湿了,“爸爸欺负人!”
    “就欺负宁宁了。”应尨搬起女儿的左腿扛在肩上,一边慢慢肏着穴一边不忘在她怕痒的大腿内侧亲出一块红痕,“宁宁给不给爸爸欺负?嗯?”
    “呜……”父亲动作和缓,但每一下都干得很深,深到应宁以为他要把自己捅穿,“爸爸……啊……别往里了……”
    应尨我行我素,有条不紊地扣着昨晚造访过一次的宫门。全根没入的感觉太棒,他茎身还有一截始终没肏进穴呢:“给不给爸爸欺负?说出来。”
    “那里不行……咿呜……”黑溜溜的大眼泡进了泪水里,应宁泪汪汪地控诉着眼前禽兽的父亲,“爸爸不要了……宁宁好累啊呜呜……”
    应尨干脆压了下去,用唇舌堵住了女儿顾左右而言他的嘴,亲得人儿口水都流到了下巴才松开来,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吻着:“宁宁给不给爸爸欺负?嗯?不给爸爸欺负想要给谁欺负?”
    “呜呜……”眼神迷离,女孩儿脸上晕满红霞,终于忸怩地吐露了心声,“给……宁宁给爸爸欺负的……哈啊……不、不要别人……”
    愉悦地勾起嘴角,应尨耸动性器捣着女儿的穴,不依不饶追问:“那宁宁喜不喜欢被爸爸欺负?就像这样,用爸爸的大鸡巴欺负宁宁的骚穴?”
    宫口渐渐被捣开的女孩儿呜咽:“喜……喜欢的……啊……爸爸……宁宁肚子要穿了呜呜……”
    “喜欢什么?”
    粗硕的男根抽插力道骤然加重,三两下就将那宫口凿开到仅剩薄薄一层。
    “啊!啊——”即将被攻入腹地要害的少女惊惧地哭叫,“不不要爸爸,不要插了呀啊啊啊——”
    争先恐后挤上来的穴肉阻止不了势在必得的猛兽,它稳准狠地撞破薄薄的阻隔,势如破竹地直取穴心!
    “咿呀呀啊啊——”再次被操到脑子空白,女孩儿挺腰瞠目,浑身震颤,花穴潮喷不止。
    “喜欢什么?”簇拥的穴肉吸得男人头皮发麻,偏偏他还要贴着女儿的耳朵,执着地要一个答案,女孩儿不回答,他就趁人家喷水正敏感的时候往里捣。
    应宁因为快感而绞紧的穴肉受不住蹂躏,在强势的攻击下又要痉挛着制造潮吹,过于激烈的快慰让女孩儿泪汪汪的,恐惧而暗自期待:“喜欢……喜……喜欢……咿咿……喜欢爸爸,宁宁喜欢爸爸啊呜呜……”
    这个答案很让应尨满意,却不是最满意的,他摁住女儿,性器慢条斯理地碾上她宫内的蕊心,循(威)循(逼)善(利)诱:“喜欢爸爸什么?”
    “啊啊啊……那里不可——呜——”应宁泪眼朦胧香汗淋漓,嫩屄已经被操得蕊肉外翻凄惨无比,毛毛上挂着屄水舂成的泡沫。
    喜欢爸爸什么?
    喜欢他严肃阴沉的恶相,喜欢他高大威猛的身材,喜欢他周身狂野不羁的雄性气息,喜欢他用粗犷掩饰的温柔,喜欢他……
    环在男人脖颈上的手滑到他脸上,男人眨了眨眼,额头的汗液滴答在女孩儿身上。被他操得气息不稳、形容狼狈的女儿凝视着他,幽深的一眼让他窥见了其中万丈波澜,应尨立时顿住。
    时光好似一瞬间回转至如梦似幻的前世,刹那盛放随即凋零的芳华在他眼前循环往复、不得解脱。
    直到湿润软凉的唇瓣贴上他的,应尨方能大梦初醒,噙着那两瓣唇肉凶狠地探入舌头,勾住那小舌纠缠不休。
    仿佛感应到了她的想法,应尨将筷子放下,释放出早先未能尽兴的灼热巨物:“乖,想要就自己吃进去。”
    拧身向后摸到父亲的大家伙,应宁忍不住面红耳赤,就是这根粗硕到可怖的阳具,将男人的血脉传承到她身上,又让她能和父亲水乳交融、尽享欢愉,到现在她的腰还酸痛得很,穴也还不能完全闭紧呢……
    “胡思乱想什么?”女孩儿的手被一只大掌握住,包着那根巨物撸了一把,“想爸爸昨晚怎么给你破的处还是今早怎么干到你哭?”
    “才没有呢。”应宁羞窘地小声争辩了一句,就闷不吭声地拨开内裤,抓着那男根往穴里塞。无奈她脚不着地使不上力,努力了好半天才吃进去半个柱头,倒是自己把穴里撩拨出了一泡水。人儿哭丧着脸回头和父亲撒娇:“爸爸,宁宁吃不进去……”
    应尨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用一只胳膊箍住女孩儿的腰,把她拔起来一截:“自己往下坐。”
    女孩儿就把着那根巨物抵在自己穴口,在父亲的帮助下使力向下坐,好歹吃进去了半截。
    “呜呜……好涨呀……”即使经历过了激烈的情事,应宁还是不能顺利地吃进父亲的全根,只到一半就觉得穴里满得不行了,“爸爸太粗了……哈啊……吃不下啦……”
    “娇气包,今早才吃了爸爸的一整根鸡巴,现在怎么会吃不下?”应尨可不相信她的话,把着人儿的腰拔起又按下,硬是又操进一截,“看,这不就吃下了。”
    “咿咿……好多呀……要撑裂了呜呜……”摸着那肉棒又捅进穴里一截,都怼到她花心里杵出了一股水,却还犹有大约三指宽的长度没吃进去,应宁快吓哭了,“爸爸……爸爸……不要了……”
    应尨好脾气地答允:“不要便暂时不要了罢。”他胳膊松开,人儿由着重力往下一坐,“呜”地哀鸣,穴里又硬是坐入了一小截男根。
    ροροъし.νīρ(popobl.vip)
    实在是撑得难受了,应宁也不敢抱怨父亲的坏心眼,塌腰向后撅着屁股瘪嘴含泪地受着,上半身趴到了桌子上,这样能稍微脱出来点,但仍是胀得厉害。父亲环过手来,扒开她宽松的领口,把她两只鼓鼓的奶子掏出来捏在手掌里玩,顶端的红豆倍受宠爱,几乎被玩弄得胀大成两粒红樱桃。
    “能坐直吗宝贝?”应尨贴着女孩儿的耳朵问,毛手毛脚一刻不停,“坐起来咱们就继续吃饭,不然——就轮到爸爸开饭了。”
    吓得女孩儿马上挣扎着直起身:开玩笑,这会儿让父亲开饭,怕不是真的会把底下操裂。
    吃了五六分饱,应宁不吃了:“爸爸……你也吃呀,宁宁可以自己吃的。”
    应尨夹了一块小点心塞进人儿嘴里,低头含住她唇舌逗弄了好一番,才卷走稀碎的糕点吞下,手指抹去唇角的水光:“爸爸要宁宁这样喂才吃。”
    应宁目瞪口呆,脸颊粉红,坐立不安地又被喂了几口才下定决心,舀了一大勺粥含住,仰起头闭上眼,等着父亲享用。应尨并不客气,捧着人儿的脑袋探舌亲了下去。
    炖得软烂的粥里加入了皮蛋、虾米、瘦肉、葱花,鲜甜的味道和女儿的软舌一同吃进口中,应尨享受地眯了眯眼,自然又捉住那小舌吮吸缠绵了一通——再甜美的粥,也不及她美味。
    “唔哈……”好容易被放开的女孩儿眼神迷离,喘息着娇嗔,“爸爸!这样下去早餐都要凉掉啦!”
    意味不明地笑笑,应尨舀粥填进女儿嘴里:“不急,爸爸先喂饱宁宁,一会儿宁宁再来‘喂’爸爸。”
    高大的父亲把娇小的女儿圈在怀中宠溺地喂食着,女孩儿脸颊上飞着两团粉云,似是极不好意思,眼睛里还滚动着“感动”的泪光。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温馨,却又隐隐带着一丝怪异的旖旎,若是你掀开桌布从餐桌底下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别看面上两人衣冠整齐,底下却都敞着私处!少女两条细瘦的腿儿勾缠着男人粗壮的腿,随他大喇喇的坐姿而不得不大大叉开腿,两腿间那处柔嫩花谷楔进了一根狰狞的巨柱,撑得可怜的花唇紧巴巴地贴在其上,谷中的潺潺清溪顺着柱身不绝地淌出。
    “爸爸……哈啊……宁宁、宁宁吃好了。”女孩儿吃得差不多了,绯红着脸抱住男人喂食的手。穴里杵着一根巨物,撑得她又胀又痒,老是往外流水,屁股下爸爸的裤子都湿了一块。
    “吃好了?”见女儿点头,应尨把筷子转手递到她面前,“吃好了,就由宁宁来喂爸爸吃饭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