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4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幸弯下腰,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呼吸缠绵——这就是他想要的。
    一月底的时候,俞熹禾和导师出了国,同行的还有学院里的其他师生。研讨会在美国举办,如果顺利,半个月就能结束。
    俞熹禾是一行人中年纪最小的,除了教授外,其他人都是研究生或在读博士。她的导师是学术界大牛,也是个很有涵养的女性,非常喜欢学术能力出众的俞熹禾,所以破例带上了她。
    俞熹禾没想到会在机场遇见陈远年。
    因为工作缘故,陈远年经常国内外到处飞,两个人能在机场碰见,实属巧合。
    离飞机起飞时间还早,俞熹禾和导师打了声招呼后,走到一边和陈远年聊了几句。话题从学业转到模特圈时,俞熹禾想起了什么,问:“二叔,那时候陈幸答应做模特是欠了你什么人情?”
    闻言,陈远年目光意味深长起来,反问道:“那家伙没和你提过?”
    俞熹禾摇摇头。
    二叔笑了一下。陈、俞两家关系很好,对于某些事,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等那小子什么时候愿意说了,他会告诉你的。”
    陈远年要搭乘的那班飞机马上要起飞了,走之前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发顶,叹了口气说了最后一句:“陈幸喜欢投资,所有高风险在他这里像是不存在一样。如果没有你在身边,他不知道会疯玩成什么样。”
    无论多大的一笔资金,在他手里也只是游戏的筹码而已。
    俞熹禾手机里还有几分钟前陈幸发来的一条消息:“我接手AK了。”
    这是陈氏旗下最大的投资公司。
    他开始进投资圈发展了。
    这是那个吻之后,他们的第一次联系。
    在飞机落地后,俞熹禾拿手机搜索了一下有关陈氏集团的新闻。陈家掌权人的独子进入金融圈,这个消息不可谓不轰动。投资行业本身就充满枪林弹雨和明争暗斗,陈幸很清楚其中的游戏规则。
    学生和导师的行程并不相同,学术教授下飞机后要先去开个短会,学生自行去落地酒店。在她看新闻时,一个师姐走过来问了句:“这次举办研讨会的地点离拉斯维加斯很近,如果研讨会能早点结束,我们打算去赌城看看,熹禾你去吗?”
    拉斯维加斯,无数资本堆砌起的纸醉金迷之城。
    权势和金钱在这里博弈,俞熹禾很想知道,属于陈幸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于是便答应了。
    好在研讨会进行得还算顺利,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两天结束。按照原先的约定,一行人征得了导师的允许后,便租车去了拉斯维加斯。
    赌城繁华,俞熹禾到达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发给陈幸,问了一句:“我在拉斯维加斯,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因为时差问题,到了美国后他们的联系并不多,俞熹禾没有想到他会立马打来电话。
    “拉斯维加斯?”
    国内应该是凌晨,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尾音酥软。
    “嗯,和师兄师姐们一起来的,待会儿可能要去兑换筹码。”
    走在俞熹禾前面的一个师姐忽然回头,看她正在打电话,揶揄道:“是男朋友吗?”
    离俞熹禾很近的一个活宝师兄立刻接话:“我就说小师妹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在场的有些人,心思可得打消了啊!”
    俞熹禾是在场一群人中最小的那一个,师兄师姐们好不容易能放松一下,都逮着机会逗她。
    “不是……”
    她刚想解释,手机里就传来了陈幸的声音:“不是什么?”
    俞熹禾才想到通话还没结束,立马扯开了话题:“刚刚在和师姐说话……你还没说你想要什么呢。”
    最开始“引战”的师姐正挑眉看着她,一脸的意味深长。她还以为小师妹一心沉醉于科研,没有七情六欲呢。
    手机那头的陈幸低低笑了一下,俞熹禾生怕他听到了,对方却只说了一句:“我想要你早点回来。”
    俞熹禾几乎能想象得出,他眉眼含笑的模样。
    有时候,她都分不清陈幸是在开玩笑,还是也喜欢她。认识这么多年,他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很少直接显露出喜怒,又或者说,让人捉摸不透。
    “你别开玩笑了。”
    赌城到了傍晚,灯光迷醉,俞熹禾感觉自己像是身临其境地处在一场恢宏的电影里,如果陈幸这时候在她身边,她应该会很高兴。
    但此时她只是微微皱着眉,像是有些无措。
    隔着手机,俞熹禾听到陈幸应道:“阿禾,我没有那么恶劣。”
    他那边传来了细微的人声,和玻璃杯碰撞的声音,俞熹禾猛然意识到他可能是在外面,耳边又传来他带着笑的声音。
    电话挂断后,陈幸所在的包厢随即哄闹了起来。包厢的光线忽明忽暗,他靠在沙发上,眉眼的笑意还在。
    包厢里不过三个人,其余两人在陈幸打电话时默契地保持了安静,现在通话结束,两人看向陈幸的目光可谓意味深长。
    “俞熹禾打来的电话?”严嘉笃定地问道。
    一旁原本就好奇的陆谨言蒙圈了:“别欺负我高中就出国不了解情况就打哑谜啊!俞熹禾是谁?阿幸的初恋还是前任?”
    “你哪有这么多话?”严嘉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先前不是跟你提过?那是俞家的独女,某人的心肝大宝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