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14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第二张床。
    俞熹禾很想说,光是这些家装就要超过这套公寓的总值了。
    后来,陈幸还买了一只赛级布偶猫,水汪汪的蓝色大眼睛像是宝石。
    “你买猫做什么?”俞熹禾喜欢猫,但因为学业和住宿问题,一直没养过。
    陈幸坐在刚刚买来的柔软沙发上,侧脸看她。
    他总不能说,养一只猫是为了提醒某人每天早点回家吧?
    陈幸没有回答,俞熹禾以为他没有听见,抱着猫走到他身前轻轻蹲下,和猫一起仰着头看着他,又问了一遍。
    那双桃花眼弯弯的,漾着水一般。
    勾人得要命。
    陈幸低眸看着俞熹禾,朝她伸手。她以为陈幸是想摸猫,微微凑了上去,结果羊入虎口,陈幸想摸的是她。
    指尖在她细腻白皙的脸颊上轻轻一捏,最后滑向她的眼尾,那里泛着微微的红晕,像是天生的桃花颜色。
    他低低地说了一句:“可爱。”
    与此同时,与中国遥隔大洋的美国内华达州,美丽繁华的赌城此刻是上午八点。
    清俊的年轻男人坐在深红色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一整面墙的赌场监控,画面像素极高,清晰得每张牌上的花纹大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除了图像之外,还收集了声音。
    穿着制服的下属面无表情地守在一边,直到沙发上的那人淡淡地说了一句:“换成三号那天的。”
    下属点点头,上前调换了监控日期,画面切回到了三号那天。
    女生出现在画面上,和身边人低声交谈时眉目温软,桃花眼里笑意清浅。她有礼节,有教养,虽身在赌场,却半分未沾染纸醉金迷之气。
    公事公办如这位下属,也不禁觉得这个女生确实漂亮,但又不仅只是漂亮。这一天的监控视频,他看过多次——和他的上司一起。
    年轻的男人整个人陷在深红色的沙发里,姿态冷清,看似温润有礼,实则暗藏狠厉。随后他走上前按停监控,画面定格,那个女生正好抬眸笑着看过来,桃花眼中水光盈盈。
    凶狠冷辣的人一旦柔软起来,会是什么模样?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也会对一个人生出强烈的争夺欲。
    “程少,”下属恭敬地叫了他一声,“您去中国的时间暂定在四月中旬。”
    他思忖了几秒,问道:“那个人现在在哪?”
    他没有提及名字,但下属已经停下要汇报的工作事项,神情严峻地道:“据悉,他现在有可能离开了欧洲。”
    男人抬手抚上了画面中女生的桃花眼,袖口滑下,露出了腕间佛珠。他在纸醉金迷的繁华世界中太久,一直从容有礼,某些时候甚至是温柔的。
    “那就三月去中国。”
    ——去争夺一个人。
    第02章
    还吻你万千
    他感受着来自胸腔的钝痛,良久之后才开口:“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我在哪里,只要你想见我,不远万里,我都会来到你身边。”
    三月初的时候,S大的垂枝早樱提前开了,望不见尽头的绯红花瓣铺展在阳光下,仿若红云。
    陈幸已经修满学分提前毕业,回校第一天,他陪俞熹禾去化学实验大楼,刚好路过这开满樱花的地方。
    有摄影社团的成员在这附近拍照,陈幸是S大风云人物的“头牌”,有认出他的小师妹慕名前来想拍张照,都被他拒绝了。
    他眉目出众却很冷淡,有时候看来有些不近人情,拈起落到俞熹禾鬓边的樱花花瓣时偏偏柔爱万分。
    俞熹禾感觉有些痒,想要后退,却被陈幸按住她细白的后颈,他声色极低:“别躲。”
    他靠得太近,风又有些大,樱花花瓣洋洋洒洒落下来,迷住了俞熹禾的视线,她恍了神,忽然就提了一句:“你之前那么冷淡,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
    陈幸收回视线看向她,眸光很深。
    俞熹禾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拉了拉他的袖口,想继续往前走时,陈幸弯腰将指尖的樱花贴在她唇边,隔着花很轻地亲了一下她,如蜻蜓点水。
    不远处就是三五成群来校报到的学生,他仿佛毫不在意,退开些后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我要露出一点马脚,你才知道我喜欢你。”
    嗯……男模圈神坛上的Xin苏起来真的是很勾人。
    因为是回校第一天,导师将大家聚集起来开了个会。林桃正襟危坐在俞熹禾身边,私底下却讲着刚听来的小道消息:“有人为我们学院投了一笔资金,好像数额不小,你看导师今天神采飞扬的样子……”
    一般来说,很少会有投资方注资科研团队,谋利太少。
    俞熹禾很好奇林桃说的这个人是谁,但也没过多留意。一个月后,她快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却见到了投资方。
    原本她正在实验室做滴定,结果导师突然打来电话,让她去校长办公室一趟。校长办公室在行政楼最高层,俞熹禾敲门进去时,见到的就是严肃的一幕。
    年轻温润的男人坐在沙发上,闻声抬头看过来一眼,眼尾上扬了几分。
    俞熹禾迎上他的视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校长乐呵呵地介绍:“程先生,这是我们化学院的学生俞熹禾同学,前些时候还去美国参加了研讨会。”
    俞熹禾适时接了一句:“程先生你好。”视线偏移,落在他腕间古朴的佛珠上,俞熹禾发现这人和初见时有些不太一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