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57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人刚好巡逻到这里,见俞熹禾并没有开始进行实验,顾及到她还有一点价值,并没有直接对她动手,而是用力踹了一下实验台,第二次警告她:“好好做,出一点差错,要你的命!”他神色狰狞地看向一旁的安格曼,将手里的铁棍往他膝盖弯处砸了一下,骂骂咧咧地离开了这里。
    安格曼当着他的面不敢喊痛,估计也是挨多了打,习惯了,红着眼睛咬牙就忍过去了。俞熹禾看得心惊胆战,不敢想他在这里待了多久,受了多重的伤,最不敢想的是,如果她自己参与违禁药品的制作,会间接害死多少人。
    安格曼的眼里充满着恨意,不过不是对俞熹禾。看到刚刚白人对俞熹禾的态度,他问了句:“你也是被绑来的?”
    俞熹禾坐立难安起来,比起被绑架撕票,这种场合更让她恐惧一万倍。俞熹禾简单看了一下他们要求制作的药,对于她而言,其实并不困难,这整件事带来的后果却难以想象。
    她还没有回答,安格曼就转回了头,冷漠又自嘲地说道:“就算是被绑来的,为了活下去也得犯罪。”他的手抖得厉害,双手的好几个手指上都有还未愈合的伤口,看上去血肉模糊。
    一整个上午,安格曼都没再开口说过话,安静得像是死了一般。俞熹禾也没有参与实验,白人不敢动她。中午那个络腮胡子回来后见她没动,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但下一秒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脸色稍霁。
    “你倒是好命,Elvis愿意出钱来赎你了。”
    随后他转头看向安格曼,放了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蒸馏瓶在他的实验台上,不耐烦地叮嘱道:“这是那边的人刚做出来的,一堆蠢货,弄不出第二份来。你赶紧给想办法复制出来,成品明早就有人来买。”
    俞熹禾定睛看了一眼,发现那个瓶子里装的不是一般的药品试剂,而是提纯后的黑海洛因液体,只需要重结晶就可以得到晶体成品。
    他们居然逼着别人提纯这个……
    俞熹禾拼命压抑着怒意,胸腔起伏,最后忍不住捂着唇猛烈咳嗽起来,喉咙里是锈铁般的腥味。
    她不能惹对方动手……
    这里是地下工厂,多少非法的药品在这里被制造出来,又有多少人被迫苟活在这里。几百平米的地方是暗不见天日的死地,然而最糟糕、恶心的还不止这些,跟着络腮胡子进来的一个瘦高男人拉扯着长相清秀的安格曼,揪着他的衣领就要往外拖。
    男生瞬间就憋红了眼,脸色青灰,却不能反抗。
    “你做什么?!”俞熹禾剧烈咳着,把血腥味好不容易压下后,下意识地把安格曼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她脱口而出的是中文,在场几乎没人能听得懂,只有那个安格曼懂一点中文,声音平淡地回了一句中文:“别白费力气了,没有用的。那些人闷得久了,便想找人揍一顿,发泄一下。”
    他低下头,一双好看的眼睛看向她,动了动唇,却到底没再说话。
    瘦高男人上下打量着俞熹禾,古怪地笑了一下,就在他伸手想搭上俞熹禾的肩时,安格曼拦住了他的手,用英文道:“我跟你走吧。”
    从俞熹禾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眼眸微垂,浅淡的绿色眸子让人想起干净的湖水……
    有些人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摧毁掉。
    俞熹禾的心脏简直要炸裂,疯狂又冲动的想法在瞬间形成,在那个瘦高男人要将人带走的前一刻,她伸手拉扯了男生的手。
    他手上到处都是伤痕,她知道不应该用力拉住的,可她心中恐慌得要命,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在络腮胡子和那个瘦高男人不耐烦得准备强硬动手前,俞熹禾问:“明天……是在明天之前要复制出和这一样的提纯物吗?是谁来买,要多少?”
    络腮胡子愣了一下,猜俞熹禾可能是要参与进来,态度发生了变化,稍微客气了一点:“当地的地头蛇来买,要300克晶体,只能多不能少。”如果作为名校学生的俞熹禾愿意加入进来,那对整个制作过程来讲,将大有裨益。
    瘦高男人的眼珠左右打转,眼睛眯成了细窄的一条缝,盯着俞熹禾和被她拉住手的安格曼看。
    俞熹禾抢在瘦高男人开口前说道:“我需要一个搭档,我要这个人帮我。”在这里,络腮胡子的地位显然比瘦高男人高,他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瘦高男人离开前用眼神狠狠剜了俞熹禾一下,面色不善。
    他们离开后,安格曼皱着眉说道:“你疯了?”他非常不赞同俞熹禾主动把自己牵扯进制毒活动中。
    俞熹禾背上出了大片的冷汗,低着头看了一会儿脚尖。
    她能隐隐约约闻到一点血腥味,是她自己身上传来的。她的伤没有好透,又没有好好休息,情绪这样不稳定,很不利于身体恢复,这样发展下去,只会越来越糟。
    可她没有办法……她能有什么办法?!
    安格曼盯着她,惊诧地问道:“你难道要自己承担罪名?”
    俞熹禾走向实验台的脚步顿了一下,神情有几秒的怔愣,然后很慢地摇了一下头。
    “我不能负罪,我还要回去见一个人。如果我做了不好的事情,我会没脸见他的。”她回头看向安格曼,看着他那双像翡翠一样漂亮的眼睛。
    现在她每说一句话都能尝到一点血腥味,可她就像是无知无觉一样,如果不是脸色实在惨白得厉害,安格曼几乎就要相信她了。接着她又补了一句话:“我做的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如果你能获救而我不能的话,麻烦你找到一个人,他来自中国海市,叫Chen Xing。”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