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70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幸……”她喊他的名字。
    “嗯。”喉结轻轻滚动一下后滑出一个单音,极低,极哑。
    第二天,俞熹禾就出了院,但并没有回到原来的那套学生公寓。她的行李,陈幸已经吩咐人提前收拾好,搬到了另一套公寓里。俞熹禾不知道,她搬去的这栋小公寓就在顾为的势力范围内,这里寸金寸土,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查。
    陈幸从安保公司聘用的雇佣兵还未全部撤走,他留下了几位会中文的女性,让她们在暗中保护俞熹禾,一直到密什家族的余党全部被抓获。
    陈幸也给了她顾为的联系方式,告诉她:“遇到麻烦的事情就打这个人的电话,有危险也是,或者告诉其他人,你认识他。”
    “你的朋友吗?”俞熹禾接过写有住址和电话号码的纸条,有些疑惑,上面的地址也是在费城,“不见一下吗?直接打扰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有机会的话再说吧。”陈幸揉了揉她的发顶,并没有直接告诉她顾为的身份。他不想俞熹禾和顾为接触太多,毕竟顾为在这里这么多年,他的仇家也不在少数。
    所以一切的保护都是在暗中进行,尽量减少给她带来的麻烦。
    新的独栋公寓里,家具一应俱全,卧室里铺着适应季节的丝毯,客厅与厨房也是开放式的设计,旁边还有个酒柜,只是里面只有一瓶顾为送来的,作为“乔迁礼”的葡萄酒,产自拉图酒庄。
    这种酒酒味浓烈,酒质纯净深浓,有着雪松木的芬芳。
    陈幸和俞熹禾都没有喝酒的打算,俞熹禾想着酒放着也是放着,就用一点酒做了西餐,有番茄意面和小牛排,以及芒果蛋挞。
    俞熹禾煮意面的时候,陈幸就在一旁洗小番茄。濯濯清水滑过宝石红的番茄,再柔柔流过他修长的手指,让俞熹禾想起在高中实验室里林桃说的一句话,她说:“谁要是能像秦昭学长那样把试管或者锥形瓶洗出仪式感,我就高价聘来当我们实验组的头牌。”
    秦昭在读高中时很出名,他成绩优异,直接被保送去了名校,后来又去参军,回来后就去参加了选秀节目。至于将玻璃仪器洗出仪式感,大概是洗的人颜值出众,手也修长好看,所以在旁人看来格外认真。
    俞熹禾把林桃说的话跟陈幸重复了一遍,说:“你洗得好认真啊。”闻言,陈幸侧身看了她一眼,喂了她一颗水灵灵的小番茄。他的指尖还是湿的,在她咬住番茄的时候并未从她的唇边拿开,也沾上了那么一点红色番茄汁。
    他收回手时轻抿了一下指尖上的那一点番茄汁,看似漫不经心地问:“秦昭?”
    “嗯,一个高我们两届的学长。”俞熹禾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道,“上高中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参加过化学竞赛,好像他大学也辅修了化学。”
    他们有着共同爱好,曾经在合作的过程中也配合得默契且愉快。
    陈幸的眸色深了深。
    他记得这个人,当年就是秦昭在放学后辅导俞熹禾做竞赛题。俞熹禾有多喜欢化学,他比谁都清楚。俞熹禾可能连自己都不记得了,有一次陈幸去找她,她向他提起那位辅导她的学长时,微弯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不经意露出来的钦佩,让陈幸生气了好久。
    俞熹禾并不知道陈幸在想些什么,补充道:“我在医院遇见的那个学长就是他。”
    陈幸抽出一旁的纸巾擦了擦手上的水,低眸掩住眼中的暗色:“那期综艺你们会一起参加?”
    “应该是吧。”
    啧,陈幸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俞熹禾刚咬过一颗小番茄,此时唇珠湿艳。他用舌头顶了顶腮帮,感到有点燥热。
    早知道……呵,早知道,他也不能替她拒绝。即使陈幸清楚只要他开口,俞熹禾一定不会去了,可是她都已经答应了,陈幸不想她被别人当成出尔反尔的人。
    见陈幸没再说话,俞熹禾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他也正看着自己。她隐隐感觉他好像有点不对劲,便问:“怎么了?”
    “下周日我就要回国了。”他突然换了个话题。他的年假要结束了,AK还有一些事务等着他亲自处理。
    俞熹禾顿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遗憾。要不是之前经历了抄袭事件,她一时难过出了国,他们也不用相隔两地。现在她只能安慰自己,在这里专注学术研究也不错。但总归还是有些意难平,而且这对陈幸也不太公平。
    吃完晚饭一起收拾完餐具后,两人在客厅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看的不是那种很煽情的言情剧,而是再正经不过的新闻播报。可就像是有催化剂存在一样,俞熹禾被陈幸揽住腰,两个人接吻时她都不太记得中间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他国内的助理打来电话问他具体的回国时间?
    俞熹禾走了一下神,就听见他低笑着问了句:“喝酒做什么?”陈幸吻她的时候尝到了一点雪松味,芬芳浓烈,齿颊留香。
    俞熹禾从他的唇上离开,偏着头看他,有些紧张,嗫嚅道:“嗯……壮胆?”她原本做好晚饭后就打算将酒放回去,但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她突然就尝了一口。酒的醇香一下就漫过了唇舌,如同现在。
    葡萄酒的后劲大,加上刚刚深吻时有些喘不过气,俞熹禾的脸颊微粉,眼里水雾蒙蒙,看起来又乖又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