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任池(4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还有。
    星猛地抬起头往他身上撞去,左勾拳给了他下巴重重一击。赫利俄斯被他这一下打中,彻底激怒,抬起手指,吸引着地上那些湛风枪的黑晶碎片悬浮至空中,接着打了个响指,一道道锋利的碎片便闪烁着电流朝星袭去。
    防弹衣在刚才抵御光束时基本已经损坏,此刻的黑晶碎片一片接着一片插入苍星体内,他来不及躲过这么多碎片,很快被牢牢钉在了雪地之中。
    细细的血流从伤口处蔓延,逐渐浸没在白雪中,鲜红刺目。
    如果我足够仁慈,就会在现在一刀将你了断,如果我足够残忍,就会留你在这里,慢慢地冻死。
    赫利俄斯最后看了他一眼,盖上兜帽,拢着衣袍转身朝庞大的军舰走去。
    还有更大的征服等着他去完成。理智告诉他不该再在这个人身上浪费时间了。
    想到这里,已经登上军舰的赫利俄斯犹豫了片刻,接着将所有的光束炮集中在星身上,准备发射。而正在他即将按下按钮之际,整座军舰忽然发生了爆炸,所有的一切瞬间被高温吞噬,淹没于火光之中。
    轰然巨响,滔天巨浪。
    蘑菇云越来越大,逐渐与飞雪卷在一起。
    星仰面望着因爆炸而瞬间明亮的天空,松掉了手中的引爆器。
    在这种规模的爆炸中,就算是最优异的机体也无法幸存。大爆炸发生后,接连又发生了小型爆炸,雪山上方的天空如同节日烟花一般眩目。
    星的使命完成了,他躺在柔软而炽热的雪地中,感受着贴面而来的热浪,努力地伸出手,接住眼前一片飘落的雪花。
    雪花柔软,他感到久违的宁静。
    赫利俄斯死了,而年轻的自己正在奔向梁师衡,这算是成功吗?
    他还会再次忘却一切、从雪山深处醒来吗?
    因爆炸引发的雪崩很快掩埋了他,雪花从火焰中飘落,大地上只余残骸。
    第59章 EAST OF EDEN
    1
    /
    叮咚,您的新订单来啦,请及时处理哦~
    爱伦坡酒吧,龙正逐一清点电子屏上的订单,感叹道:自从开设了咖啡生意后就越来越忙,真该再花钱雇两个人手了。
    呼噜呼噜,机器打出温热的咖啡和奶泡,龙将它们逐一装好,递给吧台前等待的男人。
    一路顺风,外卖小哥。龙笑着挥了挥手。
    喵~
    星没有回答,但趴在他肩头的白猫仰头叫了一声,好像在说本大爷听到了啦。
    星摸了摸猫头,它蹭着男人的掌心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非常满足地眯起眼睛。星端起纸盒中打包好的12杯咖啡,向龙点头道别,推门走出酒吧大门。
    门口停了一辆黑色摩托,前窄后宽,大轮胎,高底盘,复古的银色金属喷气口,车尾贴了一串订购咖啡的电话。
    星将咖啡放进保温箱,接着把猫也放了进去。他先为小猫咪戴好头盔,然后自己也戴上,推下挡风罩。
    海文城的雨已经停了,天空一碧如洗,阳光灿烂。所有的一切都沐浴在崭新的阳光中,路边的野花野草焕发生机,在风中柔和地摇曳。城市恢复了秩序,一切都是全新的、发展中的,如同十五六岁青涩的少年,或是一首旋律轻盈的citypop。
    转动引擎,星骑车摩托在城市中穿行,穿过高楼与小巷、地铁站与麦当劳,将一杯杯咖啡交付到顾客手中,钱币到账的提示音不断清脆地响起。
    这时,耳机内传来希斯维尔的声音:嘿星,中心大厦楼下,两杯冰美式感谢!
    每天早上希斯维尔与云岸都要点咖啡,于是星娴熟地拐向通往中心大厦的道路,在8点50分准时到达。
    希斯维尔和云岸站在大厦门口等他,两人均穿着职业装,显得成熟了许多。云岸似乎与西装的领带非常过不去,一脸嫌弃地扯着领子,差点没把自己勒死。
    冰美式交到他们手里,星问:上班感觉怎样?
    啊,上班烦死了!云岸立即抱怨,每天九点到岗,我好困啊。
    希斯维尔说:其实也还好吧,能学到很多新东西,最近我在学编程,已经能写小型机器人的代码了。
    云岸不服地说:我也会写代码。
    自从圣物关闭、两条世界线回归平行后,这个昔日由苏煌、韦弗党接连统治过的世界如今变成了无政府状态。
    赫利俄斯在爆炸中化为灰烬,但他的核心程序保留了下来,经过一系列专家的研究,人们认为这份程序的构架十分完善,超过了有史以来任何一个政权,临时议会便通过法案,一致决定使用它的脑程序对世界进行管理。
    AI的管理效率比人类高得多,可以统筹兼顾方方面面。世界上再也没有所谓的特权阶级,也没有所谓的人情世故和贪污腐败,所有人在AI眼中都是平等的,它仅以绝对能力的高低决定职位,这或许是某种意义上真正的解放。
    为了维护赫利俄斯的代码,一批学者成为了技术岗的职员,希斯维尔和云岸如今便是其中两名。
    九点将至,此刻他们要赶着去上班了。
    拜拜,星。
    拜~
    两人向苍星道别,拿着咖啡匆匆跑进了大厦的玻璃旋转门。
    目送他们的背影远去,星发动摩托,继续前行。
    保温箱里还有最后两杯咖啡,星拧大油门,朝城市边缘驶去。沿途他经过人行道、街区、商铺、红绿灯,这些全都在赫利俄斯的管理下井然有序。赫利俄斯的躯壳虽然毁灭了,但已在无形中渗透入人们生活的每个方面,代码如同一只看不见的手,无时无刻微调着一切。
    或许赫利俄斯的愿望也真正实现了。
    他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摩托车在一座墓园前停下。星拎着最后两杯咖啡,抱着猫,和守墓的看门人打了个招呼。
    墓园是新建的,打理得十分整洁,一排排黑色大理石墓碑立在草坪上,花草和飞舞的蝴蝶为它们增添了温柔的色彩。
    这里埋葬着在最终一战中死去战士。
    星来到第三排,从左数起并列的7、8两座墓碑前。一座刻着杉木哲郎,另一座刻着肖万爱迪方斯,星将两杯温热的黑咖啡放在他们墓前,静静蹲了一会儿,最后,怀中抱着小猫转身离去。
    至此,他清早的工作已经完成,现在该返程回爱伦坡酒吧了。
    星始终是一个人,带着一只猫,不知从何时起,他已渐渐习惯了这种孤独的生活,仅是偶尔会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星立即接起,以波澜不惊的声音道:您好,这里是爱伦坡咖啡外送服务,请问有什么需要?
    嗯...咖啡喝不惯呢,你们有气泡水么?最好是柠檬味的。
    星认真地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道:没有,抱歉。
    听到他的回答,没想到对面传来一阵笑声: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一本正经啊,苍星。
    熟悉的语调。
    在这个世界里,总是嬉笑着叫他全名的人只有一位。
    星默默放下手机,只见马路对面的站着个身材纤痩的金发男人,头戴棒球帽,穿着一件牛仔夹克,金色的眼眸像两道弯弯的月牙。
    一辆公交车驶过两人中间,他们的衣衫被风吹起,对面的金发男人摘了帽子,对他笑道: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因为惊讶,星微微张大了眼睛,但随即他想,罢了,在那个人身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赫利俄斯,就像苍星永远捉摸不透的风。
    要去爱伦坡喝一杯吗?星跨上摩托,主动对他说。
    2
    /
    于此同时,在另一条平行的世界线中,年轻的苍星正与梁师衡在宫殿的后花园中闲逛。红发女将军索佩拉依旧看他们不顺眼,但已不会再说些什么,梁师衡也不会与她作对。
    索佩拉在天灾中失去了左眼,如今戴着一只黑色眼罩,显得更加飒爽狠利。大家都知道,她是帝国最忠诚、最勇敢的将领,正如血色的蔷薇花,坚强而美丽。
    萨斯宾大帝已经将你释放了,现在随便你去哪里。索佩拉与梁师衡擦肩而过,留下一句。
    光线明媚的花园里,梁师衡望着女子的背影笑了笑,轻声道:现在倒是自由了,可是我去哪呢?
    天灾已经退去,且再也不会将临。那一日,苍星及时赶到了宫殿,在天文塔内找到梁辰,听到他的描述,梁辰瞬间明白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他主动关闭了圣物,四块金色碎片随之粉碎,韦弗党的军舰被时空扭曲的大门传送回去。
    西洲与东陆的大地虽然经受摧残,但没有丧失生机,在子民的辛勤重建中,它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苍星抬头望着天空中的飞鸟,忽然道:和我一起去北方吧。
    嗯?梁师衡转头看他。
    草原,雪山,牛羊。他温和地说,那里很好,足够我们共度一生。
    他们轻轻牵手,彼此微笑。
    于是,人们看到这样一幕:
    传闻中伟大的祝司梁师衡身披白袍,与另一位黑发黑瞳的蛮族侍卫并肩策马,驰出宫殿,穿越长街,奔向北方无边无际的广阔原野,风在他们身后吹起一波又一波金黄的麦浪。
    【全文完】
    BGM : our love  西原健一郎/Mabanua
    第60章 后记
    开始创作《东之伊甸》时是2020年的春天,中间因种种原因断更2年,等写完它的时候已是2022年的春末。这一段对我而言珍贵又痛苦不已的旅程,终于要在这里到达终点了。
    按照论文的书写格式,最后总要附上致谢。这里同样也要谢谢在连载期间追更、留言的小伙伴,特别是「昭华无双」和「吱」,评论区的两位野生读者,非常热情可爱,断更了2年实在抱歉,愿你们一切顺利。
    这篇文完结时只有31的收藏,其中三分之二还是我的亲友,可以说几乎一路单机。对于它,遗憾也有许多,很多故事情节没有完整地交代。比如赫利俄斯与韦弗党初代首领的故事、女武神的故事、苏煌内部的故事、杉木三角恋的故事、苍星和梁辰感情线......太多太多支线没有写到,原因很现实:因为赚不到钱,没有人看,没有动力,所以我大量削减了故事线。
    我想这个故事大概是写崩了吧,本来是可以放弃的,事实上我也这么做过,但人似乎是一种季节性动物,每逢春天樱花开放的时节,我走在夜晚的路上,看着周围小区亮起的灯光,总会想起最初构思这篇文时内心的激动。
    苍星、梁辰还有好多好多角色在对我呼唤,让我不要把他们的故事停在原点。所以我头脑一热,咬咬牙将它写完了,过程像是在与自己搏斗,好像左手与右手同时抽着自己巴掌。
    单机写作无时无刻折磨着我,我不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写作期间,失眠焦虑都是常有的事,嗑药度日也成了习惯。不过当《东伊》完结后,我依旧觉得这件事值得,只不过不会再有下次了。
    构思之初,我最早的设想是:写一个没落的古代文明,一个古代的战士像荒原狼般游荡在现代,拼凑着回忆,最终发现毁掉曾经文明的是现代人的野心与欲望。
    我思索着如何用不那么烂俗的循环将三千年前的故事与现在的故事结合起来,文中给出的解释其实我构思了良久,科研狗的身份要求着我尽量创新、科学、不敷衍,但写出来还是落入俗套。什么时空之门、新世界、平行世界之类白烂话,已经让我自己把自己写笑了。
    此处应插入【考试时被自己写的答案逗笑之表情包】
    如果让我打分,《东伊》最多只能打7.5,包括鼓励分在内。它让我知道写构架宏大的科幻小说,我的水准还远远不够。算是对我盲目自大的一种打击。
    不过,这本书补全了我许多童年幻想,圆了我一个探险梦。我从小喜欢看各种纪录片,也喜欢世界各地旅游。沙漠古城,远古动物的化石,雨林里的机械巨兽、龙的传说、圣女与女武神等等,我从初中时,便梦想写一本集合这些元素的小说。所以,这次就当是一次中二病的自我买单,回过头来看,还挺精彩纷呈。
    《东伊》像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首适合开车在公路上听的jazz hiphop。我对它没有过多的期待,偶尔有人能想起它,被其中的片段所打动,便足够了。
    因为疫情原因,我旅游清单上计划的埃及金字塔、巴西热带雨林都纷纷泡汤,真希望有天能去亲眼去看看。此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遗憾,就是关于梁师衡的篇幅没有展开。其实他是我脑海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最早脱胎于少时在紫金山天文台的一次机遇,有机会他也许会出现在其他作品中吧。
    希望走到这里、喜欢这篇文的读者们,在评论区留下你的发言,或者是一句路途愉快!,至少让我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一路沿途的风景。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
    最后,附上自我介绍,刷一波存在感:我是任池,很高兴认识大家(笑)
    Our love is stronger than that,
    我们的爱比它更深,
    A little bit of dust wont cover these tracks,
    些许尘埃,不会覆盖前方的道路,
    It is all about this game that we play,
    这些,写给你我的欢娱,
    I am here to stay,
    我停留此地,
    I am here to stay.
    不会离去。
    《our love》西原健一郎/Mabanua
    2022年5月11日星期三
    于南京大学
    恋耽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