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分卷阅读1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蒋家小娇娘 作者:李家嬷嬷

    分卷阅读14

    那张小嘴缠紧了他的身,他真想一辈子都陷在她体内再也不出来。新婚顾及着她的脆弱而隐忍在今夜尽数爆发,全然不顾她的低吟拒绝,每次都要尽根没入,戳在内壁深处,才浅浅退出。

    “啪啪”声在两人相交间不断作响,女子破碎的呻吟和男子粗重的喘息,和床吱嘎吱嘎声构成一首独特的乐章,不断在夜里奏响。

    随着男人剧烈的动作,额头上的汗水越聚越多,一滴一滴挥落在女孩洁白的胸膛上,身下的动作不停,大手不断蹂躏着颠簸的兔儿。两人身下的床单一片狼藉,满是女孩流出的花液……

    ……

    翌日,日上三竿,白秀才迟迟醒来,整个人都像散了架般。昨夜不知道被索求了多少次,期间昏睡过去,又被他的动作弄醒,反反复复。

    身子已经被清洁过了,连床单都换过了,只是做这些事的男人不知道在哪儿。

    她还要做饭,这会儿早饭肯定顾不上了,直接做午饭吧!

    起身从矮柜上取了中衣穿上,又套上了那套鹅黄色的衣衫,将头发盘起来,没有带什么饰物,就要出去打水洗漱,门咔地开了,男人端着木盆进来,看到她坐在镜子前面,不由地笑起来,越发神采奕奕:“怎么不戴簪子,头花什么的。”她带着漂亮,他就喜欢看她戴。

    白秀缓缓起身向他走去,脚步有些虚浮,柔声道:“在家里没必要戴。”

    蒋彦一只手端着盆,腾出一只手上前去扶她,她身子娇弱,偏偏昨天他又要得狠了,今早看了都红肿了,让他心疼得不行,可到了晚上还是忍不住狠狠地占有她。

    “在家里戴给我看,你又不大出门,总不能一直放着吧!”

    白秀抬眸点了下头,伸手去接水盆,却反而被他躲过,扶着自己酸痛的腰肢。

    蒋彦将木盆隔在桌上,才松开她,转身前往梳妆台,在首饰盒里找了一朵浅粉色的玉兰花,看着里面的自己买给她的钗饰还不够一盒子,虽然村里很多女人也没钱买这个,可他就想给她买更多更好的。

    将首饰盒盖上又走到她跟前,将头花戴到发髻左侧。

    白秀洗了脸,又用牙粉刷了牙,要去倒水,又被他接过,不禁摇了摇头,这么点事都不让她做,真怕自己被他养废了。

    缓缓走出门,前往厨房,刚要烧火,让人又来了。

    蒋彦见她直直地看着自己,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发:“要不我来吧!”

    白秀不禁莞尔,笑靥如花般夺人心魄:“你做的能吃。”

    他做得是不好吃,煮饭十有八回是生的,蒋彦也不好为了面子让她吃难吃的,便说:“要不你在一旁教我。”

    看样子他是非要帮她不可了,白秀也不想打击他的热情:“要不你来烧火,我做饭吧!”

    蒋彦想了下,点头说好。

    夫妻两一个烧火,一个做饭,两人吃得不多,没一会就做好了。

    蒋彦盛了饭又用烫泡着去给黑子,回到厨房见她坐着等自己吃饭,心里莫名变得愉悦而充实。

    弟弟们都去了县里,家里只有他们也不用避讳什么,拿起筷子夹了块肉放到她碗中:“多吃点,你太瘦了。”

    白秀胃口小,吃不了多少,不过他的好意她自然不会拒绝,夹着放入口中慢慢咀嚼,吞下后也夹了一块放入他碗中。

    两人浓情蜜意,眉来眼去吃完了午饭,蒋彦就把碗筷收了刷了。

    白秀有些疲惫,撑起身子做饭已经很不易了,回到房里休息了一会,醒来透气时,屋外的劈好的柴已经堆成了小山般高。

    男人光着膀子全是汗水,感觉到她的目光,看过来冲她笑了下。

    她连忙上前,取了帕子踮起脚去擦他脸上的汗,有些担忧道:“大下午的天热,你这样容易中暑。”

    “没事,我身体壮着呢!”蒋彦顺势低头,笑容越发盛大,闻着她帕子上带着她身上的馨香,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

    白秀擦药后,拉着他让他休息下,又到厨房到了碗凉茶给他解暑。

    蒋彦接过后咕咚咕咚喝下,手指捏着碗,凝视着她美丽的容颜,想碰身上汗味重怕熏着她便没有去碰。

    一家子男人很少如她这般细致,渴了自己倒茶喝,流汗用手挥下。村子里的男人会带着女人下地,他是猎户,家里有地租给人种,她就不用下地被日头曝晒。

    白秀伸手接过他的碗送回,蒋彦看着那窈窕的身姿消失在厨房后,起身到井旁打起一桶水将身上的汗水洗干净。

    柴可以等着晚点般,他现在只想和她腻在一起。

    出来时见他在洗澡,白秀不敢多看,连忙回了房间,静了静心开始做衣服。蒋彦的今天就能做成,蒋家其他兄弟的也得在他们回来前做好,等到秋季的时候就可以穿上新衣。

    蒋彦进来时,见她正坐在窗前,安安静静地针来线往,十指纤纤如飞花般,她似乎做什么都让人看起来美得跟画儿一样,还好自己捡到了落水的她,不然也不会感觉到如此幸福。

    蒋彦忍不住伸手抱住她,白秀冷不防被吓得手一抖,针尖扎在手指上,一下就冒了血珠。

    蒋彦听到她嘶了声,连忙松开,抓起她受伤的手指含入口中。

    温润的包裹,让她微颤,脸也快速地变红了。却见他眼底满是心疼与自责,白秀心里越发柔软了,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没事,不疼的。”

    感觉到不再流血,蒋彦才放开她的手握在手中捏了捏:“这是给谁做的?”

    “你。”

    答案如他所料,但依旧止不住欢喜,仔细地打量了一眼,怕弄坏它,没有提出要试,不过看着挺好的。

    “我有衣服穿,倒是你多做几身给自己,上次买了好些布都是给你做衣服的。”

    “我也有穿的,等做好你的和三个弟弟的,我便会给自己做的。”白秀担心他又去给自己买,买衣服太贵了,买一件衣服的钱够自己买布做好几件。

    蒋彦这才放心些许,又想到什么星眸一亮:“等傍晚我带你去三弟的果园摘几样水果吃吃,那里有葡萄、西瓜、桃子,这个季节正是结果的时候。”

    白秀也来了几分兴致:“可是没有经过三弟的同意,咱们……”

    蒋彦出声打断道:“没事,三弟的果园子打理得不错,除了卖钱,也常给家里人吃。”

    白秀听他这么说,彻底放心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她又开始刺绣,蒋彦又陪着说了会话,太阳快下山时把柴搬到拆房,又和白秀一起烧火做饭。

    第十六章:窥见 & 蒋家小娇娘 ( 李家嬷嬷 )

    第十六章:窥见

    吃完晚饭,蒋彦就带着白秀去果园,一路上蒋彦牵着她慢慢走着,白秀手里提着个小竹篮,晚风习习,正是一天

    分卷阅读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