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分卷阅读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公主乖乖被调教by元 媛 作者:元 媛

    分卷阅读11

    得不知自己喜欢他?

    不知自己喜欢他,所以躲他,那是不是表示她心里其实有别的男人,所以才会想躲他?

    于是他越想整个心情越差,而她居然还想扯开他的手,他如她愿地松手,趁她不备时,再将她拉回亲她。

    他承认那是男人的占有欲,想让那两个小子知道这丫头是他罩的,也想让她知道,不准再躲他。

    谁知她却吓得推开他,惊慌失措地逃开。他没追上去,因为那过重的占有欲让他惊诧而不敢相信,他需要好好想想。

    经过一天的思考,他也不是那种不能接受现实的人,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在意这丫头。

    原本逗弄的心思变质了……何时变的?可能是在逗她的时候,可能是上床的时候,也可能是上完床、她该死地说要撇清关系的时候。

    谁知道?反正他就是在意了。

    既然在意了,那么他就不许她再躲,把一切讲清楚说明白,他就不信这丫头真的蠢到不知道自己喜欢他。

    她只是不敢去承认,不敢去深思,至于不敢的原因是什么……黑眸轻闪,这个他会从她口中套出来。

    他盯着她,见她仍低着头,眉尖轻挑,他干脆倾下身,将唇靠近她耳朵。“丫头,你喜欢我吧?”

    汪语茉一颤,激动地摇头。“没有!”她才没有,她有清黎哥了,她喜欢清黎哥!

    “那你为何不敢抬头看我?”她的否认让他勾起唇,低沉的声音有着魅惑。“是因为心虚吗?嗯?”

    “才不是!”牙一咬,汪语茉抬起头,眼眸和他对上,虽然身体颤抖,可眼神却极亮。

    她的迎视让黑眸掠过光泽,心头一阵激颤。天真的小绵羊,不知道这样的她更勾起男人的占有欲。

    手指勾起她一绺头发,他低头轻吻,黑眸凝视她,眸里的火光让人热烈得轻颤,“那你为什么要躲我?”

    男人侵略的气势吓到她,汪语茉想退,他却不许,手臂勾住她,转身将她压制在墙上,以身体将她锁在中间。

    “方大哥……”

    “你真忘得了?”俊庞俯向她,呼出的气息透着诱惑。“那晚在浴室,在饭店的床,我怎么抱你的,你怎么在我身下呻吟的,你真忘得了?”

    “我……”嘴唇轻颤,汪语茉想到那缠绵的画面,火热、喘息、肢体交缠着,还有男人的侵入……

    怎么可能忘得了?那像烙印在她的肌肤,她的心,她的脑海,无时无刻她都想着。

    “小丫头……”性感的唇贴近她,轻轻扫过颤抖的唇瓣,那低沉的声音像恶魔的诱惑。“你喜欢我,对吧?”

    “不……”汪语茉摇头,“没有……我没有……”不能喜欢,怎么可以喜欢?她才没有……

    可害怕的泪却被坏人逼了下来,她瞅着他,颤着声音否认,可眸里的喜欢是那么那么明显。

    方尔杰笑了。“爱说谎的小丫头……”他吻去她的泪,手臂将她勾进怀里,湿热的唇舌覆上柔唇。

    沾着水光的羽睫轻颤,汪语茉闭上服,不由自主地张开唇,小手揪住他的衣服,让他的气息侵入。

    心怦怦跳着,狂乱又急促。她不喜欢他,不喜欢,不……喜欢……

    不喜欢……不……不能喜欢,不能……

    “啊!方大哥……”汪语茉咬着唇,想忍住羞人的呻吟,她甩着头,小手紧抓着沙发的椅把,身体弯曲着,雪臀被抬起,双腿早已打开,蕾丝小裤挂在右脚踝,裙子往上掀起

    ,两片臀瓣被大手紧扣,湿亮的昂扬自后方来回进出紧窒的小穴。

    针织毛衣也被往上推,内衣早已掉在地上,两团嫩乳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粉色蕊尖早已敏感挺立。

    男人进得很深,每次都摩擦过最敏感的地方,惹得娇胴轻颤,“呜……不要碰那……”

    “哪里?”方尔杰俯下身,手掌往上抓住一只嫩乳,两指夹住乳尖在指腹磨转,而昂扬也放慢,蓄意滑动着,戳刺着柔穴里的某块嫩肉。“是这里吗?嗯?”含住耳垂,他挑

    逗地问,灼热猛然撞击一下。

    “啊!”娇躯激动地一颤,花壁顿时缩得更紧,将巨大的男性死死缚住,方尔杰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小东西,你真敏感。”早知她有一副敏感的身体,轻轻一挑逗她就有了反应,这么热情的身体让他更想玩弄。

    轻咬着耳珠,男性缓慢菗餸,湿热的花肉蠕动,挤压着硕长,湿漉漉的爱氵夜润泽着他的进出,那紧密的吸咬让男人舒畅地抓住掌中的椒乳。

    “嗯……”汪语茉轻喘,沉甸的胸乳在他手中发胀,乳尖被扯弄着,让她感到疼,可疼之余却又有一股酥麻。

    而他动得那么慢,花心深处不由得泛开一抹不满足,她忍不住扭着雪臀,主动前后挪动。

    她的举动让他笑出声,舌尖舔进耳廓,“小东西,这么喜欢吗?你的小嘴吸得好用力。”

    “呜……”她摇头,不喜欢,她不喜欢……可是雪臀却挪动得更快,主动吞吐昂扬男性。

    “口是心非。”手掌不悦地抓紧乳肉,在雪白留下粗鲁的痕迹,而男性也突然抽出小穴,丰沛的稠液随即被搅出。

    “唔!”她不满地闷哼,雪臀饥渴地扭动,两片花唇也渴求地张合着,渴望着被填满。“方大哥……”

    汪语茉痛苦地转头,水润的眸子贪求地瞅着他,不懂他怎么不继续。

    方尔杰放开她,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右手支着头,薄唇勾着邪肆的笑,男性昂扬仍未满足地高高耸立。

    他看着她,少了他的支撑,她软软地跪在地上,雪白的臀肉有着他抓过的红痕,透明的爱氵夜淌下大腿,两团饱满泛着他搓揉的痕迹,蕊尖充血如成熟的果实,而那张清纯的小

    脸布满情欲,在他的调教下,小丫头浪荡得迷人。

    “想要就自己过来。”他哑声开口,黑眸泛着让人酥软的火热光芒。

    “不……”汪语茉摇头,她不敢,可水眸却贪婪地注视着他腿间的欲望,暗红的粗长泛着湿亮光泽,她忍不住舔唇,双腿夹紧,摩擦着腿心。

    “不要就算了。”他也不哄她,不诱惑她,仅是用黑眸淡淡扫视她全身,可在他的目光下,她却觉得全身更热了,腹下的不满足逐渐加深。

    “呜……”她受不了地呜咽。

    他却无视她可怜的模样,这个爱撒谎的小丫头!明明喜欢他却一直否认,明明身体渴望他,却又口是心非地说不要。

    那他也不强迫她,忍着胀痛的欲望,他等着她投降。

    “呜……”她咬着唇,大腿不断地摩擦,可是只觉得搔痒难耐,水润美眸不由得觎向他。

    可男人却视而不见,明明欲望勃发挺立,他的姿态却仍慵懒,像个恶魔,等待着猎物臣服。

    她咬着唇,颤着双腿起身,腰间的裙子往下垂落,盖住俏臀。

    走到他身前,她害怕又紧张地僵着身体。

    “嗯?”方尔杰挑眉。

    “我、我不会……”她根本不知该怎么做。

    “撩开裙子。”跨开双腿,黑眸紧盯着小脸上的羞涩及无措,他就爱她这神情,屈辱中又带着媚人的性感。

    抖着手,汪语茉慢慢拉高裙子。

    “自己坐上来。”

    汪语茉瞠大眼,看着巨大的欲望,隐约明白他的意思,身体不由得窜过一抹战栗,分不清是害怕还是兴奋。

    虽然犹豫,可灼人的欲望却让她好难受,吞了吞口水,她垮坐到他腿上,抬高圆臀,让湿漉的花唇抵着男性顶端,然后缓慢地往下坐。

    “唔……”粗长慢慢挤开花瓣,花壁因兴奋而蠕动,可却更紧窒,那种被撑开的感觉让她惊怯,不到一半她就僵住不敢动。

    “方大哥……”她忍不住向他求救。

    看着她无助的神情,手指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叫我的名字。”他可不想再当她的方大哥。

    她瞅着他,脸颊泛红,不知为何,忍不住垂下眸。“杰……尔杰……”第一次这么叫他,她突然觉得有点羞窘。

    “呵!可爱的小东西。”方尔杰忍不住轻咬她红润的脸颊,手掌扣住她的腰。

    脸颊被他咬得疼,汪语茉想躲开,他却突然将她往下压,而男性也突然用力往上顶。

    她忍不住娇吟,这个姿势让灼热整个埋进深处,过深的刺激让早已处于敏感的小穴顿时紧缩,螓首往后仰,娇胴剧烈地颤抖。

    花壁紧而密地蠕动,压迫着男性,方尔杰皱眉,享受着她高潮时的紧窒,窄臀用力往上戳刺。

    过猛的撞击让娇躯不住震荡,小手赶紧抓住他的肩,花唇激烈地吞吐着律动的男性。

    他的攻势太激烈,她不得不伸手环住颈项,胸乳贴着汗湿的胸膛,乳尖摩擦着男人的肌肤,偶尔和胸前的突起擦过,而两人也因那接触而发出喘息。

    扣住纤腰的手掌往下抓住臀瓣,将双腿扳得更开,男性粗长用力往上顶弄,撞击出浪人的声音。

    “不要啊……”将脸埋进颈侧,高潮一波接着一波不断袭向她,汪语茉几乎快受不了了,她忍不住哭喊,求男人放缓。

    可她的哭泣却助长男人的欲焰,手指往前拈住早己肿胀的花珠,粗鲁地扯弄扭转。

    花壁收缩得更密集,几乎想将男人用力锁在里头,方尔杰销魂地闷哼,撞击却更剧烈,听着她细细的哭喊,勾起男人的劣性,压下爆发的冲动,想再折磨她一下。

    “呜……不要……”汪语茉觉得自己的身体几乎快碎了,灼热贯穿着,花唇早己被摩擦得发疼,而花肉也不住痉挛收缩,几乎到达极限。“杰……”她可怜地喊着他的名字。

    听到她的叫唤,火眸掠过一抹光芒,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他张嘴吻住小嘴,窄臀奋然击向花心。

    “唔……”唇舌被他热烈地缠住,呻吟全被他覆住,感到一股灼热冲进花心,娇胴剧烈战栗,被他推向更深的高峰。

    身体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方尔杰慵懒地睁开眼,怀里的重量让他低头,唇办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看着趴睡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指间抚开她颊畔的发,抚过她犹红肿的眼皮,想到她昨晚哭得好惨的模样。

    “小笨蛋。”你越哭就越让人想欺负呀!

    手指滑过红润的脸颊,他轻抚着仍红肿的唇瓣,拇指压磨着下唇,见她努努唇瓣,小巧的舌尖舔过手指,脸颊蹭了蹭,却仍熟睡不醒,可见她有多累。

    方尔杰抽回手,舔去指上的湿润,盯着娇颜,黑眸闪着思绪。

    他没忽略此刻心里的感觉,只是这样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沉睡,心头就有种说不出的愉悦,让他想满足地吐口气,眼睛怎么也离不开她。

    这似乎不太妙。

    分卷阅读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