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难道刚才我们做的不是双修?(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昏暗的房间内,一张木床摇摇晃晃,床上两名少年男女正交缠在一起,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暧昧又羞耻的肢体碰撞声和女孩儿的娇吟。
    林妙妙仰躺在床上,娇小的身躯陷进松软被褥之中, 两条大腿被推得折叠上去,只小腿在空中晃晃悠悠,少年由上而下抽插在小穴里,粗长的肉茎竟像是能一直戳到子宫,连她平坦的小腹都被顶得凸出来那么一片。
    她咿咿呀呀地哼吟着,双腿推起的姿势更将腿心完全袒露出来,娇嫩的小口被阳物插成一个圆洞,两片肥软蚌肉上全是晶亮的淫液,还有几点白浊沿着穴口缓缓往下流淌,那张小嘴儿怯生生地嘬着里头的硬物,使其进出之时发出淫靡的滋滋水声。
    青羽眸色深暗,一双灰眸早染成了墨色,林妙妙的身影在他瞳中完整倒映出来,少女双颊酡红,一张檀口张张合合,溢出软甜娇怯的呻吟,胸前一对儿雪峰被撞得乳波荡漾,顶端的红樱颤得招眼,惹得身上的少年力道又更大了些。
    青羽将林妙妙的模样尽收眼底,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在这种时候,她可以有另一种惊人的美丽,尤其是那双杏眸半睁半闭,里头晃出潋滟水光之时,令他心头更为悸动,连体内的情欲都愈发高涨起来。
    他方才已经泄过一回,但很快就重整旗鼓,便又将少女纳入身下,毫不迟疑地开始了第二次缠绵。
    先前那次短暂,林妙妙还觉得意犹未尽,被青羽重新压在下头又深深入进去,登时便娇呼着泄了身,他的动作依旧生涩,力道却半点不输,只几个抽插便将林妙妙再次送上高潮,躺在他身下娇滴滴地叫唤起来。
    她说的话令人脸红得很,不是‘太深了’,就是‘要被你撑坏了’,再不然就是一个劲儿喊‘要坏了要坏了’,听得少年体内血液更加沸腾,一时竟真有种想将她弄坏的冲动。
    他俯身下去,堵住她不安分的小嘴,将那张饱满的唇瓣啃咬得更加红润,林妙妙勾着他的脖子,哼哼唧唧地抱怨他咬人,青羽又温柔地舔舐过去,小姑娘就满意了,把小舌头伸出来任他搅弄,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青羽…你那儿好大呀…弄得我好舒服……”
    少年额角青筋一跳,被她这句话刺激得险些丢盔弃甲,林妙妙长了张稚气的脸,偏又用这样的脸说出如此露骨的话,底下的小嘴儿还含着他的阳物一嘬一吸,娇软的身子紧紧贴着他,青羽重重喘了口气,将她双腿往上一提,发狠似的进攻起来。
    林妙妙就是嘴皮子厉害,被青羽这么一折腾,立时就哭哭啼啼地开始求饶,水汪汪的眼睛里真落了两串泪珠出来,那副可怜兮兮的娇气模样更引得青羽下腹发紧,这下是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了。
    他抱住林妙妙,有些笨拙地吻去她脸上的泪,听小姑娘呜咽着说要被他干坏了,下身那物竟无法克制地又胀大了一圈,把小花穴插得接二连三的喷水,弄得被褥上全是一团团深色的印迹。
    林妙妙此时到底是初次,被青羽这样折腾是真受不住了,直到第二回终于结束,她整个人像是被抽了骨头一般,软在床上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了。
    待体内的白浊全部倾泻完毕,少年才趴下去,俯在她身上轻轻吻她的脸,林妙妙还在小声啜泣,泪珠止不住地往外落,青羽亲了她一会儿又将头埋下去,在少女挺翘的雪峰上流连。
    林妙妙被他亲得嘤咛了一声,胸前的小奶尖儿受到刺激,才刚结束高潮的身体居然又有了反应,她动了动,抬起手软绵绵地推他一把,带着鼻音说:
    “不要了……”
    青羽有些面热,松开她的小奶头,侧身将林妙妙揽进怀里,他眷恋地亲吻她的发丝,手掌在少女柔软的腰身上摩挲,感受着掌下细腻的肌肤,胯间那物竟不受控制地又支棱起来。
    林妙妙被他吓了一跳,红着脸推他:“不要了…我好累……”
    青羽压下体内的躁动,抱紧她道:“嗯,睡会儿吧。”
    林妙妙见他似乎不准备来第三次,就乖乖地靠在他胸口,她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灵力,没多久周身的疲倦就消失了大半,看青羽安安静静的,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她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戳了一下。
    见他不动,她又偷偷摸摸将手沿着他的胸口往下移动,在少年初具雏形的腹肌上摸了摸,然后就感到青羽肌肉一绷,下一刻她的手就被他握住了,少年无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不是累了吗?”
    林妙妙仰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现在没刚才那么累了。”
    青羽便低下头,眸色发深地望着她:“你想再来一次?”
    林妙妙眼珠子转了转,扒在他胸口问他:“青羽,你是不是没看过双修的典籍呀?”
    青羽一顿,半晌才开口:“没有。”
    林妙妙就露出贼兮兮的笑容:“嘿嘿,我看过,你想不想知道双修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青羽将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使她能与自己平视,看着她慢慢地说:“难道刚才我们做的不是双修?”
    林妙妙就伸出小腿去勾他:“当然不是,我们刚才只能算…只能算是交合,真正的双修可不仅仅是这样。”
    这话说出来不仅青羽,她自己也有些害羞,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红扑扑的,一双灵活的大眼四处乱瞟,樱唇还微微噘起,像是在引人去亲她似的。
    青羽本来就起了反应,被她这副模样一勾,眸色就愈发深邃起来,他撑起上半身,将她困在双臂之间,垂眸看着她问:
    “这么说你知道真正的双修是怎样的?”
    他这时褪去了之前的羞涩,清冷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撩人,林妙妙看得心动,伸手去捋他垂落下来的发丝,挽起一束在指间缠绕,嗓音软糯地道:
    “知道呀,你…你要不要试试?”
    少年沉下腰身,将坚硬的某处抵在她的腿心,朝着濡湿温热的穴口缓缓顶入,哑着嗓子道:
    “这回是你自己说的。”
    ——————————————————————————————————————
    青羽:我现在知道小妖精是什么样子的了。
    让大家久等了!吃完青羽就要走剧情了,然后赶快结束幻境,后面还有修罗场等着妙妙!
    林妙妙:喵?
    252.宗门大比(微H)
    雾气氤氲的房间被一道屏风隔开,屏风后摆着个玉质的圆形浴桶,蒸腾水汽中坐着一名少年,而他身前正靠着个娇小可爱的少女。
    林妙妙懒洋洋地倚在青羽胸前,整个人被热水泡得愈发绵软,少年从身后将她拥住,用手捧起热水浇在她身上冲洗。
    他低声和她说着话,声音断断续续,过了会儿林妙妙开口打断他道:“知道了,明日我不会输的,你就看着吧。”
    青羽闭了口,双手沿着少女曼妙的曲线缓缓摩挲,他从腰间移至胸口,将那对儿丰满的雪乳掂在掌中把玩,一边拨弄着顶端的小奶尖儿,一边咬着她的耳垂低语:
    “若是打不过,认输便是,别给她伤你的机会。”
    林妙妙被他弄得酥了身子,喘着气娇滴滴地道:“知…知道了…嗯……”
    青羽便含住她的耳垂吮咬,一只手沿着胸口下滑,探入少女双腿之间,将刚刚才被他肏弄过的小穴又撩拨得出了水,他用指尖沾着滑腻的蜜液在穴中搅弄,双唇吮着她的耳垂,嗓音低哑地问:
    “我们再双修一次?”
    温热的吐息拂过林妙妙的肌肤,令她那处麻了一片,她嘤咛一声,双手撑住桶沿,主动把小屁股往后抬起,娇娇软软地喊:
    “那…那你进来呀……”
    她雪白的身子在水底下若隐若现,尤其两团桃儿似的雪臀,令青羽无法遏制地想起就在刚才他是如何撞击它们的,他眸色深暗下去,用手将那两团臀肉扒开,露出饱满鼓胀的花户。
    那两瓣蚌肉还没完全合拢,肉缝一张一翕,露出当中还有些红肿的穴口,少年将昂扬的肉茎抵住那张小嘴儿,用菇头在穴口轻轻戳弄,林妙妙被他撩得小穴发痒,主动往后一退,嫩生生的穴嘴儿就将肉茎前端吃了进去,原本小小的穴口顿时被撑成一个圆洞,直把林妙妙给撑得呻吟了起来。
    青羽深吸一口气,窄腰顺势往前一挺,那根粗长巨物便挤了小半截进去,他捧住林妙妙的臀开始缓缓抽插,小姑娘就随着他的节奏娇娇娆娆地叫唤起来。
    他松开她的臀,从后将她整个人圈住,滚烫的性器在这一瞬间整根没入,在贯穿她的同时飞快抽插起来,他一边撞击着她的臀部,一边于体内按双修功法运转灵气,大量灵力从二人交合之处过渡到林妙妙体内,在她的经脉中游走一圈,又重新回到青羽的丹田里。
    这些灵力就这样在二人之间形成一个循环,使他们在享受欢愉的同时也巩固了修为,尤其是林妙妙,当这场双修结束的时候,她的修为已经隐隐触碰到了炼气四层与五层之间的壁障,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五层了。
    不过她对于修为如何并不在意,对林妙
    妙来说不论是双修还是单纯享受肉体的欢愉她都喜欢,云雨之后她就懒在青羽怀里,两人在水中又呆了一会儿青羽才抱着她出去。
    自从两人突破那条线之后,青羽就搬到林妙妙的房间每日同她一起修炼,不过在修炼上他明显比林妙妙专心许多,每回林妙妙修炼烦了就过去撩他,撩着撩着两人就滚到床上双修去了。
    林妙妙本来就挺喜欢做这种事,再加上她认为这是幻境,离开了可就再也吃不到青羽,因此在双修上十分主动,而青羽虽然平日看着清冷,但与喜欢的女孩儿在床笫之间却并不冷淡,每回都是以他被撩,林妙妙主动求饶收场。
    总之这段时日林妙妙过得非常滋润,两人感情逐渐升温,没多久宗门大比就到来了,林妙妙虽然修为低,却奇迹般地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冲进了前五十名,这还是在她没用符箓和万古剑阵的前提下,足以令人大感意外了。
    而她进入前五十名之后的第一场就遇上了许妙丽,两人站在擂台上,许妙丽看着她冷笑道:
    “林妙妙,能撑到跟我对上,算你还有点本事。”
    林妙妙拔出青羽送她的灵剑,指着许妙丽道:“少废话,看姑奶奶今儿怎么好好修理你!”
    许妙丽大怒:“呸!本小姐修理你还差不多!到时候你可别哭着求饶!”
    林妙妙冷哼一声:“我看哭着求饶的是你吧!咱们可先说好了,谁输了谁就要跟对方跪下磕三个响头,每磕一下都要喊一声爷爷,耍赖的这辈子修为都不得寸进!”
    许妙丽祭出她的法器,高声道:“好啊!我就等着你给我磕头了!”
    说着她的法器就打了过来,许妙丽的法器是两只玉环,不但速度快还自带幻影,并且能自动放大缩小,除了攻击还可起到束缚对方的作用,是一对非常厉害的法器。
    而林妙妙这柄灵剑则是古一真君送给青羽的,但青羽自从步入炼气后期之后就不再使用这柄灵剑,正好林妙妙除了剑阵没有其他趁手的法器,他就拿出来送给了她。
    林妙妙不是剑修,但她好歹也是筑基过的人,在外对敌的经验比许妙丽要丰富,且这段时日青羽一直在锻炼她,因此她拿着这柄灵剑倒是跟许妙丽斗了个不相上下。
    苯站推絀濃情視頻 請箌ΡΘ壹⑧нùΒっ℃Θм觀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