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гǒυRǒυωυ.uS 娇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晚宴准备的菜肴很丰富,七鵺却只是喝酒,并不动那些食物,他与海主对饮交谈,不经意发现林妙妙正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桌上的一盘烩鱼。
    他耳朵里听着海主的话,不动声色地用筷子将那盘烩鱼夹出一些放到小碟中,再将碟子搁至林妙妙跟前。
    林妙妙眼巴巴看着他把碟子放下,刚想开吃,却想起自己现在是猫儿,没法使用筷子,要吃东西就只能将脸埋下去用嘴从碟子里叼。
    这可就让她不能接受了,她怎么说都是人,要这样的姿势进食实在太没尊严,她缩回脖子,将爪子搭到七鵺手腕上,仰头冲他喵了一声。
    七鵺正和海主交谈,听见林妙妙的叫声低头一看,见她一双眼睛圆溜溜地望着自己,小爪子还搭在他的手腕上,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像是在跟他说话似的。
    他看了眼碟子里纹丝未动的鱼肉,再看看林妙妙那副巴巴的模样,想了一想,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鱼肉递到林妙妙跟前,她竟就张开嘴啊呜一口吃了进去。
    这猫倒是娇气,连吃东西还要人喂。
    七鵺眸光动了动,却未曾收手,用筷子将一碟子鱼肉全喂了林妙妙,看她吃得直眯眼,粉色的小舌头不时伸出来舔嘴,七鵺将筷子搁下,没有继续再喂她的意思。
    不过林妙妙吃这么些也够了,她本来也只是嘴馋想尝尝味道,现在尝过了便觉满足,舔了舔嘴,将身体拉长,在七鵺腿上伸了个懒腰,收腿的时候脚下一滑,整只猫就骨碌碌滚了下去,恰好被七鵺的法袍兜住,她也不惊慌,顺势打了个滚儿,四脚朝天地躺在上面,仰着头冲七鵺撒娇般地喵了一声,将眼睛眯了起来。
    七鵺垂头看了她一眼,到底还是没管她,他与海主继续交谈,这时有海宫的乐师开始弹奏,一群舞姬鱼贯而入在大殿中翩翩起舞。
    海主便停了话题,回到羽夫人身旁,不去打扰七鵺观赏舞蹈,然而七鵺对这些歌舞毫无兴趣,只继续自斟自饮,偶尔看一眼林妙妙,见她眯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便也不再管她。
    但七鵺对歌舞不感兴趣,却有舞姬对俊美的魔君动了心,海宫中的舞姬俱都热情奔放,当她们分散开的时候,便有离七鵺近的向他眉目传情,甚至有名舞姬将手串抛到七鵺跟前,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林妙妙原本在眯眼打盹儿,忽然嗅到香风扫过,禁不住打了个喷嚏,她睁开眼爬起来,刚好瞧见那名舞姬将手串抛过来,附带的还有一个勾人的媚眼。
    林妙妙只呆了一下就明白过来,这舞姬是在打七鵺的主意,她立刻就不高兴了,冲她凶巴巴地叫了一声,然后跳到桌子上,将那手串啪地拍到了地上。
    那舞姬被林妙妙的举动弄得愣住,却因为舞蹈还在进行中,不得不踏着舞步离开,林妙妙看她走了,回过身对七鵺喵了一声,满脸不高兴的模样。
    七鵺没看懂她的意思,他怎么也不会猜到林妙妙是不高兴有人觊觎他,他将她拎起来放回腿上,林妙妙顺势抱住他的手,张口咬住他的手指磨了磨牙,以示对他的惩罚。
    突然被她咬了一口,七鵺不由皱起了眉,林妙妙的牙齿又细又小,对于他一个金丹真君的身体来说根本构不成任何伤害,被她咬住的那处有些痒,还有点儿麻,他停了半晌,最后还是只将手收回来,没去追究林妙妙咬人的行为。
    那舞姬在七鵺处没有得到回应,也知趣地没再做小动作,到晚宴结束的时候林妙妙已经在七鵺的法袍上睡得昏天暗地了,毛茸茸的肚子一鼓一鼓的,鼻子里还打起了小呼噜。
    七鵺将她拎起来,林妙妙打了个呵欠,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小嘴儿吧嗒了两下,冲他懒洋洋地喵了一声。
    七鵺把她托在掌心,走到海主跟前,将林妙妙递还给羽夫人,羽夫人却不去接,只掩嘴笑道:
    “这猫儿可不是我养的,只是从别处跑来的,既然她这样亲近魔君,魔君不如就带回去好了。”
    随着羽夫人的话,林妙妙又打了个呵欠,站起身在七鵺的掌心一蹬,轻盈地落在他的肩头,一副要跟着他走的架势。
    羽夫人便笑了起来:“看,她果然很喜欢魔君。”
    七鵺想了想,最后还是把她拎起来放进怀里,向羽夫人和海主道别,带着林妙妙回了灵韵宫。
    回到灵韵宫,七鵺随手将林妙妙放到桌上,林妙妙回身冲他叫了声,七鵺并不理她,将披风解开随意丢到床上,迈步向寝殿后面走去。
    林妙妙见他的身影消失在帐幔后,赶紧从桌上跳下跟了过去,她钻到帐幔后面,才发现原来寝殿内侧修建有浴池,池中雾气蒸腾,林妙妙只站在旁边都能感觉到里面充裕的灵气。
    她跑到池边,伸出爪子往水里探了探,池水很温暖,还带着淡淡的香气,林妙妙开心地跳进去,蹬着小爪子在池子里游了一个来回。
    游完一圈林妙妙才想起七鵺还在旁边,她抬起小脑袋,看见的就是他除去里衣的一幕,他脚边的地面上丢着刚才穿的法袍,接着里衣也落了下去,林妙妙仰头看着赤裸上身的七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原来他是要进来泡澡啊。
    七鵺脱掉上衣,将手放到腰带上正要解开,忽然感到一道视线,他转过头,就看见林妙妙毛茸茸的小脑袋露在水面上,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感觉到七鵺看过来,林妙妙赶紧移开视线,装作悠闲自在的模样在池子里又游了一圈,只是眼尾余光却在偷看池子边上。
    她看到七鵺解开腰带,将长裤褪下,接着再除掉里面的亵裤,露出双腿之间尺寸可观的某处。
    林妙妙的猫儿眼一下子睁得更圆了,连游泳都忘记假装了,直到七鵺步入浴池,池水淹没那个令人脸红心跳的部位,她才有点惋惜地收回视线,小嘴儿吧嗒了两下,唉,能看不能用,太可惜了。
    ————————————————————————————————————
    七鵺:你说谁能看不能用?
    林妙妙(拼命摇头):我不是我没有!
    两个时辰后:
    林妙妙(奄奄一息):……我已经是一只废喵了…
    276.共浴
    浴池中雾气缭绕,男人靠坐在池边闭目养神,胸口以上的部位都露在水外,使林妙妙能看见半截结实的胸肌,以及两道好看的锁骨。
    七鵺成人的模样与他少年时不同,有一种冷傲华丽的俊美,哪怕他闭上眼,遮住了那双赤色眼瞳,英挺的面部轮廓还是好看得林妙妙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她尝试着朝他靠近一些,眼看就要挨到他的胸膛,一只手突然从水底下将她抓住,然后林妙妙整个身子就被举了起来。
    “喵,喵喵喵!”
    林妙妙叫了几声,一抬头发现七鵺不知何时已睁了眼,正蹙眉看着自己,她抖了抖耳朵,冲他软绵绵地叫了一声,作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七鵺很明显地感觉到这只猫儿想亲近自己的意图,说来也是奇怪,像沐浴这种私密的事,除了林妙妙他不会接受跟任何人泡在同一个池子里,哪怕是自己养的灵兽也不行。
    可是这只猫儿给他的感觉很特别,从它出现开始,他就好像对它完全没有那种排斥感,甚至于它现在想靠近他,他也没有将它丢出去,掌中的小身子软乎乎的,他忍不住捏了捏,就听见它又发出那种撒娇般的声音。
    七鵺默了默,最后还是将它重新放回水里,林妙妙顺势靠近他,两只爪子扒在他胸口,用小脑袋在他颈窝蹭了蹭。
    感到湿漉漉的绒毛挨在皮肤上,七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把林妙妙抓住,用拇指指腹在她的小肚子上轻轻摩挲,猫咪柔软的腹部触感很好,林妙妙似乎也觉得很舒服,眯着眼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这是喜欢他摸它的意思?
    七鵺停了停,将林妙妙放在掌心,用另一只手为她梳理毛发,池水很温暖,林妙妙趴在他的手掌上,被他顺毛顺得整只猫都要化了,两只眼睛舒适地眯起,毛茸茸的尾巴垂落下去,四只小爪子也耷拉着,从一团小毛球变成了一张小毛垫。
    倒是会享受,七鵺扯了扯嘴角,将林妙妙放到地上,起身从池子里出来,结束了这次沐浴。
    林妙妙从地上站起来,用力抖了抖身上的水,一抬头就看见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跟前,双腿间那根物件儿不知何时变得半硬,从仰视的角度看过去极其可观。
    她仰着头看得傻了,直到男人穿上衣服,一回头,就见这猫儿傻乎乎地蹲坐在地上,两只眼睛直直的,一副呆滞的模样。
    七鵺弯腰将林妙妙从地上抱起来,施了个术法弄干她身上的水,抱着她赤足从帐幔中穿出去,走到寝殿的大床边。
    林妙妙被七鵺放到床上,还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儿发烫,好在她现在是猫,脸红也看不出来,她在床上打了个滚儿,躺着伸了个懒腰,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一甩一甩,四只小爪子放松,就这么瘫着不动了。
    七鵺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将林妙妙捞过来,轻轻揉着她的身子,林妙妙懒洋洋的不想动,任他这么揉着,没一会儿就呼噜呼噜的睡着了。
    到第二天早上林妙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七鵺胸前,身子底下是男人结实光裸的胸膛,正均匀地起伏着。
    她打了个呵欠,仰头去看七鵺,他闭着眼,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修炼,林妙妙偷偷爬过去,在他的下巴上啾了一下,再一仰头,就和那双赤色的眸子对上了。HāιㄒāйɡSんùщù(海棠書屋)點C╆0╆Μ
    “喵~~”
    林妙妙娇娇地叫了一声,表示我只是一只小猫咪,什么都不知道,七鵺面无表情地拎起她的后颈,将她放到一边,起床开始更衣。
    他换了身外出的装扮,迈步向殿外走去,林妙妙一看他要出去,赶紧跟在他脚边,仰着头冲他一个劲儿地喵喵叫。
    七鵺停下脚步,蹙眉看了她一阵,最后还是将她抱起来,御风往海宫大殿去了。
    他到的时候海主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同时在的还有龙晋和江九晗,海主一见七鵺就大步迎过来,笑着道:
    “魔君来了,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七鵺颔首:“好,多谢海主邀在下同行。”
    海主爽朗地道:“幻暝蛟十年才出现一次,魔君既然碰巧来了,自然是要同去的。”
    几人便出了海宫,乘海主的坐骑白玉蛟前往南海之渊。
    海主坐在白玉蛟头顶,七鵺坐在靠后一些的位置,江九晗和龙晋在中间,他还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动不动就唉声叹气,龙晋在旁边听得烦,忍不住道:
    “你昨日就在唉声叹气,怎么今日还是这样?烦不烦?”
    江九晗蔫头耷脑的:“出去一趟回来人就没影儿了,换成你你不叹气?”
    见他提到自己,七鵺怀里的林妙妙禁不住竖起了耳朵,就听见龙晋趁机刺江九晗:
    “可见林姑娘也没把你放在心上,估计早就烦你了,所以才趁你不在的时候赶紧离开。”
    原本望着远处海景的七鵺在听见林姑娘三个字的时候,眸光缓缓移向前面对话的二人,这时被龙晋嘲讽的江九晗正老大不高兴地道:
    “你胡说什么?我跟妙妙感情好得很,她这不是临时有事才离开的吗?你少在这儿挑拨离间,妙妙就是没有我也照样看不上你。”
    龙晋被他噎了一下,立时不甘心地回击过去,两人唇枪舌剑,内容全是围绕林妙妙到底是不是想抛弃江九晗和林妙妙到底会不会看上龙晋这两个主题。
    林妙妙作为话题的主人公,在旁边听得狂汗不止,丝毫没留意到抱着她的男人眸色已经渐渐沉了下去,就在她听得想捂脸的时候,忽然感到一股杀气由身后袭来。
    林妙妙浑身的毛发瞬间竖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这股杀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林妙妙僵了许久才缓和过来,她抖了抖身子,仰起头朝七鵺看去,他面色如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状,然而刚才那股杀气并不是错觉,林妙妙咽了口唾沫,脊背有点儿发凉,战战兢兢地想:
    难道…七鵺从江九晗和龙晋的对话里听出什么来了?
    ————————————————————————————————————————
    七鵺:你说呢?
    林妙妙: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