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6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6节

    与之对等的就是直播时的打赏,从最开始一天六七百,到现在平均一天一两千。

    这个月他的直播收入就有五万,抵得上过去两个月的收入了。

    除此之外,他陪段谨呈打游戏也挣了七八千,对比他以前来说,可谓是富得流油了。

    但是这些钱在他手里也攥不了多久,因为母亲重病时,为了给母亲治病,他们家欠下二十多万。

    他之前直播和做陪玩的那两年陆陆续续还了有七八万,所以就算这个月他能拿到六万,大部分也会被他拿去还债。

    拿到工资的第二天下午,苏璃家的房门被敲响了。

    正陪着苏嘉弹吉他的苏璃安抚了苏嘉,然后掩上卧室门,走过客厅打开房门。

    苏璃看着出现在门外的人,弯眼一笑,“舅舅,还要麻烦你们跑一趟。”

    苏璃舅舅拍了拍他的肩膀,“哪里麻烦了,我早就说要过来看你,你偏不让。”

    苏璃请舅舅和舅妈在客厅坐下,倒了茶水之后,拿出手机转了四万给舅舅的微信。

    苏璃舅舅连忙拿出一张收据,“这个你收好。”

    苏璃微微红了脸,推拒道:“不用了,舅舅当初也没有让写欠条。”

    苏璃舅舅却说:“让你拿好你就拿好。”

    苏璃舅妈也道:“反正你拿着对你也没坏处,不然我们专程过来这一趟,不就是白走了吗?”

    见苏璃拿下,舅妈起身提起自己拎来的口袋,“今天来了,我就给你做一顿好的,也不知道你和你弟弟两个人平时有没有认真做,是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光点外卖了?”

    苏璃腼腆一笑,“没有,弟弟不喜欢吃,都是我自己给他做的。”

    随后苏璃的舅妈去做饭,舅舅便在客厅和苏璃说了一些苏嘉的情况。

    舅舅了解了苏璃的想法后,立刻皱起了眉头,满脸不赞同的对他说:“既然想要送弟弟去特殊学校做干预治疗和学习,那怎么光想着还钱了,我们又不缺钱。”

    苏璃却觉得心中不安,舅舅、舅妈还有家里其他一些亲戚帮他们已经是非常仁义了,他怎么能够不记住这些情谊,光想着自己和弟弟呢。

    苏璃咧嘴一笑:“舅舅你放心吧,我有自己的打算,我已经是大人了。”

    苏璃的舅舅却很心疼他,他自己的孩子也20多了,可是哪里有苏璃经历得多。

    但他终究没有能力对自己的侄子帮扶太多,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苏嘉倒是没有因为家里来了两个‘陌生人’大吵大闹,安安静静地吃完了午饭。

    就连舅舅、舅妈也说,他看起来比之前好了许多

    饭后苏璃送走了舅舅、舅妈,哄着苏嘉睡了一会儿。

    晚饭的时候他接到了段谨呈的微信。

    段谨呈:今天晚上带个朋友一起玩。

    苏璃:好的,没问题,老板!

    苏璃以前当陪玩的时候,老板也会带自己的朋友一起来。当然不管是陪几个人打游戏,他的收费都是按时间算,并不会算人头。

    段谨呈下班回家后还要吃饭,所以苏璃单排了四五把,段谨呈才上线。

    苏璃把段谨呈和另一个新手拉到队伍当中,yy里出现一个观众熟悉的声音。

    郑修炀:“疏离,终于可以和你一起吃ji了。”

    苏璃微微一怔,看弹幕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平台的游戏大主播殇炀。

    苏璃连忙问好,正准备开始玩游戏,他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

    苏璃转头看去,只见苏嘉站在他身侧,抬手指了指鼠标和键盘。

    苏璃立刻关闭了麦克风,双眸微亮的看着苏嘉,“你是不是也想打游戏啊?”

    苏嘉点了点头,苏璃立刻拿过来一张电竞椅,然后让叔家坐下,将手里的鼠标和键盘都交给了他。

    因为弟弟要玩游戏,所以苏璃闭麦的时间比较多,而且不能保证游戏质量,所以他给段谨呈发了一条微信。

    苏璃:老板,今天晚上弟弟要玩,我可能会很菜,今天晚上就不收老板钱了。

    但是段谨呈并没有立刻回复他。

    直播间的老观众们看到游戏人物的c,ao作特别呆滞,就知道弟弟又来了,立刻给新观众解释。

    苏璃坐在苏嘉,见苏嘉见到一把m24,想了想,对他说:“嘉嘉,我们把这把枪给老板好不好?”

    本来就已经很菜了,给老板一把好枪补偿一下,说不定老板还不会生气。

    苏嘉脸颊一鼓,显然十分不愿意。

    苏璃连忙哄道:“好好好,不给不给,都是你的!全是你的!”

    又过了一会儿,他们遇到一队人,段谨呈倒了。

    苏璃下意识去抢鼠标和键盘,“嘉嘉,快去救他。”

    苏嘉轻声尖叫一声,死死地拽住鼠标和键盘不松开。

    苏璃继续哄他,“好好好,不救不救,让他自己去死吧!”

    但是这一切段谨呈都不知道,因为他戴着耳机听不到手机的声音,也没有看直播。

    郑修炀同样不知道,因为他这个游戏玩的很菜,当然也不会去看直播。

    所以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这是弟弟在打游戏。

    于是第一场游戏结束后,郑修炀在yy里yin恻恻的说:“段谨呈,你是骗着我好玩吧?”

    洞悉一切的弹幕。

    【赌一个疏离,段老板肯定生气了!】

    【今天晚上别想要工资了,枪不给人不就,还菜得的一匹!老板一拖二要,累死了好吗!】

    【段老板:这到底是谁在带谁打游戏!】

    第17章

    段谨呈也觉得脸痛得不行,今天刚在郑修炀这里说了疏离对他有异常。

    结果呢,异常是有了,但是和自己说的异常完全相反!

    为什么有好东西不给自己?为什么看到自己倒了,在那边转着圈圈晃悠也不来救自己?

    这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段谨呈简直要气死了!

    他觉得自己和疏离应该八字不合,否则为什么一遇到疏离就什么都不顺?

    而且这个疏离还一直在挑战他的底线,每次都在他不怎么生气的时候,再出s_aoc,ao作,让他心里的愤怒一次次迸发!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极力保持人设不崩,声音较平时更加浑厚低哑,“疏离,你今天怎么回事?”

    苏璃把鼠标和键盘都给苏嘉了,但是苏嘉认为游戏声音很嘈杂,他不喜欢,所以耳麦是苏璃带着的。

    为了玩游戏,苏璃的耳机配的很好,此时段谨呈低沉的声音从耳机穿过耳膜,直达大脑,苏璃竟然脊椎一麻,打了个冷颤。

    他深知自己今晚惹怒段老板了,于是咽了咽口水,即使段谨呈没在他眼前,他也眼神乱瞄,“那个,段老板你肯定没有看到我给你发的微信。”

    段谨呈这才拿过手机看微信,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段谨呈咬牙道:“为什么弟弟要玩,你就会变菜?你弟弟也没有加入我们的队伍!”

    苏璃连忙解释,“因为是弟弟在玩,我就负责戴耳机。”

    段谨呈:“……”

    郑修炀:“……”

    段谨呈气得想下游戏,郑修炀却开口了,“诶,疏离,是你那个唱歌很好听的小学生弟弟吗?”

    苏璃道:“嗯,就是他,他要玩,我就把位置让给他了。”

    苏璃直播间的观众不知道苏璃弟弟的真实情况,都是一些老观众猜测弟弟是个小学生,所以声音才会比一般男性清亮青涩。而且弟弟玩游戏的时候真的菜,这么菜怎么可能是个成年人,所以大家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弟弟是个小学生。

    苏璃并没有解释过,因为他不希望这些人知道弟弟的真实情况。

    郑修炀兴趣倒是来了,“既然你弟弟菜,就不玩游戏了,他唱歌那么好听,我们唱两首歌吧。”

    苏璃也觉得自己游戏人物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带老板,于是关了麦哄着弟弟说:“要不我们不玩游戏了,我们唱歌吧。”

    苏嘉比起游戏确实更喜欢唱歌,今天晚上也完了一局了,他点点头,重复了苏璃说话的语调,“我们唱歌吧。”

    苏璃拿出设备,给他也接了个耳机,然后关了游戏,打开音乐软件。

    准备好后,他对弟弟嘘了一声,然后开麦对yy里的两位老板说:“老板们,你们想唱什么歌啊?”

    郑修炀道:“你弟想唱什么就唱什么。”

    段谨呈面无表情,“随便。”

    段谨呈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游戏陪玩变成了陪唱,那他到底要不要给他算进陪玩时长里?

    听说这个小主播挺穷的,有点缺钱,要不还是算吧,反正钱他是不缺的,反正今天晚上的屈辱他是不会忘记!

    苏璃开了伴奏,苏嘉就进入状态,开始唱歌。

    苏嘉的声音与大多数男生不同,清亮通透,十分干净,他高音不费力,低音不低哑,没有多余花哨的技巧,却包含着他平日里几乎显露不出来的感情,很是抓耳。

    许多没有听过的新观众都表示自己入坑了,希望以后能够经常听到弟弟唱歌。

    还有外放的观众也找出了自己的耳机,纷纷cha着耳机享受苏嘉的歌声。

    在苏嘉唱到高潮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合了进来。

    男声虽然低沉,却不低哑,与苏嘉不同的声线却十分和谐交织在一起,让耳机党禁不住尖叫!

    那是郑修炀的声音,他唱歌的时候比他说话更加沉稳。

    苏嘉从耳机里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先是一愣,就在苏璃担忧看向苏嘉时,苏嘉再次开始唱起,与郑修炀的声音慢慢交融,十分相配。

    一曲结束,原本是来看游戏的观众都刷着弹幕和礼物,要求再来一曲。

    就连yy里的郑修炀也说:“疏离,让你弟弟再来一曲吧,我们唱一首老歌,周杰伦的《告白气球》他会吗?”

    这可不是苏璃能说了算的。

    苏璃正准备闭麦和弟弟交流,弟弟却已经开口了,“告白气球。”

    苏璃微张着嘴,诧异地愣住了。

    他弟弟竟然和陌生人交流了,虽然这个交流只是模仿对方的语气和话语在说话,可是他弟弟和陌生人交流了!

    直到段谨呈在耳机里喊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在软件上搜索这首歌的伴奏。

    于是苏嘉和郑修炀又开始二重唱。

    郑修炀原本就是平台最火的游戏主播,这一次和苏璃玩游戏他自己没有直播,但是他的粉丝知道后,立刻再各个直播群通知大家前来围观。

    谁知道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他们发现殇炀并没有在打游戏,而是在和直播弟弟连麦唱歌!

    天啦!游戏一哥殇炀唱歌了!还唱得那么好听!

    殇炀的粉丝立刻开始刷礼物!

    殇炀号召力比苏璃不知道大多少,而且他的粉丝早就已经养成了刷礼物支持自家主播的习惯,虽然换了个直播间,但是礼物还是闪瞎了苏璃和苏璃直播间观众的眼。

    【卧槽,不愧是游戏一哥的流量啊!】

    【妈呀,我家小主播要被带飞了!】

    苏璃看着礼物,弯起嘴角,笑没了。

    突然手机一阵震动,苏璃拿过手机,看到段谨呈给他发来消息。

    段谨呈:无聊。

    苏璃:你喜欢唱歌吗?要不你也唱一首?

    段谨呈:不喜欢,就喜欢打游戏。

    苏璃:抱歉,老板,我弟弟今天晚上应该要霸占电脑了,我今天应该不能陪你玩了。

    段谨呈揉揉额角,心里堵得慌。

    用手机进入直播间,房管们的弹幕吸引了他。

    因为郑修炀在苏璃直播间唱歌,苏璃的活动排名已经从第九名冲到了第七名,正在慢慢赶超第六名。

    房管一边感谢刷礼物的观众,一边恳请大家刷礼物尽量刷活动礼物。

    许多殇炀粉丝都很给面子,继续刷活动礼物。

    十分钟后,苏璃成为了吃ji王活动榜单第六名。

    但是第六名离第五名的积分差距有些大,段谨呈估计苏璃一时半会儿应该冲不上不去了。

    此时郑修炀和苏嘉已经唱了好几首歌。

    苏璃点歌间隙,郑修炀就在逗苏嘉说话,“弟弟,叫声哥哥来听一下,哥哥给你刷礼物。”

    苏嘉没有理他,眼巴巴看着苏璃给他点歌。

    郑修炀却不气馁,开始诱惑苏璃,“疏离,让你弟弟叫我一声哥哥,我不仅自己给你刷礼物,还让我粉丝帮你刷,把你刷到前五。”

    殇炀粉丝立刻跟着自家主播一起闹事。

    苏璃却皱着眉头,声音微低对郑修炀说:“不好意思,殇炀老板,我弟弟不想说话。”

    郑修炀还要说,段谨呈却打断了郑修炀,“你话那么多,就刷点礼物磨磨蹭蹭,缺你那点礼物了?”

    段谨呈话音落下,几个小电视就送了出去。

    然后段谨呈又看了看榜单,继续皱着眉送礼物。

    既然送都送了,就直接送进前五吧。

    苏璃看到段谨呈一直送,都替他r_ou_疼,连忙阻止他,“段老板,你别送了,我跟殇炀老板开玩笑呢!”

    段谨呈轻哼一声,“废话什么,花你钱了?”

    苏璃张了张嘴,最后忍不住开口,“段老板,你慎重啊,我不想成为明天的社会新闻头条,你、你没有偷爸妈信用卡吧?”

    段谨呈差点一口血喷死他!

    郑修炀也哈哈笑了,“疏离啊,你安心收着吧,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赚钱了,他可是镶钻的霸道总裁啊!”

    苏璃这才放心,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闭了麦问苏嘉要不要睡觉。

    苏嘉每天作息规整得仿佛又强迫症,他看时间确实快要到平时睡觉的时间,就取下耳机,径直回到卧室。

    苏璃这才和直播间的观众道别,也和段谨呈致歉道别,“段老板,今天真的太抱歉了,你还送了我那么多礼物,把我送上了榜单前五,我明天一定带你吃ji,给你打折。”

    段谨呈应了一声,然后下了yy。

    郑修炀也不好再留下,跟着一起下了。

    段谨呈关了电脑后却一直坐在书房座椅上,没有回卧室洗漱。

    他今天晚上原本是很生气的,但是后来慢慢感觉到不对劲了,疏离的弟弟很奇怪,他的声音不像是未变声的小学生,他的状态也不像是狗都嫌的小学生状态。

    所以段谨呈才会在郑修炀逗苏嘉的时候出头刷礼物。

    当然,看了看拍在活动榜第五名的疏离,心里舒服了些,以后传出去,说他段谨呈捧一个主播,前五都进不去,那不是丢他的脸吗?

    看了一会儿,段谨呈抬手揉了揉眉头,深叹一口气。

    真是闲得慌,管别人做什么,就一个陪玩而已,砸了那么多钱送礼物已经够了。

    第18章

    临近年末,段谨呈的工作开始越来越多,虽然他每天都很想回家打游戏放松解压,奈何工作太多,只能呆在公司加班。

    今天他自己的工作已经做完了,正等着下面部门经理将一些年终总结报告交上来。

    他在公司几乎都是不苟言笑,且要求严格,公司许多员工都很怕他,见他在公司和他们一起加班,这些员工哪里还敢偷懒,只能乖乖跟着老板加班,今天晚上怎么都要把总结报告拿出来。

    段谨呈在办公室等得有些无聊,可他办公室的电脑也没有可以玩游戏的设备,便有些百无聊赖。

    突然他思绪一转,打开电脑cha上耳机,点开了疏离的直播。

    苏璃今天晚上直播机没有带水友也没有陪老板,难得一个人单排。

    因为最近收入比较高,苏璃工作起来就更有干劲,直播的时候话也比之前多了很多。

    此时直播间有新进的观众在问:

    【老板呢?今天老板怎么不在,陪玩小主播今天不上线吗?】

    苏璃对这个观众解释道:“老板今天要加班,玩不了游戏。”

    说完他一边抱着m4在草地里跑着,一边用十分怀念的语气说:“好想念老版的粉色m4皮肤啊!”

    段谨呈听到这句话,简直快要被他气笑了。

    为什么他每天给那么高的陪玩费用,在直播间还刷了那么多礼物,可是这个人私底下还是对自己的各种皮肤念念不忘,对自己念念不忘!

    这陪玩费费白给了,礼物也白刷了!

    苏璃越是单排,越是觉得没有段老板陪伴的日子有些无聊。

    特别是没有皮肤可以哄骗的日子,更加无聊。

    突然他灵光一闪,嘴角勾起一抹狡猾的笑意,伸出舌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

    然后他轻声一笑,狡黠的笑意顿时勾起了观众的好奇心,也勾起了正在直播间里窥屏的段谨呈的好奇心。

    苏璃轻咳一声,对直播间的观众说:“你们想不想知道段老板的账号里到底有些什么皮肤?”

    观众顿时被她勾起了好奇心。

    【当然想知道,想看一看平民生活和土豪世界有什么不同!】

    苏璃嘿嘿一笑,像只狐狸般狡猾,可笑声却有些傻气可爱。

    段谨呈撑着头看着电脑,脑补着一个青春洋溢的小年轻嘴角扬起一抹傻气又狡猾的笑容,甚至唇下冒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

    段谨呈一怔,微微摇了摇头,又重新脑补了一个死肥仔的形象。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的苏璃一边说话一边拿起手机开始发信息,声音里隐隐的期待和愉悦怎么都掩盖不住,“那我们现在就问老板借一下他的steam账号,然后登老板的账号打游戏,看老板账号里到底有多少衣服和皮肤!”

    话音刚落,段谨呈的手机便响起一声微信提示音。

    段谨呈解锁手机,果然是苏璃给他发来了最新消息。

    苏璃:老板,你的号需要上分吗?你把steam账号给我,我帮你上分冲段!

    段谨呈嘴角一勾:不需要。

    苏璃看到段谨呈的回复时,整个人都有些泄气,就连挺直的脊背也略微弯了些,靠坐在电竞椅上唉声叹气,“老板不借账号,老板真是太抠了!”

    他的语气实在是太可怜,若不是段谨呈自己就是当事人,都要跟着观众一起谴责老板太抠!

    你是借账号吗?你是借着帮我上分的借口哄骗我的账号!

    但不知道段老板不借账号之后,就开始纷纷给苏璃出主意。

    其实游戏中的衣服及其他皮肤,观众在别的主播直播间也能看到。

    但是就像苏璃说的,在别的直播间看到主播自己穿上的那种不香,要看苏璃从别人那抢、哄、骗来的才最香!

    所以观众才纷纷开始起哄。

    【你求老板呀!哀求老板,老板就借给你了!】

    【主播怎么跟老板说的呀?我们帮你参考参考!】

    还有一些女观众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撒娇!你说老板ballball你!】

    【卖萌!给老板发一张嘟嘴照!】

    苏璃揉了揉额角,满眼不堪地看着弹幕,“你们够了啊!”

    他抬手挠了挠后脑勺的短发,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又给段谨呈发信息。

    苏璃:老板,我们现在玩游戏遇到的那些人都不是很厉害,有一种炸鱼塘的感觉,我把你的分打上去,我们就可以排到更厉害的人,这样打游戏更舒服,赢得也更加畅快!

    段谨呈心想要不是看着直播,我就真信了你的邪了!

    他直接回复:说人话!

    苏璃突然之间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的yin谋被老板看穿了。

    就在此时,他直播间突然出现了礼物特效。

    段老板给他送了一个小电视。

    苏璃一瞬间呲牙咧嘴,不敢直视旁边用来看弹幕的电脑屏幕。

    浑身血液都在往脸上冲,染红的双颊和脖颈,整个人有一种要冒烟的羞耻感!

    他怎么就忘了段老板能在他直播间看他直播呢!明明都已经翻过一次车了,还记不住!

    苏璃此时甚至能够想到到老板坐在电脑前挑眉得意的模样,顿时更加羞耻!

    他咬着牙,抵抗住内心深处的羞耻感,抬手继续给段老板发信息。

    这一次他的信息倒是坦白:段老板,你现在不玩游戏,可以把你的游戏账号借给我玩一下吗?

    段谨呈:为什么?

    苏璃的脸更红了,脑子里仿佛产生了幻听,段老板低沉浑厚的声音好像就在他脑海里回荡,冷淡且玩味的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游戏账号借给你?”

    苏璃感觉自己脸都要烧得滴血了,可是都已经做到这一步,放弃就有些太吃亏了!

    苏璃咬咬牙,终于袒露了自己的心声:我想看看老板的账号里都有哪些皮肤?

    段谨呈轻声一笑,有一种抓住狐狸尾巴的快感。

    但他并没有立刻答应苏璃,而是微眯起双眼,眼中闪过一丝恶劣。

    段谨呈:你不是有品如的衣服吗?打游戏换什么皮肤,穿着品如的衣服更适合你。

    轰一下,苏璃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为什么连段老板现在都这样调侃他了!果然混直播看弹幕会学坏!

    观众见他好久都没有说话,纷纷在弹幕里问他怎么了。

    苏璃怎么好意思说自己翻车了?

    他刚想算了,给观众解释一下说段老板不方便的时候,弹幕里段老板飘过一行信息。

    段老板:我让他自己穿自己的衣服,我又不是品如,我的衣服怎么会适合他?

    虽然弹幕刷得很快,但是段老板的话还是没有办法逃过群众的眼睛!

    甚至有些好事观众将段老板的话复制下来,一遍一遍的开始刷屏,竭力让所有的观众都能看到段老板的话。

    苏璃直播一年以来,从来没有哪一天有今天这样尴尬羞耻!

    这个段老板也焉坏,不借账号和衣服给他就算了,竟然还在直播间这种地方说他s_ao!他不就是想要借一个壕气十足的账号打游戏吗?哪里s_ao了!

    直播间观众倒是哈哈哈哈看得特别开心,新观众进来见主播什么也不做观众却很嗨还特别疑惑

    老观众连忙甩出几个视频地址。

    【补番链接!看了你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嗨!】

    这个视频做得很好,将苏璃和段谨呈相遇相识互为仇敌,又如何成为金钱雇佣关系的过程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整个视频男女皆宜,男观众看了觉得搞笑,女观众看了觉得激情。

    新观众不管男女,只要看了就离不开这个直播间了!

    大家都要追结局啊!想知道段老板和小主播最后到底会发展成什么关系!

    苏璃觉得整个直播间都不忍直视了!

    若不是隔着一层屏幕,他现在应该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用手给自己的脸扇了扇风,可惜脸还是那么烧。

    苏璃心中羞愤,咬牙道:“段老板你不要乱说话!我哪里穿了品如的衣服!”

    段谨呈不紧不慢打字:哦,谁说自己还能更s_ao的?

    弹幕炸了!

    【卧槽,主播你们私下都什么交易!】

    【啊啊啊啊,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

    【妈妈!这个直播间老板有毒啊!】

    苏璃只觉得头上一阵热气冲出,整个人都有些当机。

    他放在桌上的双手禁不住小幅度颤抖,心如擂鼓一般砰砰直响,双眸染上一层水色,熠熠发光,头顶呜呜呜的冒着烟!

    他张了张嘴,最后愤恨恼羞成怒:“段老板你再这样我禁你言了!”

    第19章

    段老板不仅没有被苏璃威胁到,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他自从在游戏里遇到苏璃之后,前期一直吃瘪,这段时间虽然苏璃陪玩让他玩游戏的时候很畅快舒服,但是苏璃骗他皮肤的事情还是让他感觉被这人耍了。

    现在的情况却让段谨呈意识到正是报仇的好时机。

    于是当苏璃在直播间说出要禁言封号时,段谨呈开始展现自己的实力,他开始毫不心痛地在直播间刷礼物。

    一个又一个小电视闪瞎了直播间观众和苏璃的钛合金狗眼。

    然后苏璃和观众就眼睁睁看着苏璃的活动排名从第五名开始上升,最后稳定在第三名。

    【段老板:封号禁言?】

    直播间观众立刻跪舔土豪。

    【我的天啦,段老板你是什么神仙啊,你真的没有偷妈妈的信用卡吗?】

    【服气,彻底服气!这样主播还真没有办法禁言了!!!】

    女观众则是已经被这充满了腐朽金钱气息的糖给砸晕了。

    【段老板也太攻了吧!】

    【我已经感觉到了溢出屏幕的alpha气息!】

    【我们城里女孩的同人文和同人条漫又一次输了!可是我们骄傲,我们开心!】

    苏璃此时哪里还管得住那些发着奇怪弹幕的观众,他眼里只有一个个小电视飘过!

    这个段老板到底是什么土豪啊,这礼物刷得也太吓人了吧!

    小主播苏璃表示被震惊到了,看到弹幕复制了刷屏的段老板的话,感觉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结结巴巴道:“不、不敢封,不敢封!”

    不说要不要保住这个人傻钱多的大老板,就冲着段老板给他刷了那么多礼物,他也不能因为自己恼羞成怒,就把段老板禁言封号啊。

    段谨呈这才满意,然后在公屏上继续打字。

    【段老板:来,叫声爸爸,账号就给你。】

    苏璃的思绪此时正渐渐回神,见段老板还不准备放过他,热度刚刚下去的脸又红了起来,他眼神闪烁,磨了磨牙,最后仿佛赌气一般对段谨呈说:“不叫,我今天就玩自己的账号。”

    他之前叫段谨呈爸爸的气氛和今天可不一样。

    今天已经够尴尬和羞耻了,他都觉得自己仿佛被段谨呈按在地上摩擦羞辱,虽然段谨呈的摩擦和羞辱并不是恶意的,但是苏璃还是臊得脸红心跳。

    所以现在再叫爸爸,就感觉和那天不同了。

    苏璃坚决不叫。

    段谨呈从耳机里听到他微微闷气的声音,原本勾起的嘴角慢慢紧抿,心底竟然有一丝异样的情绪在蔓延。

    段谨呈眼底眸色渐深,左手指尖下意识摩擦两下,然后深深叹了口气。

    算了,小主播虽然有点皮,但是脸皮也不算厚,他还是不要欺负他好了。

    于是段谨呈又重新拿起手机,在微信界面把自己的steam账号和密码发送过去,还附赠了一句话:今天就放过你,以后再被我逮到在直播间和观众一起算计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璃看着微信上的信息,脸更红了。

    翻车这种事情他再也不要做了!

    不过段老板既然自己主动给出了他的账号,那自己就勉为其难的用段老板的账号打游戏吧。

    苏璃忽视自己红得一塌糊涂的耳朵和双颊,黑屏登陆了段谨呈的steam账号。

    直播间观众一阵疑惑,当直播界面再次出现时,观众被直播中的游戏界面闪瞎了眼。

    【啊啊啊啊,段老板的账号!】

    【妈妈呀,我被甜到了,先欺负再宠溺,这也太甜了吧!】

    【果然两个人私下是有py交易的啊啊啊!】

    苏璃没有理会那些弹幕,因为他迫不及待想要看段老板到底有些什么皮肤衣。

    然后苏璃目瞪口呆看着游戏里段老板的‘衣橱’,惊叹道:“这是把steam买空了吗?”

    段谨呈勾起嘴角,眼角眉梢溢出一抹得意。

    他当初买皮肤只是希望自己的游戏人物能穿的好看一些,所以只要出了新的,都会去买。

    现在看来他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听着这个小主播土包子似的说话语气,他心里就十分熨帖愉悦。

    苏璃给段谨呈的游戏人物换上一身价值几千的pgi骷髅套装,绛红色的连帽衫里,游戏人物下巴部分被黑色骷髅面具覆盖,帅到苏璃想要尖叫。

    土包子苏璃看着屏幕好久好久,最后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啊,这套衣服好贵的,段老板真有钱。”

    段老板有钱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毕竟现在段老板花在苏璃身上的钱已经闪瞎了直播间各位观众的狗眼。

    随后苏璃又选择了前不久出的m4枫叶皮肤,嘴里还小声叨念着,“我这一局一定能捡到m4,就算捡不到,也要抢一把!”

    随后他又看了看其他皮肤,最后迫不及待开了游戏。

    弹幕见他这样痴迷,纷纷觉得好笑,也不知道是谁带起了节奏,弹幕很多观众都在发同一条弹幕。

    【品如的衣服真好看!】

    段谨呈此时已经了解‘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这个梗的意思,也明白自己当初误会了苏璃那句‘我还能更s_ao’。

    不过就算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段谨呈依旧坚信,自己在苏璃那里是不同的。

    然而苏璃自从换号后,仿佛被诅咒了一般,几乎都是落地成盒,跳哪里都出不去。

    第6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