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9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9节

    苏璃:“不行,段老板衣服只能我怕扒!”

    段谨呈听见苏璃这样说,心底突然升起一抹奇异的情绪。

    这个小主播到底是对他有意思,还是直男撩,下意识说出这些让那人误会的话,其实只把他当做老板而已?

    第28章

    苏璃走过去的时候,就看见段谨呈身前有一把m4,成双正站在段谨呈身前跳来跳去。

    苏璃c,ao纵人物跑过去,手里拿着一把喷子。

    段谨呈笑出了声,“怎么,你要用喷子打败他的m4?”

    苏璃有些丧气,“没有,我就是来看老板是怎么被别人拐走的。”

    段谨呈看着屏幕里的游戏女性游戏人物,眉清目秀穿着自己的衣服,站在自己面前,手里拿了把喷子。

    明明那游戏人物没什么表情,可是段谨呈就觉得他看起来委屈巴巴的,连说话的声音也好像是在跟自己撒娇。

    段谨呈原本是想接受成双的枪逗一逗他,现在却有些不忍心,笑叹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被拐走?你拿一把喷子过来就只能看着了,你如果拿一把m4过来,还能有竞争力。”

    苏璃立刻转身走了,“老板,你等着,我去给你找m4!”

    成双捡起地上的m4哈哈笑了,“哎呀,看来我这个第三者是当不了了,段老板和疏离真是情比金坚啊!”

    段谨呈也去隔壁搜物资,嘴上却笑道:“他都要哭了,我总不能逗哭他吧。”

    此时郑修炀突然开口,“疏离!救命啊!我这里有脚步声!”

    苏璃背着两把冲锋枪就向郑修炀所在的地方跑去,“你藏好等着。”

    成双道:“没事,你们搜,我这边近,我过去。”

    苏璃便停了脚步,“好吧。”

    然而一分钟后,成双爆了粗口,“卧槽,怎么有两个人!卧槽,我倒了!救我……算了我凉了,救不了了。”

    苏璃看着两个队友都凉了,连忙从房间里出来往外跑,“我去给你们报仇。”

    苏璃去的时候那两人正在舔包,他们一人一把狙配m4,一看就豪气冲天。

    苏璃舔了舔下唇,对段谨呈说:“老板,吃了他们我们就暴富了。”

    成双和郑修炀哭笑不得,“不是说了来给我们报仇的吗?”

    段谨呈走过来后,苏璃和段谨呈分好人,然后苏璃一声令下,在那两人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一人打一个,偷了这两人。

    舔包的时候,苏璃和段谨呈都发出了真香的声音。

    成双道:“他们舔了我们俩,你们又舔他们俩,这就是间接舔队友啊!”

    郑修炀哈哈笑道:“你们吃ji区都这么基的吗?”

    苏璃连忙解释:“没有的,我不基的。”

    段谨呈发出一声冷笑。

    舔完后,那两人的队友也没有来报仇,两人搜完了这里,就开始甜蜜双排。

    苏璃屁颠颠跟在段谨呈身后,“老板,给我染个颜色吧,我想要粉色m4,鲨鱼皮98k。”

    段谨呈一路不停,“你玩个游戏要求那么高。”

    苏璃不离不弃,“老板,我带你吃ji啊!”

    段谨呈:“不给你染色你就不带了?我的陪玩费白给了?”

    苏璃撇撇嘴,委屈巴巴地跑开。

    段谨呈见他在自己身侧跑着,却又不说话,刚要心软,苏璃倒是先忍不住了。

    苏璃:“段老板,我给你捡空投回来,你给我染色吗?”

    段谨呈还没开口,苏璃突然侧身两步躲在石头后面,“前面有人!”

    前方有个游戏人物跑得像个智障一样,边跑还一边冲着天上开枪。

    郑修炀看着苏璃的界面哈哈大笑,“这是比我还新的萌新吧?完全不会压枪,枪都飘到天上去了!”

    成双却很有经验地开口说:“不是,这应该是水友在打信号,是给主播送装备的神秘商人。”

    苏璃:“啊?”

    苏璃之前一直是个小主播,还没有那种会特地到游戏里和他偶遇,给他送装备的小粉丝,所以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果然那个人越来越近后收了枪,然后站在石头前不远,就开始丢身上的三级头、三级甲、大菠萝、医疗箱、六倍镜等物资。

    段谨呈笑道:“诶,这是给你送的,还是给我送的?”

    苏璃仍旧躲在石头后面没有出去,有些懵逼道:“不知道啊。”

    就这会儿,那人突然开了全部麦,显然是看着直播的,听见了段谨呈的声音。

    然后一个女生声音带着点小激动,“段、段老板,这是给疏离的!然后让他送给你,你就给他染个色吧!你要宠他呀!”

    段谨呈坐在电脑前,听着这个女生的声音,又看了看静音手机的弹幕,发现不少城里女孩后,声音里笑意更明显了一些。

    他说:“我为什么要宠他?我是老板,应该他宠我。”

    弹幕此时嗷嗷叫,苏璃脸瞬间就红了。

    他当然知道这些所谓的‘城里女孩’到底是什么人,也知道她们口中的宠肯定不是那么单纯的。

    苏璃抬手扇了扇脸,脸上热度还是退不下去。

    他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开了全部麦,“你赶紧回去,不要乱说话,待会儿要被别人举报非法组队了。”

    那粉丝后退了两步,倒是很乖巧听话,“嗯嗯,我马上就走,疏离你一定要把这些捡给段老板呀!”

    苏璃看着粉丝光溜溜离开的背影,突然很无奈,一边上前换上三级套,一边教育粉丝,“你们不要来狙击我给我送东西,这样不好,会被举报非法组队的。”

    弹幕却陷入她们自己的激动,根本听不进苏璃的话。

    【啊啊啊啊,这是真的在现场啊!】

    【我也想去现场看甜蜜双排!】

    【我在现场,我是被脱掉的二级夹。】

    【在现场,我是被遗弃的大菠萝。】

    【在现场,我是刚刚掩护疏离和老板的那块石头。】

    苏璃叹了口气,走到段谨呈身边,“老板,三级套给你,大菠萝你要吗?”

    段谨呈说:“不要,压不住。”

    然后段谨呈换上了三级套,丢下手里的m4。

    苏璃捡起粉色m4,笑意怎么都掩盖不住,“老板,你真好!”

    段谨呈收到好人卡,哼声道:“你把它还给我,我不小心掉的。”

    苏璃转身溜了,还装模作样地说:“诶,我怎么突然听不见老板说话了,可能是老板掉线了。”

    段谨呈捡起苏璃丢下的m4,轻笑一声跟上了他。

    郑修炀百无聊奈地打开自己的手机斗地主软件,幽幽道:“哪里是听不见老段讲话哦,明明是听不见我们讲话。”

    成双听着郑修炀斗地主的声音,哭笑不得跟着说:“殇炀,斗地主带我一个,甜蜜双排惹不起惹不起。”

    第29章

    段谨呈和苏璃并不是故意排挤他们两人,实在是游戏里那两人已凉了,他们两个活着的一起讨论战术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不过最后两人遇到两个满编队,最终只进了前五。

    苏璃回到大厅后,就看见段谨呈换了一套龙纹旗袍,黑色的旗袍短裙上绣着金色龙纹,比起方才的武术服又多了一丝优雅。

    苏璃可是眼馋得不行,可是上一局没吃ji,段老板肯定不会把这件龙纹旗袍给他穿了。

    游戏开始后,苏璃站在段谨呈身边,郑修炀也凑了过来,对段谨呈说:“老段,s市附近新开发了一个shi地公园还不错,老陈过段时间要在那儿请客,你去不?”

    郑修炀知道其他两人都在直播,所以说得比较隐晦,说是请客,其实是在那个shi地公园的山庄酒店开了个趴。

    段谨呈道:“不去,我要休息。”

    成双笑道:“那个shi地公园我知道,疏离好像就住在那边吧。”

    苏璃心里一咯噔,当初网站的合同和一些周边奖励就寄到了他现在的地方,编辑让在群里发地址,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就没有私发,想来应该是成双看到了。

    不过这样说出来,苏璃却有些不高兴。

    没一会儿成双又说:“哎,可惜我是g市的,否则就去找你们玩了。”

    郑修炀道:“疏离你真住附近?你要来吗,你多大了?”

    疏离红着脸说:“我19了,就不去了,弟弟还在家呢。”

    郑修炀道:“你才19啊?”随机他又觉得挺正常的,“也是,你声音听起来也很年轻。”

    段谨呈道:“你别带他去了,小孩儿凑什么热闹。”

    苏璃心想我才不是小孩子,却也没有开口,他的确不想凑那些热闹。

    成双顺口问道:“殇炀你是s市的吗?”

    郑修炀道:“不是,b市的。”

    成双道:“那挺远的,段老板也是吗?”

    郑修炀愣了一瞬。

    苏璃正要开口调节气氛,却又听见郑修炀笑道:“小主播,你不跟我去玩,要不带我玩啊,不玩别的,你带着弟弟,我们就去ktv唱歌就行了,到时候我把老段也叫过来当观众。”

    苏璃微微扬起下巴,又回头看了看卧室里安静玩乐高的弟弟,“他不会跟你去ktv的,他都不会见你。”

    郑修炀笑道:“这么傲娇吗?你跟弟弟说,我给他买糖,买玩具,想要什么买什么!你问弟弟见不见。”

    苏璃忍不住笑了,“我弟才不稀罕呢!”

    郑修炀也不再说,好在成双也不再问段谨呈是哪儿人了。

    夜里十一点多,苏璃便告诉三人他要下播了。

    散了后,苏璃感谢礼物,告别观众,然后下播关电脑。

    和弟弟洗漱之后,躺在床上的苏璃看到郑修炀在群里问他,“疏离,你家真在shi地公园附近吗?”

    疏离回复,“嗯。”

    郑修炀又问:“真不见面啊,我确实是想和你弟玩一玩的,你弟不是小学生吗?应该没到叛逆期吧。”

    疏离想了想,然后还是拒绝了郑修炀,“我弟可能不是很方便。”

    他说的是实话,苏嘉现在的情况,确实不是很适合见陌生人。

    郑修炀却以为他是在隐晦告诉自己,不想面基,郑修炀便也不逼他了。

    不过第二天郑修炀找苏璃问弟弟唱不唱歌时,苏嘉还是来了。

    随后苏璃和苏嘉的生活发生了一点改变,那就是每天下午,原本应该是苏璃陪着苏嘉的,现在变成了苏嘉和郑修炀在网上合唱。

    临近春节,郑修炀要去s市会朋友,所以和观众请假了,没有开直播,同时也不能和苏嘉唱歌了。

    但是苏嘉却不愿意了。

    苏嘉的生活一直是刻板地重复每一天,他只要认定和坚持的事情,苏璃很难改变。

    而这段时间和郑修炀唱歌,就是他新的坚持。

    今天时间差不多了,苏嘉就来到苏璃身边,拉着苏璃的手,指了指电脑的方向,这就表示他想要和郑修炀唱歌。

    苏璃拉着他的手对他说:“嘉嘉,殇炀今天不在,他有事坐飞机去了,今天哥哥陪你好不好?”

    苏嘉不停摇头,神情变得很不耐烦,声音因为烦躁而变得有些尖细,“不要!不要!”

    苏璃将苏嘉搂进怀里,“嘉嘉乖,哥哥陪你,哥哥陪你好不好,以前都是哥哥陪你的。”

    苏嘉情绪越来越焦躁,最后突然蹲下,然后抬手捂着脑袋尖叫起来。

    苏璃当即心疼得不行,感觉自己的心都被弟弟拽紧了,他也跟着蹲下,安抚着苏嘉,“好了好了,哥哥马上帮你问好不好,你别这样,哥哥难受,哥哥马上帮你问。”

    苏嘉这才好了一些,转头看着电脑。

    苏璃拿出手机,指尖有些颤抖在群里发消息:殇炀,你现在有空吗?

    郑修炀正在排队上飞机:怎么了,我在候机。

    苏璃有些慌,咬了咬牙,看着苏嘉的模样,最终还是在群里对郑修炀说:我弟弟想找你唱歌,这会儿正闹呢,你跟他说说话,唱一首歌哄哄他可以吗?会耽误你上飞机吗?

    郑修炀从队伍里走出来,嘴角一勾,换成语音玩笑道:“弟弟这么皮啊。”

    此时苏嘉等不及,又开始在拉着苏璃的袖子要苏璃给他开电脑。

    苏璃连忙对郑修炀说:“你能和弟弟唱会儿歌吗?弟弟这会儿着急了。”

    郑修炀道:“好啊。”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一首歌的时间还是耽误得起的。

    苏璃甚至忘记了私聊,直接打开了群语音,然后对身边的苏嘉说:“嘉嘉,他来了,在这里,手机里。”

    郑修炀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笑道:“嘉嘉,想我了呀!”

    苏嘉听见熟悉的声音,拿过手机坐在电竞椅上,回头问苏璃要吉他。

    苏璃给他拿过来,他就对电话里的郑修炀道:“唱歌,唱歌……”

    郑修炀起了个调,唱出一首古风《剑心》。

    苏嘉立刻弹起吉他伴奏,然后融入进去。

    他们两人一人低沉,一人清亮,倒是丝毫不违和,反而融合在一起,即使微信语音有一定的失真度,却仍旧让人觉得享受。

    而苏嘉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带上单纯的笑意。

    然而这一首后,苏璃对苏嘉说:“嘉嘉,不唱了,殇炀有事情,要坐飞机。”

    说着他伸手去拿桌上的手机,苏嘉却一把将手机抢过,回头看了苏璃一眼,然后闭上眼开始尖叫。

    苏璃被他眼里那抹恐惧惊到,瞬间不敢动了。

    关于父亲的记忆突然冲进脑海,他记得每一次苏嘉这样尖叫反抗,父亲就会毫不犹豫地打他,骂他,让他原本就封闭的心更加封闭。

    所以此时苏璃根本就不敢动。

    电话那头的郑修炀也被这一声尖叫吓到了,这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反应,就算再娇惯,也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此时郑修炀才注意到苏璃的语气比起平时有更多的慌张和害怕。

    他当即下定决心,向贵宾休息室走去,然后对着手机说:“嘉嘉,我不走,我继续陪你唱歌。”

    第30章

    苏嘉听着他的声音安静了下来, 又看了苏璃一眼。

    苏璃眼里满是愧疚, “殇炀......”

    “没事。”郑修炀走进贵宾休息室, 向工作人员招了招手,捂着听筒将自己的机票和证件递过去,“麻烦你了, 我要改签。”

    苏璃还是听到了这句话,心里更是愧疚,“殇炀, 你不用这样, 我哄哄他就好了。”

    “哄得了吗?”郑修炀轻笑道:“行了,我什么时候过去都行, 又没什么要紧的事,既然撩了弟弟天天跟我唱歌, 那我可要负责到底啊。”

    他说得有些不正经,却让对话间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此时苏璃定睛一看, 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段谨呈也在语音电话里,只是一直没有说话。

    苏璃坐在椅子里, 突然松了脊梁。

    他以为多和外人接触对弟弟的病有好处, 现在看来,好处是有,但是弟弟的病是藏不住了。

    郑修炀一直在机场和苏嘉唱了很久,中途他试图与苏嘉聊天,原本以为苏嘉像以前那样不会理会他, 谁知道苏嘉这一次竟然回答他了。

    郑修炀笑问他苏嘉,“嘉嘉,想不想和哥哥见面?哥哥带你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

    苏嘉弹吉他的手停下来,认真看着手机通话界面,摇了摇头,“不要,唱歌。”

    明明有不要两个字,可是郑修炀却突然感觉到,他说的不要,不是不要见面,而是不要玩不要吃,只要唱歌。

    郑修炀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很明显的期待,“真要和我见面呀,你哥可是把你捂得很紧。”

    苏嘉转头看向苏璃,轻声呢喃,“哥哥。”

    苏璃已经幽幽叹了口气,“你要是愿意,哥哥就愿意。”

    苏嘉又转过去看着手机屏幕,“哥哥。”

    郑修炀道:“行,我知道了,我来了之后联系你哥,到时候让他安排。”

    这一次再挂电话,苏嘉便不再闹脾气,甚至已经忘了之前的事情,开开心心跟着苏璃一起去了厨房,等着吃晚饭。

    苏璃做好晚饭后,与苏嘉坐下,拿过手机解锁,看见段谨呈发来的消息。

    段老板:你弟怎么回事?不是小学生吧。

    这肯定的语气让苏璃咬紧了下唇,不过苏璃心里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莫名松了口气。或许因为和段谨呈认识这么久以来,段谨呈从未坑过他,反而一直对他很好,且为他做过很多事。

    所以自己也没什么瞒着他的必要了。

    苏璃:嗯,我弟弟有自闭症。

    段谨呈今日在家休息,且不是在他自己的公寓,而是段家的别墅。

    他坐在沙发上,旁边叔叔阿姨一大堆,好几个阿姨正说着要给他介绍女朋友。

    段谨呈站起身,对几位礼貌道:“我的情况大家也清楚,就不劳烦大家了,我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失陪了。”

    他走后一个雍容的中年女人对段谨呈母亲说:“你们家谨呈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就不定下来呢?”

    段谨呈母亲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说定不定得下来,就你介绍女朋友,他肯定是怎么都不会答应的,你们难不成忘了他以前可都是交男朋友的。”

    那中年女人微皱眉头,“哎哟,这可怎么行啊,他以前不是闹着玩的吗?”

    段谨呈母亲笑意更淡,“要真是闹着玩,我倒也是高兴得很,不过他是铁了心只喜欢男人,我也没有办法,各位嫂子弟妹也别多折腾了,我家这个我的劝都不听。”

    那些人才讪讪歇了这个话题。

    段谨呈母亲心底冷笑,这些人介绍的多多少少都是和她们沾亲带故的,就想着嫁进他家享福。她儿子自小有主意,喜欢谁还真不是旁人能左右的。

    想着段母又幽幽叹气,儿子的婚事她是没办法cha手,只求儿子不要眼瞎,看上什么不消停的人才好。

    段谨呈一步步上楼,脑子里思绪繁杂。

    最开始听说小主播缺钱时,他以为就是一般人家的家庭。可是如今小主播说他弟弟的病,段谨呈才反应过来,自从和小主播玩游戏及看直播以来,家里除了偶尔出现弟弟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其他人的声音。

    段谨呈坐在卧室单人沙发上,眉宇之间带着淡淡褶皱。

    段老板:所以你一个人带着你弟弟的?

    苏璃眼眶突然有些热。

    他抬手按了按眼角,在屏幕上打出一个‘嗯’字。

    段谨呈尝尝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自己心抽了起来。一个19岁的小孩,独自带着有自闭症的弟弟,他的父母呢?

    段谨呈没有再问,只觉得自己胸口有些闷。

    苏璃也不想再聊这个话题,这么多年压在他肩上的担子他已经习惯了,蓦地有个人关心他,他竟觉得心底的委屈就要压不住,快要喷涌而出。

    可是他不能软弱。

    苏璃抬眸看了看吃得安静又认真的弟弟,咽了咽哽痛的喉头,嘴角突然扬起一抹笑意,眼底又重新染满坚强和幸福。

    现在已经很好了,弟弟每天很开心,他每个月的收入也不低。比起以前已经好多了,他没什么好委屈的。

    于是苏璃回了一句:老板晚上玩游戏吗?

    段谨呈说:玩。

    饭后苏璃给苏嘉准备好乐高,郑修炀却给他发来消息。

    殇炀:弟弟在干嘛呢?我已经到了,弟弟需不需要陪玩?

    苏璃想起今天下午自己和弟弟任性地让殇炀改签,脸上微微一红,赧然道:他现在在玩乐高呢。

    殇炀:那你开个语音,我和弟弟聊会儿天?

    苏璃看着苏嘉,然后把手机拿着在苏嘉面前晃了晃,“嘉嘉,殇炀要和你聊天,你愿意吗?”

    苏嘉听见殇炀两个字,视线从手中的乐高移动到手机上,看着手机重复道:“殇炀要和你聊天。”

    苏璃知道,他是愿意了。

    苏嘉与郑修炀说了之后,郑修炀打来微信语音。

    接通后,他声音低沉带笑,“嘉嘉……”

    苏嘉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视线虽然还在乐高上,却低声学语,“嘉嘉。”

    郑修炀轻笑了一声,然后对苏璃说:“你去直播吧,弟弟这儿我帮你看着。”

    苏璃将手机放在旁边,然后去了客厅打开电脑直播。

    第31章

    苏璃开了直播之后, 段谨呈就来了, 没一会儿, 成双也来了。

    成双诧异看着组队里只有三人,“殇炀没来吗?”说完之后,成双又疑惑道:“我怎么感觉听见殇炀的声音了。”

    直播间里。

    【哇!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 还以为我幻听了!】

    【我也以为我幻听了,果然直播间有殇炀的声音啊!】

    【疏离!你把殇炀藏哪里的!】

    苏璃脸颊微红,不好意思说殇炀正在陪弟弟玩乐高呢。

    他带着耳机是听不见殇炀的和弟弟在说什么的, 只是回头看向卧室, 见弟弟眼尾带着一抹笑意,心情很好的样子, 嘴角也染上一抹笑意。

    “我不知道呢,可能你们都幻听了。”苏璃撒谎道。

    成双笑了, “怎么可能,我觉得我现在都听见殇炀老板的声音了, 虽然不清楚,但是好像比平时温柔。”

    苏璃正想着怎么解释,段谨呈突然开口了, “他在我家。”随机一顿, 又说:“陪我家小孩玩呢。”

    苏璃松了口气。

    进入游戏后,成双玩笑道:“段老板今天要怎么才能给苏璃穿你的衣服呢?”

    他话说完,就听见段谨呈说:“过来。”

    成双一时有些懵,“啊?”

    段谨呈道:“疏离,过来。”

    苏璃原本在跑酷, 听见段谨呈的话,立刻来到段谨呈身边,“段老板,怎么了?”

    段谨呈将自己身上的龙纹旗袍脱给他。

    苏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啊?段老板你怎么了?”

    就在这个间隙,成双哈哈一笑,换上那件旗袍,“哈哈哈,被我抢到了吧。”

    电脑前,段谨呈的脸色r_ou_眼可见变黑,双眸黑沉,不经意间露出十足的气势。

    他皱眉看着傻傻不动,显然还没反应过来的苏璃,眉宇之间沟壑更深,低声道:“脱下来。”

    成双游戏人物一愣,气氛顿时十分尴尬。

    苏璃这才反应过来,立刻说:“段老板,没事的,成双这一局穿,我下一局穿可以吗?”

    段谨呈却不愿意,依旧冷着声音说:“脱下来。”

    他今天知道了一些事情,正心疼苏璃。平日里苏璃就馋他的皮肤,他也特意给苏璃换上了这件旗袍,虽然知道这样会让三人之间气氛僵硬,但是他还是开口了,他想让苏璃穿着喜欢的衣服,开开心心地玩游戏。

    成双走到苏璃面前脱下衣服,穿着游戏自带的内衣裤,哈哈一笑,缓解尴尬气氛,“段老板别生气,我就逗逗他,没真想抢的。”

    苏璃看着地上的衣服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

    突然一个游戏人物从他们身前走过,然后穿走了那件旗袍。

    “诶,还给我!”苏璃立刻追了出去。

    段谨呈心底一阵烦躁,退出游戏。

    “段老板。”成双的声音也沉下来,带着歉意和忐忑,“我真是开玩笑的。”

    段谨呈揉了揉眉心,压下心底的烦躁,“没事。”

    苏璃此时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舔了舔下唇,又咬着下唇。

    段谨呈再次开口,声音比方才平静了不少,“疏离,退游戏,你要自己玩吗?”

    苏璃这才退了游戏,成双也跟着退了,然后段谨呈穿着刚才那身衣服重新准备。

    成双也不再说话。

    苏璃立刻开了游戏,段谨呈又道:“过来。”

    苏璃立刻乖乖过去,放开鼠标抬手戳了戳段谨呈的游戏人物,冲着他呲了呲牙。

    见段谨呈再次脱下衣服,苏璃立刻地换上,然后在段谨呈面前转了一圈,“段老板,好看吗?”

    段谨呈低声应了一声,也没有再多的话了。

    此时一个同样穿着龙纹旗袍的人走到他们面前,将旗袍脱了下来,随后全部麦里出现了一个妹子的软萌且带着一丝忐忑的声音,“段老板,你也穿上吧。”

    段谨呈捡起那身衣服换上,终于不再是只穿这内衣裤的寒酸模样。

    成双也开了全部麦,声音带笑,打破了尴尬,“妹子,你是城里女孩?”

    那妹子一声轻呼,随即羞涩又激动道:“是的!”

    妹子的声音出现在全部麦,整个素质大厅都热闹起来,不少人都在找妹子在哪儿。

    苏璃看着段谨呈穿着和自己一样的龙纹旗袍,虽然两人都是女性游戏人物,他却觉得有些脸热。

    此时终于上了飞机,苏璃打开小地图,欲盖弥彰道:“老板,去哪里?”

    段谨呈一直很随意,这次也说:“你们选地方。”

    苏璃想着选一个人多的地方,打起来,大家就不会记得刚才的尴尬了。

    此时s市某酒店,郑修炀坐在套间沙发,去机场接他的朋友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郑修炀嘴角带着淡淡笑意,正在引诱苏嘉,“嘉嘉,我只听你玩游戏,不知道你玩的是什么,而且你也不怎么和我聊天,要不你打开摄像头,我们视频怎么样?”

    苏嘉声音清亮却也小声,“不要。”

    郑修炀道:“不行,你必须要。”

    苏嘉有些生气了,“不要!”

    郑修炀连忙改口哄他:“好好好,不要不要,别生气。”

    郑修炀朋友嘴角抽搐,在他们一伙人的群里发消息:修炀恋爱了吗?还是有私生子了?

    群里立刻出现一大片黑人问号表情包。

    郑修炀朋友道:他现在跟人讲电话,哄人家和他视频,跟个没脑子的恋爱狗没区别。

    群里人立刻好奇,可是再套不出任何消息。

    段谨呈也在群里,看着手机里的新消息,他微挑眉头,想了想郑修炀那厮的癖性,斟酌片刻,对苏璃说:“你玩这么久了,要不要去看看你弟弟?”

    苏璃正打得酣畅,根本没细想,“不用,他自己会乖乖玩的。”

    段谨呈深深吐出一口气,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我觉得你可以去看看。”

    弹幕都要笑疯了。

    【段老板这是怎么了!今天太霸总了吧!】

    【咬牙切齿的段总!笑疯!】

    苏璃敷衍道:“好好。”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前方朝天开枪的人身上,“前面又有一个人朝天开枪,是不是水友啊?”

    他开镜看去,“他穿着三级甲诶,段老板,肯定是水友来社区送福利了!”

    段谨呈捏紧拳头,深呼吸,然后冷笑一声,“不管你了。”

    苏璃这才反应过来,傻傻道:“啊?”

    他回头,见苏嘉仍旧认真在玩乐高,觉得没什么异常,再回头时,段谨呈的话又在脑海转了一圈。

    苏璃这才说:“我去看看弟弟,你们保护我啊!”

    然后苏璃闭了麦,取下耳机起身向卧室走去,还没走到卧室就听见郑修炀说:“手机很好玩的,你试试切换成视频模式,肯定比乐高好玩。”

    苏璃快步来到手机旁,蹲下后yin恻恻看着郑修炀的头像,“殇炀老板!”

    第32章

    卧室空气仿佛凝结, 苏璃恨得牙痒痒, 这个殇炀也太j,i,an诈了, 竟然趁自己直播的时候哄弟弟和他开视频。

    苏璃轻哼一声,“殇炀老板,我弟弟要一个人玩了, 就挂了哦。”

    郑修炀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逮住了。

    他连忙开口道:“诶,别别别, 我就是想看看弟弟在玩什么, 都不怎么跟我聊天。”

    苏璃有些酸地嘟嚷道:“没有跟你吵闹就好了,还想和他聊天。”

    郑修炀听见这句, 又想起之前机场里听见的弟弟的尖叫,他收起脸上不正经的表情, 严肃低沉的声音通过微信有些失真的语音系统传来,“疏离, 我这问题可能有点侵犯你们隐私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弟弟究竟什么情况?”

    苏璃抬眸看向苏嘉。

    苏嘉此时正认真玩着他的乐高, 他不是装作听不见, 而是当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完全不会理会外界的声音,他会将自己封锁起来。

    当然他现在并不是封锁,只是没有人一直重复叫他的名字,他就认为没有人要和他说话, 所以只将注意力放在玩具上。

    苏璃心里柔软,抬手摸了摸苏嘉的头发,眼眶发热。

    苏嘉感受到苏璃的触碰,抬头看向苏璃,然后微微一笑,“哥哥。”

    第9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