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15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15节

    此时两人已经到了落空投的地方,旁边立刻有人开枪扫s,he他们。

    子弹打在车上消耗着车的耐久,苏璃一个飘逸将车停好与空投形成一个夹角,“呈哥你从这边下车,躲在空投和车之间。”

    说话间苏璃已经下车查看空投,空投刷了一把mk14,苏璃换上三级套,没有捡mk14,而是把八倍拿了,然后探头狙到一个。

    此时追空投的人又来了一队,苏璃见段谨呈已经捡上了他扔下的二级套,立刻叫段谨呈上车离开。

    “车不行了。”段谨呈看着车的耐久提醒苏璃。

    苏璃调转视线看了看四周,然后对段谨呈说:“我们到前面房区停下,这车估计要废了。”

    进房子后,苏璃没有第一时间与那些人对狙,而是一路跑到房子里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门的卫生间里苟了起来。

    段谨呈跟在他身后一块儿躲进这个小房间,然后缠绷带喝可乐。

    刚才在车上他被打了一枪,有点残血。

    苏璃看着段谨呈的游戏人物,觉得这人怎么看起来这么穷呢?穿的是系统送的t恤和宽大的裤子,身上一把没有满配的m4和mk14,二级头二级甲。

    “你药多吗?”苏璃感觉段谨呈身上应该也没什么药,不然为什么一直缠绷带。

    段谨呈立刻扔了一个医疗箱下来,“刚才空投里的。”

    苏璃说:“你用啊。”

    段谨呈:“嗯?”

    苏璃立刻将医疗箱捡了起来!

    段谨呈轻笑一声,“嗯,比刚才进步了。”

    苏璃暗自松了口气。

    弹幕城里女孩快要被甜疯了。

    【疏离这小媳妇模样也太可爱了吧,段老板只要轻轻哼一声,就乖乖地把东西捡起来了!】

    【疏离:我不听话的时候,我老公总是用钱砸我,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段老板的调教手段太厉害了,才多久疏离已经这么乖了!]

    段谨呈也被苏璃捡东西那的样子给乐到了,心想这人可真是可爱,自己真是运气好,捡到宝了。

    苏璃从段谨呈这里拿到了所有的好装备和好物资,再加上段谨呈疯狂打赏。

    苏璃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带段锦程吃ji,所以这几局打得十分卖力。

    不过吃ji有时候还是要看运气,这几局都没有吃ji,苏璃还很是懊恼。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段谨呈便对苏璃说:“你该去休息了。”

    苏璃今天晚上已经被段谨呈调教得十分听话,不管段谨呈说什么,他都会立刻答应。

    所以苏璃立刻说:“好,呈哥也要休息了吗?”

    段谨呈说:“不,我再给你打会儿电话。”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休息吗!】

    【这是下播不下线啊!】

    【我们也不休息,我们也可以听你们打电话!】

    然而粉丝没有人权,苏璃就像看不到他们的哀求一样,冷血无情地说:“过年大家好不容易放个假,就好好的早点休息睡觉吧。”

    然后苏璃感谢了今天其他观众送的礼物,又和大家说了晚安和新年祝福语,就下播了。

    此时段谨呈还在yy里,苏璃看着段谨呈的yy号,看着那个橙色的小马甲,脸又开始红了起来。

    他总觉得段谨呈把他留下来没有什么好事,此刻他快速跳动的心脏就是证据!

    段谨呈这边直播要延迟一些,看到苏璃下播后,段谨呈低声开口,“刚刚说要给你打电话。”

    段谨呈的声音敲击着苏璃的耳膜,苏璃简直不敢看段谨呈的yy号,眼神漂移到电脑角落里,“现在就可以说啊。”

    用电脑耳机听段谨呈说话,比手机要清晰很多。

    段谨呈却拒绝了他,“既然说了打电话,那就是打电话,现在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只是加了微信怎么能满足段谨呈?郑修炀都已经和苏嘉见过面了,可是他却连苏璃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明明只是要个电话,苏璃却觉得特别紧张,好像他和段谨呈之间的联系会因为这个电话号码改变性质。

    如果自己把电话号码告诉段谨呈,那他是不是也会把他的号码告诉自己呢?

    苏璃发现自己竟然很期待。

    但是他没有说话,而是用微微颤抖的指尖在键盘上敲下一段数字,然后打在了公屏上。

    每敲出一个数字,他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更厉害了一分,脸上的温度也更热一些。

    段谨呈看着那一串数字,总算满足了,“那我就先下yy了。”

    苏璃轻声应答:“嗯。”

    看段谨呈从yy频道离开,苏璃呼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地坐在电竞椅上,总感觉三魂七魄都被段谨呈捏在手心里玩弄了一般,现在终于回归本体。

    就在他刚刚放松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一声不同于微信提示音的短促铃声响起。

    苏璃整个人再次绷紧,拿起手机解锁,果然看到一条短信。

    他点开之后,感觉自己的三魂六魄又飞走了。

    短信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信息只有一句话:把你的手机静音。

    这么明显的信息,极其强势地彰显着段谨呈的存在。

    苏璃乖乖地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然后给段谨呈回复一条:调好了。

    短信刚发出去,苏璃就接到了那串陌生号码的来电。

    他都怀疑自己有心脏病了,心脏这样一直疯狂跳动,真的没有问题吗?他会不会某一天因为心跳过快而猝死!

    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苏璃的手却十分诚实地接起了电话,然后将听筒放在耳边。

    “小璃?”段谨呈的声音依旧低沉,有着淡淡的失真感。

    苏璃抬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声音有些含糊,“呈哥……”

    段谨呈轻笑一声,嘴角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去,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随即他又严肃了一些,对苏璃说:“虽然你现在不生气了,但我还是要向你解释清楚。”

    刚才所有的行为都是他在哄苏璃,因为他惹苏璃生气了,可是苏璃现在不生气,并不代表他会忘记这件事,所以段谨呈要给苏璃解释清楚,让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别人的直播间。

    “我不知道成双的粉丝为什么会在今天集体给我发私信,但他们几乎都在私信里告诉我,成双的直播比你有意思。”

    这个苏璃倒是承认的,“成双很擅长聊天,所以看他直播不仅能够看他玩游戏,还能听他和那些路人聊天。”

    段谨呈继续解释,“所以我就想去看一看,我们家小璃到底比他差在哪里。”

    小璃两个字又戳动了苏璃,他摸着脸颊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把原本就通红的脸颊捏得更红。

    “然后我让他打了一局,他说话确实有意思,但是技术是真的菜,我不知道他的粉丝是怎么想的,我难道缺人陪我聊天吗?”

    苏璃禁不住笑了,对呀,像段谨呈这样的人,要找个人陪他聊天多容易,他能找到比成双有趣一百倍的人陪他聊天。

    段谨呈的语气慢慢放柔,“然后我就告诉他,他技术太菜了,带不动我。我想他和他的粉丝都应该明白我话中的意思,以后也不会再来私信我让我去找成双了。”

    其实段谨呈还有一层意思没有说出来,他过去说那句话,就是希望成双和他的粉丝能够明白,成双是没有机会的,不要再做这些无用功,也不要再放任粉丝来苏璃的直播间找事儿。

    苏璃在段谨呈联系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段谨呈去成双的直播间不是看上了成双,也不是想要重新找个人陪他打游戏。

    然而此时段谨呈的解释,却让苏璃心里更舒服一些。

    他以为话题就这样结束了,然而段谨呈话锋一拐,低声问道:“所以你是为什么生气呢?”

    苏璃微微一怔,变得特别慌乱。

    段谨呈并没有逼他,提出问题后没多久就帮他回答,“是因为怕失去一个能把你捧上一位的老板吗?”

    苏璃慌乱应道:“对。”

    段谨呈低声笑了,“我知道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也有安排,不一定能和你一起打游戏。”

    苏璃这才松了口气,小声说:“你是老板,我肯定不能缠着你打游戏,你有事情就去忙,不用在意我。”

    段谨呈轻叹道:“虽然你这样很乖,但有一点还是要纠正你,我是很在意你的,否则今天晚上为什么花这么多心思来哄你?”

    苏璃红着脸小声说:“我知道了。”

    段谨呈怕自己再说这个人就要被羞死过去了,所以和苏璃说了再见后便挂了电话。

    苏璃一个人坐在电竞椅上,捂着心脏所在的地方,缓慢地深呼吸。

    今天晚上段谨呈的所作所为,他不敢细想。

    为什么段谨呈去成双的直播间自己会生气,他也不敢细想。

    苏璃用电脑搜索了段谨呈的百科,看着那一项项吓死人的介绍,告诉自己还是不要多想,就把段谨呈当做是一个朋友,一个很好的老板,这样就足够了。

    然后苏璃回到卧室,看着苏嘉抬眸望向自己,苏璃更是坚定。

    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把弟弟照顾好。

    苏璃来到苏嘉身边,哄着他去洗漱,然后和弟弟一起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段谨呈结束了苏璃的电话后,起身又出了门。

    他的朋友们现在已经转到了第二个地点,他今天晚上和朋友们在一起聚会的状态十分不对,总是一直盯着手机看直播,后来还直接走了,朋友们都在群里控诉他,所以他还要再去聚会上和朋友们聚一聚。

    到了聚会地点,一圈酒喝下来,段谨呈也有些微醺。

    他坐下后,郑修炀便来到他身边,嘴角带着一抹坏笑,“你们之后打电话说了什么啊?是不是搞定小主播了。”

    段谨呈哼笑一声,瞥了他一眼,说:“那你和苏嘉都已经视频通话这么多次了,还见过面,你是不是搞定他了?”

    郑修炀抹了一把脸,“哎,我错了,我不该嘲讽你,我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然后郑修炀摸出手机,翻了一会儿递到段谨呈面前,“你看我上次过去拍的照片,嘉嘉真的太萌了,他坐在那里玩乐高的样子超可爱。”

    段谨呈心里有些酸,“你偷拍了他这么多张照片?”

    郑修炀说:“对啊,我跟他聊天他又不回我,我没事做就只能拍点照片,回来之后也好用照片一解相思之苦。”

    段谨呈想,我下次过去也要拍照,藏在手机里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看。

    正想着,郑修炀再把手机拿到他面前晃了一下,段谨呈的眼睛就粘在了郑修炀手机屏幕上。

    段谨呈:“你还拍了小璃的照片?”

    郑修炀笑得十分得意,“偷拍的,当时我还没有想那么明白,但就觉得这照片拍下来以后一定有用,现在我算是想清楚了,我那会儿就是为你拍的,怎么样,够兄弟吧?”

    段谨呈拿出手机,“发给我吧,要原图。”

    郑修炀连忙将照片发给段谨呈,动作利索得段谨呈都有些意外,“你竟然没有拿照片要挟我,从我这里换些东西,你难道还有别的图谋?”

    郑修炀立刻要撤回,却被段谨呈抓住手腕。

    郑修炀撇撇嘴,“你不知道苏璃看他弟弟看得有多严,他要是一直单身,我估计他弟弟爱死了我,他也不会让他弟弟跟我在一起,就算在一起了,也是一个超大型电灯泡杵在我和他弟弟中间。”

    段谨呈明白了,郑修炀这是曲线救国,如果自己搞定了苏璃,那苏璃放在苏嘉身上的注意力就会转移一些,郑修炀就更容易和苏嘉二人世界。

    段谨呈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后问郑修炀,“你想好了?”

    郑修炀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虽然混,但对待感情还是很认真的,而且我是真喜欢嘉嘉,那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我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给他。”

    段谨呈轻笑一声,是啊,这种感觉他能理解,今天晚上他刷礼物的时候,真的想把自己的钱包掏空,可是却怕吓着苏璃。

    以前谈恋爱,虽然也不忌讳男朋友用自己的钱,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自己所有的都给男朋友,但今天晚上他就真的这样想过,他想把自己的所有都给苏璃,包括他自己。

    就是不知道,那个害羞胆小又纯情的小主播收不收。

    段谨呈拿起手机,翻看郑修炀刚刚传过来的照片。

    一张是苏璃在厨房做饭,他围着看起来有些廉价的围裙站在不算宽大的厨房里,身材瘦削,围裙的系带勒出他ji,ng瘦的腰肢。

    段谨呈看着他细窄的腰线,突然觉得有些燥热。

    第48章

    段谨呈那天晚上喝的有点多,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醒来后他动了动, 却一瞬间僵住了。

    内裤上的黏腻感让他叹了口气, 昨天晚上的梦也重新浮上心头,也不知道他的腰和梦里的比是不是会更细一些。

    段谨呈揉揉额角,起身看向手机, 得,中午还有一个饭局。

    他赶紧到浴室洗漱,结束后下楼开车, 顺便给苏璃发了一条短信, 问他现在在做什么。

    这会儿苏璃正在给自己的弟弟z_u_o爱心午餐呢,而且手机昨天调成静音后今天就忘记调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才看见段谨呈的短信, 连忙回复一句:刚才在做饭,没看见短息。

    段谨呈的信息来得倒是挺快:中午吃什么?

    苏璃想了想, 给他发了张餐桌照片到微信。

    段谨呈看着苏璃发过来的照片,一想到这是那人穿着围裙自己做的, 就觉得心里发痒,看着眼前桌上的山珍海味都没了胃口,很想吃吃苏璃做的家常菜。

    段谨呈又问苏璃吃了饭做什么, 苏璃把自己的时间表发给了段谨呈。

    苏嘉一天的安排很规律刻板, 苏璃也跟着苏嘉一起用这个时间表。

    苏璃:这个基本上就定下来了,不会有什么变化。

    段谨呈:那你们午睡之后我给你打电话。

    苏璃有点小期待,回了个嗯。

    午睡醒来,苏璃告诉段谨呈自己睡醒了,然后再群里圈郑修炀, 问他今天陪不陪弟弟唱歌。

    郑修炀:要晚点,我这会儿有事。

    苏璃:好。

    郑修炀:你怎么不问我什么事?

    苏璃心想过年能有什么事,就是走亲访友团年拜年之类的。

    他还没回复,郑修炀迫不及待给他发了消息过来,“我现在正在咨询国内自闭症的干预治疗相关机构,如果国内不行,我就去国外。”

    苏璃不高兴了:我不送弟弟去国外,他肯定会害怕的!

    郑修炀连忙解释:没说送他去,是我自己去学习培训考证什么的。

    郑修炀: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放心把嘉嘉交给别人干预治疗,我就想着如果我自己会,那不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苏璃真想把他踢出群,心说你会也不行,我可没有想过让嘉嘉和你在一起!

    不过郑修炀的思路倒是打动了苏璃,等他直播再稳定一些,积攒到一定存款,是不是就可以像郑修炀说的那样,自己去学习培训,然后给嘉嘉做老师?

    苏璃心里美滋滋,他现在才19岁,正是学习能力极强的时候,而且读书的时候他成绩可都是全市第一,老师还说他是清华北大的料。

    所以他应该是可以胜任的!

    美滋滋的苏璃高兴地把静音的手机放在一旁,和苏嘉一起唱歌弹琴,完全忘记段谨呈说要给他打电话的事,也忘记郑修炀要和苏嘉唱歌的事情。

    苏璃唱起苏嘉最近最喜欢的《年少有为》,没唱两句,苏嘉就停下了弹吉他的手,偷偷看了苏璃两眼。

    苏璃抽抽嘴角,他学习确实好,但是唱歌真的不太行,音域不够,音准也差了些。

    以前苏嘉都还将将就就愿意和他一起唱歌,最近和郑修炀唱多了,苏嘉就挑了。

    苏璃幽幽地抠地毯,“嘉嘉嫌弃哥哥了,哥哥唱歌不好听,就不喜欢和哥哥一起唱歌了,哥哥好伤心啊,哥哥要哭了。”

    苏嘉立刻拉着苏璃的手,偷偷看他一眼,见他没哭,又继续弹起吉他。

    这是答应苏璃和自己一起唱歌。

    苏璃却不忍心在荼毒弟弟的耳朵,慢慢靠近苏嘉,对他说:“没事,哥哥听你唱就很开心了。”

    苏嘉又唱了起来,苏璃听着他干净纯粹的歌声,嘴角慢慢勾起,眼神温柔宠爱地看着苏嘉。

    直到苏嘉唱得差不多,苏璃准备晚饭时,才看见段谨呈的5个未接来电。

    郑修炀的消息被他选择性忽视了。

    他哭丧着脸给段谨呈发信息:下午陪弟弟忘记看手机了。

    段谨呈今天下午特意空出来,结果被苏璃放了鸽子,他打电话打得都没脾气了,这会儿看见苏璃的回复,只觉得自己前途漫漫。

    肯定苏璃的电话是静音,段谨呈直接拨了电话过来。

    苏璃的声音满是愧疚,“呈哥……”

    段谨呈嘴角微勾,声音压低,故作生气,“撒娇也没用。”

    苏璃心想我哪里撒娇了,他又更可怜地开口,“爸爸……”

    段谨呈长长叹了口气,妥协道:“下次咱们换成震动行不行?”

    苏璃说:“好。”

    然后苏璃去了厨房,对段谨呈说自己要做饭了。

    段谨呈倒是干脆,“好,那挂了。”

    苏璃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拿着耳机的手有些失落。

    就算做饭也能打电话的,他可以cha耳机啊。

    刚调好震动,手机就震了起来,段谨呈给他发来了视频通话。

    苏璃耳根开始发热,并且热量开始向脸颊蔓延。

    他接通段谨呈的视频电话,就看见段谨呈穿着合体的羊绒衫坐在沙发上,眼眸深邃望着自己。

    苏璃红着脸说:“我去找蓝牙耳机。”

    做饭时动静会比较大,如果不找耳机,段谨呈那边会有很多杂音,苏璃自己也听不清楚。

    随后苏璃就把手机靠在墙边立好,然后一边做饭一边和段谨呈聊天。

    段谨呈中午吃得不多,现在有些饿了,看见他做饭更馋了。

    于是段谨呈问苏璃,“你什么时候能做顿饭给我吃?”

    苏璃切菜的时候偷偷看一眼段谨呈,“可是我做了你也吃不到。”

    段谨呈说:“我就不能过去找你吗?”

    苏璃下刀一个恍惚,差点切了手。

    段谨呈倒吸一口凉气,皱眉对苏璃说:“行了,我不说了,你专心做饭。”

    之后段谨呈确实没再怎么说话,就偶尔问问他切的什么,准备做什么。

    大部分时间都只是看着苏璃,看着他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段谨呈眉眼便越来越柔和,心也越来越温软。

    苏璃晚饭时,段谨呈也要出门了。

    之后段谨呈忙了好几天,每天都只有早上或者下午抽空和苏璃聊天,有时候是文字,有时候是电话,只有一天是视频。

    深夜里,段谨呈看着自己录屏的两次视频通话,恍惚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中学年代。

    因为他只听好多人说过,中学的时候最容易因为喜欢一个人做很多如今想起来觉得很傻逼的事情。

    将自己认为是明恋,可是对对方来说却是暗恋的对象的视频通话录下来这种事,若是被别人知道了,一定会心里腹诽段谨呈是个傻逼。

    可是段谨呈就是看不够,看着苏璃瘦削单薄的身体,看着他利落的动作,听着他羞涩的声音,段谨呈就能好好睡上一觉。

    除了梦见苏璃,再无其他梦境。

    段谨呈空闲下来已经是初六晚上。

    苏璃和段谨呈一起上了游戏,排队进游戏时,苏璃问他,“呈哥你明天是不是要开始上班了?”

    段谨呈说:“嗯,而且刚上班那几天应该会比较忙一些,有一些积攒下来的工作要处理。”

    苏璃一边跟在段谨呈身后跑酷,一边说:“那你就不能玩游戏了。”

    段谨呈轻笑一声,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身后穿着穷酸的游戏人物,带笑问他,“你跟着我做什么?”

    苏璃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声音因为害羞有些含糊,“呈哥你今天穿得真好看。”

    段谨呈手c,ao控控制面板,刚要把衣服拖出去,却突然改了主意。

    他后退一步,无情拒绝苏璃,“不想给你,你的衣服太丑了。”

    苏璃跳了两下,然后把自己扒光了,“这样就不丑了吧。”

    段谨呈转身表示自己‘羞涩’,“色情。”

    苏璃被他这句低沉的色情闹了个大红脸。

    这会儿一个粉丝跑了过来,欢天喜地跳上跳下。

    “啊啊啊啊!我终于在现场了!”

    苏璃看着粉丝跑到她面前刷刷刷就把自己脱光了,然后兴奋对苏璃说:“小离!快穿上,我特意给你买的!”

    苏璃刚要捡,段谨呈开了全部麦幽幽开口,“小璃,你想要礼物吗?200个小电视够不够。”

    苏璃立刻跳开八丈远,“不要了不要了!我就喜欢光着。”

    粉丝被拒绝了也不生气,立刻想到了另外的办法,“小离……”

    她才开口,就听见段谨呈冷哼一声。

    粉丝立刻改口,“啊,主播,你可以让段老板穿这身衣服,然后你穿段老板的!”

    苏璃看向段谨呈。

    段谨呈看见苏璃的游戏人物转头看向自己,冷漠转身,“不想穿别人的衣服,不好看。”

    粉丝哭唧唧,“明明都是一样的衣服!”

    苏璃连忙趁着最后两秒对她说:“你自己把衣服捡起来吧,别给我送了,我和呈哥都不穿别人的衣服。”

    话落他们都上了飞机。

    苏璃让段谨呈标点,段谨呈标了防空洞。

    苏璃小心翼翼地哄着他,“呈哥,我就不喜欢穿衣服,光着最好看了。”

    段谨呈微微挑眉,脑子里浮现出苏璃只穿着围裙在厨房……

    他立刻打住,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压抑,“那我的衣服你也不穿了?”

    说话间两人跳了伞,段谨呈就在他旁边飞,他看着那套黑色长风衣,再看看自己光溜溜只穿了内衣裤的游戏人物,馋道:“呈哥的衣服还是想穿的。”

    段谨呈嘴角一勾,“那就看你表现了。”

    苏璃从善如流,“爸爸!”

    段谨呈哼笑,“哪儿这么容易。”

    苏璃突然被激起斗志,他就不信他不能从段谨呈身上骗到一套衣服。

    直播间里。

    【我是刚刚那个送衣失败的!我终于在现场了!亲眼目睹段老板吃醋!此生无憾!】

    【已经准备好了,为了在现场,买游戏充值买衣服一条龙,现在请姐妹们告诉我,我要怎么才能排到疏离和段老板!】

    【加群!我们有在线指导!城里女孩现场嗑糖不能输!】

    第49章

    城里女孩们为了嗑糖, 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啊啊啊, 我成功啦, 我面前就是段老板和疏离啊!虽然只能从直播间听到段老板和疏离的对话,但是不同于直播的第三视角,真的好木奉啊!】

    【啊啊啊, 我酸了!为什么我进不去啊!为什么啊!我好酸啊!】

    【柠檬ji,ng报道,我也酸了,我也没有排进去, 群里还有没有姐妹指导我一下?】

    此时苏璃和段谨呈正在说什么呢?他们正在讨论段谨呈身上的衣服。

    苏璃蹲在段谨呈身前, 看着段谨呈的龙纹旗袍,声音轻软, “呈哥,这一局我用三级套、awm以及空投步枪换你身上的旗袍好不好?”

    段谨呈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笑意, 眼神温软,低沉的声音却听不出太多情绪, “你看我哪儿呢?”

    苏璃刷一下红了脸,说话都开始结巴,“诶, 不是, 呈哥,你、你怎么能这样!”

    段谨呈忍不住笑出声,“我怎么了?”

    段谨呈的笑声从胸口闷出,仿佛带着混响,敲击着苏璃的心, 一阵酥麻从头顶随着脊柱串入全身。

    苏璃抬手捂住脸,深深叹了口气。

    他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旁边那个妹子听着直播间的声音,看见苏璃游戏人物站起来转了身体望向旁边,整个人都在座椅上打滚。

    疏离也太萌了吧!竟然害羞了!

    弹幕此时也不安宁,cp粉萌得心肝颤。

    【天啦,段老板这是什么优质男票啊,果然是我们疏离的绝配!】

    【感觉疏离害羞了!】

    【妈呀,好甜呀,但是看不过去了,疏离怎么被段老板吃得死死的!】

    老婆粉被段谨呈苏晕了。

    【啊啊啊,老公声音也太苏了吧!】

    【被老公迷晕,虽然嫉妒情敌,但是不得不说,如果没有情敌,我们怎么可能听到老公说这么多话!】

    这就是段谨呈老婆粉内部自兴的规矩了。

    嫉妒归嫉妒,酸归酸,可以和cp粉互拼财力,但是一定不能骂疏离,不能在疏离直播间吵架,当然和cp粉闹着玩的那种没问题。

    因为段谨呈的老婆粉都知道,如果不是疏离,如果不是疏离的直播间,段谨呈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个常年不更新的微博和百科资料,偶尔有一两个采访,都要高兴好久!

    而技术粉,更多的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偶尔听见游戏里出现各种属性的妹子的声音,他们也觉得很喜欢,毕竟游戏区妹子真的太少了。

    而此时,技术粉那群资深宅男开始出馊主意。

    【疏离,你待会儿进游戏就给段老板一枪,然后让他把衣服脱给你,不然你就不救他!】

    【好主意啊!一定要用喷子,那个羞辱感是够的!】

    【要说羞辱,不如直接用平底锅,或者是上拳头吧!】

    苏璃看着这些粉丝一本正经给自己出主意让自己打倒段谨呈,然后威逼利诱,苏璃便轻哼一声,对他们说:“你们难道忘了以前我让呈哥叫我爸爸,只要叫了就放过他的事情吗!但是呈哥很骨气,宁愿死都不愿意屈服!”

    段谨呈可是很有骨气的!

    到时候段谨呈宁肯死也不脱衣服,虽然段谨呈死后自己可以捡他的衣服,但是,苏璃十分肯定,他不敢捡!

    他不敢打死段谨呈然后捡衣服!

    段谨呈应他心中所想,对他说:“嗯,杀我没用,死了也不给,要不就继承我的遗产吧。”

    苏璃撇撇嘴,心想你到时候不知道怎么报复我,嘴上却说:“不行,我怎么能让呈哥死在我前面,我不会杀你,还会保护你!”

    说着苏璃冲上一栋房子二楼,腰s,he击倒一人。

    那人身上也穿着一条龙纹旗袍,苏璃却仿佛没看见,捡了枪就跑去找段谨呈。

    弹幕十分着急。

    【傻子主播!那人包里有旗袍啊!穿上就是情侣装了!】

    【瞎子主播了解一下,喜欢得要死,结果别人包里的就是看不见!】

    苏璃一边把手上的m4给段谨呈,一边说:“我看见了,不过我只穿呈哥的,不穿别人的,我上一局不是说过吗?”

    那个现场嗑糖的女孩又出来作证。

    【是的是的!我就是那个被拒绝了,且挑起段老板醋意的人!】

    段谨呈手机也打开了直播间,只是关了声音,且不常看,此时低头一瞄,才知道苏璃说的是他宁愿光着也不捡别人包里的旗袍。

    他抬起眼眸,眸中含带笑意。

    苏璃一边捡段谨呈换下来的ump9,一边邀功,“呈哥,我给你送了m4过来,而且还没有乱穿别人的衣服。”

    段谨呈故作严肃,“嗯,夸奖你。”

    然后转身就走。

    苏璃微微张着嘴,游戏人物也愣住了。

    就、就这样?

    他傻住的样子让观众不由哈哈笑了起来,当然,段老板的无情是他们也没有猜想到的!

    苏璃委屈巴巴跟上去,彩虹屁也吹了,好东西也给了,还听话的没有捡别人的衣服,怎么就是不把衣服给自己呢?

    此时,苏璃眼睛瞥到一条弹幕。

    【疏离啊!妈妈教你一招,你别走了!就趴这里,说你摔倒了,没有衣服就不起来!】

    苏璃双眸一亮,突然趴在地上,对正在出门的段谨呈说:“段老板,我摔倒了!”

    段谨呈没有看到这条弹幕,听到这句话,心底一阵紧张,立刻回身,见苏璃游戏人物趴在地上,还担心问他,“怎么摔了?从椅子上摔下来了?怎么没听到声音?”

    苏璃向段谨呈所在的方向爬了爬,“我摔倒了,需要衣服才能起来!”

    段谨呈被气笑了,看着疏离无赖一般爬到自己脚下,头还下意识蹭了蹭。

    段谨呈仿佛也感觉到自己桌下的脚踝有些发痒,他笑出了声,“小璃,你这是要跟我耍赖了?我不会管你的。”

    苏璃咬了咬唇,又瞄了一眼弹幕。

    【疏离啊啊啊!就是这样!加油!你能成功的!】

    【医、医疗兵!!我被这个主播萌得失血过多!】

    【天啦,主播好可爱啊!(不敢叫小离,也不敢叫疏离,害怕段老板!)】

    苏璃脸上又红了一分,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可是现在都已经做了,丢脸也丢了,不能半途而废。

    他因为害羞,说话声音含糊了许多,“反正就是摔倒了,起不来了。”

    段谨呈游戏人物蹲下,然后他腾出一只手撑住下巴,勾起一边唇角,“摔倒了,不是要亲亲才能起来吗?”

    苏璃只感觉自己轰一下炸开了,弹幕也轰一下炸了。

    他保持着仅剩的理智,对段谨呈重复那句话,“我、我摔倒了,要衣服才能起来!”

    段谨呈刚要说什么,苏璃突然转头看向窗外,“有人!”

    第15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