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16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16节

    窗外探出来一个头,正是开场在他们两人旁边看戏的那个妹子的游戏人物。

    苏璃一时竟有一种这人真的在窗外偷看他耍赖的感觉!

    他怎么会有这种粉丝!

    此时城里女孩纷纷变成了柠檬ji,ng。

    【啊啊啊啊啊!我酸啊!我也好想去窗外看啊!】

    【实名嫉妒了!】

    【姐妹!求录屏啊!】

    【录屏+1】

    苏璃和段谨呈都没有想到,今天晚上之后,平台多了一个视频,那就是苏璃直播的声音配上这个妹子视野看到的画面,此视频点击量节节攀升!

    段谨呈也看到那个女孩,然后又看着显然有些趴不住的苏璃,“还要继续吗?”

    苏璃咬咬牙,“反正我就是摔倒了!”

    段谨呈道:“那我先走了。”

    随后段谨呈便推门出去了。

    窗外那个妹子向旁边走了两步,探头看了看,然后开全部麦对苏璃说:“主播,段老板真的走了哦,还把旁边那辆车开走了。”

    苏璃闷闷趴在地上,对观众说:“都是你们跟我说的,这个办法根本就没有用……哦,毒来了啊,我身上就一瓶可乐,10个绷带,其他都给段老板了,这瓶可乐还是段老板不要了,我才捡到的。”

    粉丝在窗外探头,“疏……主播你好可怜哦,要不要我给你一点药啊?”

    苏璃说:“我不要,就让我一个人被毒死在这里吧,你先走吧。”

    段谨呈听着他在yy里卖惨,声音可怜巴巴的,段谨呈甚至能脑补出他睁着那双看好得过分的双眼,无辜又委屈地看着自己。

    段谨呈笑着咬牙,“你这么有骨气,说这些的时候,怎么不闭了麦说?”

    话音刚落,汽车声传来。

    苏璃双眸一亮,看见段谨呈将车停在门外,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重复着那句话,“呈哥,我摔倒了!”

    段谨呈走到他面前,刷刷刷脱了衣服,只穿着内衣裤低头冷漠看他。

    然后段谨呈又刷刷丢下两个包,两瓶止疼药,一支肾上腺素。

    苏璃手速极快,地上东西一转眼就没了,然后他穿着段谨呈脱给他的龙纹旗袍,跳着走出房间,“呈哥,快走啊,毒来了,我们去追空投!”

    段谨呈简直气不起来,哭笑不得上了车,心想还真是小孩子脾气,招人恨又招人疼。

    苏璃又对旁边的妹子说:“一起上车跑毒吧。”

    妹子道:“不啦,主播,你和段老板走吧,我自己有车,待会儿被别人看到了,要说我们非法组队,举报你就不好了!”

    城里女孩嗑糖归嗑糖,却绝不给城里女孩丢脸!

    苏璃便载着段谨呈开车走了。

    段谨呈原本在副驾,这会儿换到后座。

    苏璃说:“嗯,后座好,有人正前方打车,我还能帮呈哥挡子弹。”

    段谨呈说:“不喊段老板了?”

    苏璃讪讪一笑,又理直气壮道:“谁喊了段老板,是我吗?呈哥你听错了,肯定是那个粉丝喊的。”

    段谨呈嗤笑一声,眼中笑意遮也遮不住。

    【在现场的妹子:城里女孩今天也背锅了呢,好开心啊!】

    【我酸了。】

    【我也酸了。】

    第50章

    苏璃哄到了段谨呈的衣服后, 整个人仿佛已经吃ji一般, 十分亢奋。

    他将段谨呈护得十分严实, 对段谨呈说:“呈哥,外面有人,你先在屋子里躲着, 我解决了你再出来。”

    段谨呈此时竟然一点也不想顺着他的意思去做,偏偏跟在他身后。

    结果因为段谨呈没有及时躲在掩体后,被几枪点倒了。

    苏璃立刻走到段谨呈身边, “没关系呈哥!我帮你挡子弹, 你爬到石头后面,我还能救你!”

    观众看到这一幕, 纷纷刷起弹幕。

    【我哭了,你们呢!】

    【真是感人啊, 我从来遇不到主播这样的队友,所以不愧是老公吗?所以才这么好!】

    【老粉辟谣, 疏离打游戏一直这样,不会因为队友太菜太坑生气,毕竟他一直有实力拖儿带女。】

    最终苏璃扶起段谨呈, 对方两个人一直拿枪架着他们。

    苏璃看准时机, 一枪98k打倒一个二级头,见那二级头和队友缩了回去,便对段谨呈说:“走吧,呈哥,我们走吧, 他们有掩体,对枪只会浪费时间。”

    段谨呈也知道自己菜得真实,便跟在苏璃身后。

    苏璃领着段谨呈一边跑毒一边说:“呈哥,你是不是不高兴我穿了你的衣服?”

    段谨呈声音毫无波澜,“没有。”

    苏璃站定在段谨呈面前,“呈哥,我把衣服还给你吧。”

    段谨呈无奈叹息一声,语气带着些微笑意,“那你这次还给我了,下次还从不从我这里骗衣服呢?”

    苏璃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他还真不敢保证,毕竟有时候段谨呈真的很好说话,而且今天在段谨呈面前耍赖成功的时候,苏璃竟然感觉到一抹愉悦感沁入心脾。

    他其实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段谨呈见苏璃沉默,心想果然如此,然后对苏璃说:“行了,我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你现在还是带着我吃ji比较重要。”

    刚说完,苏璃就被刚刚那两个人跟在屁股后面几枪秒了。

    倒下的苏璃立刻判断形势,然后对段谨呈说:“不要管我,呈哥你先跑。”

    那两个人跟得很紧,这里的掩体只有一些树,如果段谨呈救他的话,那两个人冲上来,他和段谨呈都会死。

    段谨呈扛着枪,“你躲好,我来打他们。”

    苏璃张张嘴,最后还是决定不打击段谨呈的积极性。

    刚才那两人果然躲在了不远处的树后,段谨呈也躲在苏璃旁边的树后,随后对面一人露头,段谨呈侧身开镜,子弹从那人头皮擦过,段谨呈被另一个人直接秒了。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就连弹幕也有一瞬间的空白。

    好一会儿,老婆粉们忍不住说话了。

    【虽然我是老婆粉,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我老公,真的,好菜!】

    【无数次见过疏离一对二反杀,看见段老板的枪法,我才醒悟过来,原来有钱也不能改变菜ji的事实啊。】

    【菜得真实,仿佛看到了我自己。】

    苏璃轻咳一声,“呈哥,再开一局。”

    段谨呈抬手揉了揉额角,低头看见说自己菜的弹幕,十分无力。

    他真的是和苏璃打久了,所以产生了自己也很厉害的幻觉,还敢提出一对二了。

    或许是因为上一局的愧疚,这次进入游戏,段谨呈就对苏璃说:“过来。”

    苏璃走过去,就见段谨呈将那条裙子脱下来,苏璃立刻换上,指挥游戏人物动了动,语气满是欣喜,“呈哥,为什么这一局愿意把裙子给我!”

    段谨呈说:“上一局的补偿。”

    苏璃开始跑酷,“我这局一定带你吃ji!”

    段谨呈说:“吃不到ji,就算你在地上趴着不走,被毒死,我也不会再把衣服给你。”

    苏璃立刻认真起来,“我一定会带呈哥吃ji的!”

    这一局苏璃确实认真了许多,连带着和段谨呈说话也少了些。

    到最后,段谨呈零杀躺ji,枪都没开几次。

    段谨呈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后吐出。

    他怎么觉得心里闷闷的,想要把这个人抓过来打一顿呢!

    苏璃还十分得意,“呈哥,吃ji了!下一局的衣服是不是有了!”

    段谨呈沉声道:“你看弹幕。”

    苏璃转头看旁边的电脑屏幕。

    【哈哈哈,段老板零杀吃ji!】

    【每次从电脑屏幕的小角落里看见段谨呈刚刚开镜,对方就被苏璃灭队,我就觉得段老板这个ji躺的好有喜感啊!】

    【要笑死了,感受到段老板的郁闷了。】

    【犹记得当初疏离还要让段老板收人头,或者指挥段老板和他打配合,今天是疏离以为自己在单人双排吗!】

    【羡慕段老板,可以在疏离身边近距离观看疏离单人双排!手动狗头。】

    苏璃慢慢回头,看着游戏里段谨呈的游戏人物双手抱胸看着自己,突然心虚,“呈哥……我就是想带你吃ji。”

    段谨呈熄了手上的烟,“嗯,你该下播了。”

    苏璃慌张道:“我再带你打一局,一定好好打!”

    段谨呈其实并没有生气,笑道:“你看看时间,是不是你弟该睡觉了?”

    苏璃一看,的确到了平时下播的时间,他便和段谨呈约好明天一起打游戏,但是段谨呈却说:“我不一定能打,到时候电话联系。”

    两人说完,段谨呈也没有退出yy和直播间,而是等着苏璃感谢了观众,下了直播,才在yy和苏璃再次道别。

    关上电脑后,苏璃嘴角的笑意仍旧不减,他伸了个懒腰,心想自己和段谨呈打游戏怎么就打不够呢!

    不过苏璃并不能随心所欲想打多久就打多久。

    他回到卧室,苏嘉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移开视线。

    苏璃却笑了,对苏嘉伸出手,“嘉嘉,去洗漱,该睡觉了。”

    苏嘉看着苏璃的手,抬手与他相握。

    苏璃和苏嘉一起走向卫生间,一路上轻声与他说话,“我觉得嘉嘉你最近好了很多,都没有以前那么封闭了,是因为哥哥还是因为炀哥?”

    苏嘉将手浸入热水中,眼睛直直看着水中的手。

    苏璃并不着急,只是在他耳边轻声喊他,“嘉嘉,嘉嘉,嘉嘉?”

    苏嘉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羞涩的笑意,声音轻细,“哥哥。”

    苏璃眼眶一红,低头抵在苏嘉肩头,随即抬起头,对着苏嘉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

    “嘉嘉你看,我们一直努力,生活是不是会越来越好?哥哥以后一定会更努力,让嘉嘉生活得更开心的。”

    苏嘉撩起热水,笑出了声。

    苏璃看见苏嘉这么开心,便红着眼眶,和苏嘉一起洗漱之后,就带着苏嘉回到卧室躺下。

    苏璃知道苏嘉的自闭症在同年龄人中更为严重,因为小时候没有及时治疗,且那个混蛋父亲还对苏嘉拳脚相向,恶语相言,所以苏嘉情况才会这么严重。

    可是在父亲离开后,苏嘉在苏璃和母亲的照顾下,情况慢慢好转,到现在,他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

    苏璃握着苏嘉的手,慢慢闭上眼睛。

    只要他足够努力,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嘉嘉也会。

    次日早晨,苏璃和苏嘉吃过早饭,照常去了shi地公园。

    郑修炀从车上下来时,看见房门紧闭的小二栋,就知道这两人去了shi地公园还没回来。

    此时空气还是寒冷的,郑修炀却没有上车,而是站在车旁看着他们回来的方向。

    等的时间长了,他就拿出手机打开相册,翻看着相册里苏嘉的照片,嘴角不自觉染上笑意,低声叹道:“我们嘉嘉真好看。”

    正看着,旁边路过的小孩对身边母亲说:“妈妈你看,那个叔叔在那个傻子家门口诶!”

    郑修炀立刻收起笑意,目光冷沉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个孩子和他的母亲都吓了一跳,女人赶紧拉住自己的孩子,“走,我们回家。”

    那孩子被郑修炀吓到了,母亲要拉他走,他却又不走了!

    他可是家里的小祖宗,谁敢惹他!

    于是小孩凶恶道:“你凶我做什么,本来就是傻子,我妈妈我奶奶都说了,这家里住了个傻子!”

    郑修炀嘴角挑起一抹笑意,然而那笑容却极冷,眼神也沉得吓人。

    他将手机放回口袋,大步走过去。

    那女人当即惊慌,要拉着自己的儿子跑,可是距离不远,却没有跑过郑修炀。

    郑修炀抓住那小孩的肩膀,邪笑道:“你再说一遍,谁是傻子?”

    那孩子哇一声哭出来了,“就是傻子!他们都说了是傻子!”

    那女人也要被吓哭了,抬手就要打郑修炀,“你放开,你在不放开我报警了啊!”

    郑修炀看他一眼,顿时吓得那女人后退一步。

    “炀哥?”

    苏璃载着弟弟回来的时候,便看见郑修炀死死抓着一个嚎啕大哭的小孩,那小孩母亲在旁边着急又害怕。

    因为动静太大,邻居间也有人探出头来看。

    郑修炀回头看见苏嘉坐在自行车后座,低头看手中树叶乖巧的模样,神情立刻软了下来,对苏璃道:“你先带着弟弟进去,我待会儿就回来。”

    苏璃看了看他身边的小孩和女人,他是知道这家人的,经常在背后说他弟弟是傻子。

    他们以为自己不知道,但其实苏璃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有理会。

    因为理会这些人,他或许会因为和他们吵架打架而受伤。

    苏璃清楚地知道,他需要保护好自己,他要用健康的身体陪着弟弟一辈子的。

    “苏璃,听话,带着弟弟进去,我待会儿就回来。”

    郑修炀见他没动,又对他说了一句。

    苏璃这才载着苏嘉回到小二栋,停好车后,带着苏嘉上二楼回到卧室,打开窗帘,看向郑修炀的方向。

    郑修炀见他们离开,立刻转头,那被压抑的愤怒和邪气立刻又浸染出来。

    “现在,我们来说说谁才是傻子。”

    第51章

    郑修炀自己都是个混人, 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好, 和着朋友一起逃课打架玩游戏, 后来考不上好大学,父母只能把他送去了国外镀金。

    原本想着镀金回来后,郑修炀也能成熟一些, 可以和他哥一起管理家里公司,谁知道郑修炀竟然以为了和哥哥兄弟情谊长存,决定不进公司和哥哥争权夺势为由, 拒绝进公司工作, 要自己自立自强,当一个游戏主播!

    他混惯了, 不愿意去公司,父母和哥哥劝了又劝, 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就只能够任由他在家里搞那个什么直播。

    好在他们家在直播平台还有一定的股份, 护着他的同时,也把他捧成了游戏区的大佬主播。

    郑修炀做直播听惯了别人的酸言恶语,可今天就只是一句傻子, 他就忍不住了。

    他家嘉嘉不知道多好, 这些人竟然说他是傻子!

    那个女人已经摸出了手机打电话,把自己家婆婆也叫了过来。

    那婆婆来了之后,看见自己孙子被别人抓在手里,又哭又闹,就要上来和郑修炀拼命。

    郑修炀满脸戾气, 冷声看着那个耍混的老太婆,“你别以为我不会对女人动手,你敢碰我,我他妈照样踢死你!”

    这一家人明显都是欺软怕硬的性子,遇到苏璃那种不和他们计较的就可劲儿欺负,遇到郑修炀这种硬茬,只能畏畏缩缩,除了又哭又闹,没有任何办法!

    “你到底要做什么呀?我们宝贝孙子哪里惹了你们?”那老太婆哭天喊地地说。

    郑修炀抬起另一只手指着苏璃的小二栋,“就是你们说他们家有个傻子?我是傻子他哥,你们竟然叫他傻子,那我肯定要替我弟出气啊!”

    那婆婆和妈都慌了,“没有没有,我们没有说!”

    “放屁!”旁边楼有一个小老太婆探出头来,“他们就说了!天天都说!人家苏璃和嘉嘉多好的两孩子呀,有礼貌不闹事儿,就你们这些人天天在背后嚼人家舌根子!”

    另外楼里也出来个小老头,“对,这个兄弟,你就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你别看这家孩子还小,嘴巴可毒了,都是他家大人教的。”

    郑修炀把小孩往墙上一掼,眉眼之间戾气更重,气得胸膛不停起伏,他今天要不把这事儿办好了,他自己心里那关都过不去!

    那孩子被惯到墙上疼的哇哇叫,心疼得婆婆和妈妈哭天喊地。

    郑修炀面色冷沉,“让你们家男人过来给我揍一顿,再给我家弟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

    他刚说完,那边果然过来一个男人,“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还不回来做饭!”

    然后男人就看见郑修炀正抓着自己嚎啕大哭的儿子。

    他当即往后退两步,毕竟郑修炀一个一米八六的人,他一米七出头,哪里敢和郑修炀对上。

    那女人和老太婆纷纷叫他过来救儿子,男人却吼道:“我过去能做什么!报警啊!”

    郑修炀狞笑一声,放开那小孩儿几步过去就将要跑的男人一脚踹翻在地,那男人当即变了脸色,蜷缩在地上嗷嗷惨叫!

    郑修炀上前拎起他又是一拳,那男人当即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

    郑修炀这才觉得出了口恶气,看了看这又怂又孬的一家,踢了踢地上的男人,“愣着干嘛!道歉啊!我弟是傻子吗!”

    那男人实在是怕了,痛得浑身哆嗦,也不得不说:“不是傻子,他不是傻子!”

    郑修炀提高了声音,“那谁是傻子?”

    这男人和他老婆、他妈立刻说:“我们是!我们是!”

    郑修炀冷笑一声,“滚吧!”

    随后那女人抱着孩子,老太婆搀着儿子哆哆嗦嗦离开了。

    苏璃在楼上一直看着郑修炀是怎么修理那一家人,原本在床边坐着的苏嘉,随后也过来向郑修炀看去。

    苏璃牵着苏嘉的手,轻声在他身边呢喃,“炀哥在帮我们教训坏人呢。”

    苏嘉没有说话,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郑修炀。

    等郑修炀教训了那一家人后,他们看见郑修炀走到院子外的车边,打开车的副驾驶,从副驾驶里拿出一个盒子,高高地举起,冲着窗子里面的苏璃和苏嘉晃了晃。

    那是郑修炀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乐高。

    苏嘉嘴角露出一抹欣喜浅淡的笑容。

    郑修炀早用余光看到他们俩兄弟在窗子那偷看,此时他看见苏嘉的笑,心里软得发痛,这么乖一个小孩,那些人怎么舍得下口说他是傻子?

    随后郑修炀开始搬家一样,从车里抱出了十几个盒子,还拎出了一个行李箱。

    苏璃牵着苏嘉的手,带着他来到楼下,神色感激对郑修炀说:“谢谢炀哥。”

    郑修炀苦笑一声,“谢什么呀,上次来就该把这些事情处理好,就是没逮着他们,不知道有人在背后这样说你们坏话。”

    然后郑修炀递给苏嘉一个盒子,“嘉嘉可以搬一个上去吗?”

    苏嘉的眼神落在盒子上,伸手接过,嘴角那抹浅淡的笑意还未消失。

    郑修炀立刻像只得了骨头的狗一样开心,“哎呀,我们嘉嘉小宝贝真可爱!”

    郑修炀这一次过来是和房东签租房合同的,顺便过来看一看苏璃、苏嘉两兄弟。

    他们将郑修炀带来的东西拿上楼后,苏璃看着郑修炀的行李箱,疑惑问他,“你要住这里吗?”

    郑修炀蹲下身打开行李箱,“给你们买的春季衣服。”

    他知道苏嘉穿衣服也有自己特定的习惯,所以问清楚后特意去挑。

    苏璃说:“我和嘉嘉都有衣服。”

    郑修炀笑道:“有衣服就不能买新的了吗?”

    苏璃看了他好一会儿,郑修炀对他挥挥手,“可以先去做饭吗?苏大厨,我和嘉嘉可都饿了。”

    苏嘉此时正在拆新的乐高盒子,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郑修炀趁着苏璃在厨房做饭的时间,帮他们把东西收拾好,然后陪着苏嘉一起拆新玩具。

    饭后苏璃和苏嘉睡午觉,郑修炀出门谈租房合同,刚离开苏璃的小二栋,就给段谨呈拨去一个电话。

    段谨呈吃过饭后,正在处理新年累计下来的工作。接起郑修炀的电话漫不经心开口,“喂,找我什么事?”

    郑修炀蹲在路边点燃一支烟,脸色黑沉地狠狠吸了一口,“你知道我今天在苏璃家附近干了件什么事儿吗?”

    他低声冷笑,“我在他家附近打了一家人,那家人背着苏璃骂苏嘉是傻子!”

    郑修炀咬着牙,“你说这些人是自己的心怎么就这么恶毒?我当时真砍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段谨呈放下手中的工作,声音也沉了下去,“你具体说。”

    郑修炀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段谨呈在这边气得胸膛起伏,没有拿着电话的那只手捏成拳头,关节处因为用力已经微微泛白。

    郑修炀在电话那头继续说:“老段,既然咱俩都栽进去了,就得好好为他们打算一下,这日子过得我心口痛。”

    段谨呈说:“我会去安排,还是让他们来b市更放心一些。”

    郑修炀也说:“到时候你有什么想法和安排知会我一声,真的是太c,ao蛋了。”

    段谨呈比郑修炀更生气,他只觉得自己心脏闷得发疼。

    最开始两人并不是很熟的时候,段谨呈以为苏璃已经20几了,后来和苏璃聊天才知道,他今年才19岁,苏嘉17岁。

    其实苏璃的情况段谨呈并没有细问,但他也能够想到一个19岁的少年带着自己生病的弟弟,生活会有多辛苦。

    而他们的生活已经够苦了,却还要承受来自于外界的各种流言压力。

    段谨呈抬手揉了揉额角,让自己的助理去查一下b市比较正规且有名的特殊教育学校。

    这一切苏璃并不知道,他和苏嘉睡醒之后,走出卧室看见郑修炀正在客厅沙发坐着玩手机。

    听见动静郑修炀回头看向他。

    “你们醒了啊?”郑修炀收起手机,站起身探头看向苏璃的身后,“嘉嘉也醒了吗?”

    苏嘉抱着吉他站在苏璃身后,显然是已经准备好了要和郑修炀一起唱歌。

    郑修炀对苏璃说:“用你的账号直播吧。”

    直接给苏璃钱他肯定是不会要的,但如果是用直播的方式帮他赚的,那就不一样了。

    苏璃打开电脑,然后开了直播间,这个时候郑修炀顺便发了一条微博通知大家来苏璃的直播间来听他唱歌。

    段谨呈看到这条微博时,直接给苏璃拨打了视频电话。

    今天中午他听到郑修炀说隔壁邻居那件事情时,就很心疼苏璃,可那时候苏璃在做饭,吃了饭后还要午睡,段谨呈便没有打扰他。

    此时有郑修炀带着苏嘉唱歌,苏璃就空了下来,段谨呈这才迫不及待的和他通话。

    苏璃手机恰好拿在手上,看到段谨呈的视频通话,他的心没有来砰砰一跳,有些羞涩地接通了视频电话。

    镜头里的段谨呈眉眼深邃,穿着西服气势卓然。

    他深深看了苏璃一眼,没有提起今天中午的事情,而是对苏璃说:“今天晚上我可能不能和你玩游戏了,如果你想玩我的号,就直接登录。”

    苏璃受宠若惊,段谨呈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而此时郑修炀却开始唱起了歌,他选择的是苏嘉之前没有听过的《往后余生》。

    郑修炀声音条件很好,低沉的声音一开口,便吸引了苏璃,因为这一次,他从郑修炀声音里听出了不一样的情绪。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人事纷纷,你总太天真,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他转头看着低头随着伴奏弹吉他的苏嘉,那一双幽黑的双眸中满满都是疼惜,歌声尾音微微发颤。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只这两句,郑修炀便唱得喉间哽咽。

    今天苏璃和苏嘉午觉时,他谈完租房合同,便一直在沙发上沉默着。

    苏嘉和苏璃的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过年都只有他们两人?现在有人说苏嘉是傻子,那他是否还受到了其他的伤害?他会哭吗?会痛吗?会伤心吗?会难受吗?

    只要一想到苏嘉曾经受到过更多的伤害,郑修炀就感觉胸口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心痛到快要无法呼吸了,浑身禁不住颤抖。

    为什么没有早早遇见他呢?

    往后余生,可以让我陪着你、护着你、宠着你吗?

    “想带你去看晴空万里,想大声告诉你我为你着迷,往事匆匆,你总会被感动,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苏嘉停下了弹吉他的手,一直不愿和别人眼神接触的他,慢慢转头看向身边的郑修炀。

    他的眼睛依旧那么干净,仿佛世间所有龌龊丑陋都无法侵染到他。

    郑修炀一双眼立刻赤红一片,眼眶噙着泪水,却不曾落下。

    他小心翼翼伸手握住苏嘉的手,声音沙哑颤抖。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春花是你,夏雨也是你,秋黄是你,四季冷暖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唱到这句,郑修炀声音哽咽得不像话,已经唱不下去了。

    他猛地闭上眼,低头将头靠着苏嘉的肩膀,泪水打shi了苏嘉的衣服。

    苏嘉看着郑修炀的发顶,被郑修炀握着的手轻轻动了动,低声呢喃:“炀哥……”

    郑修炀肩膀颤动得更加厉害了。

    苏璃早已经哭成泪人,但是他的哭却没有任何声音,只落下满脸泪水。

    郑修炀唱的是他自己,苏璃却也觉得唱的是苏璃。

    往后余生,苏嘉不可或缺。

    段谨呈也听到了,他靠在椅背上,仰起脖颈,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喉结不停上下滑动。

    作者有话要说:  《往后余生》,我听的是王贰浪版本。

    第52章

    郑修炀哽咽的歌声从直播间传到无数观众耳朵里。

    弹幕顿时慌乱了。

    【殇炀, 你怎么了?】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我觉得殇炀在哭!】

    【被唱哭了!殇炀你要好好的。】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殇炀在苏璃直播间直播唱歌还哭了?旁边弹吉他的是弟弟吗?弟弟现在也不弹吉他了。】

    【不会是被小学生弟弟欺负哭了吧!】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急死我了!】

    弹幕倒是没有想到其他事情上, 毕竟对他们来说苏嘉就只是个小学生, 殇炀这属于带娃式直播。

    郑修炀将头从苏嘉肩膀上抬起,抹掉脸上的眼泪,回头一双赤红却柔软的双眼看着弹幕, “没事,突然伤感一下,我们继续吧。”

    郑修炀迅速整理情绪, 没一会儿便让自己恢复如常, 开始点苏嘉喜欢的音乐。

    他刚才一时冲动,突然就想要用这种方式让苏嘉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他甚至不求苏嘉有什么回应, 只要自己告诉他,就是在向他承诺, 无论你过去有多辛苦,余生的路, 我一定陪着你走。

    但是苏嘉回头看他,他便忍不住了,心脏又疼又软, 只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了。

    自己这辈子真的栽在他手上了, 命都能给的那种。

    苏嘉和郑修炀的歌声再次传来,苏璃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看着眼神深邃却温柔的段谨呈,赧然一笑。

    段谨呈低声问他,“你哭什么?”

    苏璃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被直播间观众听见, 他起身走到卧室,坐在床上,抬手揉了揉还有些红的鼻子,然后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觉得自己很幸运。”

    段谨呈的眼眸更深了些,苏璃幸运吗?他觉得苏璃简直倒霉透了。

    别人家十几岁的孩子,正是天真烂漫快乐疯耍的时候,他却要担起一个家的责任。

    苏璃却仍旧笑着,眼睛里全是暖意,“就是因为遇见了呈哥和炀哥,所以感觉生活也慢慢的开始好转了,炀哥还帮着我们打架出气,呈哥你也给我带来了好多观众和粉丝,一直关心我帮助我,所以我很高兴,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说着苏璃又笑了,“而且和呈哥一起玩游戏的时候真的很开心,什么都不用考虑,可以放开了玩游戏。”

    段谨呈心想,是啊,你自己玩游戏的时候像个闷嘴葫芦,注意吃ji数和击杀数,还要和直播间的喷子对喷,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太多。

    和自己玩的时候,倒还像个19岁的少年,偶尔撒泼耍赖,皮得让人想揍你一顿。

    段谨呈幽幽叹了口气。

    不过你也是个傻子了,这样就幸运了吗?那如果把全世界都给你,你不是要幸运得疯掉?

    脑补出苏璃因为得到全世界而疯掉痛哭的模样,段谨呈轻笑出声。

    他嘴角浅浅的笑意沁入眼眸,整个人温暖又深情,“能成为你的幸运,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正说着,段谨呈办公室的门被敲开,助理推开门对段谨呈说:“段总,会议要开始了。”

    段谨呈皱起眉头,苏璃立刻赶他走,“要开会了,你这个老总可别迟到了,小心你的员工在背后说你坏话。”

    段谨呈无奈看他一眼,最终挂了电话,起身和助理去了会议室。

    会议结束后,助理对段谨呈说:“段总,今天晚上还有一个饭局。”

    段谨呈一想到苏璃下午的眼泪和感慨,恨不得自己整个人都飞过去,哪里还想去参加饭局。

    他一边回办公室,一边深皱着眉头,脑子里思索着这个饭局的利弊,最后决定任性一回。

    “推了吧,既然他们想和其他人合作,我们也就不强求了,机会总是有的,今年才刚刚开始。”

    助理瞬间愣住,虽然那一家公司确实不好相处,但这次合作对公司来说也挺重要的,段谨呈就这样放弃了吗?

    段谨呈推开办公室的门,回头看见助理愣在他身后,再次强调,“今天晚上的饭局给我推了,我有其他的事情。”

    助理只得答应,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推了那边的合作商。

    合作商原本就是想吊着段谨呈的公司,希望能够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这会儿见段谨呈连饭都不来吃了,顿时慌了。

    助理想了想段谨呈的语气和神色,十分肯定地回绝了合作商,“我们段总确实有要事在身,段总什么时候有时间吗?那我就还要在请示段总,到时再与您公司联系。”

    郑修炀吃过晚饭便离开了,他还要赶着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做一些搬家准备,等这边装修好了再搬过来。

    他离开的时候认真对苏嘉说:“再过几天我就搬过来,到时候天天陪着你。”

    苏嘉站在原地,微微低着头,看起来十分乖巧。

    第16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