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20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20节

    苏璃是真的不在意,如今他的成绩已经超过了预期很多很多,他已经满足了,所以并不奢求更多的。

    反而他这样却无心cha柳柳成荫,因为段谨呈和他下了游戏后,就去超话逛,结果看到超话里好多读者都在组织给苏璃送礼物的事情。

    段谨呈截图给苏璃。

    苏璃立刻秒回:“呈哥,你不要再给我发那些图片了!”

    然后苏璃却也忍不住点开,之后便陷入尴尬之中。

    他以为段谨呈给他发的是之前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图片,所以下意识就回复段谨呈,谁知道打开一看,竟然是粉丝在组织明天给他送礼物的微博截图!

    苏璃尴尬得满脸通红,甚至想卸载微信,仿佛这样就能躲开段谨呈了。

    谁知道段谨呈竟然又给他发了好几张图片。

    “你是指的这种图吗?”段谨呈声音带笑,“看来你对这种图印象深刻。”

    苏璃整个人窝在沙发上,快要燃起来了,轻声和段谨呈说:“我不是这个意思,都怪呈哥你老是发这种图过来。”

    段谨呈听了这话只觉得心软了不少,虽然和苏璃还没有说明,但是苏璃现在与他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些许撒娇的意味,倒也是让他有种想要过去揉揉苏璃的冲动。

    不过段谨呈也知道苏璃不经逗,只说:“粉丝要把你送上一位,到时候你真拿了第一,记得出个活动感谢一粉丝就好。”

    苏璃见他不再说那个让自己尴尬的话题,语气倒是正常了不少,“我知道了,谢谢呈哥。”

    “快睡吧。”段谨呈和他说了再见,便赶着苏璃让他去休息。

    这小孩还想着长高呢,如今他才19,多吃多睡多运动,说不定还能长一长。

    这种老母亲一般带孩子的心情,段谨呈反应过来后有些哭笑不得。

    他也是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8岁的少年,看着这个少年慢慢成长长大,应该也是不错的人生体验。

    段谨呈满意睡去。

    次日一早,苏璃收到了粉丝群群主的私信:疏离,今天是吃ji王活动的最后一天,我们群里还有其他地方的粉丝一起商量了一下,希望可以把你送上第一名,所以你今天能提前一些时间分段直播吗?有的粉丝说上午才有时间看直播。

    疏离受宠若惊:真是太感谢大家的支持了,不过希望大家还是量力而行,理智消费。

    群主:哈哈哈,知道的!

    然后苏璃和郑修炀说了这件事,郑修炀牵起苏嘉的手,兴奋又激动地问苏嘉,“嘉嘉,今天呈哥带你去散步好不好,你哥哥要在家挣大钱呢!”

    苏嘉看了看自己和郑修炀牵在一起的手,没说话,嘴角却微微勾起。

    苏璃又醋又欣慰,“嘉嘉一定要听话哦。”

    然后又对郑修炀说:“麻烦炀哥了。”

    郑修炀对他眨眨眼,“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这些做什么。”

    然后郑修炀牵着苏嘉去散步,苏璃则打开电脑开始直播。

    得到消息的粉丝逐渐涌来直播间,用弹幕和礼物将疏离直播间的人气满满堆了起来,这样才能引来跟多的观众。

    而且苏璃开始陪段谨呈后,大多数时候直播都是开始玩一两个小时单排,然后就开始和段谨呈双排。虽然和段谨呈双排也很好看,但是苏璃单排的时候更沉心于游戏,又刚又猛直播效果比双人更多了一分激情。

    成双也是一大早就开始直播,两人的积分咬得很紧,位置经常换来换去。

    最后还是苏璃的粉丝更有战斗力,毕竟这是他的粉丝第一次组织送礼物刷名次,而成双的粉丝已经有过很多次,许多粉丝已经疲软或者超过预期投入。

    直到中午,苏璃稳居第一。

    郑修炀早就已经带着苏嘉回家,并进了厨房开始做饭。

    他为了能给好好照顾苏嘉,自己也开始学着做饭了。

    于是直播间观众就听见苏璃直播间传来了郑修炀的声音,“小璃,先吃饭,吃完饭再说直播的事情。”

    苏璃便和直播间观众道别,然后感谢礼物,下播吃饭。

    下播之后,却有人将这个消息带回了成双的粉丝群。

    成双知道后,眉宇之间皱得越发紧促,“殇炀叫疏离吃饭?难道疏离是殇炀要捧的主播?”

    成双在这个平台直播时间已经很长了,知道殇炀之所以是游戏区一哥,不仅因为他本身业务能力很好,还因为他有一定的后台和背景。

    而最近殇炀确实不怎么直播,这与疏离从无名小主播变成现在的新秀主播刚好是同一个时期,所以疏离会不会是殇炀要捧的人,如果是,自己怎么也竞争不过吧!

    成双越想越觉得苏璃和郑修炀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顿时也去了争夺第一的心,如果是郑修炀要捧苏璃,他怎么可能争得过。

    只是他自己当初为了第一,付出了不知道多少,甚至自己贴钱打赏。

    如今想通后,心里真是恨死了苏璃。

    既然都是走后门的,还整天装得冰清玉洁白莲花一样,让粉丝理智消费,这人设炒得真恶心!真想扒开他的伪装让网友看看!

    苏璃对此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今天加播之后,就一直保持在第一名。

    晚上十一点多下播,段谨呈还在直播间恭喜苏璃,“吃ji王第一名,恭喜了。”

    苏璃有些赧然,“还有一个小时呢,说不定待会儿就被超过了。”

    段谨呈肯定道:“不会的。”

    苏璃没当一回事,和段谨呈及观众告别后去睡觉了。

    段谨呈却一直在直播间守着。

    此时直播间已经没有人气显示,他还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守着,却见不少粉丝也在。

    【好害怕最后一个小时被超了,我再投点吧。】

    【我也是,一定要盯着,否则最后被超了,明天早上疏离起床肯定要哭了。】

    【段老板:没事,大家去睡觉吧,我看着。】

    【啊啊啊,段老板啊啊啊!】

    【我的天啦!这就是真爱吗!我就说段老板怎么可能过不在乎疏离的名次!】

    段谨呈在直播间,大家就更不愿意离开了,在直播间和段谨呈聊天。

    当然,段谨呈并不是每一条都回复,但是也会偶尔回一两句他认为有意义的粉丝提问。

    比如:

    【段老板,疏离是不是真的和手办长得一样帅啊!】

    【段谨呈:比手办好看。】

    【啊啊啊啊,段老板,我太喜欢你和疏离了,你们一定要永远一起……玩游戏!】

    【段谨呈:会永远一起的。】

    十一点五十五分,成双粉头对成双说:“还是要投吗?我们准备好了。”

    成双咬牙,“投,他们比我们高不了多少,现在疏离也没有直播。”只要今天晚上超过他,就算是郑修炀要捧的人又怎么样!

    于是最后五分钟,成双直播间开始疯狂送礼物。

    苏璃直播间:

    【啊啊啊啊,大家快送礼物啊,成双直播间真的在送礼物,要超过疏离了!】

    【我马上去群里通知大家过来!】

    【段老板:不用,别慌。】

    然后,段谨呈的直播礼物在这个没有人直播的直播间刷屏了。

    【卧槽槽槽槽!段老板牛逼啊!】

    【我就说段老板怎么可能袖手旁观,自己捧的主播,怎么可能让他从一位上掉下去。】

    【段老板:嘘,大家晚安。】

    十二点,成双看着甩了自己一大截的排名,心里在滴血。

    段谨呈为什么会在直播间?他竟然要捧疏离上第一!

    疏离都已经下线了段谨呈为什么会在直播间,为什么之前不送,要等到自己开始反超的时候再送?

    成双想不明白,心里却嫉妒死了苏璃,他甚至在想为什么是苏璃,明明他的各种成绩比疏离好,为什么被选上的人苏璃呢?

    第62章

    吃ji王第一出来的时候, 平台app直接开屏宣传, 点进去就能直接进入疏离的主页。

    这让成双的粉丝很是不爽, 第二天一早看到消息时,纷纷在群里感叹。

    “早知道段老板会出手,我们就不该去争, 谁争得过段老板啊?”

    “昨天我就说了,疏离直播间有人守着,段谨呈也在, 大家都不相信, 还一直送礼物。”

    “送礼物怎么了?我们就愿意给成双送,如果疏离没有勾搭上殇炀和段谨呈, 那里打得过我们,他这分明就是开挂了, 但我们也愿意给成双送,毕竟成双有分成啊!”

    成双几乎整夜没睡, 这一次他不仅没赚钱,还自己贴了两三万进去,现在就拿了个第二名, 简直要被气死了。

    与之相反的则是苏璃, 他从直播通知群粉头那里知道自己是开屏推荐后高兴坏了,打开app看了好几次,然后特意截图发了动态,感谢粉丝的支持。

    然而苏璃的粉丝和别家不一样,纷纷在下面评论。

    【不用感谢, 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段老板请上主位。】

    【担不起担不起,为段老板让路。】

    【红毯!灯光!音乐!段老板快出来接受感谢,我们都给你准备好了!】

    苏璃哭笑不得给段谨呈截图,“呈哥,你昨天晚上怎么没说要一直盯着直播间呢?”

    段谨呈眼底隐藏着外人看不见的得意,“这种小事没什么值得说的。”

    可那语气却深藏功与名。

    苏璃嘴角溢出一抹甜蜜。

    这种感觉与粉丝帮他刷礼物又不同了,只要一想到段谨呈对自己的感情是他想象中那样,那么段谨呈对他的关注和关心,更能让他感觉到开心。

    为了感谢粉丝,苏璃这一天直播的时候带水友玩游戏,感谢水友们给他送礼物,对他的支持。

    粉丝贪心地提问:

    【段老板在吗?拖你和段老板的后退没有关系吗?】

    【我有机会吗?我想要和段老板一起玩游戏!】

    苏璃说:“不行,段老板今天晚上不在。”

    cp粉和老婆粉纷纷没了兴趣,今天晚上注定是技术粉的天下。

    然而cp粉和老婆粉并没有放弃看苏璃的直播,虽然你没有段谨呈,但是她们可以代替段谨呈调戏苏璃啊!

    然而苏璃并不吃她们这一套,反正只要不是段谨呈和他说这些,他的抵抗能力还是很强的。

    直到晚上十点,郑修炀打开卧室门,看见苏璃在直播,随口道:“小璃,老段来了,我去给他开门,你看着点卧室。”

    苏璃正在决赛圈,又带着耳机,听得不是很清楚,便下意识点头,“好的。”

    可是他的麦克风收音声音特别好,郑修炀的话虽然不大声,却也被观众听到了,瞬间引爆直播间。

    【啊啊啊啊,我说段老板怎么不在,原来是在去面基的路上!】

    【妈妈呀,我真的觉得我粉到了真cp!】

    【还好我没有退出直播间,一直守着果然是有甜头的!】

    苏璃因为获得了第一名,所以直播间得到了平台更好的推荐,因此今天晚上有很多新人进入直播间。

    【什么段老板?弹幕怎么突然变了?】

    【卧槽,弹幕可以变粉?我在别人直播间怎么从来看不到!】

    【从弹幕的话里可以看出主播在搞大事情,真是不得了啊!】

    【段老板?段谨呈?卧槽,是我知道的那个段谨呈吗?】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段谨呈,毕竟他是如今的商界新贵里长得最帅,且最不花心的,目前单身,有过两任前男友,却不一定不喜欢女人。

    所以只要是适龄男女,都愿意对段谨呈说出三个字,我可以!!

    但是段谨呈为人低调,且公司公关部门与媒体之间交往甚密,因此段谨呈虽然经常出现在苏璃的直播间,各大平台却没有媒体报道,只有一些喜欢看直播或者混同人的才知道他和苏璃的事情。

    因此今天新进的大部分观众都很懵逼,段谨呈和这个直播间主播认识?不得了啊!

    正讨论着,直播间观众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然后郑修炀说:“你自己招呼自己,我进去了。”

    随后段谨呈低沉的声音传来,“嗯,你去吧。”

    苏璃仍旧没有反应过来,他正和队友分析战场,“右边有一队,和我们一样只有两个人了,左边有一队满编,现在我们夹在中间,他们先打起来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如果先打,肯定是给他人做嫁衣,所以我们只能绕圈往另一边转移。”

    还活着的那个队友说:“去两人队那边吗?”

    苏璃说:“嗯,这样他们打起来了,我们能帮两人队一起把四人队干掉,最后不管是两人对还是四人队,肯定都是残的,我们才有胜算。”

    段谨呈站在苏璃身后,在直播间发了一条消息。

    【段老板:嘘……】

    【姐妹们,疏离还没发现,不能让他知道段老板来了,我们要替段老板掩护!】

    【看我刷一个礼物,让特效将之前的弹幕全部顶上去!】

    随后直播间出现了不少礼物特效弹幕,段谨呈立刻消失在直播间弹幕中。

    苏璃游戏很认真,带着仅剩的一名队友,小心翼翼绕到另一队后面,竟然全程没有被发现。

    果然再次缩圈,四人队出现在他们和二人队对面,两队立刻打了起来。

    就在四人队倒了一人,三人残血,二人队倒了一人,一人残血的时候,苏璃对队友说:“你打这个二人队,我来解决四人队。”

    队友立刻用步枪扫s,he二人队,而苏璃则拿着步枪点s,he四人队剩下三人。

    那三人都是残血,苏璃点了头,一人一两枪就倒了。

    最后吃ji界面出现时,苏璃酣畅淋漓呼了口气,“打得真爽。”

    段谨呈微微弯下腰,在他耳边说:“嗯,很木奉。”

    苏璃先是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随后转头,段谨呈的脸出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甚至能非常清楚的看见段谨呈眼底的笑意和眼角细微的笑纹。

    苏璃被吓得‘啊’了一声,然后猛地后退,带动电竞椅和鼠标键盘,直播间顿时一阵噼里啪啦。

    弹幕十分不厚道:

    【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

    【23333,段老板好调皮啊!】

    【疏离被吓到的反应好可爱啊!】

    段谨呈轻笑一声,“怎么?我这么吓人?”

    苏璃脸一红,狠狠瞪了一眼段谨呈,“呈哥你怎么突然出现!太吓人了!”

    段谨呈轻挑眉头,“修炀来接我的时候你不知道?”

    苏璃这才发现自己有一点印象,不过因为决赛圈所以没有听进去。

    段谨呈抬手戳了戳苏璃还带着青春气息的脸颊,满满胶原蛋白的弹滑感让段谨呈有些爱不释手,“老板来了,你不下来迎接就算了,竟然还忽视老板的到来,你说你这个陪玩到底还要不要上岗?”

    苏璃被段谨呈戳到的地方一阵阵发热,只觉得那一小片皮肤一直残留着段谨呈手指略微冰凉的触觉。

    他看了一眼电脑,发现新一组队友已经在拉他了,他又看了一眼段谨呈,略带着些许逃避小心翼翼地说:“段老板,我先玩游戏了。”

    段谨呈拉了旁边的椅子过来坐在苏璃身边,“好,我看着你玩,下播之后和你说件重要的事。”

    苏璃突然有些紧张。

    他一直希望自己能保持冷静,继续带水友吃ji,但是旁边的段谨呈总是散发着超强的存在感。

    比如现在,段谨呈抬手从他肩膀环绕而过,然后拿过他的保温杯,在他耳边说:“我喝些你的水,你不会介意吧?”

    苏璃耳机里的耳朵已经红透了,闷声道:“不会。”

    弹幕十分配合开始刷间接接吻。

    苏璃不看弹幕,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同队的水友开口了,一个男生八卦之魂仿佛被点燃,“哎哟,疏离你和段老板喝同一杯水,这是间接接吻啊!”

    苏璃没有说话,可是明明带着耳机,为什么段谨呈吞咽的声音却那么明显,让苏璃突然也想咽咽口水。

    段谨呈喝了水后,却又将杯子放回原处,然后他的手就搭在电竞椅上,仿佛环抱着苏璃。

    苏璃顿时感觉到带着暗香的阳刚气息包裹着自己,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打游戏了。

    所以在游戏里的表现就是整个人又水又马。

    队友倒是不介意,还哈哈嘲笑他,“苏璃,你这是开了什么挂,竟然变成描边大师了!”

    另一人道:“开了男朋友在身边,所以没办法好好打游戏挂。”

    苏璃听得面红耳赤,打开游戏麦,“你们别乱说,不然我不玩游戏了。”

    常年混直播间的水友哪里能被他威胁道,当即笑道:“哈哈哈,早点下游戏去陪段老板吗?”

    苏璃感受着来自弹幕、队友以及身边段谨呈的压力,技术再好,也没办法苟到决赛圈。

    几局之后,他略带歉意对众人说:“很抱歉,我今天状态不太好,就先直播到这里,周末有事要请个假,下周二开始直播。”

    说完他也不管弹幕问他周末是不是和段谨呈厮混,就关了游戏下了直播。

    段谨呈嘴角微勾,看着他说:“今天比平时早下播。”

    苏璃转头看向段谨呈,没有回答段谨呈的问题,“呈哥你怎么今天晚上就过来了?”

    他还以为是明天呢。

    段谨呈说:“因为有事情想要和你说清楚。”

    苏璃的心突然开始砰砰直跳,心脏将血液全都压到脸上,脸无法控制的红了起来。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无意识摩擦,问段谨呈道:“什么事?”

    段谨呈眼神深邃,声音低沉温和,且带着一种莫名的诱惑,“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情?”

    第63章

    苏璃的心跳动得飞快, 原本在心里幻想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吗?

    此时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只有他和段谨呈, 其余一概消失不见, 而段谨呈的眼神又是那么温柔,仿佛不管自己回答什么答案,他都不会生气。

    “嗯?”段谨呈原本搭在苏璃身后椅背上的手微微移动, 随后便捏住苏璃嫩白的后脖颈,温热的指腹轻轻蹭了蹭,笑看着苏璃说:“你怎么不回答我?那我自己说了。”

    苏璃手足无措, 整张脸涨得通红, 就连眼底也带上些许水色。

    段谨呈的声音不疾不徐,低沉却又温柔似水, 眼神一直落在苏璃身上,从未移开, 从眼到心,皆是软得一塌糊涂。

    “最开始, 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是我真想联系游戏公司拿到你的资料,然后找上门去扒了你的衣服。”

    苏璃一个慌神, 差点将桌上的键盘扯下来, “我只是在游戏里这样!”

    那意思便是你有本事游戏里来扒我,二次元的事情为什么要在三次解决!

    段谨呈见他慌张却又羞涩的模样,低笑一声,“你游戏里的衣服让人没有任何想脱的欲望,还是现实里脱着有意思一些。”

    苏璃梗着脖子, 脑子都快不清醒了,“那你也找不到我!蓝洞怎么会出卖顾客资料!”

    段谨呈笑出了声,摩擦这苏璃的后脖颈,“所以当你成为我的陪玩,看你在游戏里对我这么好,这个念头就渐渐消失了。”

    苏璃也松了口气,就连脊背也放松了些。

    哪知道段谨呈一捏他的后脖颈,他立刻感觉浑身过电一般,又坐直了,还差点叫出声来。

    段谨呈继续道:“可你后来总在游戏里勾引我,我又想扒你衣服了。”说着段谨呈扫了一眼苏璃的卫衣领口,那里皮肤白皙,锁骨微凸,看着十分诱人。

    苏璃很想抬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可那样好像又娘又弱,于是苏璃只得僵硬着脖子说:“我没有!我哪里勾引你了!”

    段谨呈慢慢靠近,苏璃不得不往后退,可是段谨呈锁住了他的后脖颈,他根本退无可退,只能任由段谨呈凑上前来,慢慢靠近他的耳朵,温热的呼吸打在他耳垂上。

    “你有好东西总是给我,带我玩游戏和带水友玩游戏全然不同,只想扒我的衣服,这不是勾引是什么?”

    苏璃根本不想认下这个勾引,可是对段谨呈来说,这虽不算勾引,却也是他最初被撩动心弦的原因。

    随后段谨呈咬住苏璃的耳垂,声音含糊不清,却直击苏璃心底,“所以你既然撩拨我,让我喜欢上你了,那你就要对我负责。”

    苏璃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人生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这样让他无措的情形。

    若段谨呈是和别人一样打他骂他,他一定会还手,毕竟他有这方面的经验,可是段谨呈让他负责,他就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了!

    段谨呈原本真没想过要做什么,可是他发现苏璃竟然开始微微颤抖,突然有些心辕马意。

    苏璃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被狼盯上的兔子,随时可能被狼吃得。

    他微微咽了咽口水,眼神四处飘荡,尾音微微发颤,“呈哥,怎么负责?”

    段谨呈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是成熟稳重,却不想还是被苏璃一句话弄得呼吸一窒,险些把持不住。

    他深吸一口气,声音微哑,“那肯定是让我做你的男朋友,这才是最正确的负责方法。”

    苏璃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胸腔跳出来了,他的手无无意识抓住了段谨呈的衣角,声音轻细,“可是这样还是呈哥你吃亏。”

    自己除了游戏打得好还有什么优点?哪里值得段谨呈这样的人喜欢。

    段谨呈离开苏璃的耳根,一双眼深不见底,“你觉得我吃亏了?”

    苏璃点头,“我什么都没有。”

    段谨呈轻笑一声,抬手捧住他的脸,“你长得好看,又年轻,打游戏也能赚钱,我比你大这么多,你都不嫌弃我,我哪里吃亏了?”

    苏璃有些脸红,随后又听段谨呈说:“如果现在能让我亲你一下,我就更不亏了。”

    苏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这几天突然而来的各种猜测和今天的证实已经将他拍懵了。

    所以亲一下……是亲哪里……

    苏璃眼神四处转悠,就是不敢和段谨呈对视。

    这却是默认了,段谨呈唇角微勾,扣住苏璃后脖颈的手微微上移,扣着苏璃的后脑,然后吻上苏璃的唇。

    苏璃的唇鲜红shi润,带着滚烫的热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脸红,所以将嘴唇也染得又红又烫。

    感受到段谨呈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苏璃整个人僵硬在电竞椅上根本不敢动,浑身紧绷,甚至连呼吸也停止了。

    他和一般的少年很是不同,因为人生太多时间花在苏嘉身上,原本就打算和弟弟一起过一辈子的,恋爱这种事情平时根本不会想,更别说接吻了。

    此时此刻他闭着眼,心脏狂跳之余,竟然感叹原来段谨呈的唇也是这样又软又暖的,他还以为会比自己坚硬。

    随着段谨呈开始轻动嘴唇,轻轻吮吸含舔,苏璃只觉得一阵酥麻突然穿透全身,由脊柱直通大脑,随即他绷紧的身体软了下来,一手紧紧抓住段谨呈的手,另一手下意识抵住段谨呈的胸膛。

    原来,段谨呈的心脏也可以跳得那么快吗。

    段谨呈吻的时间不长,因为怕吓着苏璃,所以浅尝截止,反正来日方长,不差这一时。

    苏璃却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不敢和段谨呈对视。

    敲门声打断了两人,苏璃和段谨呈侧头看去,只见郑修炀靠着卧室门框,头朝着卧室里,说话酸溜溜的,“两位,你们亲完了吗?苏嘉要睡了。”

    苏璃红着脸推开段谨呈。

    郑修炀此时转头看着他们两人,眼底闪过一丝狡黠,“要不今晚我和嘉嘉睡,你和老段睡?”

    苏璃瞪大眼,“不行!你不许这样!”

    郑修炀哈哈一笑,然后走过来对段谨呈说:“老段,走吧,明天一早还要起来陪小苏和小小苏一起回家呢。”

    段谨呈站起身,抬手摸了摸苏璃的头,见他低着头一副人人揉搓的乖巧模样,突然想附和郑修炀刚才的提议。

    不过段谨呈可不想吓着这个刚被表白的少年,上前抱了抱苏璃,在他耳边低声道别,“我先过去了,明天早上见。”

    苏璃在他怀里点头,只听段谨呈又轻声说:“那说好了,我的小璃,你可别过了今晚,就不认账了。”

    苏璃耳根通红,轻声嘟嚷,“不会的。”

    段谨呈和郑修炀走得也十分干脆,苏璃听见楼下的关门声,这才腿软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儿。

    他抿了抿唇,嘴唇上还残留着段谨呈亲吻他的触感。

    苏璃甚至仍旧不敢相信,段谨呈真的跟他表白了?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他有男朋友了?那人是段谨呈?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苏璃抬头看向身后,看见苏嘉站在沙发旁,低头看着苏璃的膝盖,“睡觉。”

    苏璃站起身,拉住苏嘉的手,嘴角扬起一抹压不住的弧度,“嘉嘉,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苏嘉看着自己和苏璃握在一起的手,虽然苏嘉没有回答,可是却静静等着苏璃。

    苏璃忍不住笑出了声,“刚刚呈哥跟我表白了,说要让我对他负责,当他男朋友。”

    苏璃放开苏嘉的手,转而抱住苏嘉,将头搭在苏嘉肩头上,轻声且幸福的呢喃,“嘉嘉,我本来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但是今天知道呈哥也喜欢我,我真的好开心,你会不会讨厌哥哥反悔了,要去谈恋爱?”

    苏嘉摇头,“哥哥,去谈恋爱。”

    苏璃擦掉眼角刚刚落下的眼泪,轻声道:“谢谢,嘉嘉,哥哥恋爱也不会忘记你忽视你的,会一直爱着你陪着你的。”

    苏嘉却再次摇头,对苏璃说:“嘉嘉也恋爱。”

    苏璃浑身一僵,抬头看向苏嘉,怒目而视,“炀哥和你说什么了!你还是小孩子!恋什么爱!哥哥不允许!”

    苏嘉莫名看着苏璃,微微歪头,“炀哥说,和我恋爱。”

    “不行不行不行!”苏璃虽然已经知道郑修炀对苏嘉是这种感情,但是他怎么能背着自己就让苏嘉答应和他恋爱!

    苏嘉却十分坚持,一如他喜欢上乐高就不再玩其他玩具,严肃且有些生气看着苏璃,“和炀哥恋爱!”

    苏璃顿时气弱,怎么办,又不敢和弟弟吵架,怕他待会儿尖叫发火,可是让弟弟和炀哥恋爱,他,他心里怎么就那么不愿意呢!

    苏璃咬牙,“先睡觉,明天和炀哥说!”

    可怜段谨呈以为苏璃整夜都会想着他,甚至梦里也会梦见他,谁知道苏璃在梦里和郑修炀大战三百回合,就为了夺回苏嘉。

    当然,段谨呈也在梦里,只是一直在苏璃身后为苏璃摇旗助威。

    次日一早,苏璃给苏嘉做了早饭,郑修炀打电话过来,苏璃不由分说就质问他,“炀哥!你和我弟弟说什么恋爱呢!我弟弟还是个小孩子!”

    郑修炀眉宇微挑,顾左右而言其他,“段谨呈赖床了,你快来叫醒他,否则今天无法按时出发了。”

    苏璃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段谨呈赖床?他不是霸道总裁,商界新贵?竟然还会赖床?

    苏璃看了看苏嘉,说待会儿过去。

    没一会儿,郑修炀过来了,不等苏璃想起他跟苏嘉说谈恋爱的事,就对苏璃说:“快去,我怎么都叫不醒他。”

    苏璃瞪了他一眼,一副秋后算账的凶狠模样出了门,去了隔壁的隔壁郑修炀的小二栋。

    第64章

    段谨呈为什么还没起床, 苏璃一边走一边想。

    像段谨呈这种ji,ng英, 不是应该一大早就起床, 然后早饭跑步去公司叱咤风云?

    苏璃越想越觉得是郑修炀在骗自己。

    他原本都想回去和郑修炀继续算账了,但是苏璃此时已经走到郑修炀小院门口,而现在郑修炀竟然没有关门!

    不仅是小院门, 就连房子的门也大大敞开。

    于是苏璃出于不放心的心理还是走进了郑修炀的房间。

    郑修炀租的房子装修简单,但是却能从其中看到金钱的腐朽味。

    苏璃上了二楼,转角后便看见段谨呈的房门大开。

    之所以能判定那是段谨呈房间, 是因为段谨呈正睡在床上。

    他睡觉的姿势与他长相气质一般沉稳, 规规矩矩盖着被子,仰躺着睡。

    苏璃心悸之余有些惊讶, 段谨呈竟然真的还在睡觉?他难道喜欢睡懒觉?

    这个想法让苏璃觉得有些冲击,毕竟段谨呈长得就不像是爱睡懒觉的样子。

    一想到现在的时间, 苏璃还是决定去叫段谨呈起床。

    而且他有个小小的私心,他想近距离看看段谨呈睡觉到底是什么样子。

    走近后, 苏璃屏住呼吸,撑住床沿,弯腰看去。

    闭上眼后的段谨呈身上的气势去了不少, 但是他的鼻梁及唇角仍旧有些坚毅, 再加上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整个人还是透露着让人不敢轻易接近的冷漠和强势。

    苏璃后悔自己没有带手机过来,他悄然直起腰,准备装作刚刚过来的模样叫段谨呈起床。

    却不想手刚离开床,突然被扣住!

    苏璃惊讶瞪大眼, 随即天旋地转,让他忍不住一声尖叫,等他再回过神来,已经被段谨呈压在身下。

    段谨呈已经将一半被子掀在苏璃身上,瞬间用自己的手脚锁住苏璃,甚至半边身子都压在苏璃身上,头则埋进苏璃肩窝。

    苏璃心脏在胸腔疯狂跳动,只觉得这人太可怕了,自从他出现在自己的世界后,自己的心跳好像就经常处于这种疯狂跳动的情况中。

    “你怎么过来了?”埋在苏璃肩窝的段谨呈声音带着清晨特有的沙哑,比平时磁性了很多,竟然让苏璃有些发软。

    苏璃轻咳一声,清了一下嗓子,然后道:“炀哥说你还没起床,让我来叫你起床。”

    段谨呈低笑两声,“所以你就站在床边看我,想用你的眼神把我叫醒?”

    苏璃来不及解释,段谨呈又说:“这个想法很不错,但是我现在还没醒,你知道正确的叫醒方式是什么吗?”

    苏璃脑子里胡思乱想,总有些带颜色的东西钻进自己的思绪,他当即觉得自己思想太浑浊了!

    哪知道段谨呈声音带着诱惑,“正确的叫醒方式,你应该参考睡美人和白雪公主。”

    苏璃盯着天花板乱转眼珠,“呈哥你又不是睡美人,也不是公主。”

    段谨呈又是一声轻笑,“那你是我的睡美人和公主行不行?”

    段谨呈话音落下,便撑起上半身,睁眼看着苏璃,那眼中没有平日里的清明,却仍旧不失温柔和宠溺,他轻轻吻了一下苏璃的唇,原本不想深入,可是苏璃红着脸的样子太可爱了,那张满是青春的脸添上一抹嫣红更是好看,段谨呈便有些忍不住,深吻上苏璃。

    苏璃仍旧不怎么会亲吻,原本就通红的脸憋得更红了。

    段谨呈摸了摸他满是胶原蛋白且嫩滑的脸,又轻轻拍了拍,对他说:“乖,用鼻子呼吸。”

    苏璃这才学会用鼻子呼吸。

    哪知道段谨呈教会了他之后就更加肆无忌惮,直把苏璃压在被子里一直索取。

    苏璃只觉得浑身发软发麻,有种自己会被他吻死在床上的错觉,微微挣扎起来。

    段谨呈却一声闷哼,起身将头重新埋在苏璃肩窝,不过这一次倒是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苏璃身上。

    虽然有段谨呈的手臂撑着,苏璃并没有感觉到多重,但是来自于段谨呈的气息将他包裹,还是让他有些无措。

    段谨呈在他耳边轻轻叹了口气,“你别动。”

    苏璃气喘吁吁,有些委屈,“我快要不能呼吸了,为什么不能动。”

    段谨呈声音低哑,“因为现在是早晨。”

    第20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