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21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21节

    苏璃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歪理!”

    段谨呈却突然隔着被子顶了他两下,“就是这个歪理,早晨男人是什么样的,你不知道?难道小璃还是个小孩子,所以没反应吗?”

    说着段谨呈又轻笑两声。

    苏璃又恼又羞又怒,“你才是没反应!”

    段谨呈轻轻咬着他的脖子,“我有没有反应刚才你没有感受到?那我再让你深刻感受一下。”

    “不行!”苏璃慌张得浑身僵硬,最后小声转移话题,“呈哥,你该起床了。”

    段谨呈长长嗯了一声,却没有什么动作。

    苏璃又在他耳边说:“呈哥,再不起就耽误出门时间了。”

    段谨呈长叹一口气,撑着身子爬起来,下床后转身走进卫生间。

    苏璃赶紧起身逃之夭夭,没注意将门砸得砰砰直响。

    苏璃回到自家小院,深呼吸几次,这才平稳了心跳。

    然后他下意识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又是一僵,在心里唾弃自己一番,才徐徐上楼。

    郑修炀已经在厨房煎蛋,一看见苏璃的脸色就知道他被段谨呈‘欺负’了,立刻笑道:“怎么样,没想到老段是个赖床鬼吧!”

    苏璃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跟你说弟弟的事情呢!”

    郑修炀得意洋洋道:“我和嘉嘉两情相悦。”

    苏璃道:“嘉嘉还是个小孩子!”

    郑修炀微扬眉头,“他今年就要满18了,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嘉嘉只是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什么是恋爱,反正我现在是嘉嘉的人形乐高,你阻止我们,小心他跟你哭。”

    苏璃顿时噎住了,但他心里还是很不舍,甚至有些害怕。

    郑修炀又怎么不知道苏璃心中所想,“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那么期待和一个人白头偕老呢。”

    随即郑修炀看向苏璃,那眼中的光芒坚定到刺眼,“但是我有预感,我真的会永远爱他。其他我不会多说,不过我哪天如果做了对不起嘉嘉的事,不用你拿刀砍我,我自己都会砍了我自己。”

    苏璃只留下一句油嘴滑舌,就回到了卧室。

    苏嘉已经起床并穿戴完毕,正把一盒小乐高装进自己的背包里。

    苏璃盘腿坐在他身边,抬手抱着苏嘉的肩,见他没反抗,便将头轻轻放在苏嘉肩膀上,醋意十足地说:“嘉嘉你怎么就答应了炀哥?早知道都不应该让他和你一起玩了。”

    苏嘉回头看向苏璃,苏璃将头从苏嘉肩膀上抬起来,然后皱着眉仿佛在沉思,好一会儿才对苏璃说:“哥哥,炀哥说,看病。哥哥会谈恋爱,我也谈恋爱,他们保护我们。”

    这是他在重复郑修炀的话,也是他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苏璃突然明白了苏嘉的意思,他不想要成为自己的负担,想要去治病,想要正常一些,想让自己和他都开始谈恋爱,拥有爱情。

    虽然不知道郑修炀平时和苏嘉说了什么,但明显他比自己更懂得如何引导苏嘉去接受和改变。

    而苏璃因为年轻和不自信,他不敢过多的引导苏嘉。

    郑修炀却不同,他年龄更大,有途径了解和学习这方面的知识。

    虽然知道郑修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苏嘉好,可苏璃心里还是酸酸的。

    明明是我的弟弟啊!

    “老段来了?”郑修炀的声音在客厅传来,“我给你送过去的叫醒服务怎么样!满意吗!”

    段谨呈轻笑一声,“那让他过来的?”

    郑修炀邀功道:“当然,不然你以为他自己会知道你还没醒?”

    随后郑修炀对段谨呈说:“老段,看在我为你谋福利的份上,你帮吹吹枕头风,让苏璃别像老母ji一样护着苏嘉,人家嘉嘉也是有人权的,谈恋爱结婚怎么就不行了?”

    段谨呈没说话,走到卧室门口,看见苏璃抱着苏嘉,满眼水色看着自己。

    段谨呈伸出手,“起来吃早饭了。”

    苏璃自己站起身,逞强道:“我自己能起来!”

    才不像某些人,还要亲亲才能起床!

    可是段谨呈却上前一步,强势握住他的手,拉着他往客厅去。

    郑修炀和他们两人cha肩而过,走进卧室,“嘉嘉,走,我们也牵手去吃饭好不好?”

    苏嘉点点头,郑修炀牵着他的手,满意地向客厅走去。

    饭后他们提着早收拾好的行李上了郑修炀的车。

    郑修炀设定好导航,段谨呈坐在副驾,待会儿和郑修炀换着开车,苏璃和苏嘉则在后座。

    苏璃拿出手机,翻出照片,递给苏嘉说:“你看,这就是妈妈,你还记得吗?”

    苏嘉点头,拿出手机,翻出照片,“妈妈。”

    苏璃看见他手机里存着几百张母亲一模一样的照片,不禁有些鼻酸。

    郑修炀见两人气氛伤感,开口调节,“哎,苏璃,你说我和老段一起去见家长,晚上你妈会不会出现在我们梦里,打我们一顿?”

    第65章

    苏璃老家离他们居住的小农村大概5小时车程, 段谨呈和郑修炀换着一人开一半路程, 下午两点到的。

    苏璃看着熟悉的城市, 心中满是感慨,城市变化不大,可是他的人生却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真是物是人非。

    “先去吃饭吧。”郑修炀伸了个懒腰。

    苏璃回头看见段谨呈转头看向自己, 心里那点惆怅瞬间就消失了,扬起灿烂笑容,“舅舅知道我今天要回来, 邀请你们去吃饭。”

    段谨呈不自觉绷紧脊背, 郑修炀也立刻端正起来,“等我整理一下仪容, 老段,给苏璃家亲戚准备的礼物没忘了带吧?”

    段谨呈说:“没有, 在后备箱。”

    郑修炀将手机递给苏璃,“来, 老板给定个位。”

    苏璃接过手机,眼角眉梢满是欢喜。

    虽然郑修炀抢了他弟弟,但不得不说, 有郑修炀在, 他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苏璃将手机还给郑修炀。

    如今确实物是人非,可是也有另外的人再出现,他的人生也同样温暖。

    到舅舅家楼下,段谨呈和郑修炀下车,段谨呈开车门让苏璃和苏嘉下车, 郑修炀去后备箱拿礼物,两人也算是默契十足。

    四人拿着东西走进单元楼,坐上电梯。

    电梯里已经有一个刚买了菜回来的老太太,他看了苏璃和苏嘉两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又看了两眼,又扫了扫旁边的段谨呈和郑修炀,迟疑问苏璃:“是小璃回来了吗?”

    苏璃有些懵,随即扬起一抹浅淡却也乖巧的笑容,“嗯,婆婆你好。”

    那老太太脸上立刻露出十分复杂的表情,有同情和可怜,也有欣慰,看着两个孩子的眼神十分温暖,“我是你舅舅家邻居,你舅舅说你带着弟弟出去了,今天回来看舅舅啊?”

    苏璃道:“嗯,很久没回家了,回来看看。”

    那老太太点点头,“挺好的,好孩子,我看你现在和弟弟也很好,在外面没被欺负吧?”

    对老年人来说,苏璃这种情况肯定是不好找工作的,在外面受欺负可能性很大。

    苏璃道:“没有,大家都很好。”

    老太太更是欣慰,“挺好挺好,看着你们也长高了,就是太瘦,要多吃点,现在的年轻人啊,就知道减肥,胖乎乎才好看呢!”

    说话间电梯到了楼层,苏璃让老太太先出去,然后自己和段谨呈等人才走出电梯。

    老太太回家后便一直感叹,“哎呀,老头子,隔壁那家的侄子今天回来了,看着都还挺不错,还跟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朋友回来。”

    那老头抬起头,“哎哟,是不是回来给他妈扫墓的啊?我记得他妈好像就是这个时间死的,去年这会儿他也回来了,看着不怎么样呢。”

    “现在可好了,长高了,也笑嘻嘻的,就是瘦。”

    老年人唠唠叨叨说了许多,下午大家在小区楼下晒太阳的时候,好几家都在说这件事,毕竟大家一个小区的,当年发生那么多事,大家还是很感慨的。

    苏璃并不是很在意他们在背后议论自己,因为他知道小区里认识的人大多数都挺好的,少数不好的,也被那几个嘴毒的婆婆骂得不敢再当着他们说什么闲话。

    他领着段谨呈和郑修炀走到一房门前,这房门上还贴着春联和福字,洋溢着春节的喜庆余韵。

    听见敲门声,门里立刻传来热情高涨的男声,“来了来了!”

    过一会儿脚步声传来,门打开后,一个面容和蔼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笑盈盈看着苏璃两兄弟,随即目光又落在段谨呈和郑修炀身上,先是被他们的身高怔了一下,随即十分热情道:“你们就是小璃的朋友了吧,小璃在外面一个人不容易,感谢你们照顾了,来,都快进来,不用换鞋,就这样进来吧。”

    苏璃松了口气,他并没有告诉舅舅段谨呈、郑修炀和他们的真实关系,一是他自己都觉得这关系不真实,再有就是舅舅舅妈是中年人,不一定能接受,一年就见这一次,没有必要惹得大家不开心。

    等他和段谨呈定下来,郑修炀也考核过关,再告诉家里人。

    那时候自己不在身前,他们也可以冷静下来慢慢接受这段关系。

    所以,今天自己就是带朋友回家!

    如此安慰自己的苏璃,还是感觉很紧张。

    然后等他走到客厅就傻眼了,家里亲戚几乎都来了。

    “小璃啊!回来啦!”外公对他招招手,眼里满是慈爱。

    苏璃带着苏嘉走过去,“嘉嘉,这是外公。”

    苏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郑修炀有些突兀,却也十分轻柔地在他身后开口,“嘉嘉,看着外公,给外公问好。”

    苏嘉转了转头,看了郑修炀一眼。

    郑修炀眼中满是鼓励,“嘉嘉,加油,看着外公,和外公问好。”然后他拿出手机,给苏嘉看了一张图片,“这个乐高就是你的了。”

    苏嘉有些踌躇,最后转头看向沙发上已经激动得发抖的老人,轻声道:“外公。”

    “诶!”外公刚答应,就被外婆捂住嘴,凶巴巴地低声喝令,“你可小声点吧!吓找人家了!”

    苏嘉确实被吓到了,好在苏璃一只牵着他的手,郑修炀又上前一步揽住他的肩膀,这才让他稍微放松了些。

    苏璃也十分震惊,他真的没想到苏嘉竟然会这么听郑修炀的话,比起吃醋,他现在更多的是震惊,毕竟他以前也这样尝试过,但是好像都不成功。

    再一细想,苏璃发现自己最近有些被恋爱冲昏了头脑。

    只要回想,他便发现苏嘉最近不是那么排斥肢体接触了,也偶尔会愿意和他对视和交流。

    苏璃激动得有些发抖。

    外公看见苏璃的反应,更加注意到跟着苏璃回来的苏璃朋友。

    苏璃的外公外婆是退休高中老师,苏璃母亲也算是高知家庭出生,毕竟那个年代的高中老师含金量确实很高了。

    只是苏璃母亲眼瞎遇见了苏璃父亲,自己一个人挣钱养活整个家庭不说,还要承受来自于苏璃父亲的各种负面情绪,想离婚,苏璃父亲却不愿意,甚至偶尔在外装作好丈夫好爸爸,让苏璃母亲和苏璃有苦说不出。

    好在最后苏璃父亲离开了,几年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音信,苏璃母亲立刻去法院起诉离婚,并且拿上了之前苏璃父亲虐待苏嘉,及这几年没有给家里一分钱抚养费等各种证据。

    法院给苏璃父亲发了传票后,苏璃父亲不当一回事,没有回来,拒绝出庭,最后法院缺席判决。

    所以按出生来说,原本应该和和美美,幸幸福福一辈子的苏璃母亲,因为嫁给渣男,太过c,ao劳和劳累,最终重病身亡。

    庆幸的是苦尽甘来,苏嘉今日的表现让众亲戚都十分欣喜。

    外公看着段谨呈说:“小璃,你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苏璃这才接受了段谨呈和郑修炀的名字,却并未提及身份。

    那知道亲戚里还是有人知道段谨呈,特别是年轻一辈,当即激动道:“我就说自己没看错嘛!天啦,小璃真的和段老板是朋友呀!”

    苏璃被吓得满背冷汗。

    段谨呈看向那个女生,笑容温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对女生使了个眼色,女生立刻懂了,对她疑惑的爸妈说:“段老板青年才俊,之前小璃在微信上跟我说,我还不相信呢,哈哈哈。”

    苏璃松了口气,众人邀请段谨呈和郑修炀坐下,聊了一会儿,苏璃才知道,原来郑修炀不仅陪自己弟弟玩,还把他从老师那里学到的自闭症教育与干预用到苏嘉身上,苏嘉最近的情况才有了改善。

    段谨呈和苏璃坐在一起,苏璃感叹之余,段谨呈靠近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苏璃耳根,“所以你可以考虑搬到b市去,那里的资源更好,能够给你弟弟更好的治疗。”

    苏璃一缩脖子,侧头看着段谨呈,才发现段谨呈和他靠太近了。

    这样的环境让他立刻紧张起来,绷着身子悄悄推了推段谨呈在自己身侧的腿,“呈哥,你那边明明好宽的位置。”

    段谨呈微微扬眉,“所以呢?”

    苏璃咬牙,“家里这么多人,你别挨着这么近!”

    段谨呈轻笑一声,“此地无银三百两。”

    苏璃又瞪了他一眼,一副超凶的模样。

    段谨呈却不怕死一般继续逗他,甚至靠得更近,还抬手搂住苏璃的肩,“我们这样难道不是兄弟情谊吗?你脸红得不正常才容易让你误会,所以你需要控制你自己,而不是让我远离你。”

    苏璃心想,你离我远一点,我哪里会脸红!

    苏璃还想和段谨呈理论,他外婆却满脸慈爱看着两人,“小璃,你和小段感情真好,在外能有这样的朋友照顾你,外婆也放心了。”

    苏璃转头对外婆笑笑,感受到肩膀上的手捏了捏自己,他毫不客气将手伸进两人紧挨着的大腿缝隙里,狠狠掐了一把。

    只可惜,段谨呈大腿肌r_ou_太结实,他没掐动!

    可是段谨呈这个心机老男人,竟然还在他耳边‘嘶’了一声!

    “晚上再跟你算账!”段谨呈靠近苏璃耳朵如是说。

    段谨呈的动作和言语无意中让苏璃慢慢融入到两人转变的关系中,此刻的苏璃不再觉得两人之间不真实,而只想晚上和段谨呈打一架!

    来啊,谁怕谁啊!让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我,看我不打得你叫爸爸!

    但其实除了游戏,苏璃应该没有机会在其他地方让段谨呈叫他爸爸。

    当然,游戏也从来没有成功。

    第66章

    晚饭时, 郑修炀和段谨呈受到了全家的关爱。

    因为有苏嘉, 所以大家就算是聊天也比较小声安静, 一顿饭倒也吃得十分放松舒心。

    饭后各亲戚就要回自己家里,苏璃和苏嘉住在舅舅家,段谨呈和郑修炀住酒店。

    舅舅原本提议郑修炀和段谨呈就住家里, 可是他家三室,一间他们夫妻睡,一间苏璃苏嘉的房间, 还有一间是两人女儿的房间, 孩子现在正在上大学,虽然不在家, 但是女孩子的房间给男人睡终归是不好。

    所以苏璃早让郑修炀和段谨呈定了酒店。

    “舅舅,我送他们去酒店吧。”苏璃主动请缨, 毕竟两人是陪他和苏嘉回来了,若是让他们自己去酒店, 苏璃心里不愿,也失了礼数。

    段谨呈却道:“你送我们做什么?我们两个大男人,有车, 有手机, 有钱,还能丢了?”

    苏璃瞪他一眼,就知道跟自己唱反调。

    段谨呈上前拦住苏璃的肩,轻轻捏了捏肩头,“带我去看看你的房间。”

    苏璃在舅舅家有一个房间, 和苏嘉一起睡觉,母亲去世后那一段时间,他们都住在舅舅家里。

    舅舅也没有把苏璃和苏嘉当外人,这个房间一直保留着当初的摆设,打扫得干干净净,随时迎接着苏璃苏嘉的回来。

    段谨呈和苏璃走进房间后,段谨呈四周看了看,随后来到一个书桌旁,“这里面不会有你的日记吧?”

    苏璃走到他身边,“我从来不写日记。”

    段谨呈点头,随即拉着苏璃的手轻轻一推,让苏璃背对着桌上,然后他双手撑在苏璃身侧,背着光,眼眸漆黑深邃,“那我们来说说刚才掐我的事情,怎么,刚转正就开始家暴了?”

    苏璃莫名有些心虚,“那哪里是家暴?”

    段谨呈微微弯腰,与苏璃平视,声音里透露着危险,“是吗?那怎么才算是家暴?”

    苏璃双手撑在桌沿,手指微微用力,然后探头在段谨呈唇上亲了一下。

    就在段谨呈愣神之时,他又咬了一口,因为太紧张没控制好力度,咬得比想象中重一些。

    “嘶!”这一次段谨呈是真痛了,“你还真狠得下心。”

    苏璃想说我不是故意的,想了想微微仰着头说:“这才是家暴呢!”

    段谨呈轻声笑了,“那再来一次,这种家暴不嫌多。”

    苏璃转头看向关上的房间门,“不了,怕你痛。”

    段谨呈舔了舔唇,“这种痛还是可以忍受的。”

    苏璃又回头看着段谨呈,虽然脸还是很红,可是眼神却比之前多了一丝让段谨呈莫名又意外的坚毅,“再家暴就不是这种了。”

    段谨呈好奇,“那是什么?”

    苏璃抬手在段谨呈小腹虚给了一拳,“是这种。”

    段谨呈抬起一手握住那与自己小腹差一寸的拳头,指腹在苏璃手臂上摩擦,惹得苏璃一阵酥麻,差点软了腿。

    “还真想跟我打架啊?”

    段谨呈很意外。

    苏璃想要挣脱出来,“我不想。”

    “你来。”段谨呈直起身子,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看着苏璃,“你来,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我怕打伤你。”苏璃看着段谨呈比自己高壮的身材,又加了一句,“而且你有点高,r_ou_还硬。”

    段谨呈背着一只手,“来,我让你一只手。”

    这就是挑衅了!

    苏璃略微迟疑,最后还是决定和段谨呈打着玩玩,他要探探段谨呈的低,以后他再‘欺负’自己的时候,能不能暴力制服!

    然后苏璃抬手给了段谨呈一拳,拳头却被段谨呈握住。

    苏璃扯了扯,如果用尽全力,应该是可以扯出拳头,再给段谨呈一击。

    但是苏璃没有这样,而是抬脚向段谨呈踢去,准备出其不意。

    然而段谨呈感受到他踢脚之后,手一用劲,单脚的苏璃便重心不稳,惊呼一声跌进段谨呈的怀里。

    段谨呈搂着苏璃的腰,轻声闷笑,笑得胸腔直颤,“就这样还打伤我?”

    苏璃面红耳赤,“再来!”

    段谨呈搂着他腰的手抬起,然后下滑一段距离,啪一下打在苏璃屁股上,“你打不过我的。”

    苏璃猛地跳开,捂着屁股震惊看着段谨呈。

    段谨呈收起手,双手cha进裤兜,“我以前练过一段时间,和一般人打架是没有问题的。”

    苏璃恼羞成怒,“你快回酒店吧!”

    段谨呈视线下移,“捂什么?早晚是我的,打一下反应就这么大,那以后……”

    段谨呈停了下来,“好了,不说了,我去酒店了,明早记得来酒店叫我起床。”

    看着段谨呈眼角带笑走到门边打开门,苏璃腹诽,谁要去叫你起床,谁知道你又会做什么!

    哪知道段谨呈就像是能听见他说什么一般,开门后突然回头看着他,“你不叫我,我是不会起床的。”

    苏璃一瞬间想起以前弹幕教他从段谨呈那里哄衣服,自己说过‘我摔倒了,要呈哥脱衣服才能起来’之类的话。

    呈哥真是好的不学着,这些学得那么快!

    段谨呈走后,苏璃去客厅找苏嘉,苏璃舅舅也坐在沙发上,看见苏璃出来,疑惑道:“你脸怎么那么红?”

    苏璃一口气噎住,“没什么,刚刚活动了一下。”

    舅舅点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璃道:“舅舅你怎么了?想说什么吗?”

    苏璃舅舅微微叹了口气,对苏璃说:“小璃啊,你对你朋友是不是有点太凶了,不够尊重啊?”

    苏璃当即懵了,“啊?我没怎么他啊?”

    反而是那位朋友总是动手动脚,外加言语调戏呢!一个看起来那么稳重的大老板,怎么就不能正经一点!

    “我……”舅舅停顿了一下,最终不赞同看着苏璃,“我看到你掐他了,你说,我们男人之间有什么不能敞开了说?悄悄掐人也太小气了,虽然你那个朋友好像也不怎么在意,可是你若是习惯了,以后在其他朋友面前也做这样的小动作,你自己不好看,你朋友也丢脸不是?”

    舅舅深深叹了口气,“刚刚还听见你在房间里叫了一声,是不是你又欺负人家了?小璃啊,舅舅知道这些年你一个人不容易,偶尔很冲动,但是你朋友事业有成,看着对你也真诚,你可别把他当那些嚼舌根的人对付了。”

    “对朋友,和对其他人,那是不一样的。”舅舅语重心长,看着这个小小年纪就承担了许多的侄子,觉得自己作为长辈,是应该教他一些人情世故的。

    苏璃:“……”

    “不是,舅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苏璃顿住了,他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他对段谨呈哪里那么凶了!那可是段谨呈先动手的……

    不对,苏璃这才反应过来,他对段谨呈好想与之前真的是不一样的。

    之前知道段谨呈喜欢他,甚至段谨呈表白之后,苏璃其实很自卑,因为他各方面和段谨呈差得太多了。

    他以为自己在这段恋情里会很卑微、很谨慎,也会患得患失。

    但是并没有,从今天去叫段谨呈起床之后,他就不知不觉忘记了段谨呈比自己优秀很多的事情,他甚至敢掐段谨呈了!还想打他!

    苏璃被自己吓到了,看着舅舅沉重道:“我知道了,舅舅我会好好反省的。”

    可是苏璃躺在床上反省了好久,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他只觉得和段谨呈在一起,他们就是平等的,就只是两个相互喜欢的人,他们之间就这么简单。

    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段谨呈故意为之,段谨呈比苏璃多了不知道多少阅历,在人际交往上他原本就经验丰富。

    更可况他喜欢苏璃,所以愿意为了苏璃费十二分心思,将自己的所以强势全都收起来,转而把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向苏璃敞开。

    虽然两人很大差距,但是他不露锋芒,付出真心,苏璃当然感受不到来自于两人的差距,只觉得这人怎么都好,甚至下意识便会撒娇耍小脾气。

    苏璃虽然已经经历了很多常人不会经历的事情,终究是个19岁的少年。

    他想了一会儿想不通,便睡着了,只要幸福快乐就好了。

    第二天闹钟还没到,苏璃就醒了。

    醒来后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才不会去叫段谨呈起床!

    半小时后,苏璃给段谨呈打电话。

    段谨呈含糊低沉的声音从听筒传出来,“你过来了?”

    苏璃说:“没有,你自己起床!”

    段谨呈低笑一声,那笑声竟然比平时更低沉磁性,听得苏璃心脏颤了颤。

    “你不过来,我就不起床了。”

    苏璃咬牙坚定,“那我们就不带你了。”

    段谨呈笑得更过分,“好凶。”

    “你!”苏璃语塞。

    段谨呈收起笑意,“不过来也行,电话叫醒服务也不错。”

    苏璃舒展眉眼,一双眼眸极其闪亮,衬得那张脸更好看了,“你已经醒了,快起来吧。”

    段谨呈不紧不慢道:“电话叫醒不是这样叫的,你应该说,老公,起床了,我还等着老公来接我,那我一定会立刻起床,飞速赶到你身边。”

    第67章

    苏璃这才发现, 段谨呈一直在刷新他的底线, 也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所以苏璃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两人之间的各种差距?每天面对段谨呈的新s_aoc,ao作都要耗费好多ji,ng力呢。

    “小璃?”段谨呈声音越发迷糊, 仿佛要继续睡过去,“你不叫我就不起了。”

    苏璃咬咬牙,张了张嘴, 可是那两个字怎么都叫不出口,他们才开始谈恋爱两天呢!才确定关系两天呢!段谨呈怎么能这样!

    苏璃生气道:“不起来就算了!”

    然后他挂了电话,可是狂跳的心脏却在告诉他, 他哪里是在生气, 明明就是羞耻到无法开口!

    段谨呈闷笑两声,然后坐起身。

    总有一天他要让苏璃叫出那个称呼, 而且如果是在床上叫……

    清晨的男人表示有些经不起幻想的诱惑。

    苏璃和苏嘉去看母亲,家里其他亲戚没有跟着去, 想要给这两兄弟留下单独的时间和母亲说话。

    不过他们倒是不知道段谨呈和郑修炀到小区接苏璃和苏嘉了。

    路上苏璃抱着一束花,另一手和苏嘉握着。

    墓园慢慢近了, 苏嘉看着墓园,轻轻喊了一声妈妈。

    苏璃并没有哭,而是笑了, “嘉嘉真乖, 妈妈肯定可高兴了。”

    苏嘉抿唇笑了。

    随即苏璃和苏嘉走在前面,段谨呈郑修炀跟在后面,气氛终究还是有些沉重。

    苏璃母亲墓地位置不好不差,却也看得出是家人尽力而为。

    苏璃和苏嘉在墓前蹲下,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苏璃开始给母亲汇报这一年的成绩。

    “妈妈,我去年开始直播了,这个职业好适合我,我不用出门工作,能在家里照顾嘉嘉,收入还比纯粹陪玩高呢。”

    “这次回来,我把亲戚的账都还清了,还剩下好多钱,再过不了多久,就能带着弟弟去上学治病了,妈妈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过得可好了。”

    苏嘉也抬手摸了摸母亲的照片,轻声说道:“妈妈。”

    苏璃眼神越发温柔,和母亲叨念着苏嘉平日里的生活,虽然都是一些重复而刻板的事情,但是在他看来却很有意思,一件件都给母亲说了。

    最后两人有些腿麻,他拉着苏嘉站起来,要和母亲说再见,却听见身后有人轻咳了一声。

    苏璃回头看着一直不声不响等在他们身后的两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他回头看了看母亲的照片,又转头看了看段谨呈。

    段谨呈眼神温柔,“怎么,我拿不出手吗?”

    苏璃腹诽,才两天呢,就要跟妈妈说了?

    段谨呈扬眉,“你又不想负责了?”

    郑修炀在一旁看热闹,他虽然也很想让苏嘉把自己介绍给他们母亲,但是苏嘉现在的情况明显不是很适合。

    苏璃这才让开一个位置,段谨呈上前两步站在苏璃身边。

    苏璃挨着段谨呈的那只手捏了捏自己的衣角,有些紧张,“妈妈,这个是我的……我的男朋友,他很厉害,对我也很好。”

    说到这里,苏璃就有些快要说不下去的感觉,为什么向家长坦白是这么羞耻的事情!

    段谨呈握住苏璃捏着衣角的手,声音低沉带着对长辈的尊敬,“阿姨你好,我叫段谨呈,是苏璃的男朋友,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苏璃,不再让他吃苦受伤。”

    段谨呈的话简洁,却也带着十足的厚重,让人安心。

    苏璃微微动了动手指,段谨呈侧头看向他,苏璃看着他眼底的温柔,心中的感情翻江倒海。

    将段谨呈介绍给母亲后,苏璃回头看向身后的郑修炀。

    郑修炀嘴角是不服输的笑意,“你不用介绍我,我等以后嘉嘉介绍。”

    苏璃点头,一行人向苏璃母亲告别,然后离开了这个带着沉重气息,却也暗中流动着温暖的地方。

    与此同时,苏璃回家拜祭母亲的事情也在这个城市小范围传开。

    这原本就是个五线小城市,主城区比不上国内很多一二线城市一个区大。

    这样的城市有它自己的特点,那就是熟人的熟人,或许也是你的熟人,人际圈子小且简单。

    所以当年苏家的事情城市里很多人都知道,也都唏嘘不已。

    成双因为没有拿到吃ji王第一,且填了很大一笔资金进去,整个人十分暴躁。

    苏璃回来当天晚上,他和朋友在大排档吃串喝酒,便听见烧烤摊老板娘和隔壁砂锅米线老板娘聊天,“听说苏家那两个小孩儿回来了,看起来比去年好诶,好像在外面过得挺不错的。”

    砂锅米线老板娘愤愤道:“当然好了,外面哪里那么多人知道他们家的事情,嚼舌根的也就少了,当然就过得舒心了。”

    烧烤摊老板娘也感叹,“是啊,当年我儿子和苏璃一个班,苏璃打着零工成绩还全年级第一,好几次联考甚至全市第一,真的是聪明又懂事,他们老师都说,如果他继续读书,肯定是清北的料,真是可惜。”

    苏璃两个字刺激着成双的耳膜,他停下喝酒的动作,打手势让朋友安静,然后继续听两个老板娘说话。

    砂锅店老板娘,“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过得怎么样,他带着弟弟,怎么也不好找工作吧,哎,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回来住啊,毕竟亲戚什么的都在这里,有事情也好帮扶。”

    烧烤摊老板娘,“不知道诶,真回来那就太好了,我当初就找过苏璃,给他高工资,让他帮我小女儿补习,帮我女儿提高成绩,也帮帮他。”

    砂锅店老板娘,“对,他要是回来开补习班,肯定好多家长愿意找他补课呢,也不用离开家,可以看着弟弟。”

    成双忍不住了,脸上带上一抹笑意,“阿姨,你们说的是谁啊?”

    他从小就喜欢跟朋友玩,大一些又喜欢打游戏,不喜欢混迹在这些女人老人的八卦世界中,所以不知道苏璃家的事情。

    烧烤店老板娘看着他感叹又唏嘘,“就是城北的苏家啊……”

    随着烧烤店老板娘将这些事告诉成双,成双震惊之余更是幸灾乐祸。

    她们说得那个人就是疏离了吧,他记得自己和疏离是一个城市的,但是疏离自己带着弟弟出去了。如果不是他,也太巧合了。

    什么弟弟是小学生,原来是个带着傻子讨生活的初中毕业生,呵,真是狼狈呢。

    说不定就是靠着自己悲惨的人生吸引了段谨呈和殇炀的注意力。

    像那种成功人士可是有一颗慈善心,帮助了别人就觉得自己的人生更有价值,也是互相利用罢了。

    成双不知道,他已经有些偏执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绪,当然,他或许也从未想过要控制。

    这一晚成双一直几乎没有睡着,原本被名次打击的他此时有一种莫名的得意。

    疏离就算得了第一又怎么样,他就只是个初中毕业生,成绩再好,高中也没有拿到毕业证,还有一个得病的弟弟,他带着这个拖油瓶弟弟,恐怕一辈子都没办法结婚生孩子了吧,谁会嫁给他啊!

    越想,成双越有优越感,他甚至想要站在疏离面前,让他看看,就算他是吃ji王第一又怎么样,就算他认识段谨呈和殇炀又怎么样,他仍然比不过自己!

    而苏璃等人拜祭母亲回来,又去感谢了当初那些帮助过他们的邻居、朋友和那晚没来的远亲,给送上了礼物,把该还的钱都还了。

    好多人都回了礼,还要把欠债里那些零头都抹去,只不过苏璃还是坚持还了全款。

    与此同时,成双直播间。

    【好可惜啊,还是很意难平诶,能傍上那种大佬,为什么还要在平台直播啊,跟着段谨呈做点什么都能发财吧!】

    【最后几分钟段老板才出手,段老板怎么能这样啊,早出手刷到第一不要给我们希望也好啊!】

    【段老板真的是太阔气了,怎么他就不喜欢看成双直播呢?】

    【成双你要不练练技术,段老板好像更喜欢吃ji。】

    直播间成双粉丝言语之间对苏璃很是看不上,但是却没几个人说段谨呈如何。

    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他们生活中出现一些小富的人,他们还可能因为嫉妒意难平,可是像段谨呈这种从出生开始就自带家族光环,自己开公司后也做得风生水起,身价狂涨到一个他们永远也无法企及的高度,意难平就会慢慢消失,而变成一种比较简单的羡慕和认同。

    就像国民爸爸,大家只想做他女儿或者儿子,很少有人喷他。

    成双却不再同之前一样那样嫉妒和暴躁,反而冷冷一笑,满是嘲讽,“有段老板给他礼物又怎么样?段老板只是看他可怜,资助他而已,谁让他弟弟是个傻子,自己有没学历找不到其他工作,看他以前的人气,养活自己和弟弟都难吧,嗤。”

    弹幕立刻疯狂探究。

    【什么傻子?疏离的弟弟不是一个小学生吗?】

    第21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