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第22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 作者:李末子

    第22节

    【只是资助啊,怪不得给他那么多钱呢,有钱人都喜欢做慈善。】

    【真是不值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引起段老板的关注,世界上那么多人比他可怜呢。】

    【这种人其实根本没有资助的必要,我在路上看到要钱的都不会给的,全他妈都比我有钱!不劳而获,可耻!】

    成双看着弹幕,找到了认同感,“所以我们别说他了,第一就第一呗,谁让他那么可怜。”

    主播直接带节奏,直播间的很多人都会无脑跟随,也只剩下几个正义观众。

    【这样背后说人家不好吧,看过疏离直播,他对他弟弟挺好的,如果弟弟真的是傻子,那还挺可怜的,两个人好像年纪都不大。】

    结果这人就被喷了。

    【你可怜他们就去他直播间刷礼物资助呗,疏离粉滚出去,这里是成双直播间。】

    好些有正义感的观众退出直播间后,成双直播间就成为成双粉丝狂舞的圣地,甚至很多粉丝在苏璃粉丝发的一些cp向和技术向视频里开始嘲讽苏璃向段谨呈卖可怜,嘲讽苏璃的弟弟是傻子。

    事情慢慢发酵,段谨呈和郑修炀回到酒店,郑修炀的粉丝给他发了信息,郑修炀叫住要进房间的段谨呈,“老段,那个成双知道苏璃家的事,还在直播间公布了。”

    段谨呈脸色顿时沉黑下来,“我不知道你哥为什么还会让这样的人在平台直播。”

    郑修炀也冷冷一笑,“今天之后,全网都不会再有他的直播间了。”

    敢欺负他们在意的人,也太不把他们两个男人放进眼里了吧!

    段谨呈和郑修炀处事经验丰富,段谨呈也没有再回自己房间,而是拿着电脑来到郑修炀房间,开始打电话。

    成双和直播间观众正说得开心,他的直播间突然被封了,观众也看到一个弹屏信息,直播就断了。

    【您关注的主播因为直播中传播负能量已被封锁直播间。】

    成双看到自己收到的通知,气得浑身发抖,他说的都是事实,怎么就传播负能量呢!而且传播负能量会被封直播间吗!不是超管警告就完了?

    成双抖着手找到自己的编辑,编辑却告诉他。

    “成双,你说你这么高的人气,为什么因为一个活动就带节奏?”

    成双说:“我就是说说自己听到的一些传闻,这怎么就封直播间了!”

    编辑说:“不仅是封一会儿,我刚刚都要睡了,被上面叫起来,你的直播间永久封锁,平台应该会和你解约,而且理由正当,没有违约金的那种。”

    成双恍若遭到雷劈,“那个疏离到底有什么背景!”

    编辑说:“你现在竟然还不知道?他认识段谨呈啊,他的一位就是段谨呈捧上去的,段谨呈和殇炀是朋友你也不是不知道,你怎么就这么傻,要撞上段谨呈和殇炀。”

    编辑叹了口气,十分失望,“疏离和他们俩的关系可不是你说的做慈善,应该是真朋友了,你这次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他们俩这是表明了要护着疏离的。”

    成双整个人瘫软在电竞椅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真的是朋友!

    成双在座椅上坐了很久,眼神yin沉,封了他又怎么样,他有粉丝群,现在正好可以卖一波惨,虐一波粉,然后带着粉丝去签约其他平台,说不定签约费就不低!

    随即成双打起ji,ng神,开始在粉丝群和微博卖惨,且悄悄关注了其他平台,看能不能抓住机会签一个好约。

    另一边酒店,郑修炀松了口气,“全部删完了,几乎没有其他的痕迹了,苏璃直播间也做了技术性屏蔽,发相关弹幕他看不见,粉丝也交代好了,不会把这种闹心事传到他那儿。”

    段谨呈眼神冰冷,“嗯,其他平台也打了招呼,谁也不会再签成双了。”

    这种人品不好的毒瘤还是彻底铲除了好,免得留在网上害人。

    第68章

    成双:我也不知道说两句实话, 为什么就要直接永久封我的直播间, 可能是因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吧。

    成双: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子, 只要有关系,不管用什么方法获得的关系,都能强压别人一头。

    成双:如果我去其他平台直播, 你们会继续支持我吗?

    群里的粉丝打了ji血一样。

    【当然继续支持!你去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真的太过分了,疏离就是仗势欺人!】

    【对疏离一身黑。】

    还有粉丝和成双私聊。

    成双的小可爱:你去其他平台也不用担心哦,等我这个月拿了零花钱, 就全部拿去给你送礼物, 不管在哪个平台,只要有我们支持, 你肯定都会成为吃ji区第一主播的。

    成双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看着聊天界面里一条条关心他的私信, 眼角闪过一丝嘲弄。

    疏离以为这样就能击垮自己了吗?他可是有强大的粉丝后援会的人。

    随即成双整理了自己以前直播的各种数据,做成简历, 投到了一家与疏离直播平台差不多的直播网站。

    那家平台立刻给他回复了邮件。

    成双心中得意,就算被原本的直播平台封杀了又怎么样,他现在去其他平台不一样得到最好的待遇吗?回复邮件的速度都这么快, 那不正是表明了自己的价值吗?

    然而成双打开邮件, 整个人却僵在座椅上。

    那根本不是一封录取签约的邮件回复,而是拒绝,邮件十分明确的表示该平台不会与成双签约。

    成双甚至能够想象到回复速度这么快,他们一定连自己的简历都没有看,就拒绝了自己。

    或许这个平台的人事根本没有看清楚自己的邮件信息, 就随意回复了。

    成双又重新编辑了一下邮件标题和内容,再一次发送邮件。

    可这次的结果仍旧和之前相同,邮件回复非常迅速,内容依旧是拒绝签约。

    “怎么可能?我自带粉丝流量去他们平台直播,怎么可能拒绝我?”

    成双不相信,却也不在这个平台死磕,而是另外又找了一个平台,反正现在直播平台这么多。

    然而当成双第3次以同样的速度接收到直播平台的拒绝时,他才后知后觉。

    他就是被所有直播平台拉黑了吗?全网封锁?

    成双不相信,他手忙脚乱的打开了一个直播平台,直接注册账号开始直播。

    或许这些直播平台并不知道他的实力,所以才会那么快的拒绝。

    于是成双在自己的直播通知群里去通知各位粉丝,他开始直播了。

    粉丝欢天喜地蜂拥而至,没一会儿直播间便人气满满。

    成双进入游戏,运气很好的排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队友。

    因为他的高人气,该平台一些观众也进入了这个直播间。

    成双心中得意,心想这样直播平台应该就知道他的实力不会再拒绝他。

    然而他的得意还未开始膨胀,他的直播间立刻被封锁。

    成双彻底慌了,他是真的被全网封了?他再也不能直播了吗?

    与此同时,成双的一个忠实粉丝给他发了消息:成双你的微博不能评论了,虽然可以转发和点赞,但是在你那条微博里面看不到任何转发信息。

    成双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发颤,他真的没有想到在直播的时候说疏离几句,却得到了全网封杀的结果。

    他说的不过是实话而已,在他们这个城市,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说过疏离,甚至比他更过分的都有!

    疏离凭什么就只针对自己?还做得这么过分!

    成双的身体越来越冷,他们这是在赶尽杀绝。

    他一直在电脑前坐到凌晨,直到手脚冰凉。

    段谨呈和郑修炀将这件事处理得非常干净,苏璃第二天早上起床,甚至不知道成双已经被全网封杀。

    他收拾好行李,带着弟弟跟舅舅他们告别。

    舅舅摸了摸他的头,“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小心谨慎,遇到了危险和困难要跟家里说,别自己一个人生抗。”

    苏璃点头,“我知道的,舅舅再见。”

    随后苏璃和苏嘉上了郑修炀的车。

    他们并没有立刻回到小村子,而是先把段谨呈送去了机场。

    苏璃在后座探头看着副驾驶的段谨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段谨呈反手摸他的头,“你想说什么?”

    苏璃有些脸红,“你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段谨呈眼神瞬间柔软,回头看着苏璃,“你想我什么时候过来?”

    苏璃心说,我当然希望你能像炀哥这样,一直住在我们家隔壁。

    但是他嘴上却说:“你什么时候方便都可以,要是太忙了,或者工作太累,还是好好休息比较重要。”

    段谨呈点点头,“你说的很对,那我下周就不过来了,在家好好休息。”

    苏璃一脸懵逼,“啊?”

    段谨呈看着苏璃,一副你继续跟我客气,那我就真的不客气了的表情。

    苏璃被他戳破心思,轻哼一声生了会儿小闷气,又说:“那你下周要过来吗?”

    段谨呈长长嗯了一声,“过来。”

    苏璃说:“你不会累吗?”

    段谨呈却觉得无所谓,“我出差也经常飞来飞去。”

    过来见小男朋友,可比出差让人期待多了。

    郑修炀听他们说话甜腻腻的,一想到自己前路漫漫,有些发酸,“诶,小璃,你说你搬家多好,当心老段多来几次,就懒得来了。”

    苏璃紧张看着段谨呈,段谨呈安慰他,“不会,别多想。”

    到机场郑修炀对苏璃说:“小璃,你陪老段上去,送他一下,我和嘉嘉在这里等你。”

    段谨呈解开安全带,看了苏璃一眼,“没事,你们走吧,我自己去。”

    郑修炀也看向苏璃。

    苏璃即想送段谨呈,又担心郑修炀带着苏嘉在停车场等他们苏嘉会不耐烦。

    郑修炀打了个响指,“没事,你去吧,嘉嘉我会照顾好的,你还不相信你炀哥?”

    苏璃一想到郑修炀都可以教苏嘉和家里人打招呼,便放心了些,对段谨呈说:“那我送你上飞机。”

    段谨呈这一次没有拒绝,欣然下车。

    他们到了机场大厅,苏璃陪着段谨呈取登机牌,段谨呈是头等舱加vip会员,取票很快,但是他们原本就是赶着时间来的,此时离登机也没多久了。

    苏璃看着安检处,依依不舍对段谨呈说:“我回家会好好想想搬家的事情。”

    段谨呈从未觉得自己心这样软过,他看了看手表,然后牵住苏璃的手。

    这样大庭广众下被段谨呈牵着手,苏璃顿时紧张得四处张望,段谨呈却拉着他去了卫生间方向。

    苏璃亦步亦趋跟着他,有些疑惑,“呈哥,我不想上厕所。”

    段谨呈回头看他,“不,你想。”

    然后他坚定的将苏璃拖进厕所,打开一间隔间,两人一起钻了进去。

    苏璃回过神来看见段谨呈也进来了,突然觉得不对,谈恋爱难道还要用同一个隔间上厕所?

    下一秒,段谨呈却将他抵在隔板上,轻声在他耳边说:“让我亲一下。”

    苏璃刷一下脸红了。

    段谨呈在他耳边继续说:“你知道吗,你的好多粉丝都画过这个场景,我们来试一试,别让你粉丝的辛苦白费了。”

    随即苏璃被堵住了唇。

    什么让粉丝的辛苦白费!粉丝画同人图又不是为了让我们每一张都照着同人图做一次!而且这里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被发现了怎么办!

    但是在这种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环境中,苏璃更是羞耻,偏偏段谨呈的吻还有些凶猛,勾着他的舌尖吮吸,一阵阵酥麻冲击着苏璃的理智。

    他有些快要控制不住叫出声来的时候,段谨呈终于放开了他。

    苏璃微喘着,眼中带着淡淡的水雾,哀怨地盯着段谨呈。

    段谨呈捏了捏他柔软的脸颊,“我要走了,下周见。”

    苏璃这才又开始不舍,抬手慢慢搂住段谨呈的腰,将头埋在段谨呈的肩窝。

    他怎么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舍不得段谨呈离开呢?他好想和段谨呈天天粘在一起。

    段谨呈又何尝不是,他家苏璃又乖又甜又可爱,把他整颗心都占得满满的。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君王会为了红颜成为昏君,此时此刻,段谨呈就想把自己的公司都扔给父亲,什么事业,什么总裁,这些有苏璃重要吗?

    “你该走了。”

    然而他的蓝颜祸水太懂事了,已经开始在他怀里唠叨了起来。

    “你明天还要去上班,今天晚上要好好休息,再不走,就要错过飞机了。”

    段谨呈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又捧着他的脸啄了一下苏璃的唇,这才放开他,两人一起从隔间出来。

    好在此时卫生间没什么人。

    段谨呈安检后对苏璃挥挥手,让他离开,苏璃也与段谨呈挥了挥手,然后两人一起转身分别。

    苏璃向停车场走去,虽然现在就已经开始想念段谨呈,但是嘴角的笑意还是压抑不住地上扬起来。

    原来谈恋爱竟然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吗,怪不得世界上这么多人都想要谈恋爱呢。

    叮咚一声,苏璃打开微信,看到段谨呈的头像后面亮起一个小红点,期待的打开聊天框,点开图片后,他原本已经降了温度的脸又重新红了起来。

    段谨呈没有撒谎,他们的cp粉真的画了厕所亲吻的同人图,那两人分明就是照着他和段谨呈的手办画的,苏璃看着画中自己眼角沁出的泪水,下意识抬手摸了摸眼角,刚摸到眼角,手一顿,眼神变得凶巴巴。

    这个人又发这种小黄图来调戏自己!

    苏璃微眯着眼,他要调戏回去。

    苏璃:这个就夸张了,你都没有这么好的吻技,没把我吻哭,你不行!

    段谨呈:我会加油的【微笑】。

    第69章

    苏璃发出那条信息之后, 就意识到自己的c,ao作有点s_ao。

    他立刻撤回, 然后松了口气, 到时候死不认账就行了。

    谁知道段谨呈竟然给他甩过来一条截图。

    段谨呈:“宝贝,我怎么可能不截图保存了?”

    那声宝贝低沉却又透着十足的危险性,让苏璃心跳加速的同时浑身一麻, 险些把手机扔出去。

    苏璃将手机静音后锁屏,仿佛这样就可以逃离段谨呈。

    但段谨呈飞机即将起飞,没多久也开了飞行模式, 不再联系他。

    可是段谨呈的手机却没有关机, 而是看着那一条信息,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他的小男朋友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调皮作死了, 等下次见面再收拾你。

    苏璃回到停车场,郑修炀正在后座和苏嘉一起聊天。

    看见苏璃回来后, 郑修炀眉宇微扬,语气调侃地对苏璃说:“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对劲, 是不是这一次的送机服务印象深刻,让你难忘?”

    苏璃凶巴巴地对郑修炀说:“还不去前面开车,早点回家吃午饭, 该饿着嘉嘉了!”

    段谨呈下飞机后给苏璃发消息, 苏璃好一会没有回复他,段谨呈还以为自己被苏璃给拉黑了,可是却也没有出现被拉黑的相关提示。

    直到晚上直播,段谨呈在苏璃的弹幕里出现。

    段老板:给你发消息你怎么不回我,手机坏了吗?那我给你买个新的。

    苏璃看到了这条弹幕却装作没有看见, 他撤回了消息之后,越想这件事情越觉得后怕。

    当时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让他对段谨呈说出这些话。

    然而他假装看不见,弹幕却在一直提醒他。

    【你的老板已上线,请陪玩做好准备。】

    【主播真是太厉害了,竟然敢不理段老板!你知道你损失了多少个亿吗!】

    【疏离你飘了!快回答段老板呀,不然待会你要挨打了!】

    苏璃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只能硬生生的在直播间开口,“段老板你今天不休息吗?明天不是还要上班。”

    段谨呈让他上yy,苏璃只能硬着头皮上了yy。

    然后他还是在劝段谨呈,“段老板你快去睡觉吧。”

    段谨呈声音低沉,听不出情绪,“你叫我什么?”

    苏璃回想起之前那个叫醒电话,脑子里闪过老公俩个字,还没来得及深思,脱口而出,“呈哥,我错了。”

    段谨呈也没说原谅,只让苏璃上游戏。

    苏璃心里有鬼,所以十分忐忑,在游戏里表现有些不好。

    开场和人刚枪竟然没有刚过,被人打倒。

    最后那人被段谨呈打死后,段谨呈一边救他,一边对他说:“小璃,今天你不行啊。”

    弹幕何其聪明,又怎么会嗅不到两人之间的怪异和暧昧?

    【赌一包辣条,疏离肯定得罪段老板了。】

    【段老板不行两个字说得好暧昧。】

    【最近糖越来越多了,真的好幸福啊!】

    【我怎么样……我不行?走,我们床上见分晓。】

    随即段谨呈这两局像开了挂一样,击杀率和伤害比之前高了许多。

    而且他每杀一个人,他就会问苏璃一句,“我行不行?”

    苏璃整个人都快要被他问崩溃了,来自于心理和ji,ng神的双重打击,让他向段谨呈服软,“呈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说你不行了,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

    段谨呈也逗够了,身心舒畅对他说:“嗯,过来,我把衣服给你穿。”

    苏璃屁颠颠跑过去,“呈哥,再给我的枪染个颜色吧!”

    然而等苏璃再看向弹幕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等等,刚刚的话我还没有消化,什么叫我再也不说你不行了?】

    【依稀感觉自己好像猜测到了是吗?难道段老板外强中干?】

    【我粉的cp每天都告诉我他们在谈恋爱!】

    苏璃抬手默默地关掉了隔壁的显示屏。

    这样感觉就好多了,看不见弹幕真是轻松。

    然而yin差阳错的是他把显示屏这样一关,刚刚才明白自己可能被屏蔽的成双粉丝重新编辑了一些会被疏离看到的弹幕,苏璃却在此时关了屏幕。

    成双粉丝的弹幕一发出来,昨天晚上在群里已经被各群主通知的观众们,立刻用各种弹幕和礼物特效把这些言论往上顶。

    就连段谨呈看见后也给苏璃刷了好几个礼物,将那些发言给顶上去。

    然而不管弹幕里吵闹得多凶,苏璃只关心段谨呈待会穿什么衣服。

    “呈哥,这件不好看。”苏璃看着段谨呈的游戏人物换上一身毛衣,顿时觉得自己也有些热,“现在都春天了,我们可以穿一些凉快点的衣服吗?”

    段谨呈从善如流地换上一件粉红色的t恤,下面配了一条白色的百褶裙。

    苏璃连连点头,“这套好看,呈哥,待会在游戏里换给我好不好?”

    段谨呈一边在yy里说:“好。”

    一边在弹幕里打字。

    【段老板:小璃是猪。】

    正忙活着和成双粉丝对掐的疏离粉丝立刻分神哈哈哈。

    【23333段老板别闹,正掐架呢,干啥要逗我们笑!】

    【这难道就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竟然在弹幕里骂疏离,我要截图保存下来!】

    【段老板:小璃应该是关掉了弹幕,大家好好看直播,不用理那些闹事的。】

    疏离的粉丝才明白段谨呈的用意,也不再和成双的粉丝掐架,免得他们越来越高潮。

    好在管理员陆续上线,慢慢的封id,弹幕又清静了下来。

    苏璃看不见弹幕是怎么调戏自己的,身上又穿着段谨呈刚刚脱给他的t恤和短裙,在战场上又跳又蹦,生怕别人看不见他粉嫩的衣服。

    甚至偶尔还要感叹两句,“这件三级甲好烦啊,挡住我的衣服了。”

    这也是游戏真实的一个地方,如果是穿t恤衬衣等单衣,护甲就会出现在衣服外面。

    如果是穿风衣或者其他大外套,护甲就会套在外套里面。

    段谨呈声音含笑,“这么喜欢这套衣服?”

    苏璃回答得毫无城府,“因为好看啊!”

    下播之前,苏璃这才翻出礼物清单,感谢大家赠送的礼物。

    此时他的直播间又清静了下来,因为段谨呈已经联系平台,直接对苏璃的直播间做了技术性屏蔽。

    这一次不仅是关键词弹幕屏蔽,还对用户进行了限制,只要是账户数据提取与成双关系较大的,都不会允许在苏璃的直播间发弹幕。

    苏璃高高兴兴地下播,段谨呈则联系上了专程给他们家定制成衣的品牌工作室。

    段家与几个国际大牌常年合作,这些品牌每年会派专人到段家量身,然后给段家定制每季成衣。

    今天他们接到了段家下一代家主的订单,竟然是让他们做游戏同款的服装!

    品牌负责人这边说:“段少爷,那我们需要先和游戏方取得联系,拿到授权,还有衣服的尺寸,我们什么时候上门量身?”

    段谨呈道:“我要给自己的男朋友一个惊喜,所以没有办法进行量身,他如今身高1米78,19岁,身形有些偏瘦,我稍后发几张照片给你。”

    品牌负责人泰然自若,段谨呈以前也让他们给他另一个男朋友做过衣服。

    不过那一次是那个男朋友要求的,且做衣服的阵仗很大,被他男朋友宣扬得人尽皆知。

    这次倒是段谨呈要给自己的小男朋友送惊喜。

    品牌负责人挂掉段谨呈的电话后,对相关负责人员说:“这件事一定要尽快处理好,对待这个小男生要像对待段少爷一样。”

    负责人十分惊讶,“要这样谨慎认真吗?”

    品牌负责人说:“这个男朋友与之前的应当是不同的,总之,慎重对待。”

    于是5天后,又是周日。

    段谨呈早在周五晚上就到了苏璃这边。

    接到快递电话时,苏璃还很是疑惑,“我没有在网上买东西,怎么会有快递呢?”

    段谨呈在微博上吃自己和苏璃的粮,“你下去看看吧,是不是买了什么忘记了。”

    苏璃满心疑惑走下去,发现不是任何一家快递公司,而是一辆有些豪华的大型保姆车,车旁有一个简易却不失品质的衣架,上面挂着好几十件衣服。

    来人是一个中国人和几个外国人,那中国人对着苏黎微微点头,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苏先生你好,我们受委托给苏先生送衣服过来。”

    苏璃走上前去看着那衣架上的衣服,整个人震惊又惊喜,“是蓝洞送来的吗?还是直播平台的!这是游戏周边吗?这里面的衣服全都是游戏里的衣服啊!”

    站在2楼窗口往下看,并且听到了苏璃话语的段谨呈:“……”为什么猜不到自己?

    那中国人笑意不变,“不是的,是一位姓段的先生给您定制的,您看您现在是否要试一下,若是有什么地方不合适,我们再拿回去修改。”

    苏璃转头看向楼上,段谨呈满眼得意和兴味地看着他。

    苏璃又看了看那些衣服,再看看段谨呈,整个人有点被惊喜砸蒙的感觉!

    随后苏璃简单地试了两件外套,对来人表示十分合适,送衣服来的人并未攀谈,只是又对段谨呈点点头,然后便留下衣服离开了。

    二楼客厅,郑修炀带着苏嘉出来看热闹,随手拿起一件蓝色的衣服,在苏嘉身上比了比,“我们嘉嘉好像也能穿。”

    段谨呈一把把衣服抢回来,“丢不丢人?还要从别人手里抢衣服送苏嘉。”

    郑修炀嗤笑一声,拿出手机开始联系,他们家也是和品牌商有合作,穿定制衣服的好吗!谁还做不了两套衣服了!

    第70章

    苏璃拿起一件昨天才在游戏里穿过的粉红t恤, 翻来覆去看了又看, “真的和游戏里一摸一样诶。”

    段谨呈说:“试一试。”

    苏璃点头, 拿着衣服要进卧室换。

    “你要进去换?”段谨呈目光直勾勾落在苏璃身上。

    苏璃微微一顿,也发现自己的行为有些奇怪,大家都是男的, 换衣服就在这里脱了换就行,躲起来反而奇奇怪怪的。

    但是,这些人里面有段谨呈啊!

    苏璃与段谨呈视线相对, 总觉得这人眼神有些奇怪, 有种自己在他面前换衣服就会吃亏的感觉。

    苏璃往卧室方向蹭了蹭。

    大家都是男人的道理他都懂,可是在段谨呈面前脱衣服就是让他觉得很羞耻。

    郑修炀拉着苏嘉的手, “哎,嘉嘉, 没我们的衣服了,我们去玩乐高吧, 你哥哥试衣服也没什么好看的。”

    然后郑修炀就带着苏嘉霸占了卧室,走之前还拍了拍段谨呈的肩膀以资鼓励。

    段谨呈意味深长看着苏璃,也不说话, 但是眼神却仿佛能将苏璃身上现在穿的衣服一层层剥下来。

    苏璃现在去卧室换也不行, 在客厅换又害羞,一个大小伙子被段谨呈和郑修炀逼得满脸通红。

    段谨呈抬手捂住眼睛,“那我不看?”

    那更奇怪!苏璃腹诽,搞得他好像是个黄花大闺女一样,还不能给人看了!

    苏璃觉得自己不能太不男人了, 把衣服往沙发上一丢,然后脱掉外套,“我就在这里换!”

    说完苏璃不敢看段谨呈,只拉着自己的卫衣下摆,将卫衣也脱了。

    虽然现在已经入春,但是空气中还是飘荡着些许冷空气。

    苏璃原本就紧张,此时又有些冷,身上便起了一层ji皮疙瘩。

    然而在已经放下手的段谨呈眼里,他只看得见苏璃微微泛粉的皮肤。

    他因为年轻,且常年在家直播,皮肤白皙细腻,此时因为害羞透着淡淡的粉色,胸前两点却又带着艳红,竟让段谨呈感觉喉头发紧。

    这具年轻的身体太具吸引力了。

    苏璃脱下卫衣,弯腰去拿沙发上的t恤。

    他虽然一直宅在家里,可是少年的身体却没有丝毫赘r_ou_,腰身ji,ng瘦、纤细且有韧劲。

    他抬手穿衣呼吸间,腹部微微起伏,流畅的肌r_ou_线条在皮肤下隐隐浮现,勾着人想要上手去摸一摸那肌肤到底是什么手感。

    不过苏璃速度十分快,没一会儿便将自己身体捂好,这才红着脸看向段谨呈。

    可是他却发现段谨呈眼神深谙,里面流淌着让他心悸慌乱的情绪。

    苏璃微微吞咽,声音发紧,“呈哥,衣服好看吗?”

    段谨呈眼睛微眯,低哑道:“好看。”

    好看到他想亲自上手脱了。

    苏璃原本还想换裤子,现在也不敢了,段谨呈的眼神太吓人了,他怕自己脱了身上的裤子就穿不上去了。

    此时段谨呈却向他伸出手,“过来。”

    苏璃微微后退一步,谨慎道:“过去做什么?”

    段谨呈轻笑一声,“你说呢?”

    他的手没有放下,眼睛紧紧盯着苏璃,仿佛怎么都看不够。

    苏璃双手在身侧握成拳,心脏在胸腔砰砰直跳。

    段谨呈极有耐心,将苏璃看得手足无措,快要站不住了,他嘴角又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对苏璃说:“我总要证明一下自己是行的,我的小男朋友如今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如果我不行,怎么能满足我的小男朋友呢?你过来帮我鉴定一下,看我会不会亏待我的小男朋友。”

    他这话说得苏璃满心羞耻,连忙马后炮,“我都说了,呈哥你是最厉害的!”

    段谨呈轻轻摇头,“这不算,我需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一下。”

    话落段谨呈撑起身体,一把拉住苏璃的手,然后用力一拉,苏璃踉跄着倒在段谨呈怀里。

    段谨呈在苏璃还头晕眼花之时,一手搂着苏璃的腰扣住他不让他挣扎开,双腿则cha 入苏璃双腿之间,再用力一收手臂,苏璃就这样跨坐在段谨呈腿上,整个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段谨呈叹息一声,捏了捏苏璃的腰,“手感不错。”

    苏璃双手抵在段谨呈胸前,感受着段谨呈砰砰直跳的心脏,呼吸有些急促,“你也很紧张。”

    段谨呈闷笑,胸腔因为笑声而微微颤动,苏璃却被他震得身体发麻。

    “对,我也很紧张。”段谨呈脸上神情从容,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根本看不出紧张,可是他的心脏却也在胸腔快速强烈地跳动着。

    段谨呈手指微动,钻进苏璃的t恤里,手掌抚上他细腻有弹性的皮肤,微眯起双眼,捏了捏他的腰,“过来让我亲一下。”

    苏璃手指发颤,从来没有恋爱经历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反应,他只是觉得十分羞耻,却也有些期待,明明心里是想要亲吻段谨呈的,但是身体却有些想要逃离。

    段谨呈并没有等他回复,更像是在通知他,因为说完那句话后,他就放开了扣住苏璃手腕的那只手,转而抬手扣住苏璃的后脑,随后吻上苏璃的唇。

    他的吻刚开始只是试探,随后便慢慢凶猛起来,仿佛要将苏璃拆吃入腹。

    他吻得越凶猛,手便收得越紧,将苏璃整个人扣进怀里,与自己身体紧紧相贴。

    苏璃此时已经没有思绪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整个人都被段谨呈所引导。

    他被段谨呈啃噬吮吸,一阵阵酥麻传遍全身,身上被段谨呈滚烫大手抚过的地方都仿佛发烧一般滚烫发热。

    半晌苏璃和段谨呈竟都起了反应,段谨呈这才放开苏璃,将头埋在苏璃肩窝,重重地深呼吸。

    苏璃浑身也在轻颤,这种被欲望支配的感觉让他有些恐惧。

    两人搂了好一会儿,段谨呈才轻抚苏璃的后背,安抚道:“好了,不这么欺负你了。”

    苏璃这才放松身体,整个人瘫软在段谨呈怀里,头埋在段谨呈肩窝,张口轻轻咬了咬段谨呈羊绒针织衫下的皮肤。

    段谨呈却哑着声音说:“别勾我,放开,乖。”

    苏璃身体一僵,放开段谨呈,微微咬着下唇内侧,在段谨呈怀里休整。

    又是一会儿,段谨呈拍拍他的屁股,“乖,起来了,我要去一下卫生间。”

    苏璃脸一红,从段谨呈身上翻身下来,坐在沙发上,顺手拿过自己的刚才脱下的外套盖在腿上。

    段谨呈则去了二楼的卫生间。

    第22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