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可爱到发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从南熙贞要多学一门经济学。
    就仿佛是给车银优布置下的任务,遵循能者多劳的原则,正在成均馆大学读演技艺术系的他也跟着学习经济学这门课程。
    她说读完大学还要考研究生,家里人建议修经营学。
    家里人?
    她不是……哪里来的家里人?
    不过关于她家庭的话题,车银优也不敢多问,害怕她又想起妈妈过世的伤心事。
    可确实不是读书的料啊。
    而且还是数学方向的考试,简直就是要她的命。
    但凡事就怕认真,她还算自觉,知道写完的题会发来让自己看看,车银优也没有不耐烦,因为知道多学一点没有坏处。
    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她这一两天的做题水平明显提高不少,思路很清晰,和他一直辅导的方法不太一样,明显具有另外一种风格。
    车银优多聪明。
    他感觉这笨蛋有新帮手了,肯定请了外援,不可能是老师,如果有了老师那就不会来烦自己了。
    究竟是谁呢。
    泰国。
    郑在玹在演唱会结束后点开了一张图片,来自南熙贞炫耀自己快速解决完作业的傻瓜消息。
    【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呢KKKKK我厉不厉害】
    她想装逼,想在郑在玹这里找回面子,证明自己还是可造之材,不就是线性证明题嘛,多简单。
    可人家早就把她看穿了。
    你厉害?
    是你背后的人厉害吧。
    郑在玹没理她臭屁的消息,而是仔细的去看车银优解开的这道证明题,发现步骤简洁清晰。
    97line的聊天室里比较冷清,车银优也加进了这个聊天室里,可这几天聊天时,他基本不出现。
    应该就是他在帮南熙贞这个懒蛋写作业吧。
    有些在意,感觉自己的好胜心蠢蠢欲动了。
    叮叮叮。
    《新入史官丘海昤》的片场里,车银优穿着一身古装戏服还不忘在笔记上写算,他又收到了笨蛋发来的求救短信。
    却也不是,而是她把明天要练习的分量也完成的兴奋消息。
    她早上练舞,下午写作业准备考试,为了防止那些小鬼们跑来骚扰她。
    她跑到了公司理事的会谈室里避难。
    今天没有会议,这里是空着的,刚好用来写作业。
    妈的。
    坐在SM理事会谈室桌前写作业的南熙贞暗暗骂脏话,郑在玹这小子看例题就会,怎么他妈的自己就不会?!
    那边车银优喝着水略微惊讶的检查作业,发现果真如自己的猜测,她确实偷偷的请了外援。
    有自己还不够?
    是觉得他教不了吗?
    很在意,他不想在自己的地盘被人砸招牌。
    叮叮叮。
    不多时南熙贞又接到来自车银优式的解法,看的她又急又气,他奶奶的,这些人真是可恨。
    车银优都是跟着自己学,她上完课就意思意思的给这人讲一下内容,然后人家翻翻书就会了。
    郑在玹更过分,研究研究例题就差不多通了。
    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烦死了烦死了!”她委屈的噘嘴揉乱自己的头发,一瞬间被他们俩人比到了地底。
    明明她才是接受了正经授课的人啊,怎么反倒不如人家根本没有听过课的人。
    不过,还是要装逼的。
    她又假模假样的把车银优发来的消息编辑一下转发给了郑在玹。
    面子不能输。
    虽然都不是她做出来的。
    啧。
    郑在玹看见以后,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真是不可小觑,他知道车银优是圈内著名的优等生,不过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这一方,白色戏服的车银优正在分析手机里熙贞发送来那个外援的解题步骤,眼神专注,眉宇清俊。
    那一方,蓝色卫衣的郑在玹试图找出对方答案的错漏,温和平静,内敛锋芒。
    两个人,依靠着恼恨自己不如人的可爱传播媒介,隔空展开了较量。
    “志晟你不走吗。”
    “我等一下。”朴志晟结束了这一天回归前的练习,没有和哥哥们一起走。
    如果赶不上也没关系,反正经纪人哥一会儿还会来公司一趟。
    他背着包戴一顶渔夫帽,着丝印清新蓝半袖,没有下楼反而跑上去了,其实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只是想临走前礼貌的告别。
    会谈室门外多了一抹高瘦的少年身影在徘徊。
    门虚掩,朴志晟握住把手轻轻拉开,没有敲门也没有出声,而是探出脑袋黑眼珠溜溜转的往里看。
    他看见。
    她在抽烟。
    临窗而坐,卷发乌丽,懒倦的散落肩膀,只是简单的白衬衫,锁骨白直而美妙。
    烟雾朦胧间。
    缭缭媚色的眉眼。
    她的指尖是粉色的,挟着烟像挟着梦境与风情,那根香烟在她纤细的手指间浪荡而游。
    她红唇轻启,吐一圈烟气,都是圆润甜腻的。
    眸底虚晃的诡诱,是介于月色和雪色的,第三种绝色。
    那是自己参悟不透的成熟妩媚。
    于是只能仰望。
    很轻盈。
    风骨清艳。
    男孩读不懂她的神秘,看着这游刃有余在世间的欲与魅,那烟雾已经变成了美桥姬的索命绳。
    没有经过风雨的阅历,容易一脚跌进这陷进里,因为这是一剂令人陶醉的强力迷幻药。
    实在毒辣。
    朴志晟怔怔的看着这烟雾消失无影,他手一松,门阖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
    惊醒了独自享受独处时光的人。
    他连忙收敛目光,只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正在抽烟的她,果断的摁灭了烟头。
    他读懂了这一动作是在欢迎自己,尽管无声,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精致魅力。
    “您好。”
    与他人畜无害的清秀脸蛋相比,发出的声音却是宛如成熟男人那样的低沉嗓音。
    “来找我吗。”
    “要回宿舍了,听经纪人哥说您在这里,想问候一声。”
    南熙贞倍感欣慰,也只有这个弟弟懂礼貌,那被作业搞得心烦意乱的情绪也变得开朗起来。
    “着急吗,不急的话你想喝什么呢?”
    “我想喝葡萄汁。”朴志晟也不客气,放下背包坐下瞧见桌上摆着的电脑,似乎在写论文的样子。
    她转身跑去角落的冰箱里取了两瓶葡萄汁,像是发现了什么回眸一笑说:“你也喜欢喝这个啊,我们俩一样诶。”
    “前辈不打算回去吗。”
    “一会儿就走,不过……”她将东西递过去,有些不满,眼尾尽是剔透雪色,“总是前辈前辈的,你是不愿意和我变亲吗。”
    朴志晟没有慌张,接过去打开后,勾勾嘴巴,咳一声:“那……姐姐?”
    她刚眉飞色舞可瞬间就像瘪下的气球,鼓着脸兀自烦恼:“我还当什么姐姐啊,一点气势都没有。”
    分明是她自己对这些弟弟厉害不起来。
    “很凶的话,那就不敢接近你了。”
    “是吗,那我就要变凶一点,赫!”她搞突然袭击,呲牙凑近,可弟弟无动于衷,于是悻悻而归。
    丧气去喝饮料时,听见弟弟一声轻笑,夸了她可爱,好了好了,管他什么呢,只要是夸奖就统统收下。
    朴志晟发现自己都喝完一瓶了,她才只动了一小口,坐在旁边膝盖朝外好奇问道:“不是喜欢这个吗?”
    “喝一点点就行,很快就要进组拍剧,怕胖。”姐姐捧着下巴,黑睫卷曲,在光影下鼻梁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他目前正是能吃石头的年纪,每天只会饿的想吃很多很多东西,抽条长个不知发胖是何物。
    “可你不胖啊。”他咽滚喉结,说罢仔细瞧她的身形,不能瞧上,也不能瞅下,只能看中间。
    腰很细,比划一下两只手就能握紧,不晓得用什么形容词,总之是很漂亮很漂亮的身材。
    南熙贞想说荧幕会拉胖人,不过却被另外一件事物所吸引,目光放在弟弟握着饮料罐的双手上。
    “你的手好大啊。”她惊叹连连,星目弯弯,不由伸出自己的手做对比。
    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身高优越也就算了,手掌也这么大。
    其实她的那些旧情人里哪个手小,只是放在秀气的弟弟身上显得格外出众罢了。
    朴志晟不好意思的低头,看见她将手放在了自己手旁,于是极其配合的比了比。
    可他错了。
    他面对的是撩生撩死的南熙贞,这位姐姐有些男孩子气,骨子里没有扭捏放不开的害羞劲儿,可对于男孩来说是让人心脏突跳的猛攻。
    于是别扭的人变成了他,两耳有些发烫,想熨平嘴唇,却抿不掉璀光笑意。
    因为她热烈浓艳的和自己双掌相贴,那双乌灵的眼眸凑近仔细对比,掌心相对,感受到了女孩子独有的柔软细嫩。
    “将近两个指关节的差距,我们志晟手`真的很大嘛。”
    她灿烂的笑了,无意识的反扣住自己的双手,完全没有姐姐样,柔桡含娇的摇摇手。
    慢慢的。
    他也反手磕住,十指相扣的跟着活泼的摇了摇,眯眯眼,不由得笑声清沉。
    手好小,又很软,凉凉的,似乎沾上了夜风里的瓣瓣梨花香气。
    “傻笑什么呢。”
    她挨近自己,那放开的手捧住了自己的脸,能看见这晴柔眼波里漾出的香甜,以迷雾般的阵势扑面而来。
    有灼热的温度升起来。
    但这次他选择了反击,也捧了回去,好比掬起一把春池水,发丝轻拂过手背都是酥痒的。
    像个不肯吃亏的顽皮小子。
    大方无畏的揉着她的脸,然后也感受到了自己脸上力道的加重,这姐姐也报复回来,嗔起来很俏皮。
    等到经纪人跑来找失踪的小子时,俩人已经玩疯了。
    “诶呦妈呀,我要倒了倒了!”南熙贞后悔不已,真是给自己找罪受,她瞧着志晟那么瘦,怎么背起来跟座山一样。
    朴志晟笑的嘻嘻哈哈,压在她背上笑声含磁,桃心嘴发射,长腿没处放,搞笑的踮起脚。
    “你怎么都说方言了。”他被这有趣的釜山口音搞得笑声不断,说是背自己,其实更像是背后拥抱。
    能清晰感受到姐姐和他不同的女性身体曲线,像羽毛瘙痒般,心里怪痒的。
    游戏太危险,他怕摔倒自己,于是伸出胳膊圈住了姐姐的肩膀。
    她一弯腰,自己的心像圆球跟着滑了过去,鼻尖轻撞,闻见了她耳畔发间的幽香。
    被经纪人撞了个正着,一推开门发现志晟竟然没大没小的让人家前辈背她!
    胡闹!失礼!
    太贪玩!
    “呀,志晟。”
    这声呼喊吓得南熙贞脚一拐,猝不及防的往前倒,她倒是很有良心,反手想护住弟弟,毕竟是自己贪玩嘛。
    咕噜噜,俩人倒地,赫赫哈哈的尖叫,很是滑稽。
    经纪人头疼的捂脸,不知是该笑还是连忙拉起根本没长大的两个人。
    朴志晟半跪在地上,帽子也掉了,她头发也乱了,好赖皮的趴在地上蹬腿,朝自己的吹头发瞪眼睛,轻轻啜着艳气,平复喘息。
    “累死了呜。”
    “没时间了,下次你必须背我!”
    “不能耍赖。”
    “好吧。”他点头笑的无比欢畅,微微俯身凑近,眼里闪闪发光的小坏,嗓音中沉,轻轻笑她。
    “姐姐,你怎么还没有长大。”
    不给对方回击的机会,他仿佛很成熟一般揉了揉她的脑袋,歪头抖了抖刘海,痞痞的坏小子样。
    “天气预报说明天会下雨,姐姐记得带好雨伞。”
    她一愣,却又见这孩子抿唇浅笑,好似有无数快乐事,大手拂过她的头顶,朝自己眨眨眼。
    “千万不要淋雨。”
    “你这么可爱。”
    “万一发芽了呢。”
    2019.6.20。
    LOUISVUITTON2 0春夏男装大秀在巴黎举行。
    韩国一共有两位显眼的艺人出席,名演员孔刘和作为模特走向的winner宋旻浩。
    孔刘几天前就抵达了巴黎做准备,他以一袭黑色调西装出现,层次感十足,几乎无妆发。
    他心情不怎么好,等着回国收拾人。
    并不是干预这只妖蛾的拍摄,而是不满新闻发布前没有事先告知自己。
    而宋旻浩在上场前半小时里接到了来自表志勋的喜讯电话。
    “旻浩呐!我要演电视剧啦!”
    “哦?”他正要为朋友开心,接下来就听见从那边传来的暴击。
    “是和熙贞哦,还有我要和赵寅成对戏啦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韩国时间早晨9:30分。
    【NAVER独家】据悉,金恩淑编剧目前通过BlockB成员P.O的所属社进行接触,疑似将出演南熙贞赵寅成合作的SBS新作。
    还没等大家讨论是不是真的会出演时,三小时后又一重磅消息砸了下来。
    【SBSNews】于3月27日结束兵役的任时完确认出演SBS电视台新剧,敬请期待。
    ——SBS????是熙贞的那个吗?
    ——哦莫,赵寅成任时完?我要疯了TTTTTT
    ——天呐,一退伍就合作大神级人物,加油啊!
    ——这……颜值组合?完全大发,这部剧要爆。
    ——疯了吗SBS,竟然找了他们三个人,我已经能想象到好看程度了呜呜TTTTTT
    ——就算剧情烂成屎,光看脸我也ok(金恩淑的作品不会烂,所以100%好看)
    ——还有P.O啊KKKKKK大家怎么把他忘了,受新西游记影响,应该是轻喜剧吧KKKK
    ——赵寅成and任时完,我很好,真的,我觉得可以挺住呜呜TTTTTT
    ——时完呐TTTT太好看了
    ——全员脸赞,SBS大发,下半年最期待这个了呜呜TTTTTT
    ——这个组合哇……真是要疯
    ——赶快拍吧!求求SBS了!
    NAVER热搜榜单哗啦啦跃出相关词条:【任时完南熙贞】【SBS新作】【赵寅成任时完】【P.O任时完】
    2019年的暑期档,这个新组合必定引爆整个夏天。
    ——————
    无图片。
    我来更新啦!
    两更奉上~
    sm家要先决出胜负,才能让胜者和yuu掰头,毕竟都是元老级人物,能和山花PK的可白可绿的人才。
    大家不要妄想国哥可以了,他啥也不行,不拖后腿就行。
    不知道大团宠泰民VS小团宠星星的话,臭哥哥们会怎么办(狗头)
    表猪猪出演!时完也出演,下一位能猜出来吗?
    谢谢你们的珍珠!
    祝大家新年安康幸福,一起度过难关~
    袭胸事件的后果
    考试前一-天。
    为期一周的舞蹈特训结束了,靠着李赫宰和李泰民二人,这段舞很快就能熟练的跳完,难度系数勉强三颗星,全凭自身的柔韧性。
    不过还是避免不了小鬼们的捣乱。
    这位姐姐是他们公司本部唯-一的忠武路女演员,不怎么高冷,反而还很活泼充满童心。
    你怎么逗她惹她,只要喊——声姐姐第二天转眼就忘。
    每次来公司都会带很多东西,不同于哥哥们式放养的宠爱,能感觉到这位姐姐的爱护很细心温柔。
    不仅爱笑还出手大方,姐姐在公司的这几天里,如果想要什么撒个娇就行。
    小鬼们没有一丁点要回归的紧张感,哪怕休息时间只有十分钟,也要跑到她的舞蹈室蹭吃蹭喝
    臭味相投。
    这下抓紧最后一天时间练习的南熙贞也只想玩了,她对着有鸭屁股的小镜子涂唇膏。
    不知被谁说了一句:“姐姐好臭美。”她睫毛飞飞白了一眼,臭弟弟就是喜欢口头挑衅自己,她都已经习惯了。
    唇膏带色,微红滋润,妆过她的唇,饱满精致。
    朴志晟十指做弹琴状敲击着桌面,噔噔噔的挤入她的小镜前,甩了甩刘海,笑容无辜。
    又来!
    她决定先下手为强,悄悄转开唇音,迅雷狡兔之势,猛地在人家脸上画一-道,给了个措手不朴志晟抬手摸脸,指尖-一片浸红,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掀起眼帘,莫名有一-股强势逼迫。
    按理说弟弟能打得过姐姐
    但她怂了,扔下唇膏和镜子就想溜,跑的那就-一个快,可刚出了门口又觉得自己怕什么啊——
    转头,准备正面迎击,却像一只自投罗网的麻雀,扑棱着翅膀就钻进了网里。
    俩人撞了个正着。
    “啊!
    她叽哩哇啦乱叫着又拔腿跑,发尾——甩-一甩,散着香气,没跑几步腰胯猛地收紧,脚底腾空“我不画你了真的!”想也不想的求饶,真切感受到了双方的力气差距。
    妈呀,都能把她如此轻松的举起来,那还有赢的希望吗
    “不行。”
    她耳边凑过来这样一.句冷酷无情的回答,有男孩子干净清爽的气味,声音却是从胸腔里发出的空空男中音,不沙不哑,像巧克力蛋糕。
    朴志晟胳膊圈住她的腰抱起,作势像摔跤那样要扔下,吓得她连忙扣住胸下腹部的两只大手,——直往后缩。
    (前文见上方图片)
    “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她扭头只能看见半张脸,像是笑着的,距离有点近。
    “不好。”
    他再次驳回,贴到了她的发,凉凉的像冰丝,眼神看着涂抹了唇膏的薄红嘴唇,袭来一阵一阵和他脸上留下的相同清甜。
    他想说不用担心变胖,自己用手量过了,姐姐的腰很细,轻轻用力就能抱起来。
    软软的,香香的。
    一挨着,心咚咚的跳。
    她睫毛很长很翘,上面可以停留蝴蝶,眼尾扫来,像片醉湖。
    被自己抱着不能动弹的样子有些可爱。
    有些着急,并没有对自己的肢体接触产生强烈拒绝的反应。
    可是。
    他喉结也长了,嗓子也粗了,胡须会冒出,会对异性产生好奇心。
    唉。
    姐姐不懂他。
    闹完了,各自被召回,整个通道里都有男孩子欺压姐姐留下的欢畅笑声。
    跳完最后一遍,她就收拾东西可以回家睡觉,等到明天考完试进组拍戏。
    舞蹈室里,只有南熙贞一个人在专心的练习。
    不多时,门被推开,多了一人站立在旁边轻轻敲,看见她停下练习回头看,有些可爱的扒着门边露齿笑。
    “我来监督你。”
    这段将放在电视上的舞蹈一共有两位老师编舞。
    李赫宰老师在一周里只来了两天,李泰民老师和他一样,不过今天也来了,说是查漏补缺。
    这方面,他们还是很负责的。
    和南熙贞学《YACHT》时的清新活泼不一样,两位老师的编舞很有力量,不放荡,不庸俗的性感,动作都很克制,重点在眼神的表现。
    扭胯,摆腰,关节的甩动都是点到为止,留有无限遐想的空间。
    爱豆和演员当然是不一样的。
    “wow。”
    李泰民看着眼前的场景很惊讶,第一次正面直击的感受到演员这份职业的魅力。
    她跳舞一般,可是极会模仿人。
    她在跳2017年李泰民发行的单曲《MOVE》,跳舞时的眼神,肢体舞动时的走位,节点的卡顿,手指的小动作。
    甚至他在歌曲开始时轻咬嘴唇的part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清纯又性感,高级的色气。
    像在她欲真的眼神,像在她对于身体控制的把控,表情的欲撩不撩,却又很妖异的微妙。
    演员啊。
    他们是一群欺诈之神,将别人的面具完美的镶嵌在自己脸上,让世人迷惑。
    她宽大的T恤扎起了衣摆,紧身舞裤裹一双伶仃细腿,乌发微卷,眼神诱惑。
    身体扭着S状,隐约见紧致小腹的性感马甲线,跳着跳着,有些兴奋了,脱离了模仿的泰民style,变成了自己即兴发挥的慢摇。
    慵懒随性。
    光,投射下,她的肌肤有星芒耀眼的痕迹。
    镜,反射出,她跟随着舞蹈的跳跃发丝。
    而耳边响起的是《MOVE》这首歌里所描绘出斑驳陆离的梦幻。
    【灰暗灯光下吸引我的Move】
    【透明窗户上映着你摇曳的Move】
    这不是舞蹈的魅力,而是演员天生自带的光环。
    演员,真的不太一样。
    李泰民坐在地上微仰下巴,细腻的心思有所触动,对着跳累就地坐下的人建议:“要不你跳这首吧。”
    “什么?”这几天被折磨的半死不活的南熙贞炸毛了。
    她立刻爬起来像索命鬼,狰狞着小牙,眉眼绮瑰的爬过去,愤愤不平:“你在说什么胡话。”
    “因为……”李泰民目光灼亮的望着气势汹汹之人,说了实话:“你跳《move》好像比跳编舞有味道。”
    “要不改了吧?”
    现在改,那不就代表自己前几天所做的努力全都打水漂了吗?!
    说的简单!她吃了多少苦啊!
    可恨!
    她怒气冲冲的一伸胳膊,勒住了好心建议的哥哥,摔跤里锁喉那一招,“想死吗?你清醒清醒吧!”
    李泰民哭笑不得,一点威胁力都没有,他还挺配合的翻白眼吐舌装死:“不改了不改了。”
    说着却低头,嗷呜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
    “啊!你太过分了,竟然咬我!”
    “你先勒我脖子。”他啃着软手臂含含糊糊的不甘示弱,胆子大了,还敢锁自己喉。
    Suju的哥哥和NCT的弟弟加起来,都没有像李泰民那样让着她,还以为是热心温暖的哥哥。
    我呸!
    于是,老虎屁股拔毛的勇士拧住了人家的耳朵,下一秒半躺在她身上的李泰民毫不客气的进行了回击,揪了一把她的大腿。
    “呀!你怎么能动女孩子的大腿呢?”她嚎叫一声,忍着痛声声质问。
    “那你还摸男孩子的脖子。”李泰民松开嘴,眼珠向上翻,已经感觉姿势太亲密。
    想避开,可仇没有报完啊!
    “脖子?你的脖子和我的大腿能比吗?你这是占我便宜。”
    “……”
    他正无语,突然听见头顶一阵精怪灿烂的笑,她嘻嘻几声,没羞没臊道。
    “我也要占你便宜才算还回去。”
    她知道这哥容易害羞,打蛇还打七寸呢,要想让对方求饶不能强来,得不要脸才行。
    滋溜,跟田鼠似的,那小手已然完成袭胸,堂而皇之的隔着单薄的衣料摸来摸去。
    “哈,胸肌欸。”她狠狠的抓了一把,弯弯眼笑的奸诈。
    李泰民痒极了,他缩成一团拼命握住这只手,左右翻滚,帽子也掉了,头发蓬松甩在额前,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嚣张也在这一时,很快她就不再得意,手腕被攥紧,风驰电掣般,就被迅速的……
    缴了械。
    她瞧着李泰民翻身坐起,通红着耳脖眯眼危险的审视自己,又又先发制人,发挥大无畏的精神。
    “你休想摸我的胸!”
    泰民哪里见过这种不害臊的女孩子,手自然就松开,扶着膝盖半跪在地上笑的抬不起头,只能面红耳赤的怀疑人生。
    南熙贞大摇大摆的走到换鞋的地方,准备换掉脚上的运动鞋,然后溜之大吉,和斗输了的人saybyebye。
    刚脱掉一只鞋,另一位老师就到了,她玩的浑身发热,抬眼一瞧是李赫宰,想也不想的就准备再臊一臊揪自己大腿的哥。
    恶人先告状,莺啼婉转道。
    “哥!你快救我呀!”
    “他要摸我的胸!”
    李泰民爬起来,真的要被这人搞疯了,放飞自己气的高声反驳:“你不要乱说,明明是你摸我的,我的!我的!”
    李赫宰懵了,这俩人在舞蹈室里,做什么淫乱之事呢?
    不过李泰民说的话比她的要有分量多了。
    “哥你教训教训她,真是……”他咬咬嘴唇,盯着正在换鞋还不忘朝自己挤眉弄眼的人,意外有些可爱的指责:“真是太坏了!”
    哦~
    明白了。
    李赫宰疼弟弟,接收到信号,一脚踢飞了她脱下来的左脚上的运动鞋,然后像运球那样带着鞋跑出去。
    “噢!”
    这位舞蹈老师在走廊处看见了走来的李东海,开心一笑将鞋子踢了过去。
    李东海接到一只NIKE粉鞋,表情还有些懵,不过当看见从舞蹈室门口跑出来一跛一跛的演员妹妹,瞬间明白了一切。
    SM家的鞋子“世界杯”正式开始。
    李泰民接到东海哥踢来的鞋子,故意在她穿着一只鞋急忙跑来追鞋的时候才踢向了李赫宰。
    “还给我呀!还我!”
    她左脚只穿着袜子,右脚有鞋,走起来一高一低,看起来很滑稽可爱。
    等到曺圭贤接到消息赶到公司的时候,只看见了熙贞小脸红扑扑,在这层楼跑来跑去,发丝飘扬,身形活泼的场面。
    “还给我啊!”
    “太讨厌了!”
    咚!
    他脚底下扔来了一只粉鞋,弯腰捡起来后就听见李东海的亢奋喊叫:“快扔过来!不要给她!”
    听话弟弟后遗症,曺圭贤真的是条件反射,扬手一扔,又扔回给了那些宛如豺狼虎豹似的哥哥们。
    “呜呜……”她又眼泪汪汪的扑了个空,来不及责怪圭贤哥,转身又像个小疯子那样去追回自己的鞋。
    玩了一会儿,李东海都想还给她了,可是已经着急的人恼疯了,愤愤的抓着他手背咬了一口。
    “嘶——鞋子别想要了!”说完,将鞋子向半空一抛,姿势利落的一踢,这次有点远,没人接着。
    从泰国结束演唱会飞回韩国的李马克,他既是NCT127的一员,也是NCTdream的成员,虽然已经从dream毕业了,不过和NCTdream的孩子们经常在一起。
    听说演员姐姐经常请吃饭,加上在玹哥也来公司因此跟着一起来,碰碰运气。
    “这是什么?”
    金道英是不可能和郑在玹分开行动的,他捡起地上的这只鞋,明显就是女孩子的运动鞋。
    三人盯着看,老远听着李赫宰在扯着嗓子喊:“扔过来扔过来!”
    “等等……”郑在玹已经看见她只有右脚穿鞋,正奋力跑来,像只急切找路的小鹿。
    可是太晚了,金道英投篮球般,一下子就掷到了她身后赶来的李赫宰手里。
    再次扑空。
    她小脸沮丧,目光恼恨的瞪了金道英一眼,咬着下唇转身又投入“足球追击战”。
    “完了,我……好像做错了。”金道英恍然大悟,暗自后悔的压了压帽檐,秀净脸庞满是懊恼。
    那边臭哥哥们还在逗她,她又想哭又想笑,不过还是笑居多,也知道是在跟自己玩。
    为了弥补自己的错误,金道英怀着愧疚的内心想帮忙夺回来,于是加入了鞋子世界杯。
    “不要玩了,把鞋还给她吧。”
    曺圭贤还算是个正经哥哥,正在奉劝团内的疯子收手不要欺负人家了,可这里面哪里有一个正常人。
    金道英无异于送人头,他被这些疯子哥哥围住挠痒,好不容易抢到手的鞋子又飞了,只能高声呼喊。
    “在玹啊!救我!”
    “那我……”李马克手足无措,现场一片混乱,他要做什么啊!
    郑在玹赶忙前去解救搭档,指使弟弟接替这重要任务:“你去帮忙抢鞋子。”
    “哦哦。”可是李马克已经看见那几位哥跑的比什么都快,他一个人能追的过来吗。
    只能请外援了。
    NCTdream小分队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来不及接听手机,打开门一看。
    只见几道残影,空气中只能听见suju哥哥们嚣张的嘲笑声,还有熙贞姐姐娇浓哀怨的追喊。
    “再也不跟你们玩了,把鞋还我!”
    “怎么了?怎么了?”小鬼们好奇的脑袋都要钻破,个个跃跃欲试想玩。
    从楼上跑到楼下,真的一点都不累。
    那只可怜的鞋今天飞来飞去,这回飞到了看热闹的弟弟身边。
    “渽民啊,不要给她!”
    罗渽民一听,手里的鞋成了烫手山芋,不过他很聪明,他带着鞋跑了,因为看见姐姐马上追过来,东海哥他们距离比较远。
    不想得罪哥哥们,只能勉强演一下,装作被姐姐抢走。
    可惜,姐姐只有一个,哥哥们有很多个。
    赶过来的郑在玹等人误会了,以为他是赫宰哥们的帮手,只听见了不让罗渽民还鞋的话,没看见身后赶来的鞋子主人。
    金道英一把夺过,边跑边塞给队友郑在玹,脸微红,那是玩疯的表现:“人呢?”
    “又是你们。”忽然闪现的李东海发声畅快,看见这几个小子如临大敌猛地蹿了出去。
    截至目前。
    这只Nike粉鞋已经不是她的,而是大男孩和小男孩眼里的“球类玩具”。
    总部大楼很大。
    南熙贞突然就找不到鞋子的踪迹了,她踩着一只鞋,不顾路过职员的诧异目光,心里把这些臭混蛋们骂了一遍又一遍。
    她跟着声音跑到了一楼大厅,可是根本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不过却在公司里的便利店旁边遇见了熟人。
    一个身材薄挺,戴着白口罩鼻梁优越拎着东西走出来的人。
    她眼睛一亮,像是找到了救命恩人,一跛一跛搞笑极了。
    吴世勋抬眼一瞧,肩膀怔愣,摘下口罩想笑却忍着,视线上下扫视一番她只穿着袜子的左脚,嘴巴抽筋。
    “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呜呜李东海他们把我的鞋抢走了。”
    她眼里仿若有泪光,委屈着急的脸颊酡红,当真被气的不轻,现在总算是明白了,SM的哥哥们没有一个正常人!
    楼上的世界杯进行的如火如荼。
    “呀,你们别玩了。”金希澈有些无语,这些人就是有病,他们今天是来玩这个的吗?
    因为乌龙的相亲事件,聊天室里的几位哥哥知道她要考试了,平时欺负归欺负,还是很有良心的想给她加油打气。
    所以想等她练舞完毕后一起吃顿饭,这本来是在相亲事件结束后就想聚一次。
    可是被李赫宰阻挡了,只因她光想着请弟弟吃饭,没有考虑到老哥哥们。
    此刻现场,堪称史上第一混乱。
    疯子们还分配了谁是前锋谁是守门员,拿着这只鞋真正的踢上了足球。
    郑在玹他们又不好说还鞋,只能看似跟着一起玩实则是为了抢鞋。
    而dream队夹缝求存,想伸手都没有机会,李帝努看着眼前的场景,很为姐姐感到心疼:“哥哥们都是疯子啊。”可他是笑弯了眼说出来的。
    就在此时,鞋子主人终于追了上来,朴志晟紧紧盯着空中飞来飞去的鞋子,听见她的声音后,转头望去。
    南熙贞散乱的发丝绒绒可爱,清澈双眸娇犟,羞愤的直跺脚,一声轻喝,软绵绵毫无威慑力。
    “快把鞋子还我!”
    “诶呦,还带了帮手?”疯子哥哥们瞧见了她身后挺拔的吴世勋,无所畏惧的抛着手里的鞋子。
    吴世勋无奈捂脸,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一群哥哥,他声音也很软,似在祈求,内心快笑喷。
    “哥,你们就把鞋给她吧。”
    大家在对峙,在像警匪片那样搞笑的对峙,分成了好几个帮派,都在盯着那只倒霉的鞋。
    郑在玹撑着膝盖等待时机,严肃以待的模样好像是一场世界级的比赛,金道英瞅了一会儿,退后半步悄悄在他耳边提醒:“就是现在。”
    唰——
    不是郑在玹,也不是帮手吴世勋,而是默默潜伏在角落里的小猎豹。
    极其迅猛,姿态狡落,如一道闪电。
    唰唰唰扑上去,残影般的速度一把从嬉笑的李赫宰手里夺下了命运多舛的鞋子。
    朴志晟当真是飘飞过来的,身后有咄咄逼人的追兵,他脑门的汗打湿了刘海,抿紧薄唇,神情专注的瞅准一扔。
    “给你!”
    物归原主,鞋子回到了她的脚下。
    吴世勋深深了解这些哥哥的尿性,连忙俯身扶着她的胳膊语气急促:“快穿上!”
    来不及了!
    南熙贞慌慌张张的拎起鞋子,刚伸进脚尖哥哥们就嘻嘻哈哈的围了上来。
    她坐在地上弱小无助,乱哄哄一片,正在被抢夺左脚的那只鞋,急的脖子都红了,闭着眼两腿乱踢喊叫。
    “不要抢我的鞋!不要抢!”
    “我的鞋!”
    “太讨厌了!”
    只听见比赛中心传来丝丝哭腔短促的清喊一声:“我的袜子!”那只飞出来的鞋子还带有一不明物。
    地上落着一只可爱小巧的樱桃袜。
    羞愤,丢人。
    一股一股的情绪冲击眼眶,她瘪瘪嘴委屈的脸颊绯红一片,肩膀微微颤抖。
    “呀!”
    金希澈终于发火了,他以为是这几个人把人家女孩子的袜子脱下来的,所以眼里有愠怒。
    真相是鞋子争夺战之时,不小心搞出来的。
    其实大家都想收手的,逗一逗她就算了,可一个个跟着起哄像接力赛那样就……
    只听得哇一声。
    他们这些臭哥哥把人搞哭了。
    她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抽噎不止,红通着眼,可怜弱小,软软一团,呜呜咽咽。
    哥哥们已经七手八脚的开始哄人了。
    揉脑袋的揉脑袋,擦眼泪的擦眼泪。
    李泰民捡起她的鞋袜,走过去瞪一瞪罪魁祸首李赫宰,然后推开这些讨人厌的哥哥们。
    一边帮忙穿鞋袜一边向看见她哭手足无措的弟弟们要纸巾。
    她哭起来像遮住羽毛的白莺,放在平时肯定不会这么软弱的哭泣,绝对会报复回来。
    可是他们人太多,而且自己只穿着一只鞋的样子有些丢人。
    她想在弟弟们面前维护的强大姐姐样,彻底泡汤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鞋子飞了半天,袜子也掉了,太丢人了。
    “呜呜……为什么只欺负我一个人……”泪水如玉花,一串串的往下落。
    金希澈也半蹲下整理残局,拿着纸巾擦眼泪,用死亡视线扫视一圈刚才起哄的队友。
    李泰民系好了鞋带摸她脑袋连声安慰,都怪赫宰哥,要不是他先踢走人家的鞋子,会搞成眼前的样子吗!
    那么多人看着。
    好丢人啊。
    她都不敢抬头,心里暗骂,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投胎签约了SM。
    为什么当初会有被哥哥宠爱的错觉,她一v定是被猪油蒙了心!
    “我再也不要来公司了呜呜……”她眼里有摇摇欲坠的泪花,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选择。
    “讨厌讨厌,讨厌死哥哥们了。”小嘴儿哭红了,眼神哀怨,好似裹着红糖馅的汤圆。
    完了。
    这怎么办。
    正当大家都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想着万一真的生气不来公司了,那就把事情搞大了。
    谁知。
    李东海面容变得温柔多了,揉揉她的头顶,大掌温厚,声线清朗带笑。
    “没关系,我们喜欢你。”
    哄人技能一百分。
    处于悲愤状态的泪人当场破涕为笑,羞恼的语气已经变成了别扭的嗔怪:“我才不喜欢你们。”
    李赫宰稍微松了一口气,佩服不已的拍拍好友的胸膛,你这张嘴啊,真他妈无敌了。
    见她笑了。
    几人更加放肆的诱哄了,把人整哭了,他们还不赶快把人哄开心了,没看见金希澈眼里都快喷火了吗。
    什么拿我的衣服擦鼻涕吧,哥哥把鞋脱下来你踢着玩。
    捏肩的捏肩,拍脑袋的拍脑袋。
    南熙贞双手捂脸耳朵嫣红,听见周围吵杂一片,先是吴世勋带头指责这些不靠谱的哥哥们。
    然后就是郑在玹和罗渽民他们后续跟进的站队抱怨,很讲义气的要替她讨回公道。
    “哥哥们要道歉啊,太过分了吧……”
    “我们错了,我们道歉……对不起啊小贞贞。”
    不知是谁说出了这么一个肉麻的称呼,立刻恶心的她都放下手瞪回去,眼皮微肿,双眸却澄澈剪水,溢着光彩。
    “走吧走吧,明天还要考试呢,今天请你吃饭。”
    “诶呦,特意来公司给你加油来着,喜欢跟你玩才故意惹你。”
    “以后不会这样了,真的,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她被满嘴跑火车的哥哥们簇拥着拉走,一路嬉嬉玩玩,好不热闹。
    内心早就不生气了,毕竟打打闹闹是常事,最关键的是要怎么报复回来啊。
    今天这一遭,是她在SM公司上的第一节课。
    面对这些不正常人类,她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单纯了。
    聚餐包厢内。
    南熙贞俏脸粉红的凝视一圈,然后将杯子的酒一饮而尽,眼睫固执而坚决的眨下。
    我一定要报复回来!
    先从金希澈拧自己耳朵的那一回算起,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坏笑。
    当天夜里。
    李洪基和郑基石接到了一通哭诉电话,声泪俱下,可怜呜咽,听得人心都要碎了。
    “哥,哥……呜呜……”
    “呜希澈哥他们欺负我……”
    “耳朵好疼啊……我的……”
    电话那边她抽抽噎噎,让人心急如焚,跟着一起脑子钝痛。
    “我的鞋呜呜……我的鞋……”
    不等说完,她情绪崩溃的挂断了电话,将忙音留给了一脸懵逼的李洪基和那怔然错愕的郑基石。
    还是当天夜里。
    金希澈的手机铃声如死神的号召不断的响起,他皱着眉不解的拿起手机点开。
    “不要欺负她了,你很闲吗。”——来自李洪基护犊情深的苛责。
    “呀!你想死吗?”——来自郑基石声如洪钟的怒骂。
    此时此刻。
    南熙贞正躺在柔软的被子里看漫画,壁灯昏暗,可她的乌眸明亮璀璨,缩着绒绒小脑袋,安恬享受。
    “嘻嘻。”
    她眼里冒着贼兮兮的光芒,仿佛银河尽头那颗幼亮的星子。
    希澈哥。
    你今晚不好受吧。
    苯站推絀濃情視頻 請箌ΡΘ壹⑧нùΒっ℃Θм觀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