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父女:海中交欢下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风夹杂着湿气,凉飕飕得刮过来。
    女孩的耳畔边,全是海浪涛涛,她的视线绕过了男人,仰望天空。
    点点星光,遥远而空茫,孤寂和凄凉浮上心头,刚脱离了死亡的威胁,又要面对父亲的欺辱。
    聂慧满心的伤痛和绝望。
    小手奋力的拍打着男人的肩膀。
    可根本没用,对方就像蛮牛似的,用硕大之处,磨蹭着自己的私处。
    浸泡在海水中的身躯,瑟瑟发抖,也不知怕的,还是冷的,两人周遭的海水,不停的涌动,女孩恨不能大自然的能量能把自己带走。
    但终究只是自己的臆想。
    龟头顶住肉缝的刹那,聂慧的瞳孔,突然放大。
    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不,嗬嗬呜呜,不要……”
    这一刻,穴口周围的皮肉,传来一阵疼痛。
    由于女孩过分紧张,本就窄小的逼孔,好似被封死了。
    “放松!”聂世雄喘着粗气。
    双眼猩红,周身的肌肉,鼓噪得彭起。
    粗壮得双腿,拖的老长,他低声咆哮着。
    “不要呜呜啊……”聂慧根本不停,还在试图挣扎。
    不痛不痒的捶打,对男人来说,毫无用处。
    他冷哼着,双脚蹬住沙滩,以龟头作为支点,使劲想要撬开蜜穴。
    “呃嗬嗬啊……”鸡巴硬如铁杵,搞的下处疼痛不已,另一方面,女孩对身体,好像失去了控制权。
    那处就像蚌珠似的,不说严丝合缝也差不多。
    可能因为沙滩松软的缘故,男人根本不信邪,再次发力。
    这回他的脚趾彻底陷入了沙子里,刨出个小坑,借此发威。
    就算如此,也只将龟头挤进去半个,聂世雄气恼非常,眼睛盯着女孩喷火。
    “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话音落,他的手抓住了女孩的下颚。
    气势汹汹的喝问:“老子刚救了你的命,你应该感恩戴德?”
    天下父母的爱大都无私奉献,有几个还跟子女讨价还价,尤其是孩子没成年的时候,聂世雄也算是奇葩。
    聂慧对他的歪理邪说,甚是反感。
    “我怎么不感激……呜呜,但,但是别碰我!”她哭咧咧道。
    “用嘴感激吗,我兴许不是你的父亲,养了你这么多年,陪我睡觉怎么了?”他又开始旧事重提。
    “谁,谁说的!”聂慧死不承认。
    若真是如此,她哪里有资格享受聂家的财产?
    就算想要偷盗古玩,卖钱后,找个清静的地方躲起来,恐怕也逃避不了追责?
    所以在事情不明朗之前,女孩还是聂家的子孙,就算对方会欺负自己,也不会下手太重,她尤其忌惮的是,父亲想要子嗣的邪念。
    她这么小,不想生孩子。
    再来对父亲完全没有感情。
    就算以前的亲情,也被对方摧毁的分毫不剩。
    若是可以选择,聂慧情愿再也不要见到他。
    “好,就当你是……我这遭了大罪,操你一下怎么了!”男人换了说辞。
    聂慧被逼入了绝境,横竖他就是要糟蹋自己,找任何托词,或者借口占自己的便宜,她还是太过天真。
    高估了对方的无耻。
    假设对方成亲,恐怕也不会轻易放手。
    女孩眼泪哗哗流,她大声控诉着:“你,你究竟怎样才能放过我?”
    眼见着她要崩溃,下面的小穴,丝毫不放松。
    聂世雄不耐烦的说道:“我想操你,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得张开腿,为我服务,你不想当我的女儿。”
    他话语微顿,继续道:“可以!我给你找了个后妈,但现在,她不在,你又能怪谁?”
    男人的凶蛮和霸道,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聂慧大声嚎啕,她觉得自己跟他,完全无法沟通。
    “你别伤心,别怕,忍忍就过去,谁也不会知道的。”女孩锤打的力道变小了,聂世雄很是得意。
    以为对方改变了主意。
    他双腿有力的踢蹬着沙滩,继续进攻。
    女孩抽噎着,声调猛得拔高,钝痛阵阵袭来。
    “不,不行呜呜,嗬嗬,疼啊……”她没好声的叫唤。
    什么叫放松呢?她不清楚,只觉得浑身僵硬,就连下面那块儿,也上了锁般。
    实则她经历了生死,精神高度紧张,没有缓和多少,又怕男人惊吓过度,所以才会暂时如此。
    聂世雄哪里知晓。
    他只是体会到了不得起门而入的苦楚。
    并将这样的结果,归咎于女孩。
    以为她使诈,故意跟自己作对,所以格外的生气。
    “你再这样,别怪我不客气了!”他冷声威胁。
    女孩摇着头,毫无办法,她只能嘤嘤哭泣。
    男人受了挫败,低头蛮横的咬住了她的奶子,用力的吮吸着。
    聂慧晃动着肩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小手想要护住前胸,却被对方压在了头顶。
    “呀,哎呦,嗬嗬呜呜啊……”父亲没有控制力道,毫无章法的,将白花花的奶子,咬的通红。
    叼住奶头,啃得啧啧有声。
    而后又对乳球展开了攻击。
    无限的羞耻和痛苦,从内心深处扩散开来。
    周围黑压压的,总觉得有什么魑魅魍魉藏在暗处观看。
    好半天,女孩只知道哭泣,不晓得身在何处,直到男人放开了奶头,吻从胸前,一路朝下,定格在了阴户。
    男人非常喜爱聂慧的下体。
    用手轻轻的拍打两下,跟着埋首,伸长了舌头,对着小穴开始猛攻。
    聂慧躺在海水中,浑浑噩噩,温热的舌尖,刺探翻搅着肉缝,那种感觉,舒服又难堪,可尽管如此,孔洞依然紧闭。
    男人玩弄了片刻,用手指探了进去。
    钻研着,往里拓展,很快又插入另一根。
    女孩觉得疼,很快积攒了点力气,撑着身体坐起。
    眩晕感袭来,还有疲惫感,差点把她击倒,可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提着一口气,弯腰去推他的脑袋。
    “爸爸呜呜啊啊……”
    她带着哭腔,对方不为所动。
    女孩下意识的四周观瞧,遥遥能看到有亮光越来越近。
    还以为看错了,不禁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突然双眼圆睁。
    她语带兴奋和焦急的喊道:“有,有人来了!”
    聂世雄的心倏地一沉,连忙抬头。
    他跪坐在沙滩上,姿势很是不雅。
    顺着女孩的视线看过去,便瞧见了,一块亮光,正在不疾不徐的靠近。
    “该死!”男人嘴里骂着脏话。
    聂慧露出虚弱的笑意,她以为逃过了一劫。
    没成想,男人开始说起了风凉话:“你别高兴的太早,你看着挺近,实际上很远。”
    女孩嘴角的笑意僵住,欢快转瞬变成了忧心,她质疑道:“你骗人,明明很亮的。”
    “你应该学过物理,眼睛也会被欺骗。”他头头是道。
    聂慧眼中再次露出了惶恐,她难以置信的喊道:“你就是骗人。”
    女孩如此固执,男人反而笑意盎然,他看着对方道:“你想从我手底下逃走?可能吗?”
    话音落,突然伸手弹了弹女孩的胸脯,对方猝不及防,发出惊叫,连忙掩住了胸口,嘴里怒喝道:“别碰我,你太无耻了!”
    男人也不和她一般见识。
    突然站起身来,那窜驴马大的东西,挂在胯间。
    海边的腥膻,根本无法掩盖,男人身体,散发出来的自然阳刚之气。
    聂慧连忙往后挪动,对方突然弯腰,想要抱她,女孩连滚带爬的,逃开去,跟着站起身来。
    还没等跑,双腿一软,噗通跪了下来。
    她的腿抽筋,还在海水中浸泡,没有得到良好的缓解。
    所以大动作之下,毛病又找上来,女孩疼的面如菜色,动弹不得。
    男人走过来,弯腰,麻利的将其抱起来,沉声道:“我不想有人打扰我们,还是找个偏僻的地儿,咱们两个共享天伦之乐。”
    跟着在女孩绝望的哭喊声中,走入了礁石堆。
    “不要,你放我下来,别走了,我害怕!”聂慧被吓怕了。
    远离人群,让其丝毫没有安全感。
    男人不顾她的哭喊,就这么抱着她,不知走了多久。
    也许几分钟,也许更久,直到走出乱石堆,进入了后面的森林。
    他也不敢太过深入,唯恐有什么不测,只在边缘落脚,林地茂盛,星光从头顶洒落。
    父亲的那张脸,高深莫测,好似下一刻,就要变成妖魔鬼怪般,她死死的盯着对方,直到双腿落地。
    “你最好老实点,这里恐怕会有吃人的怪兽。”他的嗓音沙哑。
    拿腔作调令人生畏。
    女孩本在啜泣,听闻此言,却是大气都不敢出。
    黑暗能引发人,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恐惧。
    “你听话,等完事了,我们就回去。”
    似乎威胁有了效果,聂慧手脚发软,被他一拽。
    便老老实实得躺在了林地里,此刻他手中,还抓着,两人的泳装。
    他的泳裤还好,女孩的,则破碎不堪,地面潮湿,不易久卧,男人想要速战速决。
    他压在了女孩的身上,对方毫不挣扎,只是缩着脖子,拳头勾在胸前,做了个本能的防卫姿态。
    聂世雄分开她的腿。
    下肢用力,以龟头为支点,再次发力。
    “呜呜嗬嗬……”聂慧紧张的呜咽出来。
    可想到父亲的话,只得咬住了唇瓣。
    本詀推絀濃埥眎頻 請箌Pǒ18Hυв。℃ǒм觀o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