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NP

Chapter 126春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浴室与阳台相邻,拉上窗帘后,光线昏暗,成一方安全天地。
    隔着磨砂玻璃门,打开淋浴头,孟甯手指向前,试探水温,她解开上衣纽扣,抬起小腿,脱下内裤,又将双手环后,松解胸罩扣,很快便一丝不挂。
    想起外面那人还穿着湿衣,她抹去镜面水雾,望着镜中的自己,手下意识沿着乳房抚摸,直至私处,扬声问:“你还好吗?我很快就洗完,你把湿衣服脱掉,别着凉了。”
    半天都没得对方回应,少女蹙眉,有些疑惑,那人在忙什么?
    刚一转身,就听到啪嗒一声,玻璃门被推开,少年单手倚门,无声盯着她,像极了猎食中的豹。
    他姿态慵懒,背光而立,同样不着寸缕,宽肩窄腰,肌肉块垒分明,一双眼却锐利,划过女孩娇小莹白的身子,最后定在奶头上,不动了。
    湿气氤氲,水雾蒸腾,朦胧间,无数艳情画面在脑海中炸开,孟甯倍感羞耻,她瞟一眼对方腿间的硕大凶物,抓起被水浸湿的衬衫,捂到胸前,倒退一步,娇斥道:“你进来干什么?我还没开始洗的……”
    澡都没洗,就要在这小浴室开干,她肯定遭不住……
    没理少女的话,宋澈跨步入内,反手一关玻璃门,手持毛巾与浴袍,朝她走近。
    两人之间存在身高差,孟甯不得不仰头,娇怯地望向他,空间狭小,随着对方步步紧逼,她很快退无可退,腰顶到洗手池,不能再动了。
    “你、你别过来,没位置了。”
    将浴袍抛上挂钩,宋澈眯眼,透过水雾,欣赏小娇人的窘态,他用双手固上水池,紧锁住她,弯腰压身,对准嫩白耳廓,吹一口气,哑嗓道:“为了节约用水,我们一起洗吧。”
    少年气息灼热,语调缱绻,让孟甯的心砰砰直跳,有些晕。
    明知道这人胡说八道,她望着顶住自己小腹的深色腹肌,神思溃散,神使鬼差间,竟被牵着鼻子走,应了一声好。
    灯光昏暗,室内闷热,温水兜头淋下,打在身上,十分舒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水压不大,无法两人同时使用,孟甯踮脚,搂住宋澈的脖子,小声开口:“你过去一点,我们轮流用水。”
    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奶子蹭上胸膛,上下摩擦,严重变形,猩红乳尖与坚硬肌肉相触,勾起敏感电流,她轻叫一声,双肩微颤,刚准备松手,腰就被牢牢掐住。
    “想去哪里,嗯?”少年拖长了尾音,大掌兜住肉臀,将她抱紧,如对待小动物般,向上一搂。
    被抱起时,私处被迫与对方的身子紧贴,一路刮蹭,碰到某个灼热巨物,发出粘腻水响。
    孟甯红了脸,气血翻涌,环住他的肩,颤声开口:“你、你那里好硬啊,碰到我了——”
    宋澈将她抱上水池,握住一只奶,放肆抓捏,食指拨弄奶头,扯来玩弄。
    “唔嗯~啊啊啊啊啊~~”
    臀下湿凉凉的,奶头被拉长,乳肉酸胀发疼,猛然松开后,如球儿般弹回,连番摇晃,乳波荡漾,孟甯双眸湿亮,按住他的手,可怜兮兮道:“别、你别这样,奶子会玩坏的……”
    宋澈挑眉,五指伸张,奶肉嫩白充血,从五指缝漏出,他钳住女孩的腰,用下体顶她,又掂起她的下巴,轻嗅脸颊,命令道:“吻我。”
    奶子被不停蹂躏,揉出各种形状,孟甯咬唇,委屈巴巴瞅他,僵持一阵,最终妥协,搂过他的下巴,带着几分讨好,亲吻上去。
    宋澈趁势,撬开她的唇舌,紧密接触,如渴水的旅人,吸吮不止。
    昏暗中,两人相互搂抱,口齿相抵,亲密无间,发出淫靡水声,下腹也因动作,扎扎实实摩擦,撩出一股邪火。
    “唔……”被吻得发晕,脑袋缺氧,舌尖也绷得生疼,出于报复心理,孟甯咬了他一下,身子后仰,才重获自由。
    分开时,两人唇间拉出水丝,银亮细长,向下流淌。
    怕被更凶地报复,她眼神无辜,软软开口,“你亲太久,我都要断气了……”
    水雾中,宋澈没吭声,眉眼透出邪肆,他缓慢抬手,擦去小姑娘唇角唾液,忽然问:“要洗头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令孟甯呆楞,他这是转性了?
    “要、要洗……”
    听了这话,少年松开她,取来洗发水,倒入掌中,搓揉出泡,再放到发顶,为她轻轻按揉。
    对方力道适中,孟甯低下头,被按的十分舒服,她倒入他怀中,神情享受,“好舒服……你从哪学来的手艺?不会是背着我找了个发廊兼职吧?”
    宋澈看着少女因呼吸而起伏的奶子,眸色幽暗,双手沿着乌发,一路下滑,掌住饱满乳球,把玩一阵,蓦然收紧。
    乳房丰盈翘挺,覆满泡沫,被捏变形后,奶头充血肿起,从指缝间挤出,如两颗豆儿,视觉效果极佳。
    “嗯啊~~啊啊啊~~不要……”被玩得太凶,少女身子发软,声线都在颤,这人果然没安好心。
    宋澈借助水流,洗去指尖泡沫,像突然失去了所有耐心,一个发狠,拉高她的腿,握住肉根,对准红艳小穴,猛然插入。
    因为刚才的挑逗,孟甯早已动情,私处娇嫩湿润,来不及挣扎,就被鸡巴塞满阴道,顶触到深处。
    “呜——”她瞪大眼,不敢置信看着他。
    “搂住我。”没等她缓过神,少年呼吸低促,掐住一边的臀,模样凶狠。
    见宋澈这模样,孟甯害怕,没了抵抗意识,乖顺软下身子,搂紧了他,像小无尾熊。
    “那、那你轻点,我怕疼——”她抛出条件,却发现对方不置可否。
    随阳物的抽插动作,两人私处紧密咬合,发出啪唧水声,
    宋澈动作不小,大开大合,激情之下,他毫无技巧可言,全根抽出,再整条插入,犹如发情的雄兽,狠狠占有着她。
    两瓣阴肉脆弱嫣红,内外翻动,蜜液黏稠,一丝丝垂落,穴口幼嫩,随着龟头出入,撑成圆洞,像极了被利刃撬大的蚌,娇然绽放。
    “啊~~啊啊~~太深了,不要、我要死了……”
    腿儿高翘,小穴被塞得满满当当,孟甯仰起头,双眼紧闭,能清晰感受到性器轮廓,身子前后摇摆,感觉魂都快没了。
    她的阴道偏窄,能轻易触到g点,很快被快感吞没,浑身发软,挂不住对方,烂成一滩泥。
    “啊啊~~我、我不行了,放过我……”她撅起嘴,娇颤颤撒娇。
    宋澈慢下动作,嗤笑一声,“体力还是差,不耐操。”
    孟甯恨不得打死他,她双眼含泪,掐住他的脸,“我就是体力差,高攀不上你,你去找别人好了……”
    少年偏头,亲吻她作乱的指,窄腰向上挺,继续占有。
    “可是我……就爱肏你,一生只肏你一个,肏到死为止——”
    浑话信手拈来,令孟甯发怵,一个哆嗦,被送上了高潮。
    奶子丰腴圆嫩,左右摇晃,颤得十分厉害,宋澈眯起眼,一左一右抓握,带她翻了个身,置成后入式,以此为扶手,继续操弄,贯穿小穴。
    私处紧密嵌连,噗呲作响,逐渐侵蚀了孟甯的意识,她变得脆弱,捂住小嘴,哭出声来。
    肉棒刮蹭蜜肉,带出淋漓汁水,肉瓣外翻,龟头硕大,交缠之间,格外淫靡。
    “啊啊啊啊~~不要了,求你快射……”少女双臂发颤,被操的一抖一抖。
    就在这时,隔壁寝室响起脚步与拍球声,令她风中凌乱,不敢吭声。
    相邻两间宿舍的浴室,仅一墙之隔,共用通风管道,一群刚打完篮球的汉子边说黄色笑话,边推搡打闹,打开水喉,冲洗手和脸。
    “你最近是不是撸多了,做梦都是泷泽萝拉?这么不能打,弱鸡——”
    “操你的,老子好得很,只是不屑和你认真打……”
    “嗯唔……”孟甯咬住手指,努力压低声音,生怕被他们发现隔壁宿舍正发生的荒唐淫事。
    尽管这边水声不小,但浴室回音大,十分危险。
    宋澈摁住她的腰,龟头摩擦肉瓣,就着淫水,重新插入,像故意和她作对一般,他挺送腰身,次次插到最里,狠贯花心。
    “唔……呜嗯~~啊……”少女绝望至极,拉住男友的手,连连摇头。
    不行,她绝不能在别人面前演活春宫。
    少年低头,抚摸她的脸,做了个“乖”的口型,抬高嫩臀,入得更狠。
    隔壁忽然有个男生问:“喂,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像是什么样的?”
    其他人疑惑,纷纷关掉水龙头,竖起耳朵听。
    “就像是,有女生在喘气啊……”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不屑一顾,耻笑反驳。
    “你特么处男处傻了哦,这是男生宿舍楼,怎么可能有女生?”
    “可是我真听到了——”
    “别傻了,该不会是其他宿舍在看a片,放太大声被你听见……”
    青年男性荷尔蒙旺盛,单身久了,欲壑难填。
    “小弟弟饥渴了?来来来,待会撸一管,看谁射的远~”
    听着阳台门合上的声音,孟甯松手,大口呼气,差点没窒息,她扭动腰身,软声恳求。
    “我们……我们进去做,不要在这里……”
    那日是怎样结束的,她再记不清了,只记得少年压着她,从浴室一路肏到床上,在连绵的高潮中,失禁了……
    ————————————————————————————————————————————
    ps.么么哒小可爱们~~~除夕快乐,希望新的一年大家身体都健健康康,学业有成,家庭美满~~~最近肺病严重,希望大家少去人多的公共场合,勤洗手,出门一定要带口罩,注意安全~~~
    本文jīаηɡ洅яOЦяοЦщù。οЯɡ髑傢更噺 請ㄐヌ藏蛧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